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神殿通道后段。


诺伊斯单膝跪在地上,鲜血从口中流出,一滴一滴地落在脚下这片青石铺成的地面上。


罗兹的情况同样不是很好,尽管对方的两名随从——人类和巨魔——在他的火焰风暴下已经变成了焦黑的尸体,但就在罗兹的心神稍稍放松的时候,一道诡异的紫色光线忽然从戴茜的法杖中射出,直接击中了他的额头。


顿时,一阵极度的痛苦袭击了他,同时他惊骇地发现……自己对魔法的控制,也被极大地削弱了!


对一个施法者而言,忽然被大幅度压制了施法能力,无异于一记重创。


而对面的两个狮兽人当然不会放过这个由随从的生命创造出来的机会,一番猛攻将罗兹和诺伊斯直接逼到了绝境。


不远处,阿普里尔微笑地看着两人,眼神中充满着嘲讽。


“哼,刚才说的好听,原来你们的实力就只有这样吗?”


“过于大意的话,可是会吃苦头的。”


诺伊斯左手紧紧地捂住胸口,鲜血将他的皮肤染成了红色。尽管自己已经被对面那个用冰的女人重伤,但是他的脸色仍然是一如既往的从容镇定,似乎完全不在乎对方的强大。


“真是愚蠢,到了现在还看不清形势吗?”阿普里尔的嘴角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尽管你的剑术和那个地精的魔法很厉害,但只要中了戴茜的封印射线,无论是多么强大的施法者,一身实力都要去掉大半!”


“更何况你们的实力比我们还弱一点。如今施法能力被封印,局势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


“啰嗦!”


诺伊斯冷哼一声,长剑再次朝着敌人的要害刺去,但是仍然像前几次一样刚要碰到阿普里尔,对方就凭空消失在原地,瞬间从远处出现。


本来,诺伊斯身为一名炉火纯青的剑士,就算是在特别治安部队里最不突出的一个,再加上刚刚也消耗了太多的力量,但他在攻击速度上的优势绝对是压倒性的。


刚才的初步交手也已经证明了,阿普里尔是一名掌握着部分火焰力量的战士,不过可能是因为魔武双修的关系,导致两方面都不是很精通,所以几乎一直都在被诺伊斯压着打。


如果不是戴茜的封印射线毫无征兆地出手,直接重创了罗兹,说不定刚刚就能一鼓作气结束战斗……


不过,现在阿普里尔的身手似乎有些不同了。


这种速度,如果真的没有依靠魔法的话,简直就像是犯规一样!


无论如何,如果连对手的身体都碰不到,那么再凌厉的攻击也都不过只是野兽的怒吼,仅仅能吓唬一些弱者罢了。


碰了无数次壁的诺伊斯的身体终于有些受不了了,鲜血从他的嘴角处渗出,但是他眼神里却依然冷冽,看不出一丝疲倦的神色。


“有本事的话,给我躲一下这个看看啊?”


不等阿普里尔再嘲讽,罗兹的声音便先一步到了。让人有些意外的是,本来已经因为封印而受到精神损伤的他,此时居然固执地法杖再次对准了阿普里尔。


“天真,以你现在的力量,又能用出什么魔法来呢?而且我这边还有戴茜在——唔!”


“小心!”


戴茜的提醒还是晚了一步,刚刚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在她眼前发生了:明明已经被极大削弱了施法能力的罗兹,身上竟然传来了大量魔法能量聚集的反应!


即使她第一时间就立刻吟唱起魔法,也已经晚了。


仿佛是触底反弹一样,身处绝对不利情况下的罗兹,魔法凝聚的速度却快了很多,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一片炽热的火海便瞬间包围了她!


同时,阿普里尔还没把话说完,就因为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而闭住了嘴。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从他的右肩一直砍到了腰上,喷薄而出的血液染红了轻甲。


阿普里尔的眼中充满了难以相信的惊恐:“移位术无效了……什么时候开始的?”


“好险……”


这一次,罗兹和诺伊斯真正地松了口气。


他们能做到这样的绝地反击,实际上是和艾洛分不开的。


在昨天晚上,艾洛就花了一笔信仰点,兑换了两个一次性的魔法封印石交给了两人。这种魔法封印石是信仰置换契约里的一种比较特殊的商品,实质上是一个一次性魔法道具,也可以看做是一个更方便使用的魔法卷轴。


而艾洛给他们的,分别就是“驱散”和“魔法屏蔽”这两个魔法。


正如凯罗尔预测了神殿攻防战中可能出现的敌人一样,艾洛也想到了罗兹和诺伊斯可能遭遇的敌人。


戴茜的封印射线,本身也是一种魔法,自然可以被驱散。而阿普里尔的情况就有点特殊了。


刚刚诺伊斯冒着生命进行多次试探,实际上正是为了确定阿普里尔是如何闪避自己的攻击的。


结果也验证了他最初的猜想:阿普里尔那半吊子的火焰魔法,根本就只是吓唬人的东西,他真正能运用的魔法……是移位术!


而且不同于一般法师释放移位术,阿普里尔身上似乎还有辅助道具,足以令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将魔法完成。同时阿普里尔也是一名强大的战士,速度并不慢——因此在外人看来,就像是他本身的速度极为夸张一样。


多年来诺伊斯和罗兹联手作战的默契今天还是起了很大的用处,在罗兹驱散封印、放出火海之后,诺伊斯紧接着将魔法屏蔽的封印石捏碎,同时直接近身,一剑命中了失去移位术的阿普里尔。


可惜的是,魔法屏蔽并不是法术无效结界那么高级的魔法,虽然在灵活性方面更胜一筹,却也只能暂时屏蔽阿普里尔的魔法使用。


不过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战果,也已经足够了!


“别给他们缓过来的机会!”


看着身受重伤的阿普里尔,还有仍然在与火海抗争的戴茜,诺伊斯轻轻地擦了擦嘴角上的血迹,与罗兹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随即找上各自的对手。


阿普里尔颤抖着从地上爬起来,身上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中,鲜红的血液汩汩流出,他的声音在发抖:“别……别杀我,我可以做你的奴隶……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的……”


一位铁石部落的战神武卫甘心做奴隶这种事虽然对一般人来说是巨大的诱惑,可惜……他面对的是诺伊斯。


早年的军旅生活的生活早就教会了他,在战斗的时候绝对不要给敌人一点生还的机会!


“斩草除根,我还是知道的。”诺伊斯冷冷地说道,然后将剑对准了阿普里尔的脖子。


阿普里尔的瞳孔开始凝聚,似乎已经看到了向自己缓慢洞开的地狱之门。


深邃的瞳孔如同一层薄薄的冰面,肃杀般的寒意与冷漠充盈其中。诺伊斯漠然地举起左手,杀机顷刻之间迸发。


“去死吧!”


感受到魔法屏蔽效果的消失,阿普里尔的眼角凶光一闪,忽然咆哮起来。


他倾尽全力地发出一声怒吼,极度的恐惧却使他的声音扭曲。而就在下一个瞬间,一股空前强大的能量波动伴随着地面上大量出现的裂缝,从地下汹涌而出!


“怎么回事?!”诺伊斯急忙纵身一跃,迅速远离逐渐开裂的地面。


“就是现在!”


阿普里尔显然也拼命了,他的双眼瞬间变成血红色,随后一注白色的岩浆从地底突然喷射而出,直接冲向了高空中的诺伊斯。


没有任何挣扎与反抗的声音,吞噬了这个剑士的岩浆静静地落回地面,溅起了无数星星点点的火花。


“结束了……吗?”


阿普里尔终于忍不住跪倒在地面上,大口地喘着粗气,心都差点从要跳了出来,惨白的面容上写满了恐惧。


他当然知道魔武双修的结果,只能是导致两方面都不精通。然而,这也不代表,他的魔法就真的只是用来吓唬敌人的手段了。


实际上,阿普里尔真正的魔法杀招,正是刚才的岩浆!


要知道,刚才他基本上就是从鬼门关爬着回来的。只要他错过了机会,就必然被诺伊斯瞬间击杀。况且召唤出来最高温的白色岩浆,对他来说也是超负荷的事情,如果诺伊斯还不死,他就绝对没有半点反抗之力了。


不过还好,在诺伊斯放松心神的时候出其不意地发动了最强魔法,一瞬间的绝地反击将对手直接葬送,真可谓精彩的凶险。


阿普里尔瘫坐在地上,惨白的面容缓慢恢复着血色。


“终于赢了啊。”他不自然地垂下左手,身上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再加上刚才差不多用尽全力的一击,已经使他的状态差到了极点,差不多沦落到了不足平时一半实力的水准。


“是吗?那可太遗憾了。”


突然,一个平静的声音传来,却仿佛是来自阴森洞穴的幽灵。


“啊——!”


阿普里尔心胆俱裂,尖叫着从地上跳了起来,飞快地甩动左手,试图再次发动岩浆攻击。随即已经沉入地下的岩浆立刻像积蓄已久的地下泉水井喷而出,一条条凶恶的火蛇舞动,随时准备吞噬大地上的一切生灵。


但是空旷的四周死一般的寂静,除了偶尔坠回地面的岩浆会溅起一些声响,他只听见自己不断加快的心跳声以及远处两个施法者对拼魔法的响动声。


无形的恐怖死死地压迫着他的心脏。


下一刻,他左手上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真的被甩了出去。


“唔?!”


阿普里尔低下头,彻骨的寒冷与剧烈的疼痛瞬间涌入了他绝望的脑海,看着自己仅剩下大拇指的半个手掌,血肉包裹着残缺的白色手骨。


鲜血喷洒而出,染红了自己脚下的好大一片土地。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