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另一边,所谓的战斗此时几乎完全变成了一场亚纳的个人秀,或者说……虐杀。


“萨利亚那!可恶,亚纳·萨巴特,我一定要打败你!”


无力地望着萨利亚那被亚纳蹂躏到随时就要死亡的状态,悲呼一声,拉特哈尔不顾自己在受到亚纳几波随手照顾到的火焰爆弹后,那同样好不到那去的身体,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独特的淡蓝色能量场开始在体表疯狂地燃烧起来。


“哪怕是付出无可挽回的代价……也一定要让你们受到惩罚!”


这条向来温和的憎恨龙,终于到了狂暴的边缘。


“哦?”


王座上的艾洛望着一旁的拉特哈尔,有些吃惊地发现,拉特哈尔此时的气息居然已经达到了强大神力的上层,但是却并没有因此停下来,而是仍然不断地迅速提升着,最后……


拉特哈尔身体四周的淡蓝色的能量场居然仿佛火山爆发般的岩浆似的,内含的恐怖力量连亚纳也不由得皱起眉头。


“亚纳似乎玩的有些过火了……不过也好,看看这条龙能逼出他多少的实力吧。”


艾洛打定了主意,继续观看。


“喝啊!”


随着拉特哈尔的实力提升到了最大极限,他所掀起的冰风暴的威力居然也已经达到了足以与当初最强状态的光明之神相匹敌的程度。如果不是割裂领域的存在,只怕主物质界会遭受一场无妄之灾了。


但是,只是这样却仍然是远远不足以打败亚纳。只是微微扭头,亚纳便轻易地闪过暴风雪的攻击,接着身形猛然启动,速度之快使整个人仿佛离弦之箭一般,在拉特哈尔的神经还没有来得及反映的时候,欺身来到他的身前,跟刚才对待萨利亚那那样的双手伸出抵按在拉特哈尔的胸前,全身的能量疯狂地燃烧起来。


“让你看看我的另一招吧,炎龙斗气炮!”


“轰!”


这一招虽然没有反转无限光那么诡异,范围也只有一掌大小,但是能量却无比地凝实,几乎变为了固体形态。


就这一下,已经让拉特哈尔的胸口被轰出一个巨大的血洞,身体不由自主地倒飞而出,砸碎了战斗广场附近几根巨大的装饰柱子,然后才无力地摔落到地上。


“可、可恶!”


挣扎着站起来,不顾自身的伤势,拉特哈尔再次以最大极限的疯狂聚集着力量,而接下来,整个战斗广场上的空气居然也随之诡异地变化运动起来,最后居然形成为一个个肉眼可见的小型的旋涡气流,四处流动着。


“超魔法·断罪之风。这是伟大的魔法之主送给我的最后手段。其实……我本来永远也不想使用这一招的,但是亚纳,为了保护龙族的圣域和这个世界不被毁灭,为了被你打败的萨利亚那,也为了月辉大人,我只好使出这招了!”


望着眼前眉头紧皱的亚纳,拉特哈尔有些挣扎地说道。


“因为这一招的强度,是由你的气息和杀意决定的。你的实力和杀意越强,罪恶就越重,由此受到的攻击就越强……所以,认罪吧,亚纳·萨巴特!”


“是吗?那我倒还真是有些期待了,你究竟有什么资格来决定我的罪。”


撇嘴一笑,亚纳眉头一挑,扭了扭脖子发出一阵阵清脆的骨节响动声,接着心念一动,在这场战斗中第一次化为了身长足有千米的红色巨龙的形态。


幸好战斗广场足够巨大,即使是两条巨龙相斗,也足以容纳。


“而且,拉特哈尔,只是用实力和杀意作为依据的话……作为法官或者审判者,你还远远不够格呢。”


……


随着此时实力已经勉强达到强大神力高阶的拉马尼拉特与加赫那巴德的再度冲击,一道宛如太阳般炽烈的超级火球随着无数闪耀的流星,在空中翱翔呼啸着向布卡拉滑翔而去,气势汹汹,仿佛要就要将布卡拉整个轰成灰烬一般。


“轰——!”


巨大的爆炸让整个战斗广场都仿佛震了几震,望着眼前的烟雾滚滚,因为有些脱力而趴在地上的拉马尼拉特与加赫那巴德扭头相互望了一眼,眼中都传达着一个意思——打败他了吗?


“打败……他了吗?”几乎要瘫在地上的拉马尼拉特忽然开口,疑惑地向一旁已经跪趴在地上的加赫那巴德问道。


加赫那巴德喘了几口气,抬头望了望滚滚烟尘,开口说道:“不知道,不过应该是吧。”


“哦……”拉马尼拉特应了一声,刚想继续说话,这个时候,布卡拉那冷酷的笑声忽然传出,从其中来看,他显然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哈哈哈哈,厉害啊厉害,想不到你们这两个弱小的家伙今天居然真的达到了能够和我相比的地步,真是让我感到吃惊啊!这下子我可太开心了,因为啊……我终于有机会可以尽情体验一下两位大人赐予的力量的极限在哪里了!”


下一瞬,脸上没有了原本的笑意,布卡拉望着拉马尼拉特与加赫那巴德的目光中满是仇恨。


“不过,你们差不多也到此为止了!”


说着,他全身浮现出一道深邃的暗紫色气息,仿佛比深渊中的高阶大恶魔们还要秽恶恐怖!原本金黄色的双眼此时则彻底化为了血红色,显得格外妖艳与诡异。


拉马尼拉特与加赫那巴德惊骇地发现,此时布卡拉的气息骤变,已经再也感觉不到龙的成分,剩下的全都是……恶魔,不,比恶魔还要混沌邪恶的成分!


“呵呵,就让我看一看,你们究竟能够在舍弃了龙的身份的我的面前,坚持多久吧!”


……


“而且,拉特哈尔,只是用实力和杀意作为依据的话……作为法官或者审判者,你还远远不够格呢。”


随着这句话的出口,断罪之风也已经笼罩了几乎整个战斗广场。


除了断罪之风的范围内,广场上空其他所有的空气仿佛都在这一瞬间凝固了下来,压抑沉闷的气势,就连身处层层结界保护中,宛如身处法庭的法官之位置的拉特哈尔也不觉有些发闷与心慌——这是所有智慧生物天生对恐惧事物预感的心慌。


下一刻,预感变成了现实,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咦!!”


拉特哈尔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不只是因为亚纳那堪称狂妄的说话,更离奇的是——亚纳说话的同时,居然若无其事地向旁边迈了一步!


而本该对其进行攻击的断罪之风,竟对亚纳的行动没有丝毫的反应!


亚纳并没有在迈出一步后就停下来,而是顺着莫名的轨迹,在杀机四伏的魔法风暴中恍如闲庭信步一般游走。


“怎么、怎么可能……”拉特哈尔的眼睛已经睁到不能再大,口中无意识地喃喃自语。


“你知道吗?实力的气息是可以屏蔽的,虽然你的这一招确实对于气息什么的非常敏感,不过,”亚纳绕着圈子,缓缓向位于风暴中心的拉特哈尔靠近,“魔法始终还是魔法,想要骗过其判定机制,对我来说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你的废话太多了,而且太自视甚高了!”


亚纳的声音一冷,而风暴仿佛也感应到了什么,猛然变得一紧,让亚纳的步伐顿了一下。


脸上露出一个微笑,亚纳不紧不慢地再次抬脚,同时声音重新归于平静:“这一招其实也是可以手动引发的,虽然威力没办法达到最高,但是总比徒劳无功要好,对不对?”


“你、你怎么知道……”


“啊,因为我已经学会了这一招啊。”


亚纳此时已经来到了拉特哈尔面前不远的距离,右爪缓缓地在拉特哈尔眼前抬起,“原理还真是简单呢,只是花费了我……哼,总之没有第一时间就引发这一招的你,现在应该也没办法控制它了吧?”


话音未落,亚纳的前爪就毫无预兆地捏住了拉特哈尔纤细的脖子,然后,逐渐收紧:“对了,拉特哈尔,之前我说过你并不合格吧。那是因为,要杀死一个人,有时候也不需要什么杀气的。”


亚纳的前爪比铁钳更可怕,捏着拉特哈尔的脖子,几乎将他擎在半空,早就没什么力气的拉特哈尔根本没有办法掰开他!


气管、颈动脉都被压迫,肺部空气变少、无法呼吸,大脑供氧不足,拉特哈尔的意识逐渐在痛苦中模糊了……


慢慢看不清,亚纳那始终带着平静神色的脸……


为什么,分明没有丝毫的杀意,还是能若无其事地对自己出手……


萨利亚那,对不起,我——


随着拉特哈尔的意识失去,盘旋四周的魔法风暴也渐渐消散。


“再见了,拉特哈尔。”


“轰!”


巨大的爆炸再次响起,这一次的爆炸则远远比前几次的规模还要巨大,不但真正的令整个战斗广场都发生了剧烈的震动,声响还远远传出,就连在另一个战斗广场的布卡拉等人,也都隐约地听见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