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当眼睛睁开的时候,罗坦德吉利看到了一个一片漆黑的世界。


身体的重力感和脚底的压力感也已经完全消失,整个身体就像是漂浮在太空中一般。


这里……是哪里?


稍微定定神,没有地火岩浆,也没有半神魔兽,仿佛刚才那种被死神抚摸喉咙的恐怖从未存在过。


罗坦德吉利努力地站了起来,他惊奇地发现自己先前被魔兽的灵魂攻击所造成的伤害也全部消失了。


难道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一个噩梦吗?


罗坦德吉利疑惑并警惕地向四周寻觅着自己想要的答案。下一刻,四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突然亮起了一团鹅卵型的白色光团,那团光团从一个鹅蛋大小迅速扩张到了人形,整个过程就像是水波纹的扩散一般。


而也就在光团扩大到人形大小时,他看清楚了那团光团内的物体。


那是一个人。


准确的说,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身穿具有魔法之玄妙风格的黑色星空长袍,一双看似普通的黑色眼睛定定地注视着自己,一张被银色半截面具所覆盖的脸则显得格外奇特。


“已经苏醒了吗?”


这句话就像是在罗坦德吉利的脑海内直接响起一般,说这句话时老者的嘴唇没有开启,所以可以判断他并不是通过声波传递声音。


“我的声音通过你与我之间的光膜传递了波动,进而刺激了你的大脑皮层颞叶的听觉皮层,直接将信息转化为大脑的神经冲动传递给了你。”


又是一句话直接出现在了罗坦德吉利的脑中。


罗坦德吉利后退了一步,心里燃起了难以言状的恐怖火焰。很难想象,面前的这个老者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实力……或许,先前的遭遇并不是噩梦?


想到这里,罗坦德吉利不由得开始担心起那个自称艾达华尔,实际上很有可能就是艾洛的家伙来——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但是此时对方一定还在努力战斗着吧……


没有自己的话,他的压力会增加吗?是不是现在他就已经陷入绝境了?


想起艾洛,罗坦德吉利心中不由得涌起一丝的愧疚。毕竟,再怎么说也是他将自己从绝望的深渊中拯救了出来。尽管随后又给他带来了一大堆麻烦的事,但无可否认,如果不是他出场,自己现在一定被诺克劳斯商会的人抓走了。


“在想你的那个同伴吗,看你身后吧。”


仿佛是读懂了罗坦德吉利的心声,老者的话再次出现在他的心里。


转过身的瞬间,罗坦德吉利睁大双眼,仿佛难以置信,一种可怕的冰冷瞬间吹灭了他心中闪烁的烛火,身体里翻涌不停的恐惧仿佛纷飞的雪花,一种锐利的痛觉像是无数只细小的蚂蚁撕扯自己的心脏。


罗坦德吉利顾不上那个老者,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身体便猛冲了几步。


仿佛很远的地方,艾洛安静地躺在一座平台之上,那双原本深邃的黑色眼睛竟变得浑浊不堪,空洞洞的,没有一丝生气。


“怎么回事……”


罗坦德吉利发着抖走到了艾洛的身边,他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艾洛”受的伤似乎比自己想像中更重,虽然体外没有一点伤痕,但原本他身上那种生生不息的活力现在仿佛是一条在冬天断流的绵绵长河,干涸的河床总会给人一种苍白的凄凉。


他深吸了一口气,一瞬间冰冷到甚至丧失了阳光给予的那份温暖的空气夹杂着淡淡的死亡气息涌入他的体内,一种恐怖的阴森渐渐地弥漫并包裹其中。


“这是……怎么回事?”


罗坦德吉利艰难地转过头去,看向神秘的老者。


“放心吧,你所看到的并非是你真正的同伴,至少不是仍然停留在火海区域中的那个。”


老者从容地回答道,接着似乎是明白罗坦德吉利可能不懂这番话,于是又解释道:“这件事说来话长……不过没有关系,现在我们所在的,正是你的灵魂之中。外界的时间则相对静止,也就是说不管我们在这里过了多长时间,外界也只会过去一瞬间而已。”


“你的疑问我会一个个解答的——首先,你那自称为艾达华尔的同伴,确实就是一万年的邪龙艾洛·冥日。”老者淡淡地说道,“他后来成神了,不过遭遇到了一些意外——别问我到底是什么意外,我还没有到全知的地步——所以他的身体被封印了。大概是在遇到你的不久之前,他用了神形分离的方法,将灵魂转移到了一个临时的身体之中。”


“而这,就是你的同伴了。我说这些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多留心他,毕竟他可不是什么善类。”


“至于我的目的……”随手将艾洛的幻影驱散,老者的语气稍微凝重了一些,“也许你已经猜到了,我也是一名神明,不过我真正的身体已经在上个纪元陨落了,现在和你说话的只是我的一道神识而已。”


“所以……你是想让我帮你复仇?还是——”


“不错。杀死我的正是我的两个叛逆的后裔,光明与黑暗二神!”老者的语气顿时阴沉了不少,不过只有一瞬间就恢复了原状,似乎是怕吓到了罗坦德吉利,“我已经不可能亲自向他们复仇了,不过只要能看到他们陨落,我也就满足了!”


“你……”


“对,我将会把我剩余的一些力量送给你。然后你要为我复仇。如何?去面对两名主神?”老者笑道。


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罗坦德吉利一刹那有些发蒙。他知道这是一个天大的馅饼砸了下来,不过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这个福分去把馅饼吃到肚子里。


要知道,光明与黑暗二神的父神,可是混沌之神啊!那种等级的神明,即使是一丝力量,也足以媲美中等神力的神明了!


为什么混沌之神偏偏会选上自己呢?


怀璧其罪的道理他比谁都明白,因为当初正是因此,他的家庭才破碎了。


“我只问你,你恨吗?你恨那些人破坏你的家庭,恨他们让你沦落至此吗?”


看到罗坦德吉利在犹豫,老者——也就是混沌之神忽然变得有点焦急,不由得加快了语速,同时也用上了一点手段,使得自己的声音从不同方向传入罗坦德吉利耳中。


“我……我当然——”


听着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罗坦德吉利顿时面色变得有些狰狞起来。


一时间他想起了过去的一切,那样温馨的生活,竟然被……


“我的力量不仅是让你帮我报仇的,同时也能让你去报仇。好好想想吧,这可是天下无敌的力量啊……”


混沌之神的声音就像一串魔咒一般,在罗坦德吉利的耳旁回荡着,让罗坦德吉利的眼中缓缓闪烁出了丝丝狰狞之色。


能够让自己报仇,能够让自己报仇,这道声音一阵阵的回荡在罗坦德吉利的耳旁,让他的思绪愈发混乱。


“我——不行,你想要我答应你什么事情?”


然而,就在罗坦德吉利已经被暗示法术所影响,变得满脸狰狞,刚想直接答应下来的时候,他眼中却又缓缓浮现出了一丝清明。


摇晃着自己的头颅,罗坦德吉利想着刚刚自己的状态,心里不住地后怕。


好险,刚刚就差一点,自己就开口答应了下来了。


罗坦德吉利虽然涉世不深,但也不是什么天真的家伙,自然明白如此巨大的好处背后恐怕不仅仅是混沌之神所说那么简单的条件。毕竟在传承记忆里,没少记录那种被看似巨大的好处砸中,最后却死于陷阱的家伙。


似乎是没有想到罗坦德吉利会突然醒过来,混沌之神的声音顿时出现了一丝停顿。


“罗坦德吉利,你难道不想报仇了吗?想想,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你该如何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你又要怎么走出现在的困境!”


“想想那些杀死了你父母的人,你真的,愿意让他们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吗?”


“如果你不答应,你可能马上就会死在那个魔兽的口中,你甘心吗?”


“……”


听着那暗示之力越发强大的话语声,罗坦德吉利终于挡不住这可怕的精神攻势了。


“是啊……我的父母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只是因为那个东西才落得如此下场……果然,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实力的话,就什么都无法守护……”


过去的记忆与前世的记忆鲜明地交织在了一起,罗坦德吉利一狠心,也不管周围黑漆漆的一切,直接对着混沌之神大声喊了出来。


“我答应你!只要能让我得到无比强大的力量,我愿意为你做我能够做的一切事情!”


听着从罗坦德吉利口中出的怒吼,混沌之神终于露出了笑容。


“很好,你做出了明智的选择,在将来,你会庆幸你今天在这里做出的选择。”


然而还没等罗坦德吉利明白过来,一种空前的剧痛就猛地袭击了他!


“我这是怎么了?!”


罗坦德吉利惊恐地发现,大量的血液忽然像死灰复燃的火山一般汹涌地从自己的口中、鼻中甚至耳孔中喷出。很快,鲜血就浸湿了他的大半个胸膛。


同时,他的体表也突然裂开无数细小的缝隙,无数道无形的杂乱魔力流从他的身体中激射而出。连带着纷乱破碎的血液在虚空中张扬着,一条条艳红色的溪流在黑暗的映衬下让人感到了一种极尽扭曲的阴森。


“唔啊啊啊——”


终于无法忍受这可怕的痛苦,罗坦德吉利发出一声惨叫,然而这样根本无法缓解半点痛苦。


——获取力量,终归是需要代价的。


不知过了多久,筋疲力尽的罗坦德吉利再一次躺倒在地上,双眼紧闭,脸色因大量的失血已经变得异常的惨白。同时不断有魔力从他的身体中杂乱地激射而出,将他刚愈合的皮肤血肉切开。


鲜血缓慢地流出,但早已不是正常人受伤时流出的那种鲜红,而是一种淡淡的有点像是粉红色的液体。似乎它们溶解了罗坦德吉利的生命,正一点点地将他拖向没有归路的幽冥世界。


裂开的伤口逐渐愈合,但速度却慢得和常人没有太多的区别。杂乱无章但又汹涌磅礴的魔力越来越频繁地从身体中窜出,每一次都给刚愈合的身体带来之前更加严重的伤害。


难道……要死了吗?罗坦德吉利有些绝望地想道。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变故发生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