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啊——”


又是两声惨叫,拉马尼拉特和加赫那巴德倒飞而出,狠狠地撞到两根装饰用的柱子上才强行停了下来,大口地吐着血。


“这就是艾洛大人赐予我的秘技——黑粒子!凡是被植入了的目标,都会不断是失血,直到死亡为止。除非释放者同意,否则即使是把黑粒子取出,也不可能止血的。”


发完招后,布卡拉飞到半空中,高高在上地看着两龙,傲然说道。


“所以,不想死的话,就来求我吧……对,来跪舔我,成为我的奴隶!那样的话,说不定我还会大发慈悲,饶恕你们哦?哈哈哈哈!”


“唔……身体,好痛,好麻,好痒,血一直在流失!”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拉马尼拉特痛苦地说道。“但是……”


“如果不能阻止灭世游戏的话,这跟整个主物质界的灾难比起来,又算什么呢?”


加赫那巴德也艰难地站了起来,眼中满是坚定。“为了月辉大人的意愿,就算拼上性命……”


“我们也要打败你!”


最后加赫那巴德与拉马尼拉特同时吼出,两道截然不同,却又充满了同样坚强意志的气息不断地疯狂攀升着。


“哼,就会借助外力的家伙……三神没办法亲自降临,就给了你们这么多帮助。说白了你们也不过是借助别人的力量而已……”


布卡拉不屑地冷哼一声,双瞳一缩,居然硬生生地将加赫那巴德疾风迅雷般的攻击接下,接着一个巧妙的转移,又抵消掉了拉马尼拉特的攻击。


而接着,他的身形也紧跟着消失在原地,出现在拉马尼拉特的眼前,一个尾击击出,当即将拉马尼拉特打得倒飞出去,接着又是半空顺势一个翻转,从天而降地命中了加赫那巴德的腹部,让他步上了拉马尼拉特的后尘。


……


“萨利亚那!”


哀痛的惨叫在螺旋王座之前回荡着,晶莹的泪水自拉特哈尔的眼中不断淌出,仿佛两道小溪般自脸狭流下。


只见在他原来所在的那个地方,萨利亚那的脖子正被亚纳紧紧地抓住,但是他的心脏的部位,却出现了一个血淋淋的洞孔。


原来,在亚纳的攻击就要击中拉特哈尔的心脏的时候,萨利亚那忽然自一边站起来,发动空间魔法将拉特哈尔置换了出去,而他则代替了原本的拉特哈尔,被能量波击中了心脏。


但是亚纳所发出的必杀一击自然不可能只有这么点威力,不但将刚才面对魔法风暴一般的势如破竹仿佛毫无阻挡地穿透了萨利亚那的心脏,还直接击中了割裂领域的边缘。


要不是整个领域具备“隔离”的特性,说不定这一击就真的可以打穿领域了。


而这,自然也是萨利亚那的赌博:他要用自己的生命引得亚纳损坏这个领域。不然的话,真的太难赢了……


可惜,他输了。


“你没死啊,真是令人吃惊。”


亚纳一脸丝毫看不出什么吃惊的摸样。


“很不错的计谋,不过很可惜,你的眼界还是小了一点。”


毫不搭理亚纳的话语,拉特哈尔赶紧跑上前去,扶起了轰然倒下的萨利亚那。


“萨利亚那,你振作些,你不能死啊!你难道忘了我们跟月辉大人说的话吗,我们还要一起去打败艾洛的啊!”


“拉特哈尔……”萨利亚那无力地睁开双眼,望着眼前的朋友。“对不起,我没办法继续努力下去了。对不起,月辉大人,我辜负了您的希望……”


双眼闭上,萨利亚那终于停止了呼吸,真正地死去了……


……


“在无尽的痛苦中死去吧,黑粒子!”


布卡拉与拉马尼拉特和加赫那巴德瞬间互换了位置,刚才他所发出的两道宛如河流一般的黑色潮水在顷刻之间就瓦解穿透了两条龙的奋力一击,在拉马尼拉特与加赫那巴德的身体上再次刻上几道深深的创口。


“哼,算算时间,你们的血应该流失得差不多了,怎么样,是投降还是死!”


拉马尼拉特和加赫那巴德仍然没有回答布卡拉,再次挣扎着爬起来,冲着布卡拉摆出了战斗的姿态,再次尽自己最大极限的力量准备着下一次攻势。


“哼,看来你们仍然没有改变注意。”


冷哼一声,布卡拉闭着双眼不屑地说道。而在下一刻,他的双眼猛然张开,又是两道黑粒子河流爆发而出,如同地狱深处的灾祸一样,在拉马尼拉特与加赫那巴德的身体上新刻下两个创口,令已经没有能力再次反抗的拉马尼拉特与加赫那巴德倒飞而出,鲜血几乎流成了一座小湖。


“不错啊,你们。这种斗志连我都有些羡慕了……不过非常遗憾,这样只能增加我毁灭你们的决心!反正我也差不多试出了极限,下一招,就彻底终结你们吧。”


微微侧头,瞥望着拉马尼拉特与加赫那巴德,布卡拉的眼中散发出比先前要强盛数倍的诡异红光,“永别了,拉马尼拉特,加赫那巴德!”


“慢着!”


忽然,一道灿烂的青色光芒猛然浮现,挡下了布卡拉必杀的一击。同一时刻,又是一道青芒落下,顿时恢复了拉马尼拉特和加赫那巴德不少力量。


“奈萨尔巴里?!”


三龙不禁全都一惊。


奈萨尔巴里是一条无论是做事还是说话都总是有点脱线的蓝钻石龙,也是拉克瑙的伙伴。


相对于其它条理分明逻辑清晰的同类们,和他打交道总让人有一种精疲力竭的感觉。但实际上,奈萨尔巴里的头脑灵活,心思细腻,反应极其迅速,只不过因为蓝钻石龙的天性,他天生就不擅长接触他人或者是处理感情方面的事情。再加上生性倔强,不肯低头,喜欢绕着圈子说话,因此而给其他人留下了难以相处的不好印像。


奈萨尔巴里拥有美丽的雨过天青色鳞甲,因此而得到了“青空”这个词作为自己的外名。平时以流经冥府的低层界四大河流之一的忘川作为自己领域的他隶属于绝对中立阵营,像他的其它同类那样不与其它生物来往。当然,偶尔还是会去亡者之地探望一下拉克瑙的。


“嘿嘿,没时间废话了,我们一起联手,先干掉这个叛徒再说!”


奈萨尔巴里一笑,拉马尼拉特和加赫那巴德也点了点头,一瞬间三条憎恨龙全部动用了最强的攻势!


这一次的攻击在奈萨尔巴里的协调下,爆发出了比前几次要强大许多的力量,三道不同的能量互相绞缠,最后,汇集成一股异常可怕的能量旋风,朝着布卡拉呼啸而去,光看声势就骇人无比!


而面对如此恐怖的攻击,就算是布卡拉,也不由的被正面击中,发出一声惨叫。


“赢了……”拉马尼拉特和加赫那巴德呼了一口气,欣慰地想道。“真是不容易呢。”


再次回到另一个战斗广场中。


“我好像感觉到了魔网和暗魔网的侵蚀……嗯,看来中立三神和那两个月亮在试图攻破割裂领域吗?”


艾洛显然也察觉到了布卡拉那边的情况,凝神思考着,“那么我故意让奈萨尔巴里突入进来,可以麻痹他们一段时间了吧?”


艾洛所说的魔网,据说是由米尔普尔·哈斯在天地之初用自己的鲜血构筑而成的。虽然从不关心世事,但这位魔法之主总是很细心地维护着魔网。由此,他可以切断一个存在与魔法网的联系,并阻止他使用任何种类的的法术。甚至更为苛刻的是,只要他发布禁令,就能禁止某存在使用魔法,无论是何种何类的。而此封禁将持续到他亲手解除为止。


米尔普尔·哈斯甚至可以阻绝诸神与魔法网的沟通,但是他无法阻挡众神经由信徒的祈祷将神术赐予他们的能力。


和魔网相同的还有卡兰卡拉特为了与哈斯对抗而构筑的暗魔网,其基本原理并无太大差异。只不过魔网倾向于产生更多的魔法效果,而暗魔网则偏重于产生更多力量。


因而施法者往往会根据自己的需要来选择使用哪个网络,不过一旦选择了,再想改变就必须重新开始学习另一个魔网的魔法原理。


至于艾洛提到的两个月亮,则是银色的月亮索纳斯和黑色的月亮苏玛。


通常在主物质界,最多也只能看到两轮月亮:银色的月亮索纳斯和黑色的月亮苏玛。而普通人只会看到银色的索纳斯,黑色的苏玛是那些真正邪恶的黑暗世界的生物才能看见的。


在进行位面间的旅行也就是离开主物质界时,可以看到第三轮月亮,蓝色的塞伦努瑞。但很显然,和传送门一样,这轮月亮也是只有位面者,也就是非主物质界的生物才能看见的。


银月索纳斯是魔法之主所创造的中立善良阵营的男性神祗,总是以和半神法师梅拉维欧真正的模样完全一致的形象出现。


虽然也有着丰润的银发和红宝石色泽的眼睛,但这位神和龙却没有一点关系。龙类也从来不曾认为索纳斯是它们的神过。相反,人类和精灵却相当崇拜这位月神。因为米尔普尔·哈斯将魔网的控制权下放给索纳斯,自己不再过问。所以通常使用魔网的施法者都是银月索纳斯的崇拜者。


银色的月亮索纳斯被绝大多数生物认为是魔法网络的中枢。而索纳斯这位神也被认为是魔网的主人。索纳斯本人对此似乎是感到相当不知所措,但也无可奈何。


黑月苏玛是邪恶镇服者所创造的中立邪恶阵营的女性神祗,一般以艳丽轻盈的黑暗精灵女性的形象出现,有着一头华美的白发和红色的眼睛。


和米尔普尔·哈斯一样,卡兰卡拉特也把暗魔网的控制权下放给她,但是这位黑暗世界的大神却依旧为自己保有最后的一些手段,以在适当的时候重新夺回对暗魔网的控制。因此使用暗魔网的人中,有的崇拜苏玛,而更多的人还是崇拜仍被视为暗魔网主人的卡兰卡拉特。


很显然,三神与蓝月、黑月都感应到了憎恨龙们的衰弱,所以才有了奈萨尔巴里的出现。


可惜他们并不知道,奈萨尔巴里是艾洛故意放进来的。


尽管一直在观看着战斗,但是艾洛可从没停止过谋划。


他要的,可不仅仅是摧毁主物质界。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