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噗!”


一名身穿华服,一看就知道是来自大家族的年轻人被长刀直接贯穿,整个身躯几乎都被劈成了两截,直至死亡,他还不敢相信,自己没有死在兽潮中,竟然死在了自己的同类手中。


“少爷!”


这名年轻人身旁的保护者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他一时大意,只顾着同魔兽厮杀,未曾想到如自己孩子般的年轻人就这样身死了。


出手的,不是变异魔兽大军,而是一些已经被彻底吓破了胆的人类。此刻,他们知道已经求生无望,终于如艾洛预料的一样发挥出了自己的作用,开始疯狂杀戮,将恐慌蔓延,把人性的阴暗处爆发出来。


在逃命中,既然已经开启了第一处杀戮,那便自然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一名大胡子佣兵体内的斗气激发到了极致,在躲避身后魔兽的捕食,双眼通红、脸色狰狞,顺手一刀便将前面的同族宰掉了。


“别挡老子的路!”


他很疯狂,自私自利的黑暗人性爆发出来,沿路上直接宰掉了所有的同族挡路者,就为了自己能更加快速地逃亡。


整个钢铁第一城已经大乱,颓势无可逆转,许多期望再挽救一下败势的强者见状也放弃了,他们也开始逃亡,不再抵挡这无边无垠的兽潮了。


最后的抵抗者已经放弃,钢铁第一城,直接被无穷的兽潮淹没了!


整座城池都化为了血肉收割场,一片片的血肉泥泞如雨后的烂泥土,在快速铺满大地,上面全是骨碴、肉沫、筋骨,以及残破的尸体和脏器。


刚才的事情仅仅充当了一个引子,便导致整座城的人直接发生了大乱。


在逃亡途中,屠灭同族、出卖同族的现象越来越多,就算现在魔兽之海退去,就凭这些杀红了眼的人们,自己就能将自己灭绝了!


“嗯,我记得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我见过的人越多,我就越喜欢狗’?”


艾洛和蓝笛卡尔站立在城头上,城内的所有景象尽收眼底,前者的声音中充满了戏谑,以及对这个世界所有人形生物的不屑。


蓝笛卡尔也微微耸肩:“这是天性,没办法改变的。”


“对,虽然不能否认,还是有一些人会例外,不过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无可救药呢。”


艾洛笑了笑,不再去看下方,而是将视线转向了北方。


“说起来,德兰那边应该已经到了吧?那条复活的金龙的天赋,似乎很适合赶路……”


暂且不提艾洛,现在整座城市都化为了修罗地狱,每时每刻都有杀伐,人们都在厮杀,但他们已经失去了大多数的力量,仅仅凭借完全不成组织的每一小撮人,是根本挡不住兽潮的涌动的。


“啊!”


许多人在惨叫,声音很凄厉,充满了绝望和对生的眷恋。这座城里的人们已经完全败亡了,现在如同一茬茬的麦子,一伏伏倒地,被兽潮快速收割掉。


四面八方都是魔兽,无尽的兽潮,数不清的魔兽之海在将这座城市吞噬,如同一只灭世的巨兽,在进食、在毁灭,所有人都已逃无可逃!


“我投降!我投降!只求核子圣堂的大人,饶我一命!”


终于,在强大的心理压力,以及无休止的屠戮下,这些人再也撑不住了,心中的防护全线失守。


他们丢盔弃甲,跪拜在地,双眼中仅剩恐惧,望见四周弥漫大地的魔兽海,感到了极致的惧怕。


塔加维城没有投降,所以所有的人都死掉了,他们自然听说过这件事,并且不想成为第二个塔加维城,所以现在为了活命,打算投降。


但很不幸,他们的愿望落空了。这些魔兽并未放弃杀戮,还在不断地进行吞噬,将这些人快速屠戮,成片成片地倒下。


“为什么……”


他们想不通,但蓝笛卡尔却在冷笑。


此次魔兽大军出击的目标,已经不是为了征服,而是为了带来鲜血、死亡以及毁灭!


艾洛在收服了核子圣堂与北地王国之后,现在并不需要奴隶了,需要的只是杀出自己的威名,以无边的杀戮,来铸就托卡马克派重返世间的无敌气势!


别觉得这就有多么血腥残忍了,实际上在诸神看来,如此行为并不算什么。


艾洛是知道一些诸神之间的事情的,为了争夺属于自己的利益,就连光明阵营的神明也做过令人发指的事,更不用说黑暗阵营的神明了。


比如说,致力于维护神的统治,对邪恶毫不留情的光明之神伊尔尼西斯,就曾经在辉煌纪元的初期号召信徒们发动名为“神圣审判”的战役,将西大陆三分之一的土地上的黑暗种族杀得一个不剩。


再比如,正义之神卡帕多西亚也曾在光明之神的默许下,降下神谕命令信徒清剿无信者。


还有一直主张有教无类,宽以待人的永恒之神罗德马诺,实际上也用近乎于洗脑的方式对于东大陆的黑暗种族大加干涉……


至于黑暗之神,那更是不用提了。在诸神战争期间,为了削弱光明阵营一方的实力,甚至不惜发动诅咒,将好几个种族彻底灭绝。


诸神的本质都相同的,那就是利益高于一切!阵营不同,也只是因为先天存在着差异而已。


“我和你们这些魔鬼拼了!”


在沉默的杀戮中,所有人终于绽放出了最后的光辉,失去了生的希望,他们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想要将魔兽们也拉来陪葬,但那仅仅只是一腔梦幻罢了。


最后,满城的人都被屠戮一空了,剩下的只有无边无际的黑色兽潮。它们尽皆匍匐在地,朝着城外的方向叩首,仿佛在献上自己最大的敬意。


因为在那里,艾洛正在随意的漫步,踏在这满地的尸骸中前行!


与此同时,数百里之外的北地王国故地。


“亡国的怨念,不仅会纠缠人,还会纠缠物吧。”


以十八岁少年之姿态重生的北地之王,此刻正默默地站在废土之上,身后是仍然忠于他的部下们。而他的面前,是一把剑。


“北地王剑……你果然还在这里。”


金龙奥泽维尼亚安静地看着面前的男子,没有说话。


虽然发动天赋“穴渊”,直接跨越数百里对她来说也并非轻松之事,不过现在她的身体也不是完全意义上的生者之躯,而是一种介于生死之间的状态。


失去味觉,不能饮食,没有体温,除了外观更好看之外,躯体与僵尸无异——这就是获得新生所需要付出的代价。


然而好处在于,身体也不会感到疲倦了。


她知道这把剑的名字。当她还是真正的生者的时候,曾经看到德兰多次佩戴着它。


蜃之冬城——霜牙


北地王剑,霜牙经历过十四届主人,每一任都是北地之王。它的剑身上有一千多道刻痕——每一道刻痕都代表一次战斗。


最新的一道,则是用龙爪刻下的。如今只余下一小半依稀可见——剑身已经折断。


她知道,这把北地王剑长眠于冬城地下。据说,在西大陆的北部还没有变成废土的时候,经常有人看见冬城的蜃影——有的是战争场景,有的是风雪交加,更有人声称看到群龙围城。


即使是一切都化为废土的现在,德兰依旧能够感应到剑上的意志。


那些场景都是霜牙经历过的,它既是一把剑,同时也是“许多人”。在它构建的幻蜃之中,它扮演着平民,士兵,官员,乃至于入侵者——他们曾经都真实地存在过。


这已经重复了不知多少年。


没有人知道是什么造就了这样一把兵刃,在它坠地之时,仿佛一座城池无中生有。而当它被握持,则是满天风雪和隆隆战鼓。


孤独的幻境之中,忙碌的居民,战斗的士兵,还有王座上的断剑,都在呼唤一个名字。


“德兰·罗亚。”


而在距离德兰更远的地方,还有一片与废土的昏黄基调不符的苍白。


这就是德兰所寻找到的另一支,失落多年的部下。


其名为:死者行军——雪暴。


雪暴在北地是非常常见的现象,如同沙漠中的黑风暴,雪暴被称为白色死神,历来被途径北地的商旅所恐惧。


北地人无惧雪暴,对他们来说,雪暴更像是北地的象征,代表了他们的勇武。


雪暴军团便以此为名。


王城战役中,雪暴军团几乎全军覆没,然而任何人都不能说他们无用。据传,龙炎帝国当时的皇帝曾经感叹,“如果我们也有如此的军队,何必要龙族的帮助。”


雪暴军团的覆没带来了数量难计的魂灵,他们都有相同的执念,因此经过数百年的积淀与王的召集,雪暴变成了一个扭曲的亡魂集合体,它可以操纵成千上万的骸骨并且无惧死亡,只有“雪暴”死去才能终止亡灵的肆虐。


在德兰和部下们找到“雪暴”的时候,哪怕已经过去了一万多年,这个集合体第一时间,同时也是唯一能够表达出的情绪就是——


王,为您而死。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