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罗坦德吉利此时虽然狼狈,不过他的心智经历过两世磨练,再加上黑曜石的影响,却是比任何人都要坚硬,他也是坚韧之人,虽然被杀戮世界所震撼,但要夺去他的理智,却是千难万难。


虽然只是狼狈了一小段时间,但是罗坦德吉利此时心中积攒的怒气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他的一双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变得赤红一片。


不同于其他早已经习惯了如今生活的彩色龙,罗坦德吉利仍然保有最为原始的那份身为龙族的高傲与尊贵。平时那份气质因为生活所迫,不得不被收敛起来,然而现在……


而乔舒亚,本就是杀戮之力的修行者,从完成修炼以来,只要展现出这领域,他的对手就没有一个还活着。


他们都死了,成就了他的杀戮之道。


擂台之中,血腥的魔兽踩踏地面,如同战鼓擂响,震破耳膜。杀气实质化,缠绕那一人一兽,显化出一个只有杀意、杀念、杀气的杀戮世界,冲杀过来,要将一切都毁灭。


另一端,声音冷冽,混沌魔法接连释放。一缕缕来自于最初龙族意志的荒古战意,穿越岁月长河,出现在擂台之中,在罗坦德吉利的脚下凝聚出一座玄奥的魔法阵,似乎蕴含着无穷威力,散发出镇压一切、征服一切的味道。


谁也没想到,这两个家伙仅仅交手了数个回合,竟然就进入了生死搏杀的最后阶段。


刹那,擂台中的空气凝固了,一切都在瞬间静止住了,好像连时间、空间都一样。无比诡异震撼的场景出现在那战场之中,上方是压迫的世界,一双仿佛能够遮蔽天空的巨翼缓缓张开,蕴含着似乎历经岁月腐朽而不朽的力量;下方是杀戮的世界,一人一兽,充斥着杀意、杀念、杀气,那是一种道,杀戮之道。


这两个世界,就这般,诡异地静止在了永恒擂台之中。


会是平局吗?


然而这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马上,新出现的变化便将这悬念打破了。


“龙族的骄傲,就由我来守护!”


伴随着这仿佛表明心迹的话语,罗坦德吉利的声音如同炸雷一般出现,但他的身躯再显现之时却不在乔舒亚的身后,而是在擂台的上空。


不知何时起,这个完全由荒古战意凝聚的魔法阵已经被两股气息充斥了。一股是原来就有的,罗坦德吉利取自混沌魔法的充满无尽压迫感的征服之力,一股则是神秘而诡异的淡紫色气息,这两股可怕之极的气息交织在一起,散发出来的威压气势,完全将下方的杀气世界压垮了。


下一刻,那巨大的魔法阵从龙翼之上直接脱离,灰色与紫色两色交织的玄奥纹路缓缓旋转,镇压下来,摧枯拉朽。任何存在在这手掌之下,都失去了抵抗能力。一道灰白,一道幻紫,如磨盘一般绞在一起,将一切都绞碎,将一切都镇压。


杀意、杀念、杀气……统统消失了,整个擂台之中,只有那个魔法阵的存在,那个由龙之意志与奇异力量所组成的世界,一切都腐朽了,一切都被镇压了。


原本不相上下的局面竟是瞬间就分出了胜负!


“嘶呜……”魔兽嘶吼着,那一人一兽停下了,全身都穿着血红甲胄的乔舒亚似乎也还没有反应过来,原本勉强与自己势均力敌之人,竟然突兀地爆发出了不敢想象的战力。


“轰隆隆!!!”


上空那已经变成紫灰两色交织的巨大魔法阵,挟裹着无比恐怖的威力,沉沉地压下来。高傲威严和诡异不祥的气息混合在一起,加上那万钧巨力,恍然之间,乔舒亚仿佛看到了一座远古山峰朝着他压了下来!


不知何时起,在乔舒亚的周身,出现了一缕缕气息,一种灰白,一种淡紫,如一张双色的巨网,将乔舒亚和他身下的魔兽完全笼罩了。


无穷的禁锢之力围拢过来,让乔舒亚连动弹一下都成了奢望,那历经岁月碾压而不朽的力量,是一种属于那模糊之极的法则的力量,而乔舒亚也自然清楚,这股力量的可怕。


“嗡……”


倏然的,从他体内,一股殷红之极的血气溢出来,遍布周身上下,将那笼罩下来淡定恐怖气息排斥开来,这血气里面,充斥着一种纯粹之极的杀念,没有任何杂质。


那是他的王牌——本源杀气,也是他体会到杀戮法则之后,修炼出来的恐怖之物。这股本源杀气,在威力气势上丝毫不会输给罗坦德吉利灵魂深处的神秘气息,但数量太少了,虽然护住了乔舒亚,他身下的魔兽却没有办法护住了。


只听在乔舒亚的身下,那高大之极的魔兽忽然“嘶呜”一声,刹那间,血气崩散,这头凶兽竟然被那两股恐怖之极的气息生生绞碎了,而在魔兽崩碎的瞬间,那数量不少的气息又猛地化作两个巨大的磨盘虚影,朝着乔舒亚狠狠地绞杀而去。


“我……一定要赢!”


“轰!”


那是罗坦德吉利的声音,冰冷之极,不过其中似乎还蕴含着一丝急迫之意。


擂台之中,罗坦德吉利体内爆发出的气息如同两道恐怖的洪流,汇集到了那巨大无比的魔法阵纹路之中,两道气息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在那魔法阵的中心,交织出一道道蕴含着玄奥气息的六芒星刻印。


这种力量,已经超出了罗坦德吉利本该有的实力,只怕是比之那高高在上的半神强者,也不弱半分!


无匹的力量,不顾一切地镇压下来、轰杀下来,在那六芒星之上,罗坦德吉利此刻一双眼睛里面,已经冰冷到了极点,毫无感情,如同一具远古的尸体,又如同一尊远古的魔头。


“嘭!!!”


巨响如雷,响彻天地,那原本存在着的血红气息,杀气、杀念、杀意……全部消失了!


……


“赢、赢了?”


大口喘息着的罗坦德吉利缓缓降落下来,看着眼前的一切。刚刚他已经用出了全部的力量,此时甚至连动一下都不可能做到了。如果对方真的还有余力的话……


“乔舒亚输了?”


“怎么可能?!”


“我是在做梦吧……”


一时间,周围的观众也陷入了可怕的沉默之中,一个个想法从他们脑中涌现,无一不是对眼前这一幕的怀疑。


因为,在所有人的视线中心,乔舒亚正静静地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周围的一切幻境消逝,同时不断流逝着的,还有他的生命。


只是与那垂死的身躯不同的是,他的眼眸依旧明亮清澈,仿佛充满了希望。


这一天之内观众们经历的心情的动荡,实在是太大了!


“我说,”罗坦德吉利喘息着,之前那股霸绝天地的气息也被收敛起来,看上去又恢复了那个谨小慎微的小绿龙的样子,“有这种实力的话,就能让你,还有大家都认可我了吧……”


“……是的。你很强。”乔舒亚小声地回答着,他的喉咙被血液阻塞了,声音有些模糊不清。


不等罗坦德吉利说些什么,他的话锋忽然一转,“不过,这场战斗的胜利……我也势在必得。”


“?!”


“嗒、嗒、嗒。”


恢复了寂静的平台之上,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那个有着银灰色长发的男人缓缓此刻走了过来。


罗坦德吉利的心如坠冰窖——刚刚打得太激烈了,他竟然忘记了留一手来应付安德鲁!


那可是一条金龙啊!


“啧,真是狼狈呢……”他说着,一双眸子中闪烁起来炽烈的金黄色光芒,分外醒目。


一股诡异的气息自男人的身体向着四周散发了出来,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威仪,在这股威仪之下,万物皆要臣服!


下一刻,无形的力量扫荡过整个擂台,只见原本身受重伤的乔舒亚顿时恢复了最佳状态,稳稳地站了起来!


“重圆——安德鲁的天赋,能够让指定的目标的时间回溯到片刻之前。”看着眼中不可避免地露出绝望之色的罗坦德吉利,乔舒亚好整以暇地说道,“尽管这个能力负担很大,我一般也只能用来治疗。不过,却也足够了。”


罗坦德吉利没有说话,因为此时,他正在心里疯狂地对艾洛发送信息——力量全部用尽的他,只能期望这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艾达华尔前辈,我该怎么办……对手已经完全恢复了,我好像无论怎么挣扎都是会输的样子啊!”


如果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巨大的绝望感几乎都要让他哭出来了。


没错,随着力量用尽,他似乎又变成了原本有些唯唯诺诺的样子,这样怎么可能继续战斗下去?


难道不是吗?抵抗不是,不抵抗也不是!抵抗必死,不抵抗更要死!这种抵抗好像已经彻底失去任何意义了吧!


“唔,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即使是死一次,对你的实战经验的提升应该也会十分有帮助。而且有胜就有败,不亲自体会一下失败的话,也是不完整的。”


出乎意料的是,艾洛在罗坦德吉利的心里悄声嘀咕着,语气里全然听不出任何紧张。


“那个,前……”罗坦德吉利小心翼翼地开口,欲言又止


“不用叫我前辈,直接叫我艾达华尔就好。


“好的……呃,那个,艾达华尔……我觉得我现在是不是可以投降,然后换你来打死这个家伙。”稍微镇定了一下,罗坦德吉利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他眼前一亮,用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我实在打不过他……”


“哼……”艾洛不等他说完便发出一声夹带讥讽的嗤笑,艾洛面露嘲讽,语气中的温度渐渐下降数分:“我让你出场,给你见识到这种场面的机缘,不惜找来这些人充当你的磨刀石,甚至在战局中多次出言提点你,你认为我就是为了等你对我说出这样一番话?”


“要不是因为我对你的祖先有所愧疚,想要代她好好照顾你……你以为这种机会是任何人轻易便能遇到的?嗯?!”


“你说你对我的祖先……?”罗坦德吉利心头震颤,“不可能……如果你真是那样的话,你怎么可能看上去还是一副……一副二十多岁的年轻模样?!而且我从没在传承记忆里发现过你的存在!


“黑曜石,还有娜塔丽。”艾洛沉默了几秒,终于还是决定提前说出来。


“我想这两个词,应该足够你知道一切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