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法界中的半个月之后。


“艾洛啊艾洛,我知道,你的忍耐力确实是我所见过的最强的。审判之电的味道你似乎有些不满足呢,那么我有些好奇,黑暗之核能不能满足你呢?”


法界的监牢里,萨罗那双暗蓝色的眼睛盯着艾洛或许是因为痛苦而闭起的眼睛,一时间变得仿佛黑洞一般深邃无垠,恍惚间,竟透露出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来。


“成王败寇,我无话可说。”


艾洛的回答仍然是昨天就在说的这句话,这让萨罗非常不爽。


明明已经被逼入了绝境,你为什么还不向我臣服?为什么?!


随着一阵怒火涌上萨罗心头,下一刻,一阵排山倒海般的剧烈痛感突然向艾洛袭来,将思绪有些游离的他拉回了自己应该面对的现实。


身体因为突如其来的疼痛而不住地颤抖起来,然而这次痛楚并没有在爆发之后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平静下来,反而是越发剧烈难忍。他一时猝不及防,终于不再掩饰痛苦,当着萨罗的面大口地喘息起来。


“哎呀,你这是怎么了?”


萨罗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一脚踩住了艾洛的头颅,用假装关心的语气问道——顺便一提,拥有完美之躯的萨罗是不惧怕艾洛身上的致命核辐射的。


艾洛费力地喘着气,就连空气在体内流动都会带来如针扎似的痛感,他的眼睛有些充血,宛如一只被激怒的野兽,暴躁而敏感。


一道螺旋上升的能量从艾洛体内涌出,这是他的身体已经有些失控的迹象。


实际上,有那么一瞬间,艾洛甚至产生了自暴自弃的想法,那在腹中的绞痛不厌其烦地翻腾着,似乎不断地提醒着他自己的无力,更是隐隐将体内那种凶残的本性挖掘出来。


那个……恶念。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很简单:萨罗看审判之电对艾洛用处不大,不足以让他对自己求饶,于是干脆动用了一种全新的刑具,那就是“黑暗之核”,一种寄生类的魔法生命体。


太疼了,仿佛有什么在体内撕咬,艾洛因疼痛而努力地缩起身体,却因为禁咒的束缚而无法做到。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萨罗的魔法也没办法完全阻止艾洛体内的能量运行,所以现在艾洛至少还可以压制一下黑暗之核。


他深吸一口气,这仿佛是一个信号,令上升旋转的能量顿时停止外放的形态,顺着释放时的轨迹逆流回艾洛体内,浓郁的魔力在黑暗中散发出荧光,仿佛一条淡金色的长河,美丽得不可方物。


短暂地缓了一会之后,艾洛尝试着将柔和的能量在精神力的引导下,缓缓注入到腹腔之中,然而魔力每挤入一寸,就有一阵刀割似的疼痛在他脑中叫嚣。


似乎是要将之前安分的那段时间所欠下的痛苦,一次性地全部补上才行。此时的艾洛似乎能够感受到那个东西不断地挪动着身体,从而使得胃部不时地突出,顶住腹壁……


对于萨罗来说,能够将精神力借助黑暗之核感知到艾洛体内的情况的他,现在却很是享受。


顺着精神联系,萨罗的精神力可以感知到艾洛厚实的胃壁正在缓慢地蠕动着,呈现出血红色,胃内有着少量的消化液堆积,仿佛还能感觉到闷热。胃的底部,一团完全黑暗的形体借着从身体中延伸出来的、类似细长的触手一样的器官紧紧地附着在那富有质感的胃壁上,不时地轻微挪动一下。


或许是因为连续半个月吸收艾洛的生命力,它的体积大得惊人,大概占据了胃内三分之一的空间,显得有点拥挤。


或许是感受到了艾洛逐渐逼近的用来压制自己的能量,那个黑色的东西开始不安地晃荡起来。摇晃的幅度并不小,加上本身的重量,便扯得胃壁也随之摇晃,被撕扯的疼痛立即自神经末段炸开,冷汗自艾洛额角滚落下来,但他并没有因此而动摇,缓缓操纵着能量,最终,那淡金色的能量充斥了整个胃部。


然而,真正的危险现在才要开始,似乎是感应到充满杀气的威胁,那个东西顿时变得疯狂起来。它的身躯在一瞬间收缩到原本的五分之一,变得灵活无比,几条触手紧贴着胃壁频繁活动,躯体被拖着在胃中四处乱窜。但显然它无法离开这个的地方,于是只能更加混乱地在小小的范围里乱窜。


这对于艾洛来说绝非是愉快的体验,那个东西用于移动的吸盘内侧似乎有着细密的牙齿,此时如此疯狂地乱窜,当真让艾洛感到腹内如刀绞般疼痛难忍,这种难以言说的感觉如火烧似的在炙烤他的神经。


不能这样放弃……


脑中仅剩的理智如一根紧绷的弦,仿佛很快就会断掉,如果无法挡住疼痛,那么凝结起来的能量就会立即散去,短期内无法使用。然后,谁知道那个东西会不会在萨罗的控制下做出更可怕的事呢……


“呼……”


好在,一切都在控制之中,当艾洛将能量强行注入到它的体内之后,它立即就如预想一般地被控制住,定在原地一动不动。


过程似乎比预想中要顺利许多,除了令人几乎难以忍受的疼痛之外,并没有其他出乎预料的危险状况发生,虽然艾洛多少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但也稍微放下了心,尽管痛感并没有那么快就能消散,但只要解决了那个东西,那么这些都不再是问题。


过去的半个月里,他不止一次地这么做过,虽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至少可以缓解一下痛苦。


可是,很多时候,事情的发展从来都不如人所料。


“黑暗之核要是真的这么容易对付,那我怎么可能给你用呢?”


萨罗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唔呃……咳咳——”


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剧痛仿佛闪电般贯穿了艾洛的心脏,毫无征兆的,凄惨的低吼与猩红粘稠的液体一并从他的喉中漫出。他痛苦地蜷起身子,五官可怕地紧皱在一起,仿佛被血呛到似的猛烈咳嗽起来,他咳得那么辛苦,仿佛要将肺一并咳出来似的。


再也无法继续保持先前勉强的平静,艾洛无暇再顾及萨罗怎么想,只是徒劳地试图压住腹部,不住地颤抖。


当然,因为有着禁咒的束缚,这种本能的动作艾洛也做不到。


那个东西似乎被刺激到了,瞬间释放出无形无色但是极具爆炸性的诡异能量,只是被轻轻扰动一下便会产生连锁反应,这造成的冲击立即就超出了他所能承受的范围。


硝石与硫磺碰撞般灼灼的痛楚咬上脆弱的胃壁,甚至穿过他设置的保护屏障直接击打在内脏上,带来的强烈疼痛让他脑中的某根弦断了开来,好不容易凝聚在胃里的魔力因此产生了紊乱,最终四下散开,在艾洛的体内横冲直撞。


这下不止是胃部,整个腹腔都因暴动的能量而受到了攻击,仿佛腹中有一柄长刀,因无法顺利施展手脚而蛮横的四处乱刺。血不断从喉咙深处涌出,恍惚间仿佛连呼吸都停止了似的,事情的发展越来越糟,艾洛用尽了手段,但却无法阻止疼痛肆虐。


有生以来第一次,艾洛有种要死的感觉。


同一时刻。


火焰不停在视界中摇晃,赤红与橙色的光影不断分开又重合一处,盘旋上升的浓烟夹杂着明亮的火星,迎面一股炙热的风刮了过来,带动着火焰也向着自己的方向蔓延。浓烟率先扑过来,呛入肺中,遮蔽了眼睛。


泪水不住地流淌下来,在被炙烤地滚烫的地面上,令木质的地板爆裂开来。


火焰顺着房子的墙壁一步步舔舐进来,狰狞的火光在风中剧烈摇晃,分离又合并的火焰像花朵一样,绽开得分外美丽,美得几乎令人窒息——死亡的美丽。


尽管被呛得满眼泪水,但穿过火焰仍能看到房子外矗立着的那些身影,他们的确存在着,在这梦一般的场景中真实地不可思议。虽然看不清他们的模样,但总觉得他们是在笑,在嘲笑着他,带着像看着低等的动物被虐杀那样充满兴趣的眼神……


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罗坦德吉利的心底翻滚起一股强烈的厌恶感,但是似乎有什么人突然将他向后拉去,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便仰面向后倒了下去。


一时间天旋地转,赤红的颜色在眼前连成一片,视网膜上浓郁黏湿的红色残留了一瞬,随后便被无尽的黑色所取代。


小绿龙不停地下坠,仿佛永远无法着落般,光芒在倒下的瞬间消失无踪,浓重的黑色渐渐侵蚀着他,最初只是什么都看不见,到后来连自己的存在也无法感知。


压抑、悲伤、愤怒、恐惧……纷纷袭上她的心头,又来了,这种无助的感觉——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是“又”来了——所以他讨厌黑暗,讨厌独身一人,讨厌漫无目的,因为这样的话……仿佛连自己本身也会渐渐消失在这黑暗中似的。


好可怕……喘不动气……他到底是为什么……要活到现在呢……?


……


“唔呃!”


罗坦德吉利猛地从浓重压抑的噩梦中惊醒,他直直地盯着前方,眼神飘忽迷离。


胸腔里心脏跳得很厉害,身体也像剧烈运动之后一样疲惫,四肢更是僵硬地几乎无法动弹。刚才看到了什么,此时再回忆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大片的红与黑模糊了脑中的记忆,但有一份真实感隐隐地从那之后透了出来,让人浑身发寒。


但那具体是什么呢?没法顺利地想起来……


似乎过了很久,沃纳先生的一句话终于让他回过神来。


“一百年了,天赋的力量……你总算是初步掌握了。恭喜你,罗坦德吉利,现在你可以去尝试救出艾洛了。”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