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情况真是糟糕得透顶了。


战场上的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凝固,凯雷紧紧握住骑兵枪,视线锁定在少女露露的身上,对方则回以一个有些嗜血的微笑。


在两人身后,无论是其他卫兵还是亚萨王子,都没有说话。


“把她交给我,你们在原地继续守卫神殿大门。这里还有另外一个杀手潜伏着,公主殿下他们不能受到影响。”


考虑片刻后,凯雷对卫兵们如此吩咐道。


如果需要对付的只有这少女杀手一人,凯雷还可以利用己方的人数优势来围杀她。


但因为那个潜伏在暗处的男人费兹捷勒,使他不得不分散战力。


说到底凯雷作为特别治安部队的一员,本质上是一名军人,而军人向来都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


在今天的第一缕晨曦到来之时,艾洛给他的命令,便是死守传承神殿,在仪式完成之前任何人都不得进入。


于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只能选择一个人来面对这个可怕的少女,以及那个同样强大的男人。


危险性很大,但胜算也是有的,正如前面所说,凯雷是个相当高超的战术家,没有任何把握的事情他才不会做呢。


凯雷双手架起骑兵枪,注意力此刻空前地高度集中,面对露露这种以身手诡异而出名的杀手,他不敢放过对方任何一个动作。


“你确实很厉害,但如果只是那种程度的话,我想你还没法带走我的心脏。”


面对凯雷仿佛挑衅似的话语,这个少女终于露出了一丝苦恼的表情。


她轻轻皱眉,说:“实在带不走的话……就只能毁掉了。”


下一刻,只见她握剑的双手轻轻抬起。


冷冽的剑光蓦然斩至,在空中留下了布匹撕裂的声音。


凯雷侧身躲过这一记挥斩,又用长枪险险地格挡住隐藏在挥斩下的另一剑,枪与剑的激烈摩擦中火花乍起!


退后两步,凯雷还没来得及反制对手,便见露露舞动着双剑连连斩至,连绵不绝的攻势如浪潮般令人窒息。


“铛铛铛!”


一次又一次完美的格挡,精彩之下隐藏的却是万分凶险。凯雷看得很清楚,露露的每一剑都是以自己的要害为目标,一旦有一剑没能挡下,说不定下一刻自己就是被开膛的结局!


又是一次深呼吸,凯雷挺直了脊梁,站得如同标枪般笔直,他将长枪横在胸前作为盾牌,任凭露露的双剑如何凶猛,他都如同巍峨的大山般横亘在这里,岿然不动!


钢铁相互碰撞,激烈的震荡之声如同战鼓轰鸣,金红色的火花肆意飞扬,竟显出几分唯美来。


乍看之下两人打得难分难解,但凯雷其实是心中有苦自知。


攻击不但致命,而且频率太快,实在找不到有效的反击机会,这样下去的话他可没把握在露露疲惫之前一直守护自己的门户。


心里警惕于露露的凶悍,凯雷同时也在观察预判着敌我双方的优势劣势。


速度追不上的话,那就用力量和胆魄取胜!


凯雷立时放弃防御,手腕一翻,骑兵枪由下而上从一个诡异的角度斜刺过去,以一种惨烈的气势和露露以攻对攻。


他将自己的要害暴露了出来,但如果露露选择用长剑穿透他的心脏,那么同时他的骑兵枪也会在第一时间贯穿露露的额头!


比武技确实是你厉害,但比谁狠的话,这位自幼独立的狼兽人可不会畏惧于任何对手!


露露眼瞳一缩,她可没有和凯雷同归于尽的打算,于是双剑一撤,转攻为守,试图挡下这来势凶猛的一击。


但她显然低估了凯雷的腕力,承受冲击力的那一刹那,狂猛的力道顺着双剑传至她的娇躯,将她直接劈得倒飞出去!


见到此景,周围的卫兵们发出喝彩的声音。


终于……难得的机会出现了!


没有沉浸在成功的喜悦里,凯雷内心平静如水。此刻他们的实力不相上下,战况很可能下一个瞬间再度逆转。


露露的剑术确实很强,但女性和男性相比先天性的劣势却是难以弥补的,更何况是人类少女和成年兽人男性了。露露与凯雷的正面对抗自然不会占到什么便宜。


在空中一个三百六十度大翻转,又在着地之后连续后退了好几步,少女杀手这才堪堪停下,她娇美的面容因气血翻涌而显得有些潮红。


轻轻喘息了几声,手臂上传来的麻痹感让她暂时不能保持先前一样高频率的攻击,这让她的眉头愈皱。


凯雷的难缠程度尚在她的预料之上,她刚才还是大意了几分。


既然如此的话,难道真的只能用“那个”了吗?


可是,凯雷先生的心脏,真的好想要啊……


“继续来吧——!”


来不及仔细想了,凯雷的大喝声如雷鸣一般响彻周围,他并没有放过这个趁胜追击的机会,长枪再度挥舞,飓风一样扑向了露露!


而这一次对方没有选择硬捍,而是依靠灵活的身法横移闪避,争取手臂恢复正常行动力的时间。


凯雷的刺击大开大合,虽没有露露的灵活多变,但却气势如虹!


广场的白石地板以他们的交战点为中心卷起狂岚,不时传来地砖被劲气扫荡开裂的声音。


其他的卫兵们都紧张地注视着两人的战斗,以凯雷如此数一数二的身手仍然陷入苦战,那个少女确实是深不可测。


虽然很想上去帮忙,但另外一个隐藏着的杀手的存在却让他们不敢妄动。


那个自称为费兹捷勒的男人自从消失后便再也没有半点影子,然而作为久经沙场的战士,他们都能隐约感觉到一种被窥伺的感觉。


费兹捷勒同样也在等待着机会啊。


无论如何,他们现在能做的唯有以不变应万变。


再度扫出一股气势骇人的剑气,同时预测出女孩的闪避路线,凯雷错步移位,先一步到达那里,终于将女孩逼入了死角!


“结束了!”


凯雷暴喝一声,手中的骑兵枪带着一股恐怖的风暴向露露的脖颈横斩而去!


一身黑裙的少女并没有任何慌张之色,正相反,此时她眼中所流露出的是一种看似疯狂,却又冷冽到极致的理智,像是野狼捕获猎物时的眼神。


她手中的魔法双剑同时舞动,红色长剑宛如一团有了生命的火焰,轻巧地格挡开迎面而来的长枪,因为力量的悬殊差距,这并不能形成实质性的防御,但却造成了对方攻势的短暂停滞。


就在这一刹那,另一把闪烁着微弱蓝光的长剑也几乎是同时刺出,并不是瞄准的凯雷,刺向的目标是……他手中的武器。


“结束的应该是你哦。”


伴随着少女带着些许笑意的话语,蓝色长剑上猛然升起一抹凌厉的光华来,一时间刺得凯雷都下意识地移开了视线。


而这正是露露等待的机会——哪怕凯雷在不到一秒后就再度恢复了过来。


拿着蓝色长剑的右手手腕一阵抖动,力道被古怪的技巧传递过来,随后扩散至骑兵枪之上!


“砰!”


凯雷只觉得手上微微一颤,原本就势大力沉的骑兵枪竟然再也拿不住,脱手飞了出去。


她的目标,一开始就是我的武器?!


没给凯雷更多的思考时间,下一瞬,赤红的火焰长剑已然悄悄抹向了他的脖子。


这一剑才是真正的绝杀!


“糟糕!”


身体本能地想要挥动长枪防御,但此刻自己的武器已经飞到了半空中。凯雷只能看着露露的长剑像是夺命的毒蛇,撕咬向自己的咽喉。


这一剑蓄势已久,瞄准了凯雷武器被击飞时的瞬间失神。


待其反应过来,已然来不及闪避。


“嗤!”


长剑刺入血肉,灼热而鲜红的液体从上方滴在了露露的脸上,但她的眼中却没有出现丝毫的放松之色,反而是越发地凝重起来。


因为,这一剑并没有如预想中那样贯穿凯雷的喉咙,而是直直地刺入了他的右胸。


面对死亡的逼近,凯雷竟是直接挺直了身体,令露露的攻击指向了自己的心脏——他在赌,露露还想要自己的心脏!


然后,凯雷赢了。


千钧一发之际,虽然没有收回攻击的打算,但露露仍然迟疑了一刹那。毕竟……好不容易才遇到一个值得自己收集心脏的目标啊,那属于她心仪的强者的,充满活力的强壮器官……


还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真的要放弃吗?


短暂的犹豫让露露下意识稍微偏转了一下剑锋,于是长剑轻易刺进了凯雷的右胸,血液喷涌出来,但强韧的肌肉和坚硬的胸骨却成功阻止了攻势,甚至将长剑卡在了血肉之中。


意识到大事不好的露露,急忙用蓝色长剑试图弥补这个错误——然而还是慢了一步。


就在这一刹那,只见凯雷的左手猛然发力,不顾受伤似地紧紧抓住随即袭来的蓝色剑刃不放,牢牢禁锢住了这夺命的剑锋,令其不得寸进!


这一刻,露露的两把剑都被凯雷所制住了。


如此果决,如此狠辣!


身为一个真正的战士,在必要的时候,对自己就应该比对敌人更狠!


“抓到你了……”


凯雷微微咧嘴,浑然没有在意自己的伤势。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