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就在光柱升起的一瞬间,遗迹深处,一座类似石棺的东西的盖子被顶开,一双黑色的眼睛猛然睁开,随之周围几盏乳白色的魔法灯亮起,照出了这双眼睛主人的模样。


这是一位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身上不着寸缕,结实而充满力量感的肌肉肆无忌惮地暴露在空气中,那黑色的双眼显得活泼灵动,完全看不出长时间沉睡后的呆滞。


“唔……我到底睡了多久了……萨杰普伊,你在吗?”


“在。”


不远处没有被灯光照亮的黑暗处,中走出一名银发素装的年轻人,面容清俊。拨开长发,一对薄绿色的瞳孔露了出来,虽然看起来也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年龄,但仍然能让人感觉到不一般的高贵脱俗的气质与历尽沧桑之感。


“蓝笛卡尔,欢迎回到这个世界——虽然我也是刚刚苏醒。”


这个年轻人比划了一个手势,或许如果现在的人看到会觉得难以理解,但蓝笛卡尔明白,这是龙族的一个平等礼节,只不过是以人类形态做出来而已。


打完招呼,名为萨杰普伊的年轻人慢慢扫视周围:“没有其他人吗?应该不可能,在进入沉睡之前,我设定了术式阵,它不会毫无理由地就把我们叫醒。”


他的声音果然不出意料地是和外表一样的清朗淡静,声线很柔和很好听。


“总之还是先看看我们到底睡了多久吧。”蓝笛卡尔摸了摸自己的心口,“虽然身体状况和刚刚进入沉睡的时候没什么变化,可我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嗯,我也是。”


年轻人闭起眼,神色凝重了几分,一只手上展开一座蓝色的微型魔法阵,“我来看看……嗯?!”


下一刻,他的眼睛猛然睁开,原本淡漠的脸色也出现了不可置信的样子。


“一、一万年?不是吧……”


“你说什么?!”


听到这个可怕数字的蓝笛卡尔顿时抬起头来,声音里隐约带了一分恐慌。


“萨杰普伊你没搞错吧,术式阵不是设定好了最多一千年就会唤醒我们吗?为什么会……”


“别问我,我也很混乱……”


萨杰普伊用手扶住额头,快速地思索着,“为什么术式阵会失灵……难道说——”


“别什么难道了,如果真的过去了一万年,那我们现在苏醒还有什么用!”


蓝笛卡尔低吼着,直接从原本躺着的石棺里跳出来,匀称的肌肉在明亮灯光的照射下随着他的动作而缓缓律动着。只是与以往不同,蓝笛卡尔那原本充满灵动气息的幽黑色眼睛里只剩下了无边无际的焦急和愤怒。


“蓝笛卡尔你冷静一下!要是那家伙死了我也很难办你知不知道!”萨杰普伊回以一声同样的怒吼,“现在最重要的事可不是互相埋怨和后悔!”


“那你说要怎么办!”


蓝笛卡尔一点也没在意自己此刻仍然是赤身裸体的状态,他越说越恼火,最后甚至有了点哽咽的意味,“术式阵是你设定的,现在它失灵了,就是你的责任!如果艾洛已经寿命耗尽的话……托卡马克派就彻底完了……”


“我……”


萨杰普伊张了张嘴,欲言又止。随着最初的怒火和惊慌过后,他比蓝笛卡尔更快地冷静了下来——毕竟,两者之间的阅历差距相当明显。


正如他之前所说,现在最重要的事绝对不是后悔和互相指责,而是——


“怎么了,两位?如此失态的样子可是有点不符合你们的形象呢。”


一个有些阴冷的声音传入两个年轻人的耳中。


蓝笛卡尔的脸色顿时微不可查地一变,瞬间又恢复了平静。可他的心里此时却充满了疑惑:虽然自己刚才因为在想心事而没有集中注意力,但对方居然可以在自己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接近这里,这种程度就证明对方一定是深不可测的存在,即使对于现在的自己也是一样!


一种无力感瞬间扩散开来。刚刚得知时间已经过去一万年,可能一切都晚了,然后又遭遇了身份不明的强者,这对刚刚苏醒过来大脑还有些混乱的他来说,无疑是很大的打击。


“什么人?!”


萨杰普伊也警觉地站起来,全身微微紧绷,做好了应对一切可能的准备。


“不用担心……我只是隐藏了一部分自己,这样能明白吗?”


下一刻,一阵熟悉的气息传来,将两人笼罩其中。


萨杰普伊轻轻松了口气,他没感觉到任何敌意,而蓝笛卡尔则直接愣在了当场。


这种感觉……他太熟悉了!能够给他这样的熟悉感的,恐怕整个世界上也只有一人。


“虽然说我做了一些措施,不过我本以为你可以早点发觉的呢,蓝笛卡尔,还有萨杰普伊。”


身穿灰色长袍的艾洛自虚空中步出,微微一笑:“欢迎回来,两位。这些年辛苦你们了。”


呆呆地在原地站了良久,蓝笛卡尔这才惊叫了起来:“艾洛……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还好吗?”


艾洛点点头,他的声音已经恢复了本来的温和。他带着些许的异色打量了一下蓝笛卡尔的身体,忽然耸了耸肩。


“哦,虽然不得不称赞你的体格,不过我以前似乎没发现你还有这方面的爱好?”


“我……”


蓝笛卡尔终于反应过来此时自己还什么都没穿的事实,连忙背过身去换衣服。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萨杰普伊同样很高兴,不过他比起蓝笛卡尔要内敛不少,只是嘴角带笑而已,“当时我们被教廷的龙骑士团追击,好不容易跨越了大海。在即将逃出他们的视线的时候,又遭到了禁咒打击。幸好蓝笛卡尔恢复了本体,才挡下这一击,不过我们也受了难以自愈的重伤。”


“然后为了不过于引人注目,蓝笛卡尔又勉强恢复了人形。保险起见,即使已经逃出了追兵的视野,我们还是尽全力逃跑,结果连衣服都顾不上……最后我们就逃进了这座遗迹深处,设定了警戒的术式阵,慢慢开始恢复。”


即使一万年过去,说起当初的这段逃亡史来,萨杰普伊还是有些不好受,“本来设置了术式阵最多一千年就唤醒我们,没想到直到现在才——”


“哦,对了!”换好了衣服的蓝笛卡尔一下子就问出了最重要的一点,“现在真的过去一万年了吗?如果是的话,艾洛你也陷入了沉睡吗?不然为什么一万年过去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呢?”


艾洛笑笑:“现在确实是一万年后,至于我……我已经成神了,至少算是个神吧。”


“神……?”萨杰普伊终于反应了过来,为什么即使有着契约联系,自己也无法感应到艾洛了——艾洛必然有拥有了神明层次的灵魂,所以此刻仅仅是半神的自己,绝对无法感应到想刻意隐藏自己的艾洛!


短暂的震惊后,艾洛详细地将五千年前的变故告诉了两人,又将沃纳搜集的世界现状大致说了一下。


“至于术式阵为什么会失灵,我想是因为一万年前埃尔德南家族的祖先炸毁遗迹入口时,干扰到了术式阵的运作吧。结果直到我出现,术式阵才唤醒了你们。”


最后艾洛顺势解开了萨杰普伊的一个疑惑,接着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不管怎么样,先离开这里吧。我觉得我们是时候去取回本该属于我们的东西了……”


走到遗迹地面部分的废墟中的时候正是清晨,明媚的阳光从残破窗外毫无保留地投射进来,即使是冷清的废墟中也显得暖洋洋的。北方雪原特有的冷风吹拂过心田,反而带来一份舒适的惬意。


少年模样的元素之圣兽动了动鼻子,有清新的草木香气。


他忽然觉得,未来的生活……会很棒的。


片刻之后,蓝笛卡尔已经来到了遗迹之外的一片雪松林中。萨杰普伊和艾洛还在遗迹里整理当初两人为托卡马克派保留下来的一些东西,所以由蓝笛卡尔先出来探一探情况。


遗迹附近的雪松林,或许是由于受到这两名半神强者能量的吸引,聚集了不少野兽和魔物。尽管如此,在蓝笛卡尔看来这些家伙只是玩具而已。


只一击就杀死了一头体积是自己五倍以上的独眼魔兽,不屑地瞥了一眼周围畏惧不已的其他几个魔兽,一个“滚”便扔了过去,顿时刚才还虎视眈眈的一群家伙作鸟兽散,仿佛逃离瘟疫一样四散狼狈而去。


一切似乎都很顺利。


蓝笛卡尔随意地切割着魔兽之肉,将整块的生肉放在嘴里咀嚼着——他虽然喜欢熟食,不过也从不抗拒生肉。而且经过一万年的沉睡,原本已经很迟钝的消化系统有血腥的食物作为刺激,也让他找回了一点一万年前的感觉。


突然,雪松林的出口处冲出来两名卫兵——看装束毫无疑问是埃尔德南家族的卫兵。


“谁!”其中一个卫兵举起长矛大喝。


蓝笛卡尔微不可察地眯起眼睛,随后不紧不慢地上前,“你们,在干什么?”黑色的瞳孔微微泛红,略显野性与不羁的面孔上,来自上位者的气势稍微放出。


仅是平淡的一句话,却令两个卫兵感到了强大的压力——比如“不回答就会死”。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