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暂且不说艾洛心中的纷乱思绪和伊妮德的万分不安,这一天最激烈的时刻,自然要属于正在于侯爵府废墟上空对峙的一黑一银两条巨龙。


不同于可以悠闲地静观事态发展的艾洛,阿尔弗雷德的心情一点都不好。


作为一条古龙,他比在场所有人都清楚无敌龙到底意味着什么。


更何况,无敌龙之中也是有着强弱之分的。而现在正与自己面对面的这条银龙,无疑就是属于强的那一类。


不同于喜欢各自为政的彩色龙,金属龙虽仍然有着龙的高傲天性,但他们更愿意遵守一些秩序和传统。这就导致了金属龙之中更容易产生首领之类的角色。


其实这一点从两大龙族的聚集地形式上也可以看出来:彩色龙的政治中心在海外的龙岛之上,而金属龙的政治中心则是龙炎帝国里一座名为“神圣龙城”的地方。


只是从名字来看,就多少能看出一点这方面的差异了。


星幽尊者正是银龙一族的最高首领,这条龙的生平真的可以用“传奇”来形容,不说他在金属龙中仅次于号称“圣裁尊者”的金龙首领的威望,也不说他是如何一力倡导人类和金属龙建立盟友关系的。


单说他的天赋,便足以令人震惊了。


虽然很多龙出于保留实力的考虑,会尽量避免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天赋情况,但星幽尊者作为金属龙族里的大人物,这样的情报想要保密并不是容易的事。


当然也不止他一个,实际上五位尊者中,也只有自出生以来就从未出手的圣裁尊者的天赋是秘密了。


星幽尊者的天赋,名为“先知”,顾名思义,就是能够看到未来的可怕能力!


不过,阿尔弗雷德也不是全无胜算。


原因很简单,尽管星灵集所卷轴穿透了他的结界,但是以凯罗尔的能力和卷轴的承载能力,是远远不足以将在无敌龙里都算得上强者的星幽尊者之真身召唤至此的——此刻在阿尔弗雷德对面的那条龙,只是星幽尊者的分身而已,能发挥出本体一半的实力就不错了。


而自己则拥有黑月之神的神力加持,这一增一减之下,胜负确实还不好说……


想到这里,阿尔弗雷德眼中猛然闪过一道狞厉之色。


不如就抢先动手,干掉这个分身,给主人当做见面礼!


只是……星幽尊者仿佛早就知道了他的想法一样,淡淡地开口了。


“很抱歉,虽然很想领教一下你的实力,但这具分身没法支撑太久。而且巴灵顿经不起更多的破坏了——所以,再见。”


说着,他抬起一根指头,朝着阿尔弗雷德的肚子随意一指。


“这是?!”


一瞬间,阿尔弗雷德心中就大呼不好,因为一道极为强横的魔法能量,忽然从他的体内产生了!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黑与红交织的体内空间里,戴茜那被胃液腐蚀得残破不堪的尸体突然亮起了青色的光芒。紧接着,青光大作,让人为之战栗的庞大能量从尸体中涌出,只是短短几秒就充满了黑龙的胃部!


“填充炸弹的效果似乎不错,虽然没有用上所有炸弹,克拉维多的发明也可以被用来认真考虑对付彩色龙了。”


星幽尊者自言自语着,接着偏过头去,似乎有点不忍心看阿尔弗雷德的下场了。


当然,现在的阿尔弗雷德已经完全顾不上星幽尊者的反应了。


笼罩着王都的结界顷刻间布满了裂痕,而古黑龙的腹部同时开始了不断地膨胀和收缩,一条条狰狞的血管清晰地浮现在肚皮上,如果靠近一点甚至能看到血液在其中隐隐奔流的样子。而在胃部的地方,一团妖异的青光大现,这光下一刻便分流成无数道,深入了巨龙的身体各处!


“就差一点,主人就可以苏醒了……为什么会这样!!!”


多年的谋划竟然一朝崩溃,而被自己视为死敌的家伙居然像是吃饭喝水那样轻易就打发了自己……这种剧烈的反差,放到谁身上都受不了吧?


至少阿尔弗雷德不行,他不甘地仰天怒吼,张开的血盆大口中似乎也有青色的光芒射出。仿佛是预感到了大难临头,他奋力地挣扎着,然而全然无效。


接下来,他身体崩溃的迹象更加明显,那黑红色的火焰渐渐消失了,漆黑的龙鳞以一种缓慢而坚定的速度逐渐开裂,一道道混合了血色的青光不断射出,俨然成为了天空中一轮青色的太阳!


“该死的金属龙,就算死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用尽最后一点力气,阿尔弗雷德的怒吼回荡在城市上空,同时,他竟然不顾崩溃速度猛然增加的身体,调动起大量的魔力,将周身的青光变为了黑色。


显然,他最后的报复手段就是自爆!


“我、我们要死了吗?”


神殿之中,维斯惊慌地看着天空中那轮黑色的太阳渐渐地扩张开来,他的身边,坐着刚刚被斯托解除了束缚的诺埃莱。先前凯罗尔的手段确实给了这条银龙不少苦吃,所以他一时还缓不过来,只好原地休息一下。


不过无论是谁,此时都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轮太阳中蕴含的恐怖力量,一旦让它爆发出来……只怕整个王都连同附近的地方都会瞬间被夷为平地!


“尊者界下……”


诺埃莱显然也感觉到了星幽尊者的气息,他苦笑着摇摇头,“似乎我们现在的生死,都要取决于尊者界下了。”


“等等,我才不想死呢!”伊妮德作为一个普通人当然不比两条龙的心理素质,她吓得六神无主,要不是神殿距离星幽尊者太远,只怕她此刻已经冲出去恳求对方救自己一命了。


就连性格木讷的斯托,脸上也带了一丝焦急和恐惧。


艾洛则是几人里唯一还能保持平常状态的,他不满地看了几人一眼。


“你们在说什么啊,我们当然不会死了。”


说完这句话,艾洛继续将目光投回远处的天空,丝毫不顾其他人的连声追问。


这不是他故作神秘,而是因为刚刚,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了他的心底。


“带着你的手下继续前进吧,这一次我先放过你……我会期待你有朝一日,能给那些高高在上的家伙带来什么冲击的。”


艾洛第一时间就意识到,这个声音正属于星幽尊者。


似乎,在一起事件解决的同时,又有更值得期待的事件逼近了啊。


与此同时,王都的混乱也即将落下帷幕。


“那么,到此为止。”


略显冷清的声音响彻云霄,一道银光仿佛闪电般划破天际。


下一秒黑色的太阳像是风中之烛一样轻飘飘地殒灭,阿尔弗雷德带着无比震惊和痛苦的神情看着深入自己心脏的魔法长枪,死灰色顺着他的心脏快速扩散到了全身。他张了张嘴,可是什么都没能说出,眼睛便失去了所有的神采。


同一时刻,星幽尊者伸出前爪拽住了阿尔弗雷德的脖子,两龙那庞大的身躯顿时化为无数光点,消散在了空气中。


逐渐恢复碧蓝的晴空下,有很多人从城门口冲进来,直奔传承神殿。


随着阿尔弗雷德的死亡,血炼之术与结界终于被破除。


沉默良久。


“我们……活下来了!”


听着伊妮德不敢置信的惊叫声,艾洛缓缓站直了身体,走到维斯身后,就像一名无比忠诚的臣子一样。


诺埃莱仿佛也明白了什么,他点了点头,将一件东西交到了维斯的手里。


那是一顶镶嵌着宝石的黄金王冠,虽然因为混乱而显得有些蒙尘,却也能看出王室的威严和尊贵。


看着维斯听话地将王冠戴好,艾洛却微微一愣,像是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一样,眼睛微不可察地眯了起来。


事情可是……没有彻底结束呢。


片刻以前,侯爵府废墟地下。


仍然是那个巨大而黑暗的地下洞穴,如同死亡般横亘在洞穴尽头的石壁上繁复的血魔法阵里的纹路似乎有了生命一样,开始缓缓地流动。


一身黑色女式长袍的魅魔莉莉娅仿佛取代了阿尔弗雷德一样,面朝着石壁站在高台上,精致的面孔上带着些许怪异的笑容,就像是极致的快乐与极致的痛苦混合起来一样。


在高台下面,一名有着红色鳞片的龙裔法师身穿一套简单的轻铠,眼睛片刻不离地对准魅魔的身影,那双流露着隐隐的邪气的金色龙瞳,此刻正闪动着难以置信的光。


整间空旷的洞穴里,除了摇动的烛火之外,没有任何的光源。此刻整个洞穴里,只有他们两个。两个人在黑暗里沉默了很久,似乎想着各自的心事。


龙裔男子的喉咙滚动了几下,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起来,“所以,你的目的根本就不是让黑月之神复苏?”


“至少不是现在。”


莉莉娅微微一笑,这个女子的魅力简直可以说是已经完全融入到了骨子里,即使一个随意的动作也能流露出些许引人遐想的气息。


“不然我也不可能让阿尔弗雷德搞出那么大的动作。黑月之神虽然在诸神里算是强者,可也挡不住那么多光明神系的神明。”莉莉娅轻笑,“一个个地复苏,最后只能被一个个地击破。”


“那你是故意牺牲了阿尔弗雷德?”龙裔法师的瞳孔一缩。


“应该说,是女王大人的意思。”莉莉娅点了点头,脸上浮起一抹红晕,像是羞怯又像是引诱,“执行计划的时候我也很痛心啊,好歹我可是和那条黑龙有过一次尝试的……反正我不会那么无情啦。”


“我宁愿谨慎一点。”


不着痕迹地拍开莉莉娅伸过来的手,龙裔法师换了个话题,“现在巴灵顿这里怎么办?我们好不容易准备的血祭仪式也白费了……”


“呵呵,”莉莉娅闻言诡秘地笑了笑,脸上却是一种扭曲的快意,“谁说我们的仪式是白费功夫呢?”


“?!”


来不及惊讶,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息忽然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汇聚到了石壁上的魔法阵里。瞬间,一声仿佛来自远古时代的低吼声传入两人的心里,荒凉、孤寂、狂暴,还有无尽的杀戮欲望,直冲霄汉,甚至连天地都要为之变色!


“你疯了?”龙裔法师急得叫了出来。


“放心,有屏障。之前连那条无敌银龙都没发现我们呢。”莉莉娅晃了晃手指。


然而就在同一时刻,仿佛被这血腥至极的气息所触动,艾洛眯起眼睛,看向了侯爵府的废墟。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