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虽然蓝笛卡尔和克莱利缠斗在了一起,但是罗继特并不是就这样只是辅助蓝笛卡尔了,实际上他的下克上送葬曲的可怕,现在才刚刚表现出来!


随着曲调的激烈,几乎每一个音符都化为了足以斩杀传奇强者的利刃,层层包围着旦斯特,时而还化为虚无的形态从精神层面上攻击他。


虚与实的结合,对同伴的增幅,还有对敌人的削弱……仅仅是一首曲子,就能够做到如此可怕的效果。因为身受重伤而暂时脱离了战斗的亚加班蒙震惊地看着这一幕,终于有些理解为什么圣裁尊者会将罗继特列为大敌了。


“该死的,克莱利你给我冷静下来!”


在罗继特疾风骤雨般的攻击下左支右绌的旦斯特不断呼唤着克莱利的名字,但根本得不到丝毫的回应。


旦斯特此刻的心情无比糟糕,他已经看出来了,如今的这个局面分明就是敌人早就准备好的局,设法斩下克莱利的一个头颅,使他进入狂暴状态,然后让恢复力强大的蓝笛卡尔拖住他,这样以来罗继特就可以从容地杀掉自己和亚加班蒙了……


到时候,孤身一人的克莱利,恐怕即使是逃走,也非常困难了!


旦斯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一手导演出这个局面的人,是蓝笛卡尔他们吗?还是那个隐藏在幕后的恶龙艾洛?


如果是后者的话……教廷恐怕真的要有麻烦了!


在这种恐惧心情的驱使下,旦斯特渐渐疏忽了防守,罗继特看准一个破绽,致命的音符顿时毫不留情地连续落到了他的身上!


旦斯特吐出了几口鲜血,整个人也远远地飞了出去,然后重重地砸落到地面上。


“可恶,教皇冕下……”


伴随着旦斯特不甘的低语声,这名晨曦教廷的主教,终于也迎来了自己的陌路。


然而——


“还是晚了一步吗?”


一道极为耀眼的金色光芒猛然出现在了罗继特的面前,将罗继特的幻之音符完全消衍至无形!


“不,我怎么可能会晚呢,没能支撑到时间,只能说明他太弱而已。”


罗继特猛然睁大了眼睛,愣愣地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个……散发着难以形容的强大气息的男人。


同时,克莱利一边。


“这……怎、怎么可能……身为最强天翼随者,‘天之军势’一员中的我,竟然无法打倒一个下贱的元素生物!”


克莱利几乎已经把自己的力量催到了极致,可眼前这个邪恶的家伙居然跟得上自己的速度!而且承受了自己的全力攻击几次,竟然还能若无其事地继续战斗!


克莱利心中的怒火开始渐渐被恐惧所代替——这么下去,说不定自己会被……


心头一乱,克莱利的防御顿时出了一瞬间的松动。蓝笛卡尔则仿佛敏锐的野兽一般抓住了敌人的破绽,以连吃了克莱利几次吐息为代价,伸出头部啄开了克莱利的防护结界!


一股猛然的窒息感冲上了克莱利的喉头——蓝笛卡尔尖利的嘴部距离他的心脏只有一米远了!


完了!


克莱利在那一瞬间仿佛看到自己生命的尽头,无数杂乱的思绪涌上了心头,但身体则执行了半神金属龙的本能反应——双爪紧握,以超音速的极限向眼前蓝笛卡尔的头部戳去——两个巨兽眼看就是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


当然,即使事情这样发展下去,会死的也只有克莱利自己而已。蓝笛卡尔的元素之躯可是没有弱点一说的。


不过就在危机之时,一道如影似幻的金色光墙蓦然出现在克莱利和蓝笛卡尔之间,克莱利感到自己濒死的绝命一击顿时如同扎进了无限的大海一般,紧接着一股巨大的反冲力从正前方传来,将自己向后远远地顶了出去。


克莱利向后退了好远,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形。一惊之下摸向自己的心脏,才发现自己的心脏还在完好地跳动着,他心里一宽,随之残余的窒息感和空气猛然冲进气管的刺激感传来,呛得他捂住脖子连连咳嗽。


终于平稳住了呼吸和从鬼门关走过一回、劫后余生的复杂心情,克莱利才想起追索刚才分开自己和蓝笛卡尔死斗的原因——一个散发着让人敬畏的强大金色气息的背影正站在自己前方!


是……主人!


克莱利再次感到一股难言的压迫的窒息感——即使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主人的战斗姿态,但是那一刻,他还是感觉到仿佛连天上的的太阳都被那背影的光芒掩盖!


那至高的光明之神座下仅得四人的、绝对高于自己位阶的存在!


克莱利是一个极端以自己最强天翼随者的身份为傲的人,所以他才会对于罗继特这样毫无名号的下位者如此不屑一顾。但也正是因为对于位阶无比执着和认同,当真正面对自己位阶之上的人物,他也会从心底最深处敬畏和服从。


从片刻的震惊中反应过来的同时,克莱利连忙以最谦卑和谨慎的姿态伏下头去。


“尊贵的主人,您终于来了……非常抱歉没能及时迎接,克莱利在此恭谢您的出手相助——实在是惭愧万分,让您看到属下如此无能的窘态……”


“那并非是你的错,克莱利。”这个背影的主人转过身来,他高贵而优雅的声音让克莱利感觉如沐春风,即使是还在流血的断颈处也没有那么疼了,“我,神翼随者的天之乌拉诺斯,正是为了结束这一次闹剧而来。”


“?!”


罗继特和蓝笛卡尔大吃一惊。


自称为乌拉诺斯的男子微微一笑。


“不用警惕,我过来只是想结束这场闹剧,毕竟克莱利和威尔怎么说也是我‘天之军势’的成员,就这样被圣裁尊者那个家伙利用了,我也是有点不满呢……至于你们,就先稍微讨还一点利息吧。”


话音未落,乌拉诺斯向后微微一仰身,以毫厘之差从容避过了蓝笛卡尔的一记灰白光芒。同时,一片黑影当空罩下,乌拉诺斯的脚尖凌空轻点,使得造成黑影的紫色彗星只能轰然撞落地面。


几乎一刻不停,罗继特再度将下克上送葬曲推向高潮,密密麻麻的音符又一次将乌拉诺斯包围起来。


并非是他们过于不知好歹,而是在乌拉诺斯话音落下的一瞬间,他们就感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危机感——不立刻进攻的话,绝对会死!


这个自称为乌拉诺斯的神秘人,他的内心和表面完全不同!


但两人势若奔雷的攻击只能击中一片金色的流光。


“完全可以媲美高阶半神的速度和力量,而且各有各的长处,无论是凤凰的超强恢复力和高速质能转换,还是仙女龙的音攻战阵……呵呵,托卡马克派确实找到了不少能人。”


瞬移出现在罗继特和蓝笛卡尔背后的乌拉诺斯微笑地评价道,但是,眼下的罗继特和蓝笛卡尔都对乌拉诺斯不知算不算称道的话明显没有什么正面反应——他们如同触电一般反应过来,几下飞身腾跃远离开位于自己死角的敌人。


面对实力完全凌驾己方之上的神秘强者,处于空前危机之中的罗继特和蓝笛卡尔明显都有些焦躁起来,可是他们的实力也都已经提升到了极致。


沉默片刻,罗继特忽然一咬牙,原本的音乐声戛然而止,开始演奏另一首曲子。


然而他连开头都没有演奏完,乌拉诺斯的轻笑声就诡异地传来:“够了,你的音乐虽然好听,不过听多了还是很烦的。既然你们伤害了我的宠物的一颗头颅,就拿你们的命来还吧!”


这一刻,乌拉诺斯的杀气再也没有保留,如洪水一样宣泄而出,几乎让身处战场之外的克莱利都隐隐颤抖起来。


而罗继特和蓝笛卡尔知道对方恐怕是目前最强的敌人,便抱着必死之心向乌拉诺斯发起了冲锋,罗继特更是急停了乐曲,将剩余的能量全部用在支援蓝笛卡尔上。


在有了舍生之觉悟的两人联手攻击之下,那股凛然的强大威压竟然令一旁的克莱利无法动弹,从心底生出一种‘无法战胜’的畏惧!


但是很不巧,他们此刻的对手,却是似乎超越了半神境界的乌拉诺斯——


面对两人合力所爆发的最强一击,乌拉诺斯不退反进,一步踏前,双手张开,两股金色的气团旋即在掌中成型,旋即爆发出了万丈的光芒!


“星河……破灭!”


只是一瞬间,罗继特和蓝笛卡尔在乌拉诺斯那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恐怖光速脉冲中如同两团狂风中飘摇的烛火,霎时间就被激荡的金色风暴席卷吞没,身体向着恍如死地的远方翻飞而去。


毫无疑问,如果让他们继续承受这恐怖的“星河破灭”冲击至最后,冥土将是他们唯一的归处!


同一时刻,艾洛和阿普西利斯的战场上。


“如果仅仅是光翼随者的话,作为阻止我的人还不够资格呢……不过现在,似乎出现了其他存在。”


宽大的龙翼,长长的龙尾,这条全身已经化为了耀眼金色的钚龙正展翅高悬在海面之上。


他口中传来低喃的话语声,如同经过了奇异的打磨混合,听来令人感觉心灵震撼。


一双明亮的金色眼眸缓缓抬起,看向不远处满眼惊恐之色的——


已经身受重伤的时零渡御者阿普西利斯!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