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同一时刻,永恒方舟的大厅里,无人知晓的布卡拉失踪之谜的谜底,赫然呈现在这里。


好可怕的眼神。


这是布卡拉第一次看见艾洛的感觉,这也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这种眼神。那双深邃如夜空的眼中透露好像是传说最危险的凶兽一样的杀意,纯粹是为了杀生而不断杀生而杀意。


即使对方的脸上明明挂着笑容。


布卡拉第一眼看见这双眼睛时居然仿佛看见滔天的血浪向自己扑涌席卷而来,将自己所吞噬!


在那一瞬间,自被三神所囚禁以来,布卡拉再次感到了恐惧,死亡的恐惧……


“你叫做布卡拉对吧,我是艾洛,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臣服,或者死。”


艾洛端坐在王座之上,看着面前真正的钚龙,笑着说到。


深黑色的柔顺长发在空中随风轻轻舞动,简单单调的灰白色单衣包裹着艾洛修长的身躯,却比世间一切华美的衣服更让人心动。就连此时那双黑色的眸子也显得异常明亮,荧荧犹如天际的流星。而他嘴角勾起的微微笑容,几乎能让世间一切万物黯然失色。


有句话说,女性的魅力往往随着时间而增加的同时,也在被时间锁销蚀着。其实这句话对于男性也是适用的。


十二万年的时间,使得如今的艾洛又变了一个模样。


最初的艾洛,年少轻狂,工于心计,像是一把出鞘之剑,虽然锋芒慑人,但至少还能让人看透。


破灭之日后,沉睡了一万年的艾洛收敛起了那股凌厉的气势,更像是历经沧桑的老者,又如无锋之剑,大巧不工。


现在的艾洛,则已经在时间的潜移默化之下,踏入了一种返璞归真的境界。


要知道,即使什么都不做,十二万年的时间,也足够一个人的心蜕变到这样的层次了。


而所谓相由心生,心境的巨变,自然也可以引起气质的巨变。


罗坦德吉利因为阶段性冬眠,虽然没有一直陪伴着艾洛,却也可以时常见到他。但是布卡拉就完全不同了,他是第一次见到艾洛。


尽管很不想承认,但是布卡拉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年,恐怕是他所见过的,魅力不亚于梅拉维欧的唯一一人!


不过身为钚龙的骄傲布卡拉还是记得的,他咬咬牙,一口回绝道:“说得真好听,谁知道你是什么东西!”


——没错,即使有着钚龙的破幻之瞳,布卡拉还是看不出面前的少年究竟是什么种族。


至少肯定不会是人类。


然而,布卡拉这句话刚说完,他便发现坐在王座之上的那个身影突然消失在原地,就好象那里从来没有过那个人似的。而紧跟着,他便感觉一双不算强壮但偏偏很有力的爪子扣住了自己的后脖颈。


“啧啧啧,你这话就说错了,因为你马上就会知道我是什么东西了。现在,回头看吧。”


“砰!”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下一刻布卡拉的脑袋就被狠狠地按进坚硬的地面上!


“你?!”布卡拉又惊又怒,连忙挣脱开来,却发现对面站着的,居然也是一条钚龙!


化为龙形态的艾洛站起身来,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地扇动了一下双翼,冷冷地说道:“你的实力这么弱,有什么资格对比你强大的存在发表言论呢!你实在太不自量力了!”


“可恶,谁自不量力!”心中的怒火已经爆发了的布卡拉怒喝一声,瞳孔之中顿时出现大片金色,张口就是一道威力十足的核变吐息直接攻向了艾洛。


如果打中了目标,这道攻击绝对会造成相当于大当量氢弹爆发的后果!


布卡拉以前可是高高在上的憎恨龙,而且还是实力排名靠前的存在,即使后来被囚禁,也获得了“死辉”这个称号,令无数人恐惧颤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想看看太阳爆发时候的样子吗?”


艾洛的身形在瞬间向后微微退了一步,在刚好闪过布卡拉的全力攻击之后又转身瞬间出现在其身后,微笑着将左爪扣住布卡拉的咽喉,做了一个锁喉的姿势。


下一刻,可怕的能量在快速聚集,布卡拉的瞳孔骤缩——他感觉得到,如果这股能量爆发出来……也许,自己会死。


然而随后,一个清朗的声音打断了艾洛的攻势。


“艾洛大人,永恒方舟这样也没问题吗?”


不知什么时候,大厅的门口出现了一名面容普通,身穿长袍的少年,他的右手微微举起,正好将布卡拉射偏了的吐息握住,然后轻描淡写地湮灭掉了。


这种实力……简直如同深不见底的大海!


布卡拉的心跳猛地快了不少。他明白,有实力高强的这两个家伙在,自己今天是绝对要遇到麻烦了……


“话说,艾洛大人,这个就是来自我们的目标世界的龙族吗?”


“呵呵,”艾洛神秘地笑笑,随手将全身因为恐惧而僵硬起来的布卡拉松开,朝着罗坦德吉利点点头,“没弄错的话,算是比较厉害的那种吧,不然我那一百万至高信仰点可就白花了……”


“原来是这样,”罗坦德吉利疑惑地问道,“可是我听说随机召唤不是会选择实力与你相近的存在吗?”


“没关系,运气不好。”


艾洛耸肩,“前几次都召唤到了实力和我差不多,或者比我还强的存在。这最后一次运气不好也没办法。而且——”


他忽然笑着眨了眨眼睛:“事情也不一定是那样哦?”


不等罗坦德吉利问,艾洛又暗示性地摇摇头,随手打开一道空间门,将布卡拉丢了进去。


“放心,只是我无聊的时候弄出来的小黑屋而已,不会有危险的。我已经懒得专门去收服他了,所以还是用简单一点的办法吧。”


艾洛这里说的“小黑屋”当然不是真的黑暗的屋子,而是一个能够剥夺感知能力的狭小的独立空间。在那个空间里,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气味,而与外界的时间流速比也高达一百二十万比一。


在另一个世界,被称为麦克吉尔实验的感觉剥夺实验就很好地印证了这种措施的有效性。


简单来说,就是心理学家在付给学生志愿者报酬后,让他们在缺乏刺激的环境中逗留。


他们必须戴上特制的半透明的塑料眼镜,手和臂上都套有纸板做的手套和袖头,实验则在一个隔音室里进行,用空气调节器的单调嗡嗡声代替其听觉。


他们就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静静地躺在舒适的帆布床上。开始阶段,许多人都是大睡特睡,或者考虑其学期论文。然而,两三天后,他们便决意要逃脱这单调乏味的环境。


实验的结果显示,感到无聊和焦躁不安是最起码的反应。在实验过后的几天里,被试者注意力涣散,思维受到干扰,不能进行明晰的思考,智力测验的成绩不理想。


另外,他们的生理上也发生明显的变化。通过对脑电波的分析,证明他们的全部活动严重失调,有的被试甚至出现了幻觉现象。


“好了,你这次来有什么事吗?”


解决了布卡拉的事,艾洛再度变为人形,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嗯,刚刚帕蕾特告诉我,方舟快要到下一个适合定居的宇宙了……”罗坦德吉利点点头,他已经明白艾洛的决意,所以这一次,只怕那个宇宙要遭殃了。


如果是十二万年前的他,或许会考虑劝阻艾洛,毕竟创世所需要的能量太多,即使艾洛现在还有三百多万至高信仰点,也必须将一个宇宙完全能量化才行,而那自然就意味着整个宇宙所有生命都要死去。


不过,现在罗坦德吉利已经不会了。


时间改变的自然不只是艾洛,罗坦德吉利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冬眠,不过清醒的时间也有将近一千年了,再加上境界之力的独特性质,他现在看待问题的方式确实与十二万年前不同了。


灭世又如何?


自己在乎的人,在乎的世界,在乎的一切,已经全部浓缩到了这个方舟之中。如果说天平的一端是这个方舟里的一切,那么那个世界就连上天平的资格都没有!


说到底,罗坦德吉利不过是个向往着平凡日常的普通龙族而已,不是救世主也不是圣母,他所希望的,无非就是将原本拥有的平凡的日常夺还回来。


所以……其他世界毁灭与我何干?


我所在乎的,就只是那么一点东西……


“艾洛大人,到时候也带着我一起吧。”想到这里,罗坦德吉利开口了。


然而还不等他继续说下去,艾洛就用眼神制止了他。


“小吉利也变得很可靠了呢……”用着很久都没有再使用过的那个称呼,艾洛眼中满是笑意,“不过,这次就让我自己去吧。我们终究不是那个世界的居民,进去以后会有排斥。你的实力基本都在境界之力上,如果这种力量被压制,你的处境可能就不妙了……”


“而且啊,”艾洛站起身来,走到罗坦德吉利的面前,轻轻开口,“那种事情,我怎么忍心——”


“艾洛大人?”罗坦德吉利一惊,却看到艾洛的神色恢复了正常。


“放心吧,布卡拉会和我一起的,他是原住民,不会被影响的。”


随后,艾洛打了个响指,空间门再度出现,一条黑色的巨龙猛地冲了出来,见到艾洛的一刻四肢一软,直接趴了下来。


“求求你,我什么都愿意做!求你不要让我回去!”


是布卡拉!


虽然只是几分钟不见,但是对于他却过去了几十年。要知道普通人在感觉剥夺实验里,连几天都很难坚持,即使是神经无比强韧的巨龙,几十年的时间也足以将其逼迫到极限了!


“啊,真高兴你改变主意了。”


艾洛像是抚摸宠物一样摸了摸布卡拉的龙角,凭空拿出一份契约,示意对方可以起来了。


而布卡拉连看都没看那份契约,就忙不迭地签下了名。


他是真的怕被丢回去。那个恐怖的地方,比起三神的监狱还要压抑得多,只要能够不回去,他甚至愿意做任何事!


“好了,我们的时间不多,准备出发吧。”


艾洛拍拍手,猛然一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了这里,只留下低着头站在原地一脸苦涩的布卡拉。


“原来……我居然还这么弱……”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