+ - 阅读记录

“尊敬的乔恩大公阁下,我想,我想和您商量一下,可否将我的家人送到更安全一些的赛罗巴特去……”


这名随员趁着乔恩大公心情不错的时候,赶紧开口请求道。他不知道乔恩大公什么时候的心情就突然变糟糕了,毕竟这种时候人的心情往往非常敏感,会被一些细小的琐事彻底改变。


“赛罗巴特?你为什么要提那个该死的地方?我听说那里已经开始有人反对我的领导了,他们认为是我和法肯里奇人开战,才会导致今天的败局!”


乔恩大公的脸色突然就变得可怕起来,因为就在一天之前,他接到了密报,说是史塔西腹地那些流放过去的家庭,开始有反对的言论流传出来了。


于是乔恩大公立刻通知了赛罗巴特,命令那里的有关部门镇压这种不利于他统治的流言蜚语,并且抓捕那些谣传这些流言的人。可是赛罗巴特的人婉拒了乔恩大公的要求,声称如果贸然调查工人的言论,将会影响到后方工厂武器装备的生产速度。


这个几乎可以说是非常合理的拒绝,让乔恩大公心底突然弥漫起了无限的恐慌,他惧怕自己的命令开始在地方上得不到支持,疑神疑鬼地觉得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势力在背后拆他的台。


接连不断的失败,已经让他的情绪接近失控了。


现在,当自己的随员突然提到了赛罗巴特的时候,乔恩大公理所当然地愤怒起来。


“不!只要我活着!就没有人可以离开迪恩城!没有人可以离开!你们都要在这个城市里,为我们的祖国,为我们的事业战斗!战斗!战斗到最后一秒钟!”


乔恩大公捶着桌子大声地咆哮着,声音在整个宫殿里回荡着,“如果你再和我提离开迪恩城的事情,我就把你的家人还有你,都送到前线上去!”


乔恩大公究竟在史塔西人心中留下了多么巨大的阴影,是根本无法比喻出来的。他将不服从他统治的人都打上了敌人的标签,然后全家处死或者送到环境恶劣的苦寒之地去等死。在这样高压的手段之下,他的统治力量比维斯在法肯里奇的统治力量似乎还要坚固几分。


这也是一直以来史塔西屡战屡败之后,依旧没有出现任何分歧的声音的原因。不过这一次乔恩大公听到了自己不愿意听到的流言,而自己的命令竟然被遥远的赛罗巴特的一群贵族们给无视了。


可惜的是他现在只能对着身边的人咆哮,却实在没有什么办法去针对那些遥远的不服从他统治的人了。从上个星期开始,赛罗巴特方向上送来的武器弹药就开始减少了,这也是另一个让乔恩大公觉得对方不再可靠的原因。


他现在疑神疑鬼地怀疑所有人,这也是为什么他几乎从不离开大公宫殿的真正原因。即便是身边有无数史塔西自己培养的护卫兵,他依旧还是觉得自己的安全问题堪忧:“滚出去!不要再试图挑战我的耐心和底线!明白了么!”


吼叫了一通之后,疲惫的乔恩大公将手杖丢在了桌子上,对自己曾经信任过的亲随心灰意冷地摆了摆手,示意对方离开自己的办公室。他一句话都不想多说,等听到了房门关上的声音之后,才抱着自己的头将自己的脸庞隐藏在自己的臂弯之中。


窗外,法肯里奇军队的炮声再一次响了起来,这些威力十足的魔法火炮,已经可以飞过双方对峙的阵地,击中迪恩城西城区内的边缘建筑物了。炮击这里的不再是昂贵的超远距魔法大炮,而是轻便得多的陆军中等口径的常规火炮了。


另一方面,迪恩城内的施法者部队数量也不多,即使在白天也只能轮换着开启防御护罩,夜晚则干脆敷衍似地开一会就回去睡觉了。


因此大公宫殿也变得没有以前那么安全了。


此刻一发炮弹飞越过了漫长的路途,终于撞上了迪恩城城西的一栋建筑物的墙角,轰隆一声巨响之后,这栋坚固的建筑物竟然没有完全坍塌下来,只有一个角落最终崩塌,露出了里面一层一层的地板。


周围的史塔西士兵仿佛没有栋建筑物的坍塌一样,拎着各自的武器从不远处的街道跑过,钻进了一个尽头的小巷子。他们已经习惯了周围的建筑物不断的毁灭崩塌,习惯了敌人的炮声还有无休无止的躲避。


这里距离前线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所以他们所经历的,并非是最惨烈的战场,因为就在他们的前面不远的阵地上,法肯里奇军队和史塔西军队正在激烈的争夺着每一条战壕,那里才是到处都是尸体的修罗场,那里才是真正夺人性命的可怕地狱。


……


法肯里奇王国的首都,扎基夫。


国王城堡内,维斯正轻轻啜饮着一杯咖啡,久久凝视着面前的那一张纸,直到自己几乎不认识上面的字迹了。


“希尔卡特大人他,确实已经战死了。”


他的身边,蓝笛卡尔低声说道,“王都特别治安部队里那个叫蒂法尼的女人验证过了,安巴山脉方面,也有海尔弗拉斯大人传来的确认信息。国王陛下,请节哀吧。”


虽然蓝笛卡尔因为直接效忠于托卡马克派的首领艾洛,从而得知了维斯的真实身份,不过即使知道维斯是以冷酷无情而出名的彩色龙,他也有些意外于维斯的表现。


在中午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维斯没有流泪,甚至连一点难过的表情都没有流露出来,他只是沉默地坐在桌子旁,一直到太阳落山蓝笛卡尔再来看他的时候,他还是保持着这个姿势。


或许蓝笛卡尔无法理解,但是维斯自己很清楚,现在的他是一国之王,已经不能像最初在伊考特山谷里那样放纵自己的情绪了。


况且,现在连伊考特山谷都不在了,曾经的盟友中,娜塔丽也已经死去。


他不知道下一个死去的会不会是自己,但是他至少明白一件事——如今在他作为希尔卡特的兄长之前,他必须是法肯里奇的国王,也只能是法肯里奇的国王。


或许战争结束之后,他会有足够的时间去怀念这个可能是唯一的血亲,然而现在不行。


他无暇悲伤,能够做的只有背负逝者的心愿继续前进。


所以他用了一些时间去调整自己的情绪,然后立刻召开了晚上的一场例行会议。现在的维斯,心里对希尔卡特的死已经没有半分的感触了。


“陛下,尼涅尔将军到了!他在隔壁的房间等您。”


一名军官敲响了房间的大门,然后背着手站在门口,高昂着下巴提醒维斯他邀请的空军将领已经到了。说完了这一句之后,这名军官就退出了会议房间,还恰到好处地用微小的噪音闭合了房门。


“……好了,先生们,我们四处征战的目的,就是为了国家的明天会更美好,我们不是战争狂人,也不是军火贩子,记住我们发动战争的本心,这才是最重要的!”


维斯露出一个笑容,他站起身来,总结了今天的谈话:“军队的战果再辉煌,终究也会因为和平的到来远去,而你们所做的事业,将伴随着国家的发展一直到世界的尽头。”


“国王陛下万岁!”当维斯推开房门走向尼涅尔等待他的房间的时候,他还能听到屋子里那些大臣们高举着自己的双手山呼口号的声音。


“啊,尼涅尔将军,请原谅我不顾你的忙碌,将刚刚升任空军指挥官还不久的你从前线调回来。”维斯走进屋子的时候面带笑容,先自己告了个罪。


说来尼涅尔的经历也是颇为励志,从一个普通的猎人到最下级的士兵,然后凭借过人的素质和运气一直活到现在,还不断学习各种知识,最终在两个月前坐上了高级指挥官的位置,从此不用再上前线了。


当然尼涅尔可没有对维斯不恭敬的习惯——无论是从部下与国王的角度还是从狼人与巨龙的角度都是这样——维斯进来后他立刻从自己的位置上跳起来,抬起了自己的胳膊行礼。


“国王陛下,我不得不非常兴奋地恭维您,因为您的高瞻远瞩,法肯里奇的空军拥有了一个近乎无限宽广的未来!”尼涅尔自豪地笑着对维斯汇报道,“我们有能力不再把跟在陆军的战车屁股后面飞行,掩护陆军作为首要任务了!我们可以独自攻击敌人,并且更快更远地摧毁敌军腹地的目标了!”


维斯跟着笑了起来,心里暗暗感慨着,这次定下发展空军的战略目标并不是艾洛的命令,而是他自己的主意,虽然最后艾洛还是提供了不少帮助。


然后他拍了拍尼涅尔的肩膀,示意对方不要太过激动。


等尼涅尔收拾起了自己的心情之后,维斯才开口说道:“尽管我也承认,即使是击败了史塔西,我们也不能放松对军事的发展,不过现阶段,我并不认为空军独立执行攻击任务是一件好事。所以我命令你,收起那些超前的想法,专心致志掩护陆军完成迪恩城的最后会战才是重中之重。”


“遵命!国王陛下!”


尼涅尔当然不会忤逆维斯,于是立刻回答道。即便是维斯在当着他的面泼空军的冷水,尼涅尔依旧觉得这是国王陛下对他个人的信任与厚爱。于是他的回答十分坚决,这种坚决是建立在维斯那已经非常高的个人威信上的。


有趣的是,在战争开始之前,维斯的威信很低,而乔恩大公的却很高。如今二者倒是开始反过来了。


“很好,我非常相信你的工作能力!所以我把一部分空军交给你,而你也确实没有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维斯点了点头,对这名年轻有为的军官说出了这一次叫他从前线回来的真正目的:“我要晋升一批前线表现一直非常好的军官,你是其中一个,准备一下,明天我会亲自为你晋升。”


维斯一边说,一边拍了拍愣在原地的尼涅尔:“恭喜你了,法肯里奇空军的将军阁下!”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