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或许这个夜晚,注定是一个动荡的不安之夜吧?


巨大而空旷的黑暗地下世界里,一个人影默默地伫立在死亡般横亘着的石壁之前,欣赏着石壁上那一道道诡谲的血色纹路,像是艺术家在欣赏自己最得意的作品。


“侯爵阁下……不,阿尔弗雷德大人。”


一声恭敬中略带诱惑的问候从下方传来,人影微微一怔,随后转过身来,幽蓝色的魔法灯光下瞬间显露出一张冷酷的面容来。


在王都隐藏着真实身份的古黑龙,此刻正安静地盯着不远处一身薄纱的少女,深紫色的瞳孔里没有一丝情欲,哪怕他明知道那个少女在深渊位面里,也是千金难求的高阶魅魔。


“莉莉娅吗?”阿尔弗雷德的声音沙哑而低沉,“你能有闲心来这边,想必王都里的事都打点得差不多了?”


“大人所说不错。”莉莉娅柔柔一笑,媚骨天成。


“贝拉公主那边,还有亚萨王子那边就等着老国王去世了。一旦他们开始,我先前布置的手段就会起作用,那时血祭之术就可以随时发动了……”


“很好。”人形黑龙的脸上浮现出一个邪异的笑容,他再次转过身去,用一种近乎温柔的呢喃声对着石壁自言自语着,“呵呵,时候已经近了呢……终于,我终于要等到这一天了!”


是啊,过去的这些年自己过的是什么生活?那群虚伪的金属龙……不过没关系,很快这一切就会结束,只要等到老国王死掉的那一天……!


“大人,您的欲望我已经感受到了哦。”莉莉娅上前几步,弯下柔弱无骨的腰肢,语气越发甜腻,“为了庆祝您的成功,不如我们提前发泄一次,如何?”


这几乎可以说是直白的话语让黑龙顿了顿,眼中有些恼火。


“莉莉娅!”他的语气中多了几分冷厉,“注意你的分寸,也不要把我和我的同类混为一谈!”


“至少,我还没愚蠢到与魅魔女王的使者有什么不清不楚的纠缠!”


“可是,人家真的很喜欢您这样强大的巨龙呢……”


不知道是调笑还是认真的话语似乎引起了对方更大的不满,莉莉娅见状笑容微微一敛,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既然如此,就预祝大人好运了。”


说完,她再度鞠了一躬,无声地消融在了黑暗之中。


“哼,魅魔一族果然都不能小看。喜欢我?是喜欢我的‘力量’吧?”


直到确认了这个地下空间再也没有其他人,阿尔弗雷德冷漠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不过无所谓了,既然我敢找你们合作,就不怕被你们算计!魅魔女王?比起即将苏醒的那位来说……简直可笑至极。”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他原本还算英俊的面孔展露出恶魔似的笑意,狰狞可怖,“艾洛,我能感觉得到,你也已经返回王都了吧?真是可惜,本来还想留你一命的,不过你来的很不是时候……”


“算了,看在那次谈话的份上,到时候我去求求那位,尽量让你的躯体留下来做我的护卫吧。”


黑暗,越发深沉。


次日清晨,特别治安部队总部。


昨夜得知艾洛忽然回到王都的消息,几个人着实高兴了许久,就连一向不太喜欢表露感情的凯雷和赫达也显得有些振奋。威尔虽然没见过这位真正的首领,但慕名已久的他在发泄艾洛居然是个比自己年龄还小的人后,也是相当震动。


毕竟,如果说亚力克侯爵是他们实际的后盾,那么艾洛就可以说是他们精神上的主心骨。五年来尽管艾洛一次都没有出现在他们面前,但他却时常派人秘密地送信,一方面了解王都的情况,另一方面也给予他们指引。


在老国王病重,王都局势日益紧张的现在,艾洛能够回来,哪怕就算他还没有发挥出什么实际作用,也足以让几个人吃了颗定心丸。


这样的情感在龙族之中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所以艾洛觉得很有意思。


顺便一提,艾洛现在用的人类外貌是十七岁的样子,而威尔可是已经满二十岁了。


至于这五年来艾洛的外貌为什么没有变化?


他将其归因于了魔法的作用——反正魔法领域博大精深,几乎每一年都有新的魔法被创造出来,即使是传奇法师,也没有把握说自己一定能确认某种魔法效果。


而且法肯里奇是个小国,爱斯特尔那个所谓的“王国第一魔法师”,才堪堪触摸到传奇境界的门槛,根本不可能有人识破这种说法。


当然这个办法还是他向诺埃莱学的。当初诺埃莱被追杀的时候,正是用类似的说法隐藏在人类国家中的。


此刻,身穿标志性的灰衣,胸前挂着金色挂坠的艾洛正高坐在大厅中间的主座上,凯雷与赫达一左一右地侍立着。


他一手斜支着脸,另一手指间着一张印有精美水印纹边的信纸,双目深阖,眉头微锁,似乎因为什么事让心情不是很愉快。


“真是轻松的任务啊——公主殿下的谋略也越来越厉害了呢。”


他随手一扬,那张信笺便被直接丢到了阶下,正好落在一只火盆之中,火焰欢快地跳动了一下,很快将可怜的纸张吞了进去。


“伯爵阁下,您的意向如何?”


一身银色重铠的圣骑士尼克,眼看着艾洛将公主的亲笔信焚掉,不由地拧紧了眉头,不过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尼克,你一定很看不惯吧,”艾洛自顾自地说,“‘宽厚慈爱’的公主殿下给我开出了这么多优厚的条件和这么简单的任务,而我却还对如此胸襟的公主殿下语带不满——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乡下贵族呢,是不是?”


“在下只负责送信,并确认伯爵阁下的态度。”圣骑士口气平静地回道,看得出来他受过十分良好的礼仪训练,哪怕内心再怎么波动,此刻他的礼节还是无可挑剔。


说实话,如果不是尼克早就宣誓毕生只对晨曦教廷和光明之神效忠,并且他的年龄也有些大了,如今王都的大众情人就应该是他了。


“不用介意,只是私下随便聊聊而已。”


艾洛笑着摆摆手,“即使是教廷,也没有规定圣骑士不许结交贵族朋友吧?”


尼克沉默了一会,片刻后,还是以波澜不惊的口吻说道:“既然伯爵阁下一定要听在下这小小信使的说法,那么,我便在此斗胆了。”


他抬起头来直视着艾洛:“在下并不知道公主殿下信中所写的具体内容。但是,既然现在伯爵阁下与公主殿下站在同一阵线,那么就应该对代表了她的意志的信件保持尊重——这同时也是对双方身份立场的尊重——至少,合作也要有合作的诚意,不是吗,伯爵大人?”


合作的诚意?


心中冷笑,艾洛摇了摇头:“你说的似乎没错。不过,也只是表面上的不错而已——世上的事理,并不是这么简单就能站到哪一方身边的——虽然我确实对公主殿下的信件不够尊重,但是,我的部下们现在也确是实实在在地准备用自己的力量和鲜血完成对她的承诺;反观我们的公主殿下,虽然堂而皇之地派身为圣骑士的你来送这封信,但其中的诚意……哼。”


艾洛习惯性地抓住自己的挂坠,语气淡漠了一点:“凯雷,告诉他。”


“是。”凯雷走上前来,不卑不亢地低头道,“按照刚才的信中说法,公主殿下承诺在得到王位后,封赏艾洛大人以公爵之位,并将特别治安部队全员调往各处要职。”


“至于行动计划……公主殿下的部队会在国王陛下逝世后,第一时间守住城门和上城区入口,以阻击两位公爵的部队。而我们需要做的,则是守住王宫的传承神殿,帮助公主殿下拖延时间,直到她成为女王。”


尼克猛地抬起头来,不过随即脸色一动,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再次低头不语了。


能够在公主手下作为亲信任职的,自然没有一个傻子。即使尼克并不善于谋略,但在听到这些话以后,也大概能猜出公主的意图了。


王族之间的传承并非是一句话或者一纸信笺就能决定的事。在被光明之神的神恩所笼罩的西大陆上,所有信奉光明之神及其从属神的国家,国家领袖的变更都必须在传承神殿里完成——只有接受了传承,才意味着王位得到了神的承认和祝福,才有了真正的大义。


虽然所谓的传承更像是一种仪式和习俗,并非是神明真的会关注过来,但这关系到王位的名正言顺,所以不可谓不重要。


因此可想而知,两位公爵要推举王位继承人,肯定也要争夺传承神殿的归属。


现在问题来了:特别治安部队只是五年的经营,就形成了一股不可小视的势力,哪怕其中有着贝拉公主和亚力克侯爵的照拂,但是两位公爵的势力可是已经经营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了……


士兵们大多知道,军队进攻王都意味着什么,所以到时候真正会攻击王都的军队绝不会多,哪怕塔特尔公爵真的在军中只手遮天,可这个国家还是王族的!


但是王宫这边可就不同了。军队无法轻易进入王都,公爵们招募的死士却可以。到时候特别治安部队所要面对的敌人,想想就知道不好对付。


更何况公主承诺的封赏里,包括将特别治安部队全员调职。


明升暗降、瓦解实权的手段,尼克也不是没有听说过。


“所以凯雷、赫达,”艾洛向一旁偏过脸,“你们对此的看法呢?”


“很巧妙。”赫达的回答简洁明了。


而凯雷更是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将右手放在心脏上,深深鞠躬。


尼克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有些难堪,却还是没有说话。


感受到对方一脸的窘态,艾洛的心情终于有些愉悦了。


“尼克,不必这么介意,以上只不过是就事论事而已。”摆了摆手,艾洛站起身来,“不管怎么说,如今还是要以大局为重,如果公主殿下失败的话,想来我的结果也不会很好。况且……如此安排算是兵对兵、将对将的公平对决了,这方面我也不能对辛苦经营的势力太没信心啊。”


“艾洛大人,特别治安部队全员,随时听候您的调遣。”


凯雷眼中闪过一抹亮色,嘴角的弧度大了一些。


“那么尼克,你可以回禀公主殿下,就说这件事我们接受了。”


艾洛站起身,向着内厅走去,“以我之名义,保证法肯里奇的王位,绝不会让于他人之手——不过在那之前,王都中还要上演一场大戏。相信,一定会很精彩的。”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