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法肯里奇,王都下城区。


清晨的阳光透过树叶之间的罅漏遍洒大地,给这个世界带来温暖。


宽阔的街道上,人们来来往往,早早地就起来开始一天的工作。


如果放在四年前,这一大早就充满生机与活力的一幕是很少见的。因为下城区的治安极差,虽然王都巴灵顿是全国最繁荣的城市,却也是贫富差距最大的城市,下城区和上城区简直就是两个世界。


哪怕是在白天,下城区的街道也会有盗贼和暴徒穿行,而被贵族们的金钱和权势所腐蚀的王都警备队则少有作为。所以下城区的人们唯一能做的,只有尽量等太阳升高以后再出门。


至少那个时候,他们心中可以多一点安全感。


而上述的变化,其实还要多亏四年前成立的特别治安部队。


“啊啊,又是美好的一天……”


罗兹懒洋洋地走下楼梯,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虽然是早上,可他的脸上还是睡眠不足的样子。


特别治安部队的总部,并没有一般民众想象的那样豪华,也没有警备队总部那样威严,反而从外面看上去就是一栋普普通通的三层小楼。如果不是大门旁挂着一个木牌,写着“王都特别治安部队”几个大字,恐怕没有人会将它与那个颇有些传奇性的组织联系在一起。


当然,实际上这里也真的是一座普通小楼。虽然四年前艾洛离开的时候,留下了一笔不菲的财富,可对于一个新生的组织而言,需要用钱的地方真不是一般的多,况且还是在王都这个有名的奢华之地。


要不是艾洛临走前争取到了亚力克侯爵的帮助,只怕四年过去,这个刚刚开始萌芽的组织早就解散,然后被视为一场试图改革却失败的闹剧了。


“我说,罗兹你这都四年了,怎么还是这个样子啊?”


诺伊斯重重地搁下手中的笔,将桌子上整理好的公文放在文件架上,然后端起手边的茶水一饮而尽,脸上是无奈的表情。


“我早就说过了啊,身为未来的大法师,我可不能把时间都花在这里……”


小个子的地精施法者在翻开面前文件的第一个瞬间,就有合上它的冲动了,“真不知道处理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用。我宁愿去出点任务。”


“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在国王那边挂名的政府组织。”一旁的凯雷没有抬头,仍然认真地处理自己的那份,“日常运作的资金就靠这些东西了。”


瞥了一眼狼兽人,罗兹朝诺伊斯耸耸肩:“嘿,你也别老是说我怎么样了。你看凯雷这也四年过去了,不还是有暴露癖吗?”


显然他指的是凯雷那露在外面的精壮的上身。


“至少人家没因为这事耽误过工作。”


诺伊斯毫不客气地回敬道,“看看你的效率吧,要不是威尔一直在帮你补,我们真的得考虑再招人了。”


“我不也说了那是为了训练新人的办事能力吗?”


“哦,闭嘴吧,你这个懒汉。”


诺伊斯扶额,决定不再继续和这个以“无耻”出名的地精打嘴仗。


有时候他忍不住想,要是治安部队里没有罗兹的话,估计大家的效率会提高不少吧……


虽然那样可能也会有点无趣就是了。


话说回来,特别治安部队的变化……真的很大啊。


看着在凯雷眼神“威胁”下不得不做出一副认真态度去工作的罗兹,诺伊斯忽然有些感慨。


如果四年前,有人告诉落魄的自己,他未来有一天会坐在宽敞明亮的房间里,为了整个国家的安定而奋斗,而且身边还有一群十分可靠的同伴的话,他绝对打死也不信。


四年前在那个名为艾洛的少年贵族的支持下,自己和凯雷、罗兹、赫达等人一起组成了这个新生的组织,几乎可以说是从零开始,一路走来确实辛苦,却也格外充实。


诺伊斯知道,这些年大家都在默默地积攒力量,就像艾洛临走时吩咐的那样,从小处开始。先是帮着警备队处理文件,然后是协助他们进行治安工作,再到独立出任务。


现在他们甚至能够参与一些贵族之间的事务了,在亚力克侯爵和贝拉公主有意无意的照拂下,只要他们不触动真正的底线,可以说王都中能动他们的人几乎没有。


更值得自豪的是,这几年特别治安部队可以说是给王都注入了新的活力。原本萎靡的治安状况逐渐好转,虽然下城区隐藏的罪恶仍然不堪入目,却总比四年前强了一些。


况且他也不是一个人在努力,先不说有着过命交情的凯雷,准龙骑将赫达虽然是女性,其干练、强悍的程度绝不亚于任何一名男性。


而罗兹尽管很多时候都显得很懒散,还喜欢跟自己斗嘴,但诺伊斯知道,那只是他对这些小事提不起兴趣。四年间他们也打击过一些王都的罪犯,那个时候罗兹可表现得比谁都凶狠积极……


至于半年前才加入的新人威尔,也是非常靠得住的类型。虽然论年龄,今年才成年的威尔是他们之中资历最浅的,但勤奋程度就算是严厉的赫达,也不得不赞叹。


如今的特别治安部队虽然加上自己也只有五名成员,但诺伊斯坚信,只要他们继续坚持下去,事情只会更好。


“对了,威尔和赫达那个老女人呢,不会睡过头了吧?”


罗兹没安稳几分钟又开始找话题了,“最勤奋的两个居然都不在,很可疑啊。”


“他们一大早就出去了。不过刚才你的话我会如实转告给赫达的。”


没等诺伊斯回答,凯雷就头也不抬地回答道——显然他已经掌握了对付罗兹的办法。


果不其然,地精立刻发出了一声哀嚎:“喂喂,不要那么绝情啊!我还年轻,不想变成那条破龙的粪便……”


“嗯,这句话也得加上。”


凯雷合上文件,棱角分明的面孔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俊朗。


“不是吧!我要抗议你公报私仇!”


“抗议无效。”


“对于你决定不把刚才的话告诉他们这件事,我表示十分感谢!”


“不用,你的感谢又不能当饭吃。”


“……可恶的狼人,我和你拼了!”


听着耳边传来的罗兹的求饶声,诺伊斯心中暗笑,罗兹最大的毛病除了懒估计就是口无遮拦了——至少是在无关紧要的时候。


刚刚提到的龙其实就是赫达的坐骑兼搭档,一条有着真龙血统的红色雄性飞龙,不但实力强劲还非常暴躁,而且和它的主人一样讨厌被别人背后讽刺。更要命的是它还能听懂通用语,四年来罗兹可不止一次因为口无遮拦而被它教训了。


估计在整个特别治安部队里,虽然凯雷才是长官,但真正能够制得住罗兹的,也只有这一人一龙了。


“你们在做什么?”


颇有些热闹的气氛顿时为之冷却,罗兹的身体僵住了,他缓缓转过头去,正好对上威尔好奇的眼神。


当然还有他身后满脸冰霜的红衣女人。


“看来我们的罗兹先生十分有精力,那么不如趁着大好时光出去,与红炎一起训练?”


赫达忽然露出一个微笑,一边加重了“训练”的读音,一边指了指门外。


红炎就是赫达的飞龙的名字。不用说刚刚罗兹的话赫达就算没听全,也听了个八九不离十。


所以此刻赫达的笑容,对罗兹而言简直无异于恶魔的狞笑。


“不要啊——!”


地精的惨叫声回荡在整栋楼里。


“……咳,好了,闲话就到此为止吧。”


片刻之后,凯雷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了越发热闹的气氛,不过诺伊斯觉得与其说是凯雷担心同伴之间的和谐被破坏,不如说是凯雷怕罗兹的惨叫会引起附近路人的惊恐。


“威尔,赫达,你们这次收获如何?”


“啊,完美完成!”


威尔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一小摞文件,“资料都在这里了,多亏了赫达前辈的帮助!”


“不用谦虚,你出力也很多。”


一向严格的赫达对威尔报以一个赞赏的笑容,和对罗兹的态度简直天差地别。


作为特别治安部队的新人,威尔是一位有着黑色短发与蓝黑色眼眸的年轻人,虽然面容平凡,但那种清澈而坚定的眼神让人印象颇为深刻。


他是半年前从哈瓦尔帝国来的,据说是因为家里的生意不太好,所以打算另谋出路。正好那个时候凯雷正在烦恼人手不足的问题,虽然也试图招收新人,却难以找到合格的人选。


因为王都里的顶尖人才基本都被三大贵族把持了,剩余的则掌握在王族手中。像是特别治安部队这样的新生组织,也只能招到一些普通人了。


所以威尔的出现,着实让凯雷有些意外。


“四年的积累,我想也差不多是时候有点大动作了。现在的王都非常混乱,城内水太深我们不好插手,不过城外不是还有很多可以选择的目标吗?”


凯雷快速翻阅着威尔递过来的文件,然后将它放到桌面上:“比如说,这个。”


诺伊斯将文件拿起来,粗略地看了看,发现这是一份关于王都周边某个山贼团伙的情报,内容相当详细。


“血牙,他们盘踞在王都西南方的黄金商道上,专门打劫来往于巴灵顿与王国中西部地区的富商,至今已作案十余起,作为目标来讲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年轻狼兽人的嘴角勾起一抹让人心寒的弧线,像是在微笑却又没有丝毫笑意。


“就让他们,成为我们在王都的第一笔真正的功勋吧。”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