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帕蕾特,你在这里啊。”


伴随着一个轻柔的声音,另一个身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少女的身边。


赤金色的轻铠上流淌着仿佛太阳般神圣庄严的光芒,华丽而高贵的造型以及那一双坚毅的双眼,无时无刻不在表示着来人的特殊。


奥博门特学会的首领,塞西塔,或者说……塞西图隆!


没有人知道,他其实是一条变异银龙,而且是从一颗被丢弃的死蛋中孵化的。


至于将他从原本的命运中拯救出来的人,正是如今艾洛手下的龙巫妖萨杰普伊。


尽管两者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但萨杰普伊确实是救了塞西图隆,而且教授给他很多自己的本领,作为养子来看待。所以塞西图隆也愿意将对方视为自己真正的父亲。


塞西图隆始终记得父亲所背负的血海深仇,他很早以前就发誓要让父亲复原。因此,他投入了逆转死灵的研究中,但他却得到了一个令龙绝望的答案,只有杀死邪神加洛斯,化解了他的诅咒,死灵逆转技术才有可能在父亲身上成功。


所以,他来到了伊罗兴世界,一方面寻找父亲的下落,一方面开始研究自己体内的秘密,以及杀死加洛斯的方法……


至于这个名为帕蕾特·莫涅,实际上是食死之星的少女,则是塞西图隆在一次意外的探索中遇到的。


如同萨杰普伊将爱传递给他一样,他也选择了将爱传递给这名迷茫的少女。


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也意识到了,他此生的第二个目标。


没有了平时的傲慢,没有了平时的冷血,没有了平时的严谨,望着眼前的女孩,此时的塞西图隆终于展现出只属于一条年轻巨龙的那一面……刚刚成年的男性在面对自己所在意的异性时所展露的青涩与害羞,以及那傻傻的不知所措……


“帕蕾特……”呆呆地站在少女的身后,浑身透露着一股高贵与傲慢,却又不失懒散的贵族气息的青年此刻茫然地张了张口,却始终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出口。“我……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非常想哭……”似乎是没有觉察到身后的青年,银发的少女仍然继续说着,那清秀灵动的语调之中透露出凄美的哀伤。“我似乎感受到了那些亡去之人对心中理念的坚持与忠诚,他们不该有这样的结局……可是为什么,他们最后的结局却都是在这连灵魂也能冻结的寒冷之中魂飞魄散……”


“这……这就反抗神的下场吧……”塞西图隆喃喃地说道,略微有些结巴的话语之中居然同样透露出了迷茫的气息。


“是啊,就是因为他们反抗了神明,所以他们才会被封印在我的身体里,在寒冷之中等待着灵魂的破灭。”


泪水缓缓顺着脸颊淌下,映耀出晶莹的水光。“可是他们所效忠的神呢,他们的神又在哪里,当他们被封印在这古神之监牢之中直到魂飞魄散时他们所效忠的神又在那里?!”


似乎是在一边感受着那些已经魂飞魄散了的灵魂们残留在这里的不甘与悲哀,少女控诉的声音越来越大了。


作为古代众神惩罚对立的神的部下的监牢,如今已经拥有了自我意识的帕蕾特,最能够体会亡者的哀伤。


没错,诸神之间难以奈何彼此,所以他们选择了将不满发泄到对方的部下身上。就这样,身为挑起战端的罪魁祸首的神明仍然可以享乐,效忠他们的人则被迫承担了失败的苦果。


帕蕾特无法理解。


“神将人视为棋子、玩物,那么人也不必继续向神效忠……”


塞西图隆深吸一口气,轻轻抱住了少女的身体,“这就是我们的目标啊……让诸神陨落,让这个世界迎来人治的时代。我们是这样,诺克劳斯商会也是这样。所以,你不会孤独作战的。”


他认真地看着少女的眼眸,仿佛生怕惊扰到了什么:“帕蕾特,你愿意帮助我吗?”


帕蕾特沉默了很久,终于踮起脚来,在塞西图隆的脸上轻轻一啄。


“我愿意。”


钢之堡,领袖大殿废墟。


蓝笛卡尔和炎风两人联手对付利维坦的战斗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真是的……没想到我们两个一起上都打成这样,没了达拉斯特还真是不行啊。”


炎风无奈地叹着气,悬浮在身边的黑白双色巨大阴阳玉依然闪烁着幽冷的诡异光芒,来自阴阳神道的秘技——梦想封印·集,正在不断封锁挤压着利维坦的活动空间。


“哼!如果你们的实力只有这个程度的话,那接下来就可以去死了!”


利维坦将一把凝气长枪舞得密不透风,宽刃长枪已然化作一团赤红的跳动光影团绕在她的身体周围,射来的符札和小阴阳玉皆是被其击散打碎,化作无害的游离能量纷纷炸裂开来。不过虽然看似犹有余力,可是微微颤抖的身体却出卖了她。


再这样下去……这具人类的形体会支撑不住的,难道真的要动用本体了吗?


利维坦内心也有些不甘。


并不是她不想直接恢复本体,用半神级无敌的实力直接轰杀对面几人,而是随着她不断猎杀穿越者,实力在逐步提升的同时,她那巨龙的本体也在被一股神秘的黑暗力量所侵蚀。


如今她的本体,可以说只是一个具备龙形的黑暗怪物而已。如果贸然现身,只怕反而会引起联军的警惕。


那样的话……自己好不容易隐藏到现在的努力就打了水漂了。


如果是以前的话,见到现在三名神翼随者现身,利维坦或许会考虑动用全力,在艾洛和他们打得两败俱伤的时候来个渔翁得利。


然而利维坦记得很清楚,那个一招灭杀百万魔兽的,名为“大天尊”的神秘人物!


至少在没有见到那个神秘的大天尊之前,她不打算动用最后的底牌!


“那么再加上我如何?!”


伴随着一声大喝,遍体鳞伤的元素圣兽用双肘撑起自己的身体,然后用前臂靠地发力,慢慢从自己身下不断溢出的幻色能量中爬起,虽然他的动作极为缓慢,但是每一个动作却坚定不移,他用仅剩的左手摸索着抓住了斧子的把柄,然后用力将五指扣紧……


蓝笛卡尔作为三人之中身体素质最强,也是恢复力最强的个体,自然是当仁不让地承担了“肉盾”这个职责,在刚才对于利维坦的联手绞杀中,他时时刻刻用自己的身躯保护着炎风,甚至不惜与力量远超他的利维坦硬碰硬,自是受创颇重。


“为了艾洛大人,赌上全部的荣誉……我们必须继续战斗!”


蓝笛卡尔站直身体,竭力绷紧全身的肌肉,随着他猛然发力的动作,数十道深刻的创痕中同时爆出喷洒的鲜血一样的能量,在空中弥散开来,化作一团萦绕不散的浓郁之雾,为其增添了一分惨烈之色。


打到这个时候,就连蓝笛卡尔的恢复力都有些无以为继了,所以他体内流出的已经不是血,而是本身就具有的能量。


如果再这样下去,只怕他连肉身都无法保持了……


另一边,达拉斯特和埃利奥特的战斗也到了最后时刻。


达拉斯特一招逼退了埃利奥特,随后看准时机,直接朝利维坦这边丢出一个灵魂冲击。


虽然在与埃利奥特战斗,可达拉斯特一直都在留着三分精力关注着利维坦这边的情况,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给同伴支援。


只听一声裂破空气的尖啸爆发,这声尖啸初闻时毫无特色,但是却极为绵长尖锐,恍若细针般攒刺耳中鼓膜,闻者心中皆是莫名多了一份悲凉萧索之感。


即使利维坦心志坚定,但是却依然被这摄魂的声音所影响,攻击的动作不由微微一滞。


就是现在!


蓝笛卡尔旋身猛然掷出了沉重的巨斧,随即被巨大的离心力带倒在地,看着芬里尔宛如一团高速旋转的白色流光直冲向利维坦,然后无奈地彻底失去了意识:“炎风、达拉斯特……我已经尽力了……剩下的……只能靠你们了。”


“呵,这种气势——不得不说,虽然你我所选择的道路不同,但你确实是一个让人尊敬的对手。”


不过,你有没有想过,你搏命一击的机会,是我故意给予你的呢?


利维坦面对朝他飞旋疾驰而来的巨斧,忽然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待到巨斧旋至身前,她突然侧身摆臂,将宽刃长枪倾斜出一个微妙的角度,高速旋转飞来的巨斧甫一触及,便像是被其弹开一样朝侧面飞去,目标——达拉斯特!


“糟了——”


达拉斯特大惊失色,急忙向一旁后退闪避,他之前能跟埃利奥特硬拼是因为知道埃利奥特的力量对他造不成威胁,但是面对蓝笛卡尔被反弹了的全力一击,还是有着神之武装加成的,他可不敢正面撄其锋芒。


“那么——就是现在!”


利维坦暴喝一声,全速躬身前冲,身形疾闪向前,长枪凝作一团赤红的光影笔直刺出,直取面前的炎风胸口。


“可恶……这一招还没准备好——不管了,梦想封印·瞬!”


看到利维坦已经冲至近前,炎风也只能仓促出手,发动了还没有准备完毕的最终秘技。只见凝幻而出的八个巨型光球化为阴阳玉,如同保卫一般地将利维坦围杀起来,然后同时爆炸,一时间只能看到大量彩色极光,让人有些分不清战况如何。


“不行,这一招太仓促了,可能杀不了那家伙……”


达拉斯特退到一旁避过了蓝笛卡尔的攻击,在确认自己的安全后便再度准备释放魔法,配合炎风攻击利维坦,可是埃利奥特却再一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