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九章 刹那已万年
    ……不知道是几次被圣裁尊者打倒了,身上伤口早已经逾以万计,右后腿以一种完全不符合常理的角度弯曲,若是换作别的场合,不要说拦住圣裁尊者的攻击,光是撑住摇摇欲坠的身体也很困难吧——但艾洛依旧艰难而倔狠地站了起来,阻挡在圣裁尊者的眼前。

    按道理,这么短的时间中,圣裁尊者是没有重伤艾洛的实力的。原因只有一个,在圣裁尊者的身边,还站着乌拉诺斯,和另外一个人影。

    一身白衣,手中拿着天罚之枪,仿佛一如八十年前的圣战之日。

    曾经的使徒奥斯汀,现在的教皇。

    八十年过去,昔日参加覆灭教廷之战的黑暗阵营的众多强者,如今死的死,隐的隐。

    莉莉娅害怕追捕,不得不逃回深渊位面,已经五十年没有露面。

    巴特利特中计,被金属龙的杀手在食物中下毒毒杀。

    雷欧纳德与龙骑士军团大战,最终无力战死。

    夺心魔巫妖10902号在夺心魔社区被狂热的光明大军摧毁后,不知所踪。

    阿加坦斯和苏瓦作为路西莱德帝国的前两代皇帝,在首都异变后被重重大军包围,力战至最后一刻,阿加坦斯被诛杀,苏瓦自爆。

    布鲁德林受到不知名人士的挑衅,误吞伪装极好的幻象魔法炸弹,死无全尸。

    伊迪的手下叛乱,最终这位法师像大多数黑暗精灵一样,死于背叛。

    奥尼恩被教廷密探逮捕,次日受到火刑审判。

    帕拉萨伦斯则是最惨的一个,在龙骑士军团找出他的藏身处之后,奥斯汀亲自带人前往讨伐,最后将这条直接参与了杀死前教皇的巨龙凌迟处死,首级更是被悬挂在教廷正门前足足一年,以告慰前教皇之灵。

    现在,也只剩下艾洛了。

    出乎圣裁尊者意料的是,曾经连他一个都不一定能敌过的艾洛,能在这时面对三大强者还抵抗这么久,圣裁尊者缓缓低头,乌拉诺斯和奥斯汀也同时向前迈了一步。

    艾洛感到整片天地向自己压了过来,但他没有退,退了后,以往的坚持就尽数失去了。

    他是憎恨龙中最强的钚龙。

    他是托卡马克派的首领。

    他被很多人追随,奉为指引者。

    他还没有将龙族统合起来,最好的机会也因为次元转移而流失……

    艾洛睁开双眼,眼神已经是一片平静,忽然长吟一声,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势不可挡。

    虽已伤痕累累,却骤然间凌然于众生之上。这不是单纯的气势,只是他的存在感觉,这一刻开始,他已经隐隐有了真神的威势。

    “自不量力,就算是你,坚持到现在也差不多了……”

    圣裁尊者面无表情地默默念叨一句,身体以超越一切的速度,霸道无匹的一道光明吐息带着寂然的气息轰出,若不是神力结界的保护,这一击绝对会直接生生撕裂出一条数千米庞大的真空地带。

    “熄灭吧,你的罪恶之火。”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冲击卷起的能量漩涡弥漫在整个平台之上,然后很快就消逝在飘渺的虚无中。

    仿佛被无限减缓的时间里,艾洛的思绪莫名地变得空灵起来,身体则异常沉重,就好像是明明变成了石像,意识却能够笼罩整个世界一样。

    艾洛,这条疑似为钚龙的奇怪巨龙——早在他接触到炎,了解关于憎恨龙的资料之前,就已经隐隐察觉到,自己是注定凌驾于大多数所谓天才之上的。

    极高的天赋、坚韧的心智与核变之力,足以让他在成年之前就已经拥有匹敌半神的实力,可即使如此,他仍然没有一点安全感。

    要怎么样才能拥有安全感?龙族的没落,未知的身世,光明世界的恶意……没有一刻让艾洛有闲下来的心情。

    可以说,几乎从出生的第一天,他就在耗尽心力计算着,谋划着。然后这番努力终于渐渐有了成果。

    托卡马克派、炎龙教会、日光学会、法肯里奇……

    还有自由意志和阴影永恒。艾洛一度甚至要以为自己已经拥有了梦中那个人说的做到“那件事”的资格,但直到刚才……不,准确地说是现在,他才真正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圣裁尊者和乌拉诺斯他们用从未见过的力量将自己直接送到了八十年后,换句话说,他们有着八十年的时间来剿灭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托卡马克派、炎龙教会,可能还包括法肯里奇。

    艾洛有些理解星幽尊者当日的心情了——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辛苦经营的一切被毁掉的心情。

    艾洛必须要承认,这一次,是他真的小看了对手了。

    “啊,果然我也无法置身事外啊,腐朽的龙族……就算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但我也算是龙族的一员,所以之前大肆评论过的那些缺点,我也有。”

    尽管意识的一面已经发疯般地咆哮、悲泣起来,可另一面却依旧波澜不惊。

    艾洛迎着致命的攻击闭上眼睛。

    这并非是放弃,而是他忽然想到了很久以前的一幕。

    UD-286号,这条充满谜团的噬魂龙自从加入托卡马克派之后,虽然很少露面,也很少与其他成员交流,但是每次的交流都必然会带给别人不少收获。

    在前往教廷参加决战的前一日,艾洛趁着难得的空闲时间与UD-286号稍微聊了一下。

    “我想,我的实力在半神层次之中已经算是顶尖的了。”艾洛问道,“如果换成传奇层次,现在应该已经触摸到半神的门槛了。但是……为什么我对于半神之上的层次,至今仍然没有具体的理解与体会呢?”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你可以先思考一下,我们为什么会跌倒?那是为了重新爬起来。”UD-286号低声说道,“不管是人类还是龙族,都是有无限的可能性啊——原因就在这里,如果你想要以后能够达到更高的境界,就先学学爬起来怎么样?”

    艾洛忽然觉得自己的眼光清楚了起来。

    要成就神明,的确不是单纯提升实力就可以的,必须要有大气运,大智慧,大毅力——他根本没有拼死的觉悟,没有赌上一切只为变强的决心。

    尽管从出生到现在,艾洛走过的路绝对不能算是平坦,但仔细想想,他也确实是没有真正遭遇过几次失败。幼年期的霜冻舞者和火巨人,或许就是最大的危机了。

    别说什么自己有多辛苦,怎样如履薄冰,如果忽略掉这些外人几乎看不到的主观方面,那他艾洛还真就和其他的巨龙没有本质的区别。

    因为回顾一下自己短短二十年的生命,他似乎还就是……没怎么遇到过挫折,尽管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的谋划提前解决了不少问题。

    然而,真正的强者是要经历众多苦难的,从开始到最后都一帆风顺的生活什么的,还是留给哪个凡人吧。如果自己连这点觉悟都不具备,就只能一生在神明以下,永难登诸神之殿堂。

    这一刻,终于理解到了这点的艾洛,也真真正正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微微睁开闭着的眼,沉默地一言不发,不知道是不是在怀念着这个世界,还是他很久以前的那段生活。

    黑暗,神秘人,伊考特山谷,娜塔丽,法肯里奇,维斯,死者,罗继特,部下……无数的幻觉在他眼前闪过,他微微侧头,对着一旁的炎说出最后的一句话。

    “……”

    只有炎听到了这句话,他默默地点了点头。

    接着,毁灭性的爆炸发生了。

    艾洛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飞速地消失着,然而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视线也清楚了很多,他再度侧过头,看见了夕阳尽头的那个世界。

    这一次,我承认是我输了。八十年的布局,确实不是我可以破解的……所以,这场光与暗的对决就留到下次吧。

    下一次,这个世界必然会迎来新生。

    这样想着,艾洛最后的部分也消散开来,封魔台上再也没有了他存在的痕迹。

    只是……

    围观的狂热信徒们还来不及欢呼,弗里兹利德就发出了一声不敢置信的尖叫:“等等,那是什么?”

    圣裁尊者心中一沉,正打算问清楚的时候,弗里兹利德又惊呼起来:“不可能的……未来不该是这样,我看到的过去也不是!他怎么会……他怎么会——!”

    “到底发生了什么?”

    圣裁尊者厉声道,“艾洛不是已经死了吗?”

    迎接他的,却是弗里兹利德的惨笑:“是啊,他死了……我们也要死了。”

    “?!”

    所有人都惊呆了,一时间竟然没人能猜出弗里兹利德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们很快就不用烦恼了,因为下一秒,天空的尽头忽然多了无数白色的光点。

    “该死,撤!”

    乌拉诺斯凭借最强的实力,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他脸色大变,一个闪身就消失在了传送魔法的光芒中。

    到了这个时候,无论是圣裁尊者还是奥斯汀,或者是炎和观战的信徒,都意识到了事情绝对非常不妙。于是在生物趋利避害的本能影响下,人群纷纷开始朝着四面八方逃走。

    至于逃避什么?

    自然就是天空中那些不知道是什么的白色光点!

    “不会吧……”

    唯一没有试图逃走的,就只有似乎与光明阵营达成了某种合作关系的幻彩龙了。他安静地站在原地,眼中流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后悔之色。

    因为,他是在乌拉诺斯之后第一个发现那些光点是什么的存在。

    而在知道了这件事后,他就明白即使现在逃走也没有用了,毕竟他不像乌拉诺斯那样,有着可以直接脱离这个世界的方法。

    “艾洛,如果这就是你最后的报复的话……我很抱歉对你做的事,但绝不后悔。”

    心里默念着一句话,炎闭上眼睛,做好了迎接这一群死神化身的准备。

    一分钟后,仿佛能够将一切都化为虚无的大爆炸发生了。

    ……

    后世历史记载,辉煌纪元的由盛转衰之标志,就是当时的金属龙之首领——圣裁尊者,率领大批光明阵营强者围杀被从八十年前传送过来的恶龙——艾洛·冥日。

    那一战中,艾洛被击杀,然而似乎是对于自己的死早就有了预感,他提前在西大陆各地通过秘法布置了总计一万枚聚变炸弹,并且在身死的一刻将其全部投向西大陆北部。

    这也就是“破灭之日”的起因。在这场惨剧之中,圣裁尊者、教皇奥斯汀、幻彩龙炎·斯卡雷特、弗里兹利德和在场观战的两万三千多名信徒全部身死,神翼随者乌拉诺斯则及时逃离。

    破灭之日后,西大陆北部大约百分之二十二的土地受到严重污染,成为生命的禁区,永远也无法恢复适宜居住的状态,另有百分之三十九的土地受到中度、轻度污染,大量生物产生变异。

    ——而这,就是西大陆最为著名的“废土”地区的由来。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