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一十章 终局(一)
    “看来,到了这个地步,我想不现身也不行了,呵呵……”

    随着艾洛话音落下,面前的黑暗虚空之中,忽然显露出了一道光,随后光芒越发强烈,直至最终化为一个具体的人影。

    然而这个人的面容,并非是利维坦所见的那个普通年轻人,而是一名似乎已经进入老年时期的狼兽人。

    眼前的狼族身形高大,体形中等匀称,肩部略宽于腰部,四肢修长而稳健。

    根据设定,由于长年的锻炼与健康的生活习惯,露怀虽已步入老年身体却不显老态,肌肉虽没有年轻时有力却仍具轮廓,就视觉效果而言,其协调的比例与恰到好处保留住的线条很是养眼,虽然视觉冲击力不如年轻兽但却十分耐看。

    他的颈部粗而短,加之脖子处皮毛较为厚实,完全遮盖住了露怀的颈部,起到了良好的御寒与防御作用。

    他的皮毛则是有如午后阳光一般的金色,胸腹部的皮毛则因为年老而略微发白,背部皮毛末端的金色更甚一分,在光线充足的情况下会有光晕般的视觉效果,神圣而又柔和的气质就像是天性一般地显现出来。

    皮毛顺滑而富有光泽,上层被毛长度中等,略显粗糙,覆盖紧实。下层被毛柔软而密实。头部和前躯的被毛比较短,颈部和胸部的毛发则比较长。头腭尖形,颜面部长,鼻端突出略宽。耳廓较浅,乳白色的绒毛覆盖在耳廓内部,耳部直立且尖而长。眉骨略微圆拱,白色的细眉横于其上,瞳仁较小,圆,暗金的眸子中显露而出的神圣与亲和平衡地糅合在一起,让人自然而然地感到亲切与宁静。

    自然,能够知道得如此详细,也有一部分原因是艾洛从命运之神那里传承得到的“钥匙”的缘故。

    “作为信仰与教化的管理者,按理说露怀不应该穿着世俗服装,但其‘有教无类,众生平等’的观念让他喜欢亲近学生,其服饰主色调为白,日常常着长款白色呢子大衣或白色翻领衬衫,配以长靴与金边围巾。”

    “由于皮毛厚实,露怀其实很喜欢穿短袖等清爽的服饰,但其身份原因让他不得不穿着大衣等服饰,这让他很是无奈,也只有在家里露怀才能好好放松一下,穿点宽松的短袖短裤。”

    “正规场合则为教宗服饰,内衬为及脚大衣,中间为一件及膝罩衫,外套披肩礼服长袍,按照规定都是一律的白色,仅仅是站在那里便营造出一种神殿朝圣般的氛围,不同于日常的亲和,正规场合的露怀更偏向于神之威势,金白两种至纯至净之色相互融合,天神一般的威势让人自然地肃穆起来。”

    对于这个堪称是最终权限的存在,利维坦所见的年轻人,也就是作者,自然也是有着详细的设定的。

    “在下露怀——虽然名字对我来说不存在意义,不过为了方便起见,你可以如此称呼我。”

    对方微微一笑,眼神和煦如午后的阳光。

    当然,艾洛不会有半分看轻对方,哪怕他看起来没有任何特殊的气息,就像是任何一个普通人那样。

    “想来,外貌对你来说也是没有意义的。”艾洛沉吟,“果然,最后要对付的你,可以说就是这个虚构世界本身了,所以任何形态都是可以使用的。”

    “是啊,尽管使用过很多外形,不过还是这一种最让我中意啊。”

    露怀点点头,就好像朋友之间交谈一样轻松悠闲,一点也没有因为艾洛间接毁掉了几乎整个虚构世界的恼怒。

    “我得说,这种寒暄可不是很符合我的性格,直接说吧,什么时候开始?”

    艾洛眼神泛起一丝冷光,即使他目前的实力已经足以轻松毁灭伊罗兴世界那样的单体宇宙,但是对于整个虚构世界而言,还太过渺小!

    而面对露怀这样前所未见的强敌,哪怕只是一瞬间的分神,也会导致丧命!

    实际上,从露怀刚刚现身开始,二者之间就不断地在窥伺对方的破绽。然而露怀如深邃大海,艾洛如沉稳之钢,都毫无破绽……

    “不要急,在开始之前,我还是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的。”露怀笑了笑,竟然直接原地坐下,虽然在虚空之中连“地”也是不存在的,但是露怀偏偏还是可以做出“坐下”的这个动作。

    “那正好,”艾洛点头,“我也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

    无论如何,艾洛都有种预感,在与露怀对决之后,这个虚构的世界也必然会迎来一场巨变,而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很多问题的答案就再也没有可能去寻找了……

    “可以,那么一个问题换一个问题吧,你先来。”露怀同意了。

    “首先,沃纳,也就是UD-286号,是因为你的缘故而消失的吧?”

    艾洛并没有因为对方老者的外形而有过客气的念头,不仅仅是因为刚才说的,这副容貌只是露怀选择呈现给自己的,而且还是因为,他想要知道,沃纳的真正身份……是不是和自己的猜测一样!

    而露怀则回以一个赞赏的笑容。

    “不错,其实你早就预料到了这件事了吧?”

    露怀就像是老师在看得意的学生一样,用一种前辈评判晚辈的口吻说道,“他是外来之物,对于我来说就像是身体中的癌细胞那样。只不过一方面他也确实给我带来了不少乐趣,另一方面他对我所造成的损害,即使是伊罗兴世界毁灭,也不过像是人类体内一小块微不足道的组织病变了一样。”

    “——所以,我只是将‘病变组织’取出来了而已。”

    露怀仿佛在谈论晚上吃什么一样,言语之间显得分外惬意。

    如同艾洛所窥见的设定那样:露怀一生的性格就有如阳光一般,时光的冲刷使其褪去了年少时朝阳般的活力与热血,磨平了中年时烈日般的老辣与城府,唯留此时如午后斜阳一般的宁静与祥和,这种看淡世间沉浮后的返璞归真才是露怀最真实的模样,所谓本相,不是外貌上的变化,而是心境与性格上的归真。

    与人相处时,露怀身上那种包容万物的亲和总是能让人放下戒心与平时的伪装,尤其是在日常交谈中,就连遇到别人的抱怨,而他也会是笑呵呵地听着,他知道人最需要的往往不是过多的建议而是可靠的倾听,所以只会在谈话末了时发表一些凝聚性的建议,而这已然足够。

    此外,露怀虽仍保有那高贵不变的神圣感,却又不至于如正午灼人的烈阳一般让人不敢靠近,这正是露怀的魅力所在。

    这种亲近的性质类似于一种“仁慈”,但更偏向于“仁爱”,具有仁德之心却没有妇人之仁,不会因为一些琐碎的小事而纠结自责,在合适的场合亦会为了自己所行之道而露出威势,神威如狱,神恩如海,露怀便是如此了。

    意料之内的是,露怀很有心眼,早年玩弄心计积淀下来的眼力与心理把握能力丝毫未减,加之老年后有了“旁观者清”的心境,使得露怀看人很准,这种积淀下来的能力近乎成了一种“感官”,露怀对人的感知达到了有如五感一般的境界,如果你让露怀有理有据地分析一个人的心理他会说不出话来,但他就是知道一个人的人格人品,有时候这种纯粹的感知的确很难说清。

    “接下来是我的问题。”露怀随手唤出一套茶具,如注的水流从茶壶中缓缓流出,碧绿的茶汁在黑暗虚空之间却显出一种奇特的美感。

    “艾洛,你真的要打破这个世界?”

    虽然是看似平静的一句话,艾洛的心却立刻提了起来。他知道露怀的“攻击”,来了!

    依靠“钥匙”所窥伺到的些许信息,艾洛明白露怀最可怕的地方,其实就在这里,只要稍微有一点不慎,就会落入其掌控!

    而且这种掌控,还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类型,让人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的变化。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种“教化”。

    露怀所行的教化之道,不在于知识和为人处世的教导,而是“因材施教”般,将所有人的本性自然而然地引导出来并鼓励其回归自己的本相,正视自己存在的意义,这才是“教化”,不是思想束缚亦不是信仰传销,而是对人活出自我的鼓励与期望。

    尽管就道德层面而言,露怀的“教化”无疑是高尚的,可每人的本相不尽相同,有善有恶,有正经亦有癫狂,虽然露怀教化出来的多为善类,可也有那种本相为混沌恶的类型,就客观层面而言,露怀的“教化”只能归为中性,其“有教无类”与“因材施教”注定了他将致力于还原人之本相与思想的多元丰富性,也注定了他将成为照亮世间的那一道光,从此世间才有了善恶美丑。

    “艾洛,机会难得,我想听一听你真正的想法……”露怀的目光深深浅浅,“打破了这个世界……你真的就能得到你想要的吗?刚刚你和利维坦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吗?”

    “——打破了这个虚构的世界,你怎么知道,你没有进入一个更大的虚构世界呢?”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