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哈。”没有阿尔弗雷德想象中的不安和动摇,艾洛反而噗嗤一声笑了。


“你是什么意思?”


黑龙冷冷地盯着他,一瞬间无数个可能性从脑中闪过。如此有恃无恐,难道说……?


“大人的想法是很正确的。”艾洛毫不在乎地舒展着身体,他的笑意中透露出一种恶意的优雅,“其实换了我的话,或许也会这么做。毕竟啊……比起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还是把握好当下的利益更实际。”


“不过有件事可能大人并不知道。”


他的话锋猛地一转,“我敢独自来找大人,就真的有绝对的把握能说服大人吗?”


“你……”


阿尔弗雷德面色阴沉,他也想到了。哪怕是幼龙,有着大量传承记忆作为基础,其谋略也是不能小觑的,而大部分幼龙的计策看起来非常幼稚,只不过是因为他们缺乏经验和资源而已。


更何况经过刚才的交锋,他也意识到艾洛和一般的幼龙也不一样。


“还有十分钟。”


艾洛不慌不忙地把玩着自己胸口的挂坠,“我没有及时赶回去的话,我的仆人们会打开我先前交付给他们的密信,然后知道我的推论。”


他又看了看阿尔弗雷德,无视了后者越发凶狠的眼神,“顺便一提,和我翻脸的话,虽然我没有把握逃出大人的手掌心,不过给大人留下一个灵魂标记还是可以的……”


阿尔弗雷德保持着沉默,他知道艾洛说的都是对的。哪怕自己凭借幻化的天赋可以不断变化外形,灵魂层面却是无法改变的。先前由于自己足够谨慎,一直没能够让追杀者成功在身上打上灵魂标记,可是对艾洛来说……


他不敢赌。


虽然漫长的岁月让他积累了惊人的实力,但是另一方面,他年轻时期的血性与勇气,也渐渐被谨慎、老成和保守所取代。即使身为完成了第六次觉醒的古龙,他也发自内心地想要再多活几个世纪。


要知道,阿尔弗雷德多次逃过了金属龙的围杀,还多次参与了对金属龙及其部下的报复,在金属龙那边的恶名已经是人人欲杀之后快的程度了。一旦此事被捅出去,即使自己不被干掉,也难免要放弃这个好不容易才到手的身份,回到那段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里去。


已经过惯了舒服日子的黑龙,当然不愿意随便冒险!


最重要的是,年龄越大的龙通常越珍惜性命。阿尔弗雷德绝对不想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去换一条刚出生不久的小龙的命——在他看来,自己的命比艾洛的要珍贵不知道多少倍。


只是……想让一条古黑龙就这样妥协,也是不可能的事。


“你在骗我,后辈。”


又沉默了一会后,阿尔弗雷德突然站起身来,全身的威压扩散到了极致,全部压在艾洛身上。不同于刚才讲龙威分散到整个房间里,此刻所有的龙威都被限制在艾洛一人身上,其效果瞬间提升了不止十倍!


“你们来王都的第一时间我就关注了你们,真以为一个没落贵族的后裔我就会无视?愚蠢!”阿尔弗雷德冷笑起来,瞳孔收缩成线,仿佛眼中藏了一根针,“不但你们主仆几个的行踪,就连你那座房子也有我的人监视着,你根本没告诉他们那件事!”


“哦,那大人为什么不试试呢?”


艾洛的笑容隐去了,不管怎么说,他的实际年龄都还不到两岁,能面对一条古黑龙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前所未有的表现了。此刻承受着阿尔弗雷德全部威压的他,终于无法再保持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而且……阿尔弗雷德有一件事说对了,他确实是在诈他!


到了这一步,艾洛也不得不佩服这条黑龙的心志和心机了,能够在如此的情况下还保持清醒的判断,甚至反将了自己一军——看来能够活这么久的老家伙,确实不简单啊。


如果彩色龙阵营中这样的龙更多一些,或许自己的计划也会更加容易实施了吧?


一边这样想着,艾洛一边轻声继续道:“试试吧,大人。反正我确实有可能骗了你,如果能冒着一点风险一举拿下我,相信大人在王都中的势力也会增强的。”


“你这家伙……”


阿尔弗雷德却依旧没有动手,只是咬紧了牙关,怒目而视。


其实他刚刚差点就动了,然而另一股感官,却以强大千百倍的架势,将之前的冲动全数压制了下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原因无他,艾洛的表现真的太反常了!


如果艾洛仍然保持着一直以来的从容,阿尔弗雷德反而会下手,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威压强度——在这种压力之下还能保持平静的家伙,要么实力已经超过了自己,要么就是故作镇定!而艾洛当然不可能是前者。


但是艾洛分明露出了凝重的表情,看得出来这不是演戏——至少对方的伪装已经被剥离了一层。


阻止阿尔弗雷德的,也恰恰就是这层“真实”!


因为艾洛这一系列的表现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就像是隐藏在迷雾中一样,让这条老谋深算的黑龙也一时拿不定主意。


再加上上文提到的古龙的心理,阿尔弗雷德再一次被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镇住了。


“相信以大人的智慧也看出来了,如今我们彩色龙是合则两利,分则两弊。”察觉到威压的略微减小,艾洛立刻换了一个话题,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恭敬起来。他懂得不能把阿尔弗雷德逼迫得太紧,虽然龙族尤其爱惜生命,却不代表他们不会孤注一掷。


唯有将龙的心理拿捏在一个恰好的程度,才能最大限度地达成自己的目标。


“大人与我撕破脸,无论结果如何,笑的都会是金属龙和他们的追随者。所以比起内斗,倒不如先进行一些浅层的合作。”艾洛循循善诱,“我可以立下誓言,不把大人的把柄告诉任何人,而大人则不需要——有这个把柄在大人手中,相信大人也能稍微放心了吧?”


“如果大人仍然不放心,也没关系。我们的合作可以一步一步进行,只要大人觉得我不是好的合作对象,随时都可以将我踢开。关于这一点我自然也可以起誓,不因此作出对大人不利的行为。”


说完,艾洛一摊手,示意自己已经无话可说,全凭对方处置了。


这一次,阿尔弗雷德沉默的时间更长了。


空气中令人窒息的气氛一点一点扩散开来,不同于先前随时都有可能引爆的局势,这次气氛显得更加压抑,让人如同沉入深海。


“你的目的,真的是这样?”


最终黑龙打破了让人发疯的沉默,黑色与紫色的眼睛彼此对视着,仿佛要看破对方的内心,“我想听听你的真心话。”


“我承认,我看不透你,甚至我掌握的一切心理战术、语言技巧可能都对你无效。但是,至少最后我想靠自己的心灵确认一次,你的心意。”


阿尔弗雷德周身的威压全部收起,他的眼睛也再度恢复成了原本的人眼。他仿佛有些挫败似地叹息着,深深地看了艾洛一眼,闭上了眼睛。


然后,他听到这个少年一如既往的平静声音徐徐而来,像是一阵暖风。


“既然大人如此信任,我也不多矫情了。说到底一切还是为了生存。”


“在接受传承记忆的时候,我意识到了一件可怕的事——彩色龙的处境,比预想的只会更糟……这不仅仅是由众神和金属龙引起的,它的根源还是在于人类。”


“请大人想想过去,这个纪元刚刚开始的时候,世界是什么样?那时候金属龙和彩色龙仍然敌对,众神的主流仍然是光明,但是彩色龙的处境有这么糟糕吗?”


“那个时候,人类只是大陆上百族中平凡的一族,论繁殖力不如地精,论武力不如兽人,论箭术不如精灵,论铸造不如矮人,论魔法不如巨龙,就算是他们最擅长的智慧,其实也不如大海中的娜迦与人鱼两族。”


“然而看看现在吧,地精被贬斥为奴隶**商,兽人即使在他们的发源地东大陆,也不占据绝对优势,精灵退守他们的森林,矮人与人类混居,龙族更是要么依附他们,要么被剿灭……”


“这片广阔的大地上现在生活着无数的人类,以后也会是。他们聚集在一起,形成村落和城镇,还有无数的协会和组织。”


“他们互相斗争,又互相帮助,勾心斗角,却又坦诚相对,他们能够毫不犹豫地杀戮他人,却又能够毫不犹豫地为了他人舍弃自己的生命。”


“有人自甘堕落,混沌度日;有人奋发向上,野心勃勃;有人循规蹈矩,从不多想。有的时候其实我恍惚间觉得,整个人类社会,就如同一个巨大的有机体,每一个人类个体都是它的细胞,城镇是它的器官,无数的协会和组织是它的血脉。”


“每一个刹那,它都在不断地呼吸、延伸、成长、扩张。每一个瞬间,都有一些组织和细胞老化、腐朽、坏死,然后又有更多的、新鲜的,充满了生机和活力的部位诞生出来。是的,每一时每一刻,它都在不断地壮大,侵占这个世界的生存空间,直到最后,它终将占据整个世界。”


“而那个时候,龙族又在何方?”


艾洛专注地凝视着自己的挂坠,结束了这番话。不可否认,刚刚接受记忆的时候,这个想法伴随着一股深深的疲累和绝望覆盖住了他的整个心灵,然而又有一种放下所有,直面一切的释然和轻松。


他的种族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但很快就不会是了。


他原本可以选择像很多同族那样,卑微地过完漫长的一生——按照人类扩张的速度,或许在他寿命终结之前,看不到龙族彻底没落的一幕。


可是在那之后呢?


他不相信没有其他龙预感到了那一天的到来,然而没有一条龙带领他们走出这个困境。他们在害怕什么?


艾洛不关心,他知道的只有一件事。


哪怕为此要放弃很多东西,也必须要……做点什么!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