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已经变成了一片断壁残垣的山贼基地里,满地都是七零八落的尸体,红的内脏,白的脑浆,死者脸上的扭曲面貌,无一不在说明着此时的状况——一场杀戮正在进行着。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混乱的战场上,山贼首领杜鲁冲着凯雷大吼着,声音里充斥着难以言喻的动摇和恐惧。


太强了!这几个突然杀出来的人实在是太强了!强到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杜鲁的实力算是一流水平,平时他也不止一次为此自傲过。在他看来,传奇以下,整个西大陆能正面超过他的人型生物没有几个。


然而在面对眼前手拿长枪的狼兽人时,他才明白自己的错误。


在不穿防具,不用魔法,不要支援的情况下,还能无伤将包括自己在内的足足四十名山贼全部击败——传奇之下的武技第一人的风采,或许也就是这样了吧?


不但如此,那个骑着红龙的女骑士似乎根本没参与过战斗,只是一直在天空中飞来飞去,击杀逃走的人。


他能感觉得到,如果女骑士也加入的话,只怕自己这边瞬间就会溃败。


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然而杜鲁还不想死,他还要享受更多的乐趣,金币、美酒、女人……这世上让人迷恋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他怎么可能会想死!


所以,他尝试着和凯雷进行最后的交涉。


“我想我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先停手,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


“遗言就只有这些?”


冰冷的话语意味着交涉被毫不留情地拒绝,凯雷一枪扫开最后两个挡在他面前的敌人,缓缓踱步,来到了一脸绝望的山贼首领面前,森冷的视线仿佛在看着一个死人。


“那么,再见了。”


抬枪,枪刃反射着渗人的寒光,挥舞间卷起风刃,撕裂空气,刺向山贼首领的心脏。


“该死的!老子跟你拼了!”


绝望之后,杜鲁那殊死一搏的血性被激发出来,到底是刀口上舔血的男人,并不打算束手就擒,而是抡起战刀,以同归于尽的气势扑了过来。


然而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弱者的挣扎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铛——!”


武器交击的刹那,战刀被瞬间弹飞,长枪毫无阻碍地刺穿了这个山贼首领的心脏。


他只来得及吐出一口浓郁的鲜血,就被凯雷一脚踢飞,狠狠地撞在石柱上,身体里的骨头寸寸俱断,然后痛苦地死去了。


解决掉山贼首领之后,凯雷甩下枪刃上的血液,转过头去——不远的地方,同伴们的战斗也宣告结束了。


“嘿,这次你是最慢的!”


罗兹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走过来,炫耀似地挥挥法杖,“人家威尔第一个就结束了,亏你还是长官呢。”


“这么说来你也才是倒数第二吗?”


凯雷轻车熟路地回敬了一句,然后满意地看到地精术士由绿转红的脸。


“你你你……我什么也没听到!”咬牙切齿地盯了狼兽人半天后,罗兹才悻悻地丢下一句话走开了,毕竟打又打不过,说也说不过,他也很无奈啊。


“好了,都结束了吧?”


凯雷环顾四周,再也感觉不到任何活人的气息。不过出于谨慎考虑,他还是问了问诺伊斯。


“嗯,总共一百五十九人,全部确认死亡。”


另一边,指挥着红炎降落的赫达正与威尔交谈着。


“真是让前辈见笑了,我一打起来好像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啦,哈哈哈……”


收起武器的威尔再度恢复成了那个爽朗阳光的青年,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想和赫达握手却发现自己身上已经全是血污了,不由得将手又缩了回去。


“不要紧,红炎说你很对他的胃口。”红衣的女骑士倒没怎么介意,拍了拍他的肩膀,“虽然第一次实战就表现得这么凶悍很让人意外,不过没有大多数新人胆怯的毛病倒是不错。”


“我只希望红炎说的胃口不要真是字面上的意思。”


威尔开了个玩笑,一年来的相处让他早就知道了,赫达不喜欢直接表达自己对别人的赞赏,所以时常借用红炎的名义——不过她和红炎的交流也什么障碍就是了。


短暂的休整之后,赫达骑着红炎先行返回王都,联系警备队处理接下来的事情,而其他四人则进入了山贼基地的深层,也就是监狱的所在。


推开监狱的大门,走过幽深阴暗的地下通道,凯雷他们终于在某个深处发现了情报上说的,被山贼俘虏的那些女性。


然而这些女性的状况并不怎么……乐观。准确地说,用“恶劣”来形容也不过分。


她们大都衣冠不整,身体上还有残留着一块一块的青紫色斑痕,这是被殴打和施暴后所留下的痕迹,可想而知她们曾经遭遇了什么残酷的事情。


她们的眼神十分空洞,就宛如行尸走肉一般,即便凯雷等人走到她们的面前,也没有激起她们太大的反应。


在最重要的家人被杀死后,等待她们的是身体上无穷无尽的凌辱和摧残,这给她们的身心都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虽然她们现在都还活着,但心灵却早已经被破坏殆尽了,跟死了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这真是……”


威尔捂住了嘴巴,眼中燃起暴怒的火焰。


他向来是对这种无视女性意愿的野兽般的行径深恶痛绝的,他甚至有些后悔让那群山贼死得那么痛快了。


罗兹少见的没有说话,原本稍显轻松的心情在目睹了这残忍的一幕后,也变得无比沉重。


而诺伊斯与凯雷的眼中闪过一丝怜悯,但又很快隐去。


诺伊斯作为一个退役的老兵,经历过太多的战争,见识过比这残酷得多的景象,早已不会把心中的悲痛表露在脸上了。


凯雷则更加理性,或者说冷漠一些。


这些女人的遭遇确实很凄惨,虽然值得同情,但这些事情的发生却是十分正常的。


从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要么掠食,要么被吃,这就是一切!


弱者注定是无根浮萍,他们只能依附于强者生存,而强者之间的厮杀,更是将弱肉强食这一法则贯彻到了极致。


她们太过弱小,她们所依附的人也太过弱小,所以会被这样对待是理所当然之事。


那群山贼也是一样,因为他们太过弱小,才会被凯雷等人全数歼灭。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简单粗暴,强者生存,弱者消亡。


人们制定的规则都是以此为基础的,任何人都不能够违背。


而这,也是当初他会选择追随艾洛的真正原因。


从某种角度上,凯雷倒是与卡拉芒克达成了一致:随着自身实力的越发强大,他们才越发意识到艾洛的深不可测。


没错,哪怕是如今,凯雷在回想起当初遇到艾洛的时刻,也没有把握能击败那时的艾洛!


几小时后。


“下城区那边似乎有些热闹,”一身灰衣的少年把玩着胸前的金色挂坠,从窗口向下看去,漆黑的眼中有些许玩味之色。“四年不见,巴灵顿的变化也有点大呢。”


少年身后,一袭白色长裙的贝拉公主优雅地品着红茶,似乎完全不介意对方近乎失礼的举动:“艾洛伯爵的变化也有点大。要来一点点心吗?下午茶的时间还没过哦。”


“我的荣幸。”


艾洛轻声回答着,视线却仍然停留在下城区。


贝拉居住的地方,是整个王都最高的建筑——王室城堡的顶端,超过一百米的高度使得整座城市一览无余。


当然,一般人即使在这最高的地方,也不可能看清下城区那么远的地方发生了什么,只是艾洛的视力即使在龙族之中,也好得有点过分了。


“没猜错的话,那边应该是王都特别治安部队回来了。”


四年来,曾经有些青涩的贝拉公主也完成了由一名少女到成熟女性的变化,宛如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随风摇曳。此刻她微笑着望着艾洛,如果换成另外一个贵族,恐怕此刻已经想着用更好的方式表达自己良好的教养,以图在公主心里留一个好印象了。


然而艾洛对此没有半点兴趣——在他看来,再美丽的女人甚至还不如一堆面包。


至少面包可以用来充饥,但美丽的女人一般却没那么容易掌控……


“艾洛阁下特地来此,应该不会是只为了看特别治安部队吧?”


贝拉抿了一口红茶,脸上的笑意似是责怪,又似是无奈。


因为眼前的这个少年,十分钟前居然是从窗户跳进来的——用艾洛的话说,比起窗户,走正门的话还要先做一大堆礼节,他可不习惯人类的这一套。


或许艾洛没有想到,在他看来再自然不过的做法反而给贝拉好好提了个醒,站在她面前的并不是温文有礼的贵族少年,而是一条四年前杀死了她的朋友的凶悍的巨龙!


不过就算艾洛知道,恐怕也不会在意。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