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大人,目标已经带到,请您处置!”


女子身后传来一个男人恭敬的声音,紧接着一名黑色长发的男子被几个全身银甲的武士重重地按倒在地,一层层的禁魔结界与束缚结界封锁了他任何行动的可能。这名男子容貌俊美,但脸色有些惨白,似乎很久都没有见到阳光了。


此刻他满脸绝望之色,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显得毫无血色——因为,他非常清楚面前这个女子的可怕之处。


夺心魔巫妖10902号,一万年前阴影永恒组织的成员之一,侥幸逃过了大清洗与破灭之日后的黑暗歼灭战,并且化妆以人类的形态通过沉睡与夺舍等方法,一直活到了现在。


作为阴影永恒组织里唯二存活下来的成员,10902号不同于那逃往深渊位面,被吓破了胆的魅魔莉莉娅,他一直心存报复的念头,并且一万年来默默地为此积蓄着力量,却在不久之前暴露行踪被擒,沦为了俘虏。


此时的夺心魔巫妖早已没有了曾经的那股傲然气势,脸色惨白如纸,满脸的失魂落魄,瞳孔中尽是惊恐之色。


几个月前他还在享受着自己建立的小教派的崇拜,意气风发地要覆灭光明阵营,铸就宏图大业,然而现实却给了他沉重而又冰冷的一击,告诉了他何为残酷。


战场上一败涂地,手下惨遭屠戮,自己更是沦为阶下之囚,这一切的一切彻底粉碎了他的自信、骄傲乃至自尊心。他的基业已经完了,现在的他仅仅是一个失去所有的丧家之犬。


“10902号么……哼,真是差劲的家伙,你简直连那个人的万分之一都比不上。”


精致的下巴枕着手背,利维坦斜倚在凭空凝结的冰之王座之上,素白的长腿相互交叠,看着被迫跪在地上的10902号,言语中是毫不掩饰的失望。


10902号艰难地抬起头来,漆黑的瞳孔中映照出王座之上利维坦的身影,没有愤怒,没有怨恨,有的只是印刻在骨子里的恐惧,以及无穷无尽的绝望。


“杀了……我……”他嘶哑着嗓子,吐出这三个字。


“你的眼神真是无趣到了极点,那是属于弱者的眼神,现在的你连复仇都做不到。”利维坦淡淡地说,“原本还想考虑要不要放你一马,期待你将来会给我带来点乐趣,现在看来是没有那个必要了。”


“既然你这么想死,那就去死吧!”


话音未落,一道白色的腿影已经飞出,精准地踢中10902号的太阳穴,狂暴地劲道渗入脑髓,在颅内爆裂开来,竟是连同他的灵魂也一并粉碎了!


利维坦将腿放下,干净的鞋尖染上了触目惊心的红色,目睹这一幕的净化所战士都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只觉得背脊发凉。


就在现场一片死寂之时,从旁边走出来了一个银发的中年男子,他恭敬地向利维坦行了一个军礼,用一种仿佛饱经沧桑的声音开口说道:“利未安森大人,关于碧青领的情况,我们大致已经调查完毕了。”


“碧青领?正好,我等了半天了。”利维坦挑了挑眉,“拿给我看看吧。”


“是。”中年男子恭敬地应了一声,然后取出密封的信件递了上去。


利维坦撕开信封,拿出信纸随意地看了起来,随后不知是看到了什么内容,原本漫不经心地神色突然变得有些兴奋和激动,甚至还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她的嘴角向上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让人为之惊艳的笑容忽然绽放。


“利未安森大人……?”中年男子轻唤一声,有些不明白状况。


“果然不出我所料,碧青领的情况好的很啊……”利维坦轻笑一声,“传我的命令,碧青领一切正常,关于碧青领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误传!任何人不得谈论,违者处以重刑!”


“利未安森大人,这样好吗?”


中年男子有些犹豫地问道,“远古王庭那边可是也感觉到不妥了,如果就这样汇报上去的话,只怕——”


“埃奇沃思,我的副审判长先生,”利维坦漫不经心地回答,“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我们只对龙眠负责,而不对远古王庭负责这件事呢?”


仿佛有些无所事事地伸了个懒腰,利维坦接着说道:“况且你好像也忘了,我有圣使们的特许令啊……”


埃奇沃思,利维坦的副官,同时也是净化所的副审判长,是一个颇有能力的男人。不过比起高傲而随性的利维坦,他的行事风格更加稳重,也正是因此,龙眠和远古王庭才都同意由资质与实力都只排到中上的他来做副审判长。


“请大人恕罪。”埃奇沃思低声道,其实他早就猜到这位一向喜欢任意妄为的上司会这么做了,不过作为下属,进行必要的提醒也是职责之一,这是他几十年来养成的习惯——当然上司会不会采纳就另说了。


“行啦,你总是这么一板一眼的,真没意思。”利维坦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又问道:“那什么教派的俘虏处理得怎么样?”


“三万名俘虏全部活埋,整个达朗山谷里已经没有一个活口了。”埃奇沃思恭敬地回答,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容之色。


“很好,这样就节省了一笔不必要的费用开支。”利维坦站起身来,正了正头上的军帽,“那么,现在就启程返回吧,接下来要做的事,可还有很多呢。”


她笑了笑,这笑容的意味复杂难明,危险中带着令人窒息的美丽,就像是有剧毒的曼陀罗之花。


……


让埃奇沃思通知净化所的其他军官去集结军队,准备撤离之前的工作,这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趁着这个空当,利维坦独自转过身来,在雪原上漫步。有时候比起飞行,她反而更喜欢在地面上行走的感觉,这让她想起了很久以前,那时候她还只是一条普通的金属龙。


那时候她也还是“他”。


其实,利维坦对这样的环境并不陌生,即使没有经历过那件事,作为一条优秀的赤铜龙,从小她就习惯了在恶劣的环境中与魔兽厮杀。死亡与生存,吃与被吃,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她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反而很是乐在其中。


她喜欢狩猎,喜欢与强者厮杀的感觉,无论是骨骼的断裂声抑或是敌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都让她觉得由衷的愉悦,而艾洛,无疑是给予了她最大愉悦的存在。


但自从一万年前艾洛失踪——无论别人如何相信艾洛已死,她也不相信。作为她最看好的宿敌,不可能就这样死去——这样的愉悦渐渐减少了,因为随着不断猎杀穿越者,她变得越来越强,直到距离神级只差一步,在主位面里,可以让她血液沸腾的对手已经不存在了。


然而,她始终无法突破神级,无论猎杀了多少穿越者也是一样。而且随着她的实力提升,穿越者能提供给她的增幅也变得少了起来。


唯一可以庆幸的一点是,猎杀穿越者似乎也大大延长了她的生命,以至于一万年过去,她却只是到了太古龙阶段。


后来,她终于明白了。


如果无法突破神级,那么就只有继续等待艾洛的出现。


不错,她从未怀疑过,艾洛有一天会再一次出现在她的面前。而那个时候,就是决定两者命运的时刻!


赢,她斩断一切牵挂,从此可以放心寻求灭世之法;输,同样了却一切牵挂,安心赴死。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有资格杀死她,那么她希望会是艾洛。


利维坦到现在依然清晰地记得她和艾洛初次见面的场景,那是很多年以前。她和艾洛在幻彩龙的安排下相见,白色的房间里,人类形态的少女与半精灵形态的少年双目相对。


那个时候她无聊地坐在房间的一角想着心事,只想着快点结束然后回去继续自己的计划。然后她看到了艾洛,便再也不能移开视线。


那是一位年轻得显得有些青涩的少年,看上去比她的外貌还要小上一点,穿着普通的亚麻衣服,与她一样毫不起眼。


但利维坦一眼就看破了艾洛的伪装,因为她闻到了铁与血的气息,她的直觉告诉她,这条雄龙很危险!


那浑身紧绷、流淌着澎湃能量的躯体,还有那隐而不发、莫测如海的骇人气势,比她狩猎过的任何超级魔兽都要恐怖得多!这哪里是一个普通的半精灵,这个家伙分明和她一样,是渴望鲜血和杀戮的野兽!


之后的故事就很简单了,两人仿佛宿敌一样彼此暗暗地较着劲,不过艾洛似乎总是比她快一步。


复活后她曾经以为自己可以追上艾洛了,但是在破灭之日后,她才知道她和他之间还存在着很大的差距。


不过没关系,艾洛之后就失踪了,这给了利维坦追赶的机会。她坚信这条神秘的雄龙一定还会回来,并且一直怀着期待的心情等待着,这一等,就是接近一万年的时间……


……


利维坦傲立于雪原的一处缓坡上,暴风雪卷起她如绢的长发,在空中狂乱地飘舞着。


“你终于回来了,真是让我等了很久啊……”利维坦眺望着远方,那里是一片昏沉沉的天空,而她的视线却仿佛能够穿透云层,看到数千里之外的碧青城。


“这一次,可不会再给你逃避的机会了。”利维坦舔了舔诱人的红唇,轻轻一笑,“快点恢复你的实力吧,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很久了呢。”


“知道吗,我已经和当年不一样了,你也……不要让我失望。”


北方的暴风雪还未停息,风雪之中那一抹炫目的红,美得让人心醉。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