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当罗坦德吉利的脑海中终于恢复了往日的清明时,他的第一个念头不是去继续追杀那个渺小的人咧,更不是去惊讶于自己力量的提升,反而是极其朴素的一句:好疼。


自己是变异种绿龙的事情,只有他和他的堂姐知道,因此对刚才能够有着如此可怕的技能并不是特别惊奇——虽然好像提升战力提升得有些过头了。


不过现在,已经在身体超负荷的情况下持续了一刻钟多的他在远处那神秘的沉默弹的冲击下终于坚持不住,全身的能量由于受到沉默弹的诅咒而全数封闭。从一个极端跌落至另一个极端的他身体根本无力去适应,全身上下尚完好的龙鳞在瞬间便爆裂开来。海量的龙血喷涌而出,远看上去就像是一片血色瀑布,淅淅淋淋地散落到已经寸草不剩的地面,形成了一片血湖。


好疼…好疼…好疼……


从空中自由坠落的罗坦德吉利,原本瘦小的身体哪怕经过了刚才的强化也根本无法抗拒重心引力的撕扯。他重重地撞击到地面,再被抛到空中,再落地,再弹起……


经过不知道多少翻滚的他觉得自己身体的所有骨头已经全部粉碎,而现在无量的翻滚又使得骨头碎子四处乱窜,仿佛一个智慧种正用搅拌机在他的内部疯狂开动一般。


救救我…妈妈…堂姐…主……救救我!


内心发出着悲鸣的他在终于以俯身的姿势停下来后,用尽全力撑开了重如千斤的龙嘴,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刚才的身体爆裂,已经完全地撕裂了他的声带,成为了一只哑巴龙。


救救我…救救罗坦德吉利…妈妈,堂姐,主!你们在哪里??


他的思绪已经在无比的刺激下变得混乱起来,脑中闪过的,全是他一百一十四年破碎的片段,和看一场电影差不多,却断断续续混乱不已。


出生时妈妈疼爱的神情,卫亮光下堂姐温和的微笑,还有刚刚认的主维克多慈祥的低语……


时间的流逝只会将这全身上下传来的剧烈疼痛持续放大,同时一股倦意以不可阻挡的架势冲上了他的脑袋,和疼痛战成一片。


他想昏迷,他想睡觉,可他在眩晕和疼痛的双重刺激下,却咬紧着已经破碎的龙牙,苦苦地坚持着。


因为他知道,哪怕他属于整个空界中恢复力最强的龙族,一旦在此时闭上眼睛,他也将永远不会醒来。


只要等到救援…只要等到妈妈堂姐主他们的救援…我就能活下来……对,活下来……


现在的罗坦德吉利已经与刚刚降临到空界的龙宝宝相差无几,同样渴望着一个温暖、舒适的地方,身边还有着一只照顾自己的龙。


他只是一个孩子,一个依然需要躲在成年龙身下撒娇的孩子而已。


“伤得倒真是重,没有足量的治疗话,倒真的是很难活下来。”


一旁的维克多左手捧着一个他刚刚交易到的银骨珠,右手朝天五指张开。正控制着三只拿着怪模怪样骨具的二级铝疗骷髅迅速地治疗着小绿龙身上最是严重和致命的伤势,“好在这银骨珠带来的效果真不错,不然要是只能召唤一只一级铝疗骷髅的话就太慢了点……嗯,他怎么那么兴奋?”


感受到腹部疼痛最密集的区域传来一阵舒适的暖流,当罗坦德吉利费力地转头时,一脸欣喜若狂。


是主…是主来救我了……


在那一瞬间,他张开已经从两边裂开的上下颚,不顾剧烈的疼痛就对着维克多无声地倾诉起来。


他想告诉主,自己刚才终于可以对人类下手了;自己已经能够成功激发出变异种绿龙的能量了;自己甚至可以击败一个看似强大的人类了;自己……


无奈,声带的碎裂,断绝了他的一切倾诉愿望,而看着拼命向自己张嘴的罗坦德吉利,自然不懂什么意思的维克多也不多理会,只是一边治疗着他身上那极其严峻的伤口,一边用龙语缓缓地说了起来。


“小子,我是一只暂时为人类形态的迷幻龙。”有些皱眉地看着银骨珠内快速消失的能量,不得不暂停从空间戒指中再度取出了大量弹珠、吐露着龙语的维克多连头也没抬,自然也没注意到罗坦德吉利突然疑惑起来的目光,“和你堂姐芭拉拉认识,她希望我可以照顾好你,带你离开龙庙的这片是非之地——可别让我失望啊。”


是的,治疗罗坦德吉利需要大量的弹珠,而一心为龙族复仇的维克多也不是一个见龙就救的老好龙——换做以前他肯定会这么做,但现在这种任何一分力量都很关键的时刻,他绝不会做亏损的事情——之所以现在救助罗坦德吉利,除了表面和芭拉拉的关系以外,他也可以预见到将来这只小绿龙会带给他的收益。


与其他小龙不同,罗坦德吉利并没有被完全同化——或者说,内心深处一只隐藏着龙族的尊严。而且,作为一只战力远强于普通绿龙的变异种绿龙,让他变为自己打手兼龙族中坚力量而带来的好处,绝对不是这么点弹珠可以比拟的。


真的好奇怪啊,主不是……早就告诉了我他的名字么?感受着身体缓缓地好转,终于思想不再那么混沌的罗坦德吉利吃力地思索着这一细节,倍感疑惑。


不管怎么样,主来救我了,我已经…安全了。对这个外表冷漠内心温和的迷幻龙,罗坦德吉利已经完全由一开始的畏惧,转变为彻底的感动、以及绝对的崇敬。


“那只龙来找你以后,你一定要认他为主,因为只有他才会帮你找回你失去的龙族气质,只有他才会完美解答你所有的疑问,让你成为一只真正的龙!”很久以前那个夜晚的谈话,他始终不会忘记。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成为真正的龙,维护住龙族真实历史的理想,已经深深地扎根于他的心底,彻底地变为他的一部分。


而现在,这个梦,终于要实现了。


他想哭,他真的很想哭,但龙眼却根本就没有反应——他的体液都已经基本流尽了。


不过,他总觉得他好像忘记了什么东西,一个对他而言本应十分重要的东西——刚才于死亡线上挣扎的他回忆着以往的点点滴滴的时候,总觉得少了什么。


奇怪啊…妈妈,堂姐,还有主,可还应该有一只龙是我不应该忘记的,到底是谁啊……


啊,好困…算了不管了,正事要紧!想到这里的罗坦德吉利竟然不顾全身上下并没有减轻多少的疼痛,竟然用几乎失去全部外层保护的四肢——或者,四块白骨——将自己沉重无比的身体撑了起来!


“嗯?你又要做什么?”不明所以地看着一脸痛苦的小绿龙,维克多眨了眨眼睛,却不清楚他的动机,“赶紧躺下来,你现在伤那么重,不治疗的话你……”


噗通——


伴随着轻微的落地声,调转了一个方向的罗坦德吉利竟以一种异常谦卑的姿势,头颅碰地、四肢紧缩、尾巴下垂地对着维克多伏地起来。


那,除了身体构造不同以及浑身依在的龙血外,和前世的维克多面对先祖石碑的表现竟一模一样。


主…我一定要在昏过去之前和主签下契约……我,我定当终生侍奉主!!


“倒还真是忠心啊。”见此情景的维克多也露出了淡淡的微笑,默默点了点头,“能在如此重伤的情况下还要签下契约,倒也不用担心他的忠诚程度了——咦,用他自己的血写了我的名字?没记错的话是人类让龙族认主的方式……虽然比较难以接受,不过这也可以作为我的心腹来——等等!!”


当看见面前的罗坦德吉利咬着牙忍受着巨大痛苦用白骨一般的龙爪在地面下写上自己的姓名时,维克多却突然愣住了。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姓的?!”


再度望向罗坦德吉利的维克多已经不复之前的淡然微笑,厚重的杀气缠绕在他的脸上,而那冷漠如恶魔的眼睛,竟然让罗坦德吉利不寒而栗起来。


主…您之前不是告诉过我的名字么?为什么……


猛然间,想起早些时候主告诉自己的某句话,他的身体,再度颤抖起来,却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再度跌落到地上,看向维克多的双眼中流露出无止尽的恐惧和绝望。


屠龙者…不,这不可能…主不可能有事情的!


还没等两只各怀心思的龙继续,一阵尖锐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你们两个,先别假惺惺的了。”


“我和他的事情,与你无关。”罗坦德吉利听不懂的上古蛛语,在维克多眼里与熟悉的龙语无异,“话说,你空手回来做什么?别告诉我你拿不起来能量……”


“别提了,”一脸诡异地双手包肩,依然是人类形态的金娥丽丝一向对维克多冰冷的语气中,现在竟然也带着一丝诧异,“我们来晚了,你说的那个能量连导装置已经被取走了。”


“什么??”听到这个比沉默法术更震惊的消息时,维克多都忍不住有些脸色发青,“什么叫被取走了?!别说根本不会有智慧种知道它了,没有特殊流程的话,碰一下都别…”


“你为什么不自己看看去呢?”似乎是也对这件事情感到惊奇,感到有些不耐烦的金娥丽丝并没有再次嘲讽维克多,“那只蛟龙旁边只剩下一个大坑了。”


虽然希望这只不过是金娥丽丝给自己开的一个小玩笑,可来到那只昏迷不醒的蛟龙旁的维克多当望着面前的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时,却只能一屁股坐到血淋林的地面上,怅然若失。


如果要把之前十六年所有的挫折,包括妹妹的调皮、被萧炎一拳扭碎右手、失去银骨珠、当众被“抽”、连心物被抢、挚爱死亡这些一连串地加在一起的话,和这次打击比起来,简直根本不值得一提。


因为能量连导装置,不仅是他在龙庙的主要目的,更是他最重要的工具、他日后崛起的最基本靠山,没有之一!


可现在,没了,一切,都没了!他的梦,也因此破碎……


为什么?为什么??或者说,这怎么可能???


冷静,冷静,冷静……


感觉胸闷气短的维克多不得不用双手撕开衣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却因为一阵冷风的吹过而不得不再度裹紧身体,瑟瑟发抖。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他感到自己是那么地无力、渺小,就像现在自己占用的这个在暗淡的卫亮光下的人类少年一样。


而貌似对这种怪异情况的解释,只剩下一种了。


“东方影剑,东方影剑…”喃喃着这个唯一的推测结果,脑海中突然一闪的维克多,得以将所有的事情串联在一起。


头一次获得所谓“灵感”青睐的他,却是目光阴郁,嘴唇紧闭,只有那握紧的双拳才能显示到他的愤怒——不,已经根本不足以显示了。


从东方影剑头一次突然因为传奇骨资质而引人注目起来,他的事业,不可谓不顺畅:收美女、招小弟、虐对手,几乎是一路顺风,和他前世同为迷幻龙的挚友内森有得一比了。联想到那些年野外宝物的数量锐减,倒是可以猜测是他在外面有什么奇遇了。


他灵光一闪的地方,就在这里。


那奇遇,可能不光是提升资质那么简单的事情,没准——还能沉默能量,就像今晚那个不知怎么出现的沉默弹一样!!


没准,真的没准!


他想赶走这个想法,他想驱散这个没有经过严密推理的想法,可越是这么做,这个情况的可能性只会在他心里越变越大。


因为没准,全因为:没准就是这样的呢!


“东——方——影——剑,”一个猛然起身,依然保持沉默的维克多转身大踏步地回去,只是心中的愤恨越燃越猛,“你,身为一个卑微的人类,竟然如此嚣张;那么很好,我维克多也保证,你将在接下来的一生中,承受来自迷幻龙的怒火!!”


他当然不会大声吼出来,那不是迷幻龙屑于的作风。当务之急是先救治罗坦德吉利这个未来的心腹,然后再拟定另外一个计划,另一个足以颠覆……


“慢着,”在维克多与依然重伤倒地的小绿龙面前,金娥丽丝一脸淡然地立在那里,手里再度抚慰着一只不知道和之前那只是不是一样的小蛊牙蜘蛛,“虽然对你的情况表示同情,但是你打算怎么支付我呢——一晚上帮了你那么多。”


“你要多少弹珠?”对对方落井下石虽有些不适,维克多倒也没表现出什么不满,言简意赅地问道。


“我不要弹珠了,”出乎维克多的意料,金娥丽丝甩了甩一头银发拒绝道,“我要你做我的仆从,直到协助我建好母巢为止。”


“绝不可能。”对于如此苛刻而泯灭自尊的要求,他也是断然拒绝,更别说建立一个母巢所需的海量宝贵时间和能量了。


“那就由不得你了,”腰间挂着的落叶不知何时落入金娥丽丝变幻出的第三只人手中,她有些懒散地说着,丝毫不在乎后面偷听谈话懒的小绿龙突然紧缩的目光,“除非你能拿出等价的其他交换…”


“你会把你孩子卖到魔宠场么?”冷不防打断了金娥丽丝,维克多突然问了一句古怪的问题,一脸阴霾地看着她。


“绝对不会,但是,”浓重的杀气从她周围升起,触碰到自己禁忌的金娥丽丝周围被一层黑色的浓雾笼罩起来,“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只想说,我会而已。”维克多的话语,每一个字里面都蕴含着无尽的寒冷,那种可以冻住血液的刺骨寒冷,“所以,那只小绿龙的脑子,归你了。”


一片死寂。


主…主??罗坦德吉利在听见那句话后,大脑登时陷入停转状态,就连全身的剧痛似乎都消失不见了。


(如果以后再见面我不认识你了,那么那个屠龙者已经把我完全同化了,到时候切记切记——杀了我,因为这个屠龙者就是杀了你的堂姐的幕后黑手!)


“你这个疯子!”反应过来的金娥丽丝第一句话竟然是破口大骂,“没有底线地出卖自己的同族,无耻的败类!”


“闭上你的嘴,蛊牙母蛛。”同样一脸愤恨地盯着她,早就不把道德当回事的维克多双眼开始再度透露出一种淡淡的猩红色,“龙的脑子,价值绝对够了,你爱要不要,不要一边玩泥去!”


听不懂那名少女话的罗坦德吉利不代表听不懂主口中的话——他要卖了自己,他要把自己的脑子卖出去!!


绝望,在那一刻顺便如同龙血一般遍布他的全身。


主,主!主!!


痛苦地在内心哀嚎起来,罗坦德吉利再也忍受不住,竟然再度摇摇晃晃地撑起自己的身体,发疯一般地向维克多冲了过去。


是的,他发誓对自己的主绝对忠诚,他发誓将用一生伴随着主寻找那失落的龙族精神,那么他自然也会绝对遵守,早些时候主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当主占据的身体被屠龙者同化以后,杀了那名人类!!


可那个同化了主的屠龙者竟然他冲过去的瞬间便被一个巨大的白色物体包围并消失在地下,而随行的那名少女,竟在瞬间跳到了小绿龙的脑袋上,随后变成一个诡异的巨大蜘蛛,对准他的脑子——切割!


啊————


大脑被活生生地一点点切开,已经癫狂的罗坦德吉利左冲右撞,徒劳地试图甩下顶上那个丑陋的大蜘蛛。张嘴惨叫的他却因声带的撕裂,而根本无法发出任何的悲鸣,更无法诉说出他对主惨死的悲痛!


可恶的屠龙者,还我的主,还我的主啊!!


可旋即,被某奇异的器具剪除了神经的他,于轰然中重重倒地,倒在了那个大坑里面,溅起一大片血水。


这一次,他再也不可能起来了。


“对不起,主,我没能完成您的愿望,我无力去光复龙族…”神智渐渐模糊的罗坦德吉利望着天上已经消失在云层后的卫亮三,只来得及将白骨般的左爪抬起一点点后,便彻底失去了眼中的一切光亮。


“我来见您了,主,请…原谅我……”


他没有流泪,因为他已经无法流泪了,哪怕他的心已经和他的大脑一样碎裂成了无数片。


罗坦德吉利于内心悲哭之际,躲在不远处丛林身后的一个黑影,看着在大坑上正大快朵颐的金娥丽丝,却无声地大笑起来。


至于对此事一点没有放在心上的维克多,当多年后得知真相时,却默默地注视着他的面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