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克莱尔从空中翻身落下,稳稳地踩上地面。


“起来啊,威尔!虽然刚才模拟了那么多不同流派的剑技,已经几乎让我用上了全力了,但是摊到每一招上,分量可就小得多了——你不会被这种杂耍般的招数打倒吧?”


威尔确实没有就此倒下,但是,重新站到克莱尔面前的他,身上那顽强的气息也开始衰弱了。不管怎么说,人都是有着极限的,刚刚高强度的战斗也耗尽了威尔几乎所有的潜能。


“克莱尔,你到底什么意思?!”


威尔心中有些发凉,他也能感觉出来,克莱尔严格来说,现在仍然没有使用全力。


然而自己,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


“很简单啊,”克莱尔一脸的邪气凛然,“当然是为了向你证明——你所谓的正义,实在是连杂耍都不如的东西啊……”


“克、莱、尔!”


威尔的怒气,终于无可遏制地爆发了,伴随而来的,是排山倒海一般的炽热力量!


没错,就是这样。燃烧吧,爆发吧,然后突破一切的临界……人类的极限之处,不只有爱和正义,也有愤怒和憎恨啊!


深吸一口气,两位顶尖的剑士再度展开了新的对决。


“我的正义之心,才不会输给你!”


“那就先问问我的嗜血魔剑吧!”


神殿大门前的战斗,现在也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


“凯雷先生,请允许我先领教您的实力。”


面对费兹捷勒的挑战,凯雷神色不变,他当然一下子就看出了对方的打算:车轮战,不过也可能很快就会变成偷袭。


不过,那又如何?


就算面前的两人,都是实力不弱于自己的高手,他也毫不畏惧。


不说他原本就极为沉稳的性格,单是武僧训练中,就有一项是在战斗中保持平常心!


手中的骑兵枪再度扬起,剑风呼号,犹如闪电一般劈向面前杀手的头顶!


而那一身黑衣的杀手费兹捷勒却是沉默不语,在长枪临身之际身体猛然一错,以毫厘之差躲过了攻击,接着直接撞入凯雷的怀里,用肩膀的力量狠狠撞向他的腹部!


这一招威力不大,但却难以防御,况且腹部相对其他部位来说也要脆弱一些。凯雷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撞得向后退了几步,身体顿时有些失去平衡。


抓住这一丝破绽,杀手再度欺身而至,双拳之上猛地爆发出黑红色的气息,在一瞬间爆发出了不知多少道拳影,每一拳都掀起烈风!


凯雷的瞳孔骤然一缩,对方战斗技巧之高超远远超出他的预料,竟是直接掌控了战斗的主动权,将自己逼入不利的状况。


面对费兹捷勒如此凶猛的攻势,凯雷猛然发力,身体向后平移几分,接着手臂一曲,将长枪横在了胸前,并以此为防具,护住周身的重要部位以抵挡拳劲,同时借力后退,远离了对方的攻击范围。


这番应对迅捷正确,相信没有几个人能做得比他更好了。


但即便如此,凯雷还是没能挡下所有攻击,胸腹又被沉重的拳劲击中了好几下,那滋味很是不好受。


即使进行过多年针对肉体强度的武僧训练,在进入传奇境界之前,凯雷的身体,特别是内脏仍然还是正常人的水平。此时面对费兹捷勒贯穿力不俗的拳劲,凯雷强健的肌肉也无法将其力度完全抵消,内脏一时间受到了轻微的震荡。


当然,不要说凯雷一个非传奇了,只要是人形生物,哪怕是进入了传奇境界,内脏比起其他地方,也依旧是非常脆弱的部分——甚至于以强大而闻名的龙族的体内,也是他们的一大弱点。


吟游诗人传唱的故事里,不乏英雄设法通过攻击龙的内脏而完成绝地反击的内容!


轻轻抹掉嘴角渗出的血迹,凯雷的神色变得凝重无比。


他紧盯着眼前再次端出拳法架势的杀手,这个名为费兹捷勒的男人,似乎并没有使用武器的习惯——然而凯雷不会因此而小看他。


正如自己没有使用防具的习惯一样,费兹捷勒不使用武器,说明他的徒手攻击,就已经输于任何一种武器了!


“不愧是公爵所倚仗的高手,至少在法肯里奇,有这种实力的你,绝对可以排得上传奇之下的前五名了。”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武僧和杀手而已,当不起这样的赞誉。”


费兹捷勒用低沉的声音回答道,仅从他冷硬的声线就可以看出,这绝对是一个性情冷酷坚毅之人。


“果然,这种战斗风格……武僧么。不过那些不重要了,放马过来吧,让我继续领教你的实力!”


凯雷举枪在手,将剑尖对准费兹捷勒,做出一个挑衅的姿势。


对面传来轻笑声。


“我想你大概搞错了什么,我是一个杀手,并不是战士,我只会用杀手的方式来战斗……正面对决,那不是我的战斗风格。”


说到这里,费兹捷勒居然放下架势,同时纵身向后一跃,整个人就这样消失在了一道白色闪光之中。


下一刻,一个颇为高大的身影从另一侧跃来,站到了以逸待劳的露露身后。


是亚萨王子?


不等凯雷有所疑惑,他的身后也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凯雷大人,我们来帮您!”


原来是方才负责守卫神殿大门的卫兵们,没想到他们反而是在这些战场中最先结束战斗的一群人。


凯雷没有拒绝,他不是奉行个人英雄主义的热血少年,先前打算独战两大杀手,也是为了尽量给神殿中的人争取时间。既然现在卫兵们已经先一步解放了出来,那么他也没必要为了耍帅而继续逞强。


“哼,要不是那些突然冒出来的火元素和土元素,我早就杀入神殿了!”


亚萨的脸色很不好。


按说那一群卫兵是绝对无法对付他专门购买的花岗岩傀儡的,没想到战斗打响后,神殿大门中却冲出来十几个土元素和二十多个火元素。


结果毫无疑问:虽然所有的元素都被消灭了,但亚萨的花岗岩傀儡也全灭。只剩下一个人的亚萨当然不可能和一群卫兵死拼——他还想着成为国王呢。


所以,为今之计也只有寻求露露的帮助了!


“给我杀了他们!”


亚萨指着凯雷和卫兵们,对露露低声命令道。


“没搞错吗,这么可爱的少女也是杀手?”


看着露露那极具欺骗性的外表,一个卫兵忍不住小声说了出来。


确实,这位黑裙少女有着白瓷一样的细腻肌肤与娇小可爱的面容,一双深邃的大眼睛以及脸上带着的慵懒笑容无不令人为之着迷。


最重要的是,看起来,她甚至还应该是在和父母撒娇的年纪。卫兵们也是人,怎么可能忍心向她下杀手?


“我想,一会打起来你就会改变主意了。”


凯雷淡漠的声音顿时惊醒全场,连带着露露也投来了充满玩味的目光。


“哎呀,凯雷先生真是无情呢……”


这个少女的声音很好听,带着点童音,软绵绵的,然而她脸上的笑意却让凯雷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也许,露露是比费兹捷勒更加危险的对手!


“不过这样露露才喜欢。刚才的交手露露看了,凯雷先生的实力多少也有点数了。”


话音落下,露露朝亚萨微微点头,随后抬手拔出了腰间的双剑。


这两柄剑一红一蓝,闪烁着奇异的魔法光芒,它们的做工精致且别具美感,一看知绝非凡品。


“接下来,就拜托先生把心脏给露露吧。”


露露的眼神一动,虽没有杀气,但那骇人的气势却是迎面而来。


凯雷的脸色沉重下来,多年的训练让他已经有了一种超直觉,以至于有时候根本不用动手,单凭这股气势,他就足以判断出对手是不是有真材实料的。


更可怕的是……她才多大点年纪?凯雷的年龄可能都快是她的两倍了,然而双方的气息却不相上下。


这已经不能简单用天才来形容了!


来不及多想,眼前的少女已经蓦然迈开了步子,红与蓝交错的魔法双剑犹如精灵一般舞动着。


不用凯雷出声,站在他身旁的三个卫兵瞬间就冲了出去,没有因为露露年幼就对她有所轻视,刀剑闪烁,一出手便直取要害。


三把武器尽皆斩空,少女杀手下一刻出现在了战士们的上空,两把长剑平持,借助着重力俯冲而下,使出一招气势骇人的纵向回旋连斩!


威势甚大的斩击,但人在空中无法借力加速,对于受过严苛训练的精英战士们来说,并非不能闪避。


随着一声击响,攻击落空,其中一把长剑刺入了甲板之中,陷得很深。


三名战士见状,心中以为有机可乘,结成一个简单的战阵便围杀了过来。


然而露露的眼中没有丝毫慌乱,她持剑的手臂暗暗发力,不是要将长剑拔出,而是直接让身体倒立于空中,然后以此为支点,旋转身体,同时另一只手臂舞动长剑,划过一条诡异的弧线,精准地斩断了其中一个战士的喉咙!


利用这股旋转力,她又顺势拔出了插入甲板的长剑,接着两把长剑在空中舞出圆弧,又是一个横向回旋连斩,将另外两名战士的咽喉同时斩断!


杀戮仅在一瞬之间,等到旁观者回过神来,他们的同伴皆已经殒命于此。


凯雷根本没有空去为死者感到悲伤,露露那诡异的剑术让他从心底里升起一股寒意。


这是何等乱来的战斗方式,简直就像是在刀尖上起舞一般,步步凶险!


只要刚才这个少女的动作有一个失误,那么现在躺在地上的人就很有可能是她自己了。


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这个少女的行动才更加让人觉得可怕。


不是杀死敌人,就是被敌人杀死!


太诡异了!太极端了!


这是邪道,但就杀人来说却有着绝对的效率!


这个少女很不正常,她有着完全不符合自身年龄的强大,以及不逊于任何一名久经沙场的老兵的战斗经验和心理素质。


如果说费兹捷勒给他的感觉是铁壁一样的强大,那么露露给他的感觉,就是如同深渊植物般的邪恶!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