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一十二章 终局(三)
    再来说说次元这一方面吧。

    露怀虽为次元意志,但是他并不像其他人想象的那样所有次元只有一个个体,而是存在于所有次元之中,每个次元的露怀都是本体。

    这样虽让人费解,但露怀有自己的道理,一来可以将所有次元以自身为节点紧紧束缚在一起,使其稳定性堪称“无可动摇”,二来能够更加深入和具体地观测和管理每一个次元,尽到露怀“次元之维序者”的职责,而最后一点则是,这种状况下的露怀可以随时以自身为节点将所有次元拉扯到一起,使其彼此之间的“次元壁”崩坏,最后结果不言而喻——回归混沌。

    不过这最后一点是露怀对于这个虚构世界的最终的保险措施之一,不到真正的紧急时刻绝不会使用,而且露怀本身就厌恶这种归一的同化之法,更不会轻易使用。

    露怀因为同时身处所有次元,所以他无法对时间轴进行操纵,但其对次元的修改能力,增添能力与删除能力却发挥到了极致,可以说一念之间便可将单元宇宙内的“内容”完全改写,这种逆天的能力已经不能说“能力”而应该说是“权力”了。

    就算是脱离了宇宙管制的目标,露怀一样能够自然操纵世界对其进行毁灭性的打击,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将目标扔到次元夹缝,然后将两个次元间的距离缩短,使目标在两个世界的重压下湮灭,如果两个不够就三个,四个……,当然,这是最没品的用法了。

    同样,他亦能单独为某个目标增添一个完全空白的次元作为牢笼将目标关入其中,这个次元内只有该次元的露怀和被囚禁的目标,可以说是完全闭锁的囚牢。通常这种方法囚禁的存在都是逆天的强者,不过令人玩味的是用这种方法关押的目标最后都和那个次元的露怀结为至交,最后将原本空白的次元丰富起来。

    毕竟在那空白的次元之中,那个次元的露怀又何尝不是被关押起来受到煎熬呢?两个孤独的存在最后除了相互依偎也无路可走。从长远来看,这种方法无异是双赢的。

    最后要提醒的是,不同次元之间的露怀虽然可以相互交流,但是绝对无法相互接触,无法去到其他次元之中,只能留在自己的次元中,顶多只能在次元夹缝之中,只有一种情况不同次元之间的露怀可以存在于同一次元,即——归一。

    每一个次元的露怀都是本体,强度都相同,不存在优劣之分,每一个次元的露怀都有自己独立的思想,但其教化之道不变。也正是因为每一个露怀都是本体,所以,除非所有次元的所有露怀在同一个时刻点死亡,露怀才会“身死”,而如果要让露怀彻底死亡,只有将所有次元全部彻底删除才可达到。

    毕竟,露怀就是次元本身。

    如此恐怖到几乎无解的对手,就是艾洛所要面对的。

    “啊,我当然是知道的。”

    艾洛脑中回想起看到过的诸多设定,脸上却没有太多的表示,只是微微点头,“正面对决的话,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露怀。”

    “你能认识到这一点,我就太欣慰了。”

    露怀也笑了,从容不迫的声线,优雅而充满知性,就像通晓经典的神职人员会发出的教导信徒的声音。

    “说真的,我还很怕你会不顾一切地对我出手呢,那样的话,我就不得不亲自抹杀掉你这个如此有趣的家伙了……”

    “不过,在做出决定之前,我想我还有问题要问。”艾洛也喝了一口自己面前的茶水,开口道,“刚才我们也约定好了吧,一人一个问题地循环。”

    “没错,我的时间还有很多。”露怀示意艾洛开始。

    艾洛顿了顿,缓缓地问道:“我的来历……到底是什么?”

    “嗯?”

    露怀微微眯起眼睛,好像发现了什么更加有趣的事情一样。

    “我的来历啊,”艾洛神色不变,“你是这个虚构世界的最高权限,所以肯定会知道我真正的来历吧?比如……我的父母?”

    这一次,露怀罕见地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品着茶,好像很享受茶水一样。

    “还是说……你不知道?”

    “也许你是误会了什么。”露怀不紧不慢地回答道,“我固然是次元之化身,可是这不代表我就是这个虚构世界中的一切。非要说的话,我应该是类似于‘背景设定’一样的存在,或者说,是一个容器。”

    “至于容器里面到底装了什么,我了解的确实比其他人多,却也不会全知全能。”

    “而且你也知道的吧,对于这个世界而言,真正全知全能的只有作者,也就是‘黑狱的暗炎龙’本人。我只是作为他的代言人行使神权而已。”

    艾洛道:“但是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想有些事情就不像你之前所说的那样了。”他停顿了片刻,才低声说了出来。

    “你在故意隐瞒着什么,我能感觉得到。”

    “比如说这段话:露怀虽为次元意志,但是他并不像其他人想象的那样所有次元只有一个个体,而是存在于所有次元之中,每个次元的露怀都是本体。

    这样虽让人费解,但露怀有自己的道理,一来可以将所有次元以自身为节点紧紧束缚在一起,使其稳定性堪称“无可动摇”,二来能够更加深入和具体地观测和管理每一个次元,尽到露怀‘次元之维序者’的职责。”

    “试想,如果你连全知都做不到,又何来的次元维序呢?你的话和之前的设定是有矛盾的,而我有着‘钥匙’,所看到的设定必然为真,所以你刚才的话一定有所隐瞒。”

    “很好的观点,我应该怎样奖励你呢,努力的孩子?”

    艾洛没有理会露怀看似挑逗的话语,径自进行了下去,似乎渐渐掌握了要领。

    “我的猜想就是:其实我不是一开始就出生在这个虚构世界的。或者说,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一员,而是一个外来者。我有出生之前的记忆,虽然很模糊了,但是至今我还记得,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要我坚持下去……我想,如果就此放弃的话,并不能算作是‘坚持下去’。”

    “不错,很有趣,继续吧。”

    露怀低头品了一口茶,闭上眼睛回味着那份清香。他放弃了盯着艾洛,似乎对他的观察已经足够。

    “因此,你刚才说的那些理论也是不成立的。我属于外界,并且还记得外界的事情,所以这个世界对我来说就是虚假,无论怎么样都不可能变成真实。”

    然而,露怀依旧一副看透故事全貌的冷淡样子品着茶水,这个茶水真的很好喝。

    “这可是我珍藏了很久的茶哦,你不打算试试吗,有趣的小家伙?”

    “你……不反驳我一下吗?”

    即使以艾洛之心性,也终于有点承受不了露怀那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架势,向露怀抛出了自己的疑问。

    “嗯?为什么要反驳,还是说,这里我反驳一下你就会说出更有趣的事情吗?”

    “你完全认同我说的话吗?”

    “嗯嗯,完全认同,不能再认同了。所以不要停下,继续说下去啊,我真的、真的还没听够呢。”

    露怀眯起眼睛,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重,仿佛在欣赏一场精彩至极的戏剧般的眼神像向艾洛投来。

    艾洛不禁心跳一顿,如果不是始终都很明确,自己眼前的狼兽人形象其实是一个假象,真正的露怀无处不在,说不定现在他的心里已经更没底了。

    要知道,被人像是小丑一样对待,艾洛还是第一次。

    “我……”

    “你在害怕对吗?你害怕你的假设完全没有依据,轻易就会被我驳斥,你害怕承认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你害怕接受这个故事的真实,你害怕承受这个世界的黑暗,对吗?”

    露怀一笑,“你害怕……就连那段记忆,也是作者编造出来的?就连我们现在的辩论,也是作者故意写出来的?”

    “我——”艾洛的瞳孔猛然收缩,露怀说对了,这才是他最大的恐惧!

    如果一切都是预先安排好的,那自己究竟——

    “那我就告诉你,你的一切假设都没有证据,当作故事来看再美妙不过了。想想看,深陷‘楚门的世界’中的坚毅少年,凭着自己的努力挑战强权,打破虚伪,迎来真实……呵呵,精彩绝伦,美妙绝伦。但是你……”

    露怀将身体压在桌面上以此靠近艾洛,伸出一只手来抚摸艾洛的头,温柔地,如同安慰伤心的孩子一样。

    “没有任何证据。”

    “可是你也没有!”

    “我有!”

    露怀眼中的笑意忽然达到了最大。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