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就在乔恩大公和他的高级幕僚们为了完善闪电风暴计划而连夜开会探讨的时候,史塔西公国的特使正在扎基夫的临时大使馆内的会议室里愤怒地敲打着桌子。


史塔西在法肯里奇的大使馆原本是设立在王都巴灵顿的,结果一场无妄之灾把大使馆拆成了废墟,新上任的特使先生还没缓过神来,就不得不挪动他尊贵的身子,大老远跟着新国王一起赶到了扎基夫。


对他而言算是长途跋涉的过程让他的心情很不好,再加上刚刚得知了这件糟心的事,就没人能过于责怪他此刻差劲的态度了。


尽管边境上的危机已经以史塔西军队的撤退告终,可这位膀大腰圆的特使在气势上却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们倒像是在边境上取得了大捷一样,趾高气昂到让人摸不清头脑。


“我们为了两国人民不用流血牺牲,为了两国之间不用刀兵相见,才在最后关头做出了忍耐的选择!”史塔西特使盯着面前的接待人员,大发雷霆道。


而法肯里奇的外交人员们陪着笑脸,也不说什么刺激他的话,只是不停地点头,跟着夸赞史塔西是一个爱好和平的仁义国度。


实际上,在这一次外交交锋中,法肯里奇能够推迟战争的到来,还借助舆论压力逼迫乔恩大公给出了友好的回应,已经在外交上捞足了好处,所以也就很愿意给史塔西一个虚无缥缈的“面子”。


而这一切,消息灵通的外交人员多多少少地都知道与新即位的国王和他的支持者——艾洛伯爵有关。


在国王更换后发生的第一件事就这么令人振奋,一时之间法肯里奇国内原本已经无比沮丧的人们都恢复了一点希望。


而且曾经只手遮天的三大贵族也全部销声匿迹,再加上新国王刚即位就颁发了几道励精图治的政令,尽管反叛军还没有被镇压,反而还趁机更加壮大了,但这仍然是一个好的开始。


“总之,为了两国的和平相处,我们之前说到的边境问题,你们必须慎重考虑!不然,我有理由怀疑贵国的诚意!”史塔西的胖特使看着法肯里奇的外交官员们,开口继续重复着自己的要求。


既然现在打是打不起来了,他也就只能尝试在谈判桌上获取一点补偿了。


“请您相信,我们关于炎龙要塞和伊考特山谷的一系列行动,完全是针对我们两国北部的塞菲公国的,而不是针对史塔西的。”


“贵我两国的最高领袖之间不是已经达成了共识吗?现在我们两国之间的友谊可以说是地久天长的。”法肯里奇的外交官因为早些时候拿到了国王亲自下的命令,自然是捡好听的说了。


目前法肯里奇的主要目标,就是尽量稳住史塔西,换取尽可能多的发展时间。所以在不违背基本原则的前提下,法肯里奇在外交方面尽量使用示弱策略,是符合国家利益的。


正如一句老话说的,外交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此:两个勾肩搭背互相称兄道弟的国家,并不一定是坚不可摧的盟友,相反他们可能是互相捅刀的敌人。


而在两个国家准备真正开战之前,外交上却可能是一番要和谈的嘴脸,甚至喊出世代友好这种不要脸的口号来……


这真的不是阴险的麻痹,而恰恰是国家层面上外交的魅力所在。它是一门学问,也是一门艺术,而不是所谓的友谊和情感的延续。


国与国之间是没有情感的——至少不会受到情感的实质影响——存在的只有利益。在国家层面上谈论感情的危险程度,就好比是羔羊主动送到老虎的嘴边。


“那我想你们也知道,炎龙要塞和飓风要塞的距离太近了,万一你们的军队没控制好,越过了边境线……我们完全有理由将其视为入侵!那么这场本来可以避免的战争,只能完全由法肯里奇来负责!”史塔西的特使继续理直气壮地喊道。


“关于这件事,国王陛下也一直在考虑,主要还是当时事态紧急,我们也是没办法啊。不过请放心,既然知道乔恩大公的心意,炎龙要塞那边肯定是会考虑减少驻军的。”法肯里奇的外交人员笑着点头,开口安慰对方道。


说到这里,他换了一种更加诚恳的语气,继续劝说着:“可是,北边的塞菲公国也不是个好邻居啊。炎龙要塞那边距离塞菲公国也不远,当时设立它也是有这方面的考虑的。”


这话倒不完全是胡扯了,因为塞菲公国作为法肯里奇和史塔西的共同邻国,虽然自身实力不怎么样,却是一个有名的搅屎棍。塞菲公国大公最擅长的就是夹缝求生、左右逢源。在他看来,这一带的局势越乱,自己的国家才能趁机攫取越多的好处。


过去几十年来,塞菲公国确实用这个办法收益颇多,可以说法肯里奇和史塔西现在的仇恨有一小半要归因于塞菲公国。


不过这个国家两国还都不想先动手,很大程度上因为在它的东北,是另一个有名的国家——科雷公国。


科雷公国和塞菲公国几乎是穿一条裤子的,它们也差不多是一个类型,但科雷发挥搅屎棍作用的地方不在法肯里奇和史塔西之间。


而说它出名,则是因为科雷公国的大公是哈瓦尔帝国皇帝的远房亲戚,而且哈瓦尔帝国也乐于看到这些小国不团结,所以经常有意无意地罩着科雷。


因此,尽管塞菲公国让人烦得不行,却始终没有越过底线,也就没人敢真的主动找它的麻烦。


但史塔西特使却没有真的相信这番似乎很有道理的说法,反而开口挤出一句话来:“到时候,恐怕炎龙要塞的守军要干什么,都是你们法肯里奇自己说了算吧?”


“天啊,特使先生!我的先生!您的话可严重了!国家与国家之间,信誉和承诺是外交的基础……您如果质疑我们相互之间的信任,这不是在质疑贵我两国人民的品德嘛。”法肯里奇的外交官立刻一顶帽子扣了过去。


国家之间的外交,尤其是像西大陆这种极度混乱的局面下的外交,比起真的从谈判桌上获取什么利益,人们更多的还是倾向于通过扯皮来赢取时间。


有的时候外交虽然可以达到奇效,更多的时候却不能寄托太多的希望。换句话说,这种战争环境下的外交斡旋,就是赌博游戏罢了。


除非是那种真的已经因为内忧外患而期盼和平的国家,否则大家都不会轻易选择和平——人性就是如此:占了便宜的想要占更多的便宜,吃了亏的又希望把失去的东西夺回来。


……


“真是不敢相信,我最英明的主人!您的预言完全正确,您又一次带领我们度过了危机!”拉贾拿着刚刚收到的最新消息,脸上的喜色还没有消失,便以五体投地的谦卑姿态极力奉承着艾洛。


他的话显然引起了一旁其他几条龙的共鸣,哪怕他们或多或少都有些不甘心,但艾洛确实一直以来在战略方面都没出过错,无论是最初袭击烈焰小队,还是后来的山谷防卫战,以及现在的王都事件。


此刻艾洛的城堡里,聚集着托卡马克派全员——当然,维斯在扎基夫当国王,所以成了唯一的例外。


而此次聚会的原因,自然就是决定接下来的行动策略。


“那不是预言,我的仆人!”艾洛习惯性地把玩着胸前那个金色的挂坠,语气里也带了一点笑意。他其实这些天也很紧张,毕竟他没有预言的能力,也不是多智近妖的类型,只不过心理素质比其他龙更好一些。


乔恩大公终究还是如他所想的一样没有发动进攻,最终还是没有让两国之间的全名战争现在就爆发,这样一来艾洛的基本目的就达成了。


“拉贾,你只看到了我的结论,却没看到我收集、分析情报,也没看到我推演局势……如果你能像我一样不轻易被动摇,锐利地把握住战略层面上的蛛丝马迹,你也可以做这样的预言。”艾洛的话无疑显得有些自夸了,但是没有任何人觉得有什么不妥。


在场的几位基本都是龙,真要指责艾洛那也是五十步笑百步的事。况且艾洛说的也有道理,他没有进行简单的豪赌,而是做出了建立在情报基础上的合理决策!


这就在一定程度上,给大家都吃了一颗定心丸——他们追随的首领并不是盲目地冒险,而是水到渠成一般的顺势而为。


无形之中,艾洛的权威又增加了几分,这也为他接下来布置任务扫除了一些障碍。


“我的主人,您的睿智堪比太阳!”拉贾赶紧开口,再度奉承了一句。


“好了,过去的已经过去,让我们把眼光投向未来吧。”


迅速整理好有些飘飘然的心情,艾洛起身,一张巨大的地图被魔法投影到了所有人的面前。


“扎基夫那边我和维斯会进一步商量的,而你们……托卡马克派的成员们,还有我最忠实的仆人,你们的任务就是让炎龙教会的种子遍布法肯里奇的每一个角落!”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