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这就是,那家伙刚刚所要我思考的问题吗……


罗坦德吉利死死咬着自己的牙齿,双目被巨大的压力和委屈刺激得成了血红色。


周围的声音在部分沙思卡冒险团拥护者组成的团体有意控制之下变得整齐划一,数万张口同时在对他怒吼,它们每一次发声所叫喊的词汇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滚出去”!如同整个天地都在斥责他,都在否定他、都在尽力于将他贬低得一文不值!


“我不能输……”尽管被这股前所未有的压力逼迫得几乎要哭出来,但是罗坦德吉利还是死死咬紧了牙关,拼命驱散着内心里的委屈和恐惧。


但是这谈何容易。


他的身世坎坷,又正好处于逆反心理的年龄,面对来自群体的恶意,除了像稚嫩的雏鹰一般在心理上拼死对抗之外,他什么都借助不了。


他没有母亲可以哭诉,亦没有父亲可以依靠——现在他甚至连亲人都没有,只是个独自与命运对抗的可怜虫。


如果你真的害怕,那么就先闭上眼睛,好好体会一下你体内的力量吧……


就在他感觉自己再也支撑不下去的时候,一句前不久才听到过的话语在此时被他想了起来。


混沌魔法……那是传说中能够纵横整个世界的,由神明亲自创造的魔法。


然后,记忆开始回溯。


黑曜石,父母的死,还有前世……


……


不要让这段真实的历史,成为真正的历史。


是做一辈子的懦夫,还是几分钟的勇士?他没有再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他只想好好亲自品味一下,龙族的文化,究竟从龙自己的爪中,是什么样子;人类教给自己的历史,和从龙族传承遗留下来的历史,究竟哪个更加可信;而他忘记的东西,是不是还可以追寻会……


……


“不想死的话,跟着主人我走,否则来不及了。”收起能量片的维克多再不迟疑,冲着依然在发呆的罗坦德吉利断裂的前爪中狠狠地踩了一脚以示警示,随后头也不回地离开房间,身后紧接着传来小绿龙机械般的脚步声……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一路上罗坦德吉利除了傀儡一般跟随着维克多走走停停,时不时拐入僻静的小巷中,就只剩下了在脑海中一遍遍地重复了这句话。


以前的自己,只会躲在堂姐的背后,或是在她的安慰下缅怀往事,或是胆战心惊地注视着她独自一龙徒劳地对抗着早已经被人类同化的同类;而当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却又听从人类的教唆,对她冷眼相对、不理不睬。


若不是自己那么懦弱,不敢像自己的堂姐一样站出来和她肩并肩,现在芭拉拉的下场,又何至于此?


“你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打算一直哭下去么?”


前方突然传来的一阵冷漠到极点的声音,让他在回过神来的同时也深深地打了一个哆嗦,定睛一看,却是维克多已经带领他来到了龙庙东边很远的林地中,语气充斥着无尽的鄙夷。


“你亲爱的堂姐在死前将你托付给我,然后你除了哭鼻子以外什么也不会,连逃亡也是我费心费力拖你出来的——你就打算这么对待养育你的芭拉拉么?”


“我……”张了张嘴,有些吃力地说着龙语的罗坦德吉利沉默了一会后,却选择了将头深深地低了下去,“尊敬的维克多大人,请让我……变强。”


“为什么?”似乎对这句话并不满意,依然将全身笼罩在黑袍下的维克多背对着他,反问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


罗坦德吉利的心里,已经不知道喊过多少个为什么了:为什么自己要学习人类的东西?为什么自己一定要屈服于人类?为什么自己明明正确的堂姐会被同类如此排斥、污蔑?为什么……


太多太多的为什么从他的心里呐喊而出,他甚至可以感觉到那些喊声正撼动着人类教授他的一切内容,正努力地帮助着内心的某个束缚已经的东西冲破那重重的枷锁,即将爆发。


“人类的东西本不该学,就是因为看客多了,才变得该学;龙族本不应屈服于人类,就是因为看客多了,才失去了自尊;堂姐的话语本来是正确的,就是因为看客多了,才变得错误。”


不就是因为自己不站出来吗?不就是因为所有龙都变得崇人媚外了吗?不就是因为——自己是看客的一员吗?


“我……要为龙族之崛起而变强!!”


……


感受到腹部疼痛最密集的区域传来一阵舒适的暖流,当罗坦德吉利费力地转头时,一脸欣喜若狂。


是主,是主来救我了……


在那一瞬间,他张开已经从两边裂开的上下颚,不顾剧烈的疼痛就对着维克多无声地倾诉起来。


他想告诉主,自己刚才终于可以对人类下手了;自己已经能够成功激发出变异种绿龙的能量了;自己甚至可以击败一个看似强大的人类了;自己……


无奈,声带的碎裂,断绝了他的一切倾诉愿望。


……


大脑被活生生地一点点切开,已经癫狂的罗坦德吉利左冲右撞,徒劳地试图甩下顶上那个丑陋的大蜘蛛。张嘴惨叫的他却因声带的撕裂,而根本无法发出任何的悲鸣,更无法诉说出他对主惨死的悲痛!


可恶的屠龙者,还我的主,还我的主啊!!


可旋即,被某奇异的器具剪除了神经的他,于轰然中重重倒地,倒在了那个大坑里面,溅起一大片血水。


这一次,他再也不可能起来了。


“对不起,主,我没能完成您的愿望,我无力去光复龙族…”神智渐渐模糊的罗坦德吉利望着天上已经消失在云层后的卫亮三,只来得及将白骨般的左爪抬起一点点后,便彻底失去了眼中的一切光亮。


“我来见您了,主,请……原谅我……”


……


这一切,都如同一颗闪耀的流星一样,静悄悄划过他的心房,落在他沉寂许久的心湖里,激起滔天巨浪。


这是罗坦德吉利第一次如此深切地感受到那段记忆中包含着的所有情感。


他知道,从这一刻起,即使那记忆并不是来自于什么前世,对自己而言也与前世没有区别了。


“我……明白了……”


“混沌魔法·星之漩涡!”


“什么……”听到与呐喊声格格不入的少年清朗的嗓音,依耶塔惊愕地扭转脑袋,看到罗坦德吉利居然顶住压力,一道无比强大的能量场随着他的声音而缓缓展开!


说笑的吧……她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眼睛。


这家伙明明刚才还一副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哦?居然撑下来了。”同一时刻,观众席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金发少女“N”zai 看到这一幕后,情不自禁发出一声惊讶的感慨。


即使知道能够与那个东西产生共鸣的人一定会有什么特殊之处,此刻亲眼目睹罗坦德吉利居然能够扛住如此巨大的压力,她也是稍微吃了一惊。


“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她的同伴,也就是那个容貌普通的男人“H”神情越发凝重,“再这样下去,说不定真的会被他逆袭。那个能量场的强度,连我也有点心惊……”


“确实不能再继续等了,我这就召集复兴会的特别战斗部队来……”少女点了点头,面色肃穆地说道。


“为了实现最终的目标,绝对……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另一边,永恒擂台上真正的战斗,也爆发了。


尽管是第一次使用这个陌生的混沌魔法,而且光是催动记忆中一个中低等强度的魔法就有些勉强,罗坦德吉利也知道,自己没有时间胡思乱想了。


就在他面前不远的地方,女法师依耶塔一道毁灭光束已经射了过来,连地面都为这暴烈的架势而隐隐颤抖起来。


“嘉特分部和沙思卡冒险团都是高傲的。”艾洛还是那个样子,悠闲地坐在座位上,略带慵懒地看着屏幕。


“事情到了某种局面将失去对与错的区分,他们是不会因为错过了你,又侮辱了你而对你做出任何道歉的。”


罗坦德吉利深吸一口气,眼中翡翠色的光芒猛地收敛起来,全身的魔力瞬间提升到了相当高的程度,暴乱的魔力与对面依耶塔的魔力对立起来,占据了整个擂台。


投影屏幕中,年轻绿龙的奋战仍在继续。


“所以你就只能将你的獠牙,你的利爪,你的兵锋……统统展示出来……”


下一刻,罗坦德吉利的背后居然出现了一幅宇宙的幻象,无数星辰汇聚其中,凝聚为巨大的漩涡。随后,耀眼的金色绽放在无尽黑暗的宇宙空间里,即使是依耶塔,在看到这样强烈的光芒时也不得不眯起眼睛。


“把他们所有的高傲统统的咬碎、撕碎、斩碎……”


虚空之中的冲击波直接打散了毁灭光束,并且仍然余势不减地朝依耶塔冲击过去。


“再掷到地上……”


“怎么会这样……”依耶塔发现自己真的太小看对手了,此时面对如此强大的攻击,再布置与之相对的防御结界似乎有点来不及了。


“……狠狠地踩上几脚。”


面对着仿佛足以破坏星辰的能量冲击,依耶塔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她不躲不闪,一道青红色的异芒凭空升起!


平静地看到那进入白热化交战的画面,艾洛幽黑的瞳孔中闪过一道血光。


罗坦德吉利……确实如炎风、达拉斯特那样,值得培养。


然后,为了自己的某个目标,汇聚于黄昏旅团的旗下!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