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事到如今我也不瞒着你了,”为首的一道身影正是利维坦,她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不愧是我看中的宿敌……怎么看出来的?”


她的身后,加洛斯与摩多也睁开眼睛,死死地盯着艾洛,似乎只要利维坦一声令下,他们就会身形暴动,将艾洛斩杀!


一时间,场上的气氛无比凝重。


“很简单。”


艾洛却像是完全没有受到影响一样,淡淡地开口道:“我何尝没有将你视为宿敌……即使是伊罗兴世界崩溃,我也不相信你会那样死去!”


“不过十二万年了,你都一直没有出现过,如果不是在这个世界发生的一些事,连我都几乎要以为你是真的死了……”


瞳孔中的金色慢慢退去,艾洛终于吐出了他的答案:“所以,我也始终记得你的气息……你两个傀儡的身上,虽然被做了掩饰,不过想要瞒过如今的我,还是不可能的。”


“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了——就在与卡塔尼安加特战斗的时候!”


“什么?”利维坦微微皱眉。


“你该不会以为和我战斗的那个家伙,真的就是卡塔尼安加特吧?”艾洛轻笑,“卡塔尼安加特固然是最强的憎恨龙,可是也决无可能表现出凌驾于其他高阶憎恨龙之上的实力!然而在战斗的时候,我感觉得很清楚,他的实力……恐怕已经相当于另外六条龙的总和了。”


利维坦表情再变,似乎恍然:“你是说——”


“嗯,所谓的卡塔尼安加特,其实就是命运之神——德拉·伊斯梅尔本人!”


艾洛吐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至于他为什么要假借卡塔尼安加特的名义与我战斗,那是因为……”艾洛说着,忽然有些自嘲地笑了笑,“给予我最后的提示,或者说,将最后的希望压到我的身上啊。”


说到这里,艾洛笑容中的苦涩之意更浓:“真是个狡猾的老家伙,自己死了就一了百了,把真正困难的工作留给我……”


“呵。”利维坦摇摇头,仿佛有些不屑,又仿佛在深思着什么,话锋忽然一转,“说起来,我倒是很想看看你到底还有什么手段——你知道的吧,这个世界再有一会就会被黑之潮完全吞噬。”


她随手指了指越发黑暗的天空:“如今黑之潮已经将整个世界都包裹了起来,你,有办法逃出去吗?”


然而,艾洛却没有回答这句话的意思。


这一刻,那双黑色的眼睛再度产生了变化,居然透露出淡淡的紫色光芒来。接着,艾洛开口了。不过似乎并非对利维坦说话,而是对着另外的某个存在。


“似乎我还是小看了你对这里的影响力……连如今的利维坦,都可以被你所影响啊……”


“你说什——”一瞬间,不仅是利维坦,连加洛斯和摩多都悚然而惊,似乎他们猛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嗯,看来是意识到了。”


艾洛满意地点点头,却没有继续下去,而是选了一个看似不相关的话题:“对了,加洛斯这个家伙……果然是萨杰普伊的孩子吧?”


“你想说什么?”


利维坦一时间有点弄不懂艾洛的意思了,只得继续警惕地问道。


“啊,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有点感慨,可惜萨杰普伊没能见证那个仇人的灵魂被抹杀的一幕。不过也有点庆幸,他也不会知道自己的孩子的灵魂也被一同抹杀了。”


说着,艾洛看向瞳孔明显扩大的利维坦,笑着问道:“好奇吗,我为什么会知道这本来应该只有你才知道的事?”


“……原来是这样。”


利维坦明显挣扎了一番,不过最后还是平静了下来,第一次坦然地与艾洛相视。


“你,也知道了那件事啊。”


话音未落,黑之潮对于整个世界的侵蚀也终于到了极限,下一刻,世界轰然崩塌,四周再度回归了黑暗虚空的无尽死寂。


不,准确地说,还有一些微小的光点仍然在顽强地闪烁着。


艾洛、利维坦、加洛斯、摩多,还有更远的地方的永恒方舟。


然而下一刻,除了永恒方舟因为距离太远之外,其他四个光点都被顺势压下的黑之潮给彻底吞没了!


……


黑暗。


恍惚之中仿佛过了很久,意识与感官终于开始回归,艾洛睁开了眼睛,淡紫色的光芒随之散发而出。


然后,他看到了真正的利维坦。


或者说,黑之潮的核心。


没错,利维坦没有在伊罗兴世界的毁灭中死去,她只是被炸成重伤,在不知道沉睡了多久之后,才被降临此地的黑之潮吞噬。不过与其他被吞噬的存在不同,利维坦硬是凭着强悍到可怕的意志坚持了下来,没有丧失自我,并且还成为了黑之潮的主导意志!


至于加洛斯与摩多,自然也是利维坦利用黑之潮所造就的牺牲品。


出乎意料地,这个被隐藏在黑之潮最深处的核心,并没有艾洛想象之中的可怖,而是呈现出了利维坦最初的模样。


那条年轻的赤铜龙……


“黑之潮是无数被拒绝存在的灵魂。拒绝并不是上天的拒绝,而是他人拒绝承认他们的存在,他们自己也一同拒绝了生命,在宇宙的缝隙间徘徊等待。”


无尽的黑暗之中,利维坦的眼神中带着些许的伤感,轻轻念出来。


“明明都是带着些许的期待降生的,为什么……仅仅是因为一念之差,就变得不容于世了呢?”


艾洛叹息道:“因为我们对于他们来说,始终也不过是这样的存在呢……”


“果然,”利维坦眼中坚定的光终于满溢了出来,“艾洛,你是真的发现了那件事啊。”


艾洛苦笑:“呵呵,要是我没发现,现在可能就已经成为你的一部分了吧?”


利维坦没回答,不过显然是默认了。


“那么我就问一下那件事吧,虽然其实我也猜到了一点。”艾洛见对方没有说话的意愿,于是顺势换了个话题,“你把我吞进来,也是因为只有在这里才能勉强隐瞒一下吧?”


“是。”


利维坦点点头,他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无奈,“本来我是打算之前就和你说的,不过那个时候幸亏有你提醒,不然我一定会被抹除的……最后想想,唯一安全的地方反而是我的‘身体’里,呵呵……”


瞳孔微缩,他的声音郑重了几分:“不多说了,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就把我最核心的秘密告诉你。”


“——关于那一个月里,我到底遭遇了什么。”


……


龙穴的最深处,尚显年幼的赤铜龙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曾经的纯净、善良、希望还有爱等等美好的气质全部消失,剩下的只有沧桑、绝望与憎恨。


一片灰色的死寂。


如果说,无知才是一种幸福的话,那么有知便是让人痛苦挣扎的时刻。


【主位面的时间刚好过去一个月,不会有谁发现你的异常。】


视网膜上忽然出现的字体,将利维坦心里最后的一丝侥幸打破了。


这是利维坦第一次看到的,在他的实际生活中并没有类似的景象。


当然,如果说那真是他的实际生活的话。


天空破碎了。在破口的地方,露出了以黑色为底色,上面有着无数整齐排列着,还在不断变动着的绿色河流,仔细看去,组成河流的似乎是数字一样的东西。


这一切并非是发生在现实生活的天空中,而是利维坦那似乎已经很久远了的记忆最深处,曾经出现过的一幕场景。


这种事情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在他不算长的生命里从未发生过同样的事情。


他永远都记得一个月前,正打算好好睡一觉的自己忽然看到了幽灵般浮现在自己面前的那句话。


【不要惊慌,不要怀疑,不要宣扬,我会带你看到这个世界的真实。】


然后,利维坦的身体似乎消失了,他的灵魂凭空漂浮起来,一瞬间仿佛穿越了万千世界,又仿佛扩张了亿万倍。


最后——他看到了那个世界。


车水马龙的水泥森林里,一个面容普通的年轻人正在一个奇怪的机器上敲敲打打,而随着他的动作,一行行文字也出现在了年轻人面前的屏幕之上。


不知道为什么,利维坦明明确信自己不认识这种文字,却还是能明白其含义。


——


“很快仪式就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晨曦教廷分部的伯顿主教一手拿着光明之神的教典,一手在空中划着圣纹,庄重地看向维斯。


‘你是否愿意庄严承诺,宣誓统治法肯里奇王国及你属地的人民,管理他们的土地,并在统治中尊重他们各自的法律与习俗?’


维斯点点头:‘我愿庄严承诺。’


伯顿主教又问:‘你是否愿意怀着仁慈之心,尽己所能,维护国家的法律和正义事业?’


维斯继续回答:‘我愿意。’


伯顿继续问道:‘你是否愿意尽己所能,维持光明之神的律法,遵守教会圣典的真正教导?你是否愿意维持、保护神圣不可侵犯的晨曦教廷及其从属教会,维持并保护其由法律确立的教义、崇拜、原则及其统治?你是否愿意保护法律赋予主教、神职人员及其主持的教堂的权利与特权?’


‘我承诺遵守上述所有要求。我将遵守并实现承诺,愿光明之神保佑我们。’


维斯心里冷笑着,脸上却露出无比庄严与凛然的神情。


‘那么,我宣布加冕仪式结束,您已经是被教廷认可,并且能够亲政的法肯里奇国王了。’


伯顿主教点了点头,从一旁的侍者手上接过王冠,郑重地戴在了维斯头上。


就这样,在近乎儿戏的托卡马克派成立之后,这条来自托卡马克派的小黑龙又在一场充满了敷衍气息的仪式里正式加冕为国王。


也不知道……这辈子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过上传承记忆里描述的那种生活啊。


维斯望着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地走过来向自己祝贺的贵族们,忽然有种无力的感觉。”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