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不、不好了,领主大人!维斯大人他——”


黑色的巨龙睁开眼睛,幽黑的竖杏仁状瞳孔倒映着惊慌失措的蜥蜴人的身影。


“下次再这么失礼,我会先送你一趟龙胃里的旅行。”


艾洛直起身子,视线掠过急忙下跪的蜥蜴人,投向了山谷的北部。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到这个时候了。


“伟大的主人……”艾洛带着淡淡威压的警告让可怜的蜥蜴人想起了自家领主不喜欢被打扰的事,他顿时尽量伏下身子,让自己显得渺小一些,“请原谅您最卑微的仆人的失礼!”


“说吧。”艾洛微微点头。


蜥蜴人喘了一口气,显然之前他看到的一幕加上艾洛的威压,让他的心脏有点受不了了,“是、是维斯大人的情况又加重了……昨天还算稳定,但是刚刚突然上吐下泻的,还晕过去好几次……希尔卡特大人已经让大家尽力照顾了,可是维斯大人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我过来的时候他都开始大口吐血了……主人?”


蜥蜴人在说完话抬起头的时候,才发现艾洛已经不见了。


实际上在听到对方的第一句话后,艾洛就直接传送到了维斯的巢穴外——作为伊考特山谷的领主,兼托卡马克派的老大,艾洛理所当然地拥有可以随意进出手下的住所的权力。


至少艾洛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至于维斯的情况,艾洛一点都不意外,其实他在四年前就等着这一天了。


在兑换了拘束器,也就是那个金色挂坠后,艾洛虽然发现自己那种可怕的能力不再影响外物,却也没有真的被抑制住。准确地说,那种能力是被牢牢地拘束在了自己的体表,无法逾越一丝一毫。


相对来说,这种能力在自己体表的影响力,反而比没有拘束器的时候更强了。所以为了防止这种能力误伤自己的手下,艾洛一直很注意不让任何人——包括拉贾和三条龙——接触自己的身体。


但是在四年前虚空风暴爆发的那一天,艾洛曾经抓住了维斯的脖子,以威胁对方不要动别的心思。


正是这次前所未有的接触,让艾洛身上的那个能力影响到了维斯,并且导致接下来这条小黑龙的噩梦!


最初的几个月,维斯只是感到乏力、不适,以及食欲减退,他还以为是艾洛的威胁对自己影响太大了。


然而很快他就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之后越发频繁的呕吐、腹泻让他的身体逐渐虚弱下来,以至于明明处于高速成长期的他,只是骨架在增大,身体却越发瘦弱。


这还不是结束,一年后,维斯的鳞片出现了脱落迹象,头晕、嗜睡和失控的次数越来越多,进食的时候多次吐血。


更可怕的是,他的脖子上被艾洛抓过的地方,血肉开始肿胀和恶性增殖,据照顾维斯的蜥蜴人仆人说,近来他的脖子已经粗得有些吓人了,甚至连移动头部都变得十分困难。


自然,维斯的脾气也越来越差,如今维斯的巢穴简直是山谷里的禁区,每个进去的仆人都要做好死的觉悟才行——因为随着身体的异变,维斯也越发喜怒无常起来,有时会发泄似地自言自语,大哭大笑,或者对不存在的人忏悔,有时又会暴戾地虐待仆人。


总之,这条龙的精神已经被这诡异的情况弄得濒临崩溃。


看到维斯的一瞬间,艾洛意识到那个蜥蜴人说的都是真的。


更重要的是,自己的预想也完全正确。


眼前这条黑龙与四年前简直联系不起来,四年前的维斯虽然体型不如希尔卡特,但继承了部分红龙之血的他在同龄龙之中好歹算是强壮,淡紫色的眼中时时刻刻闪烁着危险的算计光芒,即使还是幼龙,却也让人不敢小看他的危险。


可是如今呢?


看着躺在洞穴深处毫无生气的龙,艾洛忽然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维斯身上多处鳞片脱落,露出了惨白的皮肤,很多没有脱落的鳞片也呈现出死灰之色,没有一点生机;他的体表凝结着不少干涸或未干涸的血迹,嘴边还有一滩满是恶臭气息的混着鲜血的呕吐物;他的左眼眼神呆滞,右眼则被一团肿瘤所覆盖,根本看不到眼球。


最惊人的则是他的脖子,果然如蜥蜴人所说,已经整个肿胀得粗了几倍,无法再移动了。


这个样子别说是人类了,就是一个地精,估计要取他性命也不是什么难事!


“艾洛,我……”


站在维斯身边的却是希尔卡特,此刻这条黑龙神情复杂地注视着垂死的哥哥,将求助的眼神投向了艾洛。


其实在最初知道维斯身体出现异常的时候,希尔卡特还是挺开心的,因为维斯如果变弱了,就说明自己的竞争者少了一个。


可是后来,随着维斯情况的逐渐恶化,希尔卡特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心情开始低落下去了。


他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心情,明明一直都是把维斯视为竞争者和对手的,可为什么……自己会觉得难过?


这就是所谓的“兄弟之情”吗?希尔卡特忽然烦躁了起来。


今天得到消息后第一个赶来的并不是艾洛,而是希尔卡特。没错,或许是维斯死期将近,那种神秘的心灵感应终于出现了,它将希尔卡特带了过来,让他好好地面对他之前从未在意过的东西。


那名为“亲情”的可贵之物,即使在感情相对淡漠的龙族之中也是存在的。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艾路悠然地开口,全然不顾洞穴里的恶臭,“我确实能救他。但是——你能给我什么?”


希尔卡特愣了愣,四年来他也不是完全没有在意过维斯,特别是从去年开始,随着维斯身体的恶化加剧,希尔卡特还想办法弄到了一些治疗药剂,只可惜那些东西没有一点用处。


他当然也问过艾洛,可之前艾洛分明是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啊?


“我没有治好他的把握。”——当时艾洛就是这么说的。


似乎是看出了希尔卡特的疑问,艾洛淡淡开口了:“我只是说没有把握,没说不能治。”


“你!”


要是四年前,希尔卡特可能已经扑上去和艾洛一决生死了。


只是四年来希尔卡特的变化也很明显,一方面他不再盲目冲动,每一次看似鲁莽的出击其实都有着事先的深思熟虑;另一方面希尔卡特也知道,艾洛就是这样喜欢说话只说一半——他几乎不对自己人说谎,却不代表他一定会坦诚相告。


要知道,最高明的谎言,其实就是说了一半的真话!


“别紧张,我也不是那种贪婪的家伙。”仿佛看出了希尔卡特的心思,艾洛接着说道,“十五年——十五年内你不打我的位置的主意,我就救你哥哥。”


也不等希尔卡特回答,艾洛就示意他退到一边去,然后走到了维斯面前。


艾洛知道,希尔卡特会答应的。


“咳咳……是、是你……?”


似乎是察觉到了艾洛的接近,维斯的左眼微微抬了一下,顿时那原本呆滞的目光中多了一丝生动。


艾洛能感觉得到,那是后悔、恐惧、悲伤和绝望等各种情绪交织而成的复杂情感。


对一般人来说,能在巨龙眼中看到这么多负面情绪的概率,小到走路的时候被陨石砸死——不,或许还要更小。


从这方面来说,自己也值得自豪一下了?艾洛有些胡思乱想着。


“原谅我……”


维斯的大脑好像更加清醒了一些,在意识带艾洛真的来了以后,他眼中燃起了一丝求生的光芒,挣扎着吐出一句近乎于哀求的话。


不过还不等他说更多,一阵剧烈的痉挛就彻底打断了这番挣扎。维斯大张着嘴,又是一滩混合着血液的酸臭液体被吐出,随后他再度陷入了昏迷——这次艾洛看得很清楚,维斯除此之外没有吐出任何东西,显然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进食了。


那么……真的是时候了。


“我宽恕你。”


艾洛伸出左前爪,隔空朝着维斯挥动了一下,然后轻轻握住胸前的挂坠,小声说道,“——诺埃莱。”


“领主大人。”


“肌肉注射,二号组合。”


银龙法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艾洛身边,他显然早有准备,在对艾洛示意后,快速地换上手套,取出三瓶奇特的药剂安置起来。这三瓶药剂分别是透明、淡红与湛蓝色,希尔卡特在一旁沉默地观看,心里又是好奇又是担忧。


不多时,药剂都被安置好了,诺埃莱又取出一些针管一样的东西连接到药剂瓶上,然后将针那头刺入维斯那失去的鳞片的皮肤上。


“药剂注射完之前不要碰他。顺利的话,三天后变化就会产生。”


轻声对希尔卡特吩咐着,艾洛转过身朝洞穴外走去,诺埃莱随之跟上。


也许希尔卡特更挂念他的兄弟而无从窥探艾洛的心情,诺埃莱却很明白自家领主现在的想法:


说起来,这还是自己第一次试用名为“同位素稳定”的核变技能呢,结果真是让人期待……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