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二章 记忆
    从那条阴暗而狭长的通道走出来,就是分会大楼的后门——当然也是特别为龙族设立的后门,直接连通一座不大的平台,供巨龙们起飞。

    罗坦德吉利住的地方距离大楼有些远,需要连续飞行一个小时才能到。虽然罗坦德吉利并非是体能差的巨龙,不过法里那城一带的上空是禁止动用魔法的,除非有相关的许可。所以不能依靠魔法节省体力,对于罗坦德吉利自身的体力和耐力要求也稍微有些高。

    回到自己的巢穴后,罗坦德吉利习惯性地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来回摆弄着因为长时间飞行而有些疲惫的双翼。

    他的家距离办公地点确实比较远,法里那城作为一座中等规模的城市,从市中心到城市的边缘,以他的飞行速度也要四十分钟。而彩色龙的统一住处则还要继续飞行二十分钟,原因自然是很多人,还有金属龙都不希望没事就见到这些“下等公民”。

    自然而然的,每天要花费两个小时在上班和下班的路上,也成了罗坦德吉利心中暗自抱怨的内容之一。

    不过抱怨归抱怨,罗坦德吉利还是没有想过真的放弃这份工作,哪怕这份工作在他心中已经和一块毫无味道的口香糖一样了。

    这件事的原因就要说到罗坦德吉利的出身了。

    罗坦德吉利其实并不是远荒区出生的龙族,相反,他出生在大陆东边的水风区,父母都在宝石龙的亚蒙商会工作,整个家族也算有些历史,好像几千年前是从西大陆移民过来的。

    总之他们可以说得上是半个“上流阶层”了——尽管很多嫉妒他们的人喜欢把他们叫做“暴发户”。

    所以,罗坦德吉利小时候那几年,也勉强算是有个衣食无忧的环境。

    但是罗坦德吉利没能够一直享受这样的成长环境。用更直接的说法,就是如果罗坦德吉利继续留在水风区的话,或许现在已经莫名其妙地送命了。

    原因很简单:他的父母,正是在他刚刚满五岁的时候,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被某种存在暗中杀害了。

    直到现在,他还记得父母的死讯传来的前一天,有着与自己同样明亮的绿色鳞片的母亲带着哀愁的神情,将自己领到一个看起来慈眉善目的男人的面前。

    她说:“小吉利,我们……可能暂时遇到了一些麻烦,所以只能请丹特先生照顾你一段时间。丹特先生是我们生意上的朋友,他人很好的。所以,要乖乖地等我们回来,好不好?”

    那是她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

    罗坦德吉利与那个叫丹特的男人生活在一起之后,这才渐渐发现对方似乎并不像母亲说的那样——他在最初一个月还算是勉强维持着一副温和的假面,但很快就暴露了自己的本性。

    丹特早年似乎是一名冒险者,不过在征讨一条亚龙的时候失去了左臂,这才不得不转而当了商人,并且因为不是做这行的料,生意一直都没有什么起色,只是勉强不至于饿死的程度。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对于所有和龙沾边的东西都十分讨厌,还经常借酒浇愁。又穷又凶暴的丹特在罗坦德吉利来了以后,更准确地说是拿到了罗坦德吉利父母留下的生活费用,得知了他们的死讯后,就变本加厉起来。

    不但变着法扣下本该属于罗坦德吉利的钱,将这些钱用于买酒,还随意指使着罗坦德吉利去干活,喝醉了以后更是毫无道理地对当时还幼小的罗坦德吉利又打又骂。

    罗坦德将吉利记得很清楚,这个丑陋的男人不止一次朝着自己大吼大叫,指责他根本没有做过的错事,或者抱怨他父母送来的钱太少,甚至多次声明要他在五年后就滚蛋。

    而理由更是荒谬至极——“人类十五岁就算是青年,可以当冒险者了,”丹特说,“龙族虽然成长得慢一点,不过你这么早熟,肯定没问题。所以你就早点自立吧!”

    这副嘴脸连罗坦德吉利都有些看不下去,因为丹特毫无疑问只是想要尽可能多地占据本该属于罗坦德吉利的那份生活费而已,要不是碍于脸面,他绝对会在罗坦德吉利父母死后的一年,或者更短的时间里就将罗坦德吉利赶出去。

    对于这一点,罗坦德吉利却没有做出什么反抗的举动。最重要的一点自然就是,他继承了母亲的那份倔强,真的就在十岁的时候离开了丹特的家。

    还有一点不能忽视的就是,罗坦德吉利并不像这个年龄的很多孩子一样充满幻想,而是很早以前就认识到了这个世界的黑暗面——不是通过传承记忆,而是另外一份,他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的记忆。

    说起来,那份记忆似乎十分庞杂,时间跨度超过一百年,同样属于一条名为罗坦德吉利的绿龙,只是那条龙却并非属于伊罗兴世界。

    在另一个世界里,同样有着被压迫的龙族,那条同名的龙也有着和他类似的幼年生活,只不过对方的经历要比他更加黑暗和痛苦就是了。

    充满偏见和扭曲的世界,寻求光明却死于歧视中的堂姐,阴谋,屠龙者,还有……那条龙的死亡。

    记忆的最后,那种无尽的怨念、愤恨与悲痛的情绪,每一次罗坦德吉利回顾的时候,都忍不住有一种杀光所有人类的冲动。

    是的,那种感觉太真实了,就像是……自己亲身经历了被出卖的死亡一样。或者说,那一刻的罗坦德吉利,就是那条龙。

    ……

    “闭上你的嘴,蛊牙母蛛。”名为维克多的男子的双眼透露出一种淡淡的猩红色,“龙的脑子,价值绝对够了,你爱要不要,不要一边玩泥去!”

    听不懂那名少女的话的罗坦德吉利不代表听不懂主口中的话——他要卖了自己,他要把自己的脑子卖出去!!

    绝望,在那一刻顺便如同龙血一般遍布他的全身。

    主,主!主!!

    痛苦地在内心哀嚎起来,罗坦德吉利再也忍受不住,竟然再度摇摇晃晃地撑起自己的身体,发疯一般地向维克多冲了过去。

    是的,他发誓对自己的主绝对忠诚,他发誓将用一生伴随着主寻找那失落的龙族精神,那么他自然也会绝对遵守,早些时候主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当主占据的身体被屠龙者同化以后,杀了那名人类!!

    可那个同化了主的屠龙者竟然他冲过去的瞬间便被一个巨大的白色物体包围并消失在地下,而随行的那名少女,竟在瞬间跳到了小绿龙的脑袋上,随后变成一个诡异的巨大蜘蛛,对准他的脑子——切割!

    啊——

    大脑被活生生地一点点切开,已经癫狂的罗坦德吉利左冲右撞,徒劳地试图甩下顶上那个丑陋的大蜘蛛。张嘴惨叫的他却因声带的撕裂,而根本无法发出任何的悲鸣,更无法诉说出他对主惨死的悲痛!

    可恶的屠龙者,还我的主,还我的主啊!!

    可旋即,被某奇异的器具剪除了神经的他,于轰然中重重倒地,倒在了那个大坑里面,溅起一大片血水。

    这一次,他再也不可能起来了。

    “对不起,主,我没能完成您的愿望,我无力去光复龙族…”神智渐渐模糊的罗坦德吉利望着天上已经消失在云层后的卫亮三,只来得及将白骨般的左爪抬起一点点后,便彻底失去了眼中的一切光亮。

    “我来见您了,主,请…原谅我……”

    他没有流泪,因为他已经无法流泪了,哪怕他的心已经和他的大脑一样碎裂成了无数片。

    ……

    这就是那条龙生命中最后的道路。

    有时候罗坦德吉利会怀疑,那是否就是自己的前世,因为这段记忆和自己现在的记忆之间的联系太密切了,可以说是那段记忆一结束,就是自己再度破壳,见到现在的父母的情景。

    所以他从一开始就不像其他的幼年彩色龙一样,对人类心存一丝一毫的信任。

    如果不是通过传承记忆了解到,现在人类是高高在上的第二阶级,东大陆又是处于怎样的严密监控之下,罗坦德吉利真的很想找个机会将丹特咬死、撕裂、吞食!

    可他能做的,现在也只有放任这个仇人离开,并且在十岁的时候就独立出来,计划着如何自己养活自己。

    坦白来说,现在东大陆的情况比起一万年前好了不少,魔法的进步,思想的活跃,还有西大陆移民带来的些许科技,都让这座曾经被龙族视为蛮荒之地的大陆焕发出不一样的色彩。

    至少一万年前,如果一条十岁的幼龙想要养活自己,那就不得不与各种魔兽争夺地盘,冒着生命危险捕杀猎物。而一万年后的罗坦德吉利,却可以在法里那城中安安静静地找专门提供给龙族,或者说提供给彩色龙的工作。

    毕竟金属龙作为第一阶级,和他们的彩色同族是完全不同的。通常他们如果想要一份工作,哪怕是什么都不做,只管当个吉祥物,也会有不少人抢着要。因为金属龙在东大陆代表的就是绝对的尊贵,天生就是最顶点的种族。

    而彩色龙就完全不同了,一万年的扭曲足以让他们放弃原本的骄傲,甘愿去做那些没人愿做的苦活累活。

    这就是整个东大陆上,最大的不公。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