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利维坦,我的使徒……”


当前来运送矿石的兽人的声音再也听不到的时候,漆黑的地穴入口处忽然凭空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他身穿绣着金色龙纹的白色法师长袍,神情从容悠然,一举一动之间尽显完美的贤者风范。


有些怀念似地重复着一个名字,男人没有丝毫犹豫地走入地穴。


赤铜龙喜欢将巢穴建筑在狭长的洞穴里,而且会将入口掩蔽起来,这名叫做利维坦的龙也不例外。就像所有同族所做的那样,他在巢**部建筑复杂的迷宫,并在顶端留有出入口。


一般情况下,一条赤铜龙的巢穴足以让杰出的绘图师崩溃,不过这一切根本难不倒这个奇怪的男人。


他仿佛已经将龙穴里的地图都铭刻在脑海里了,一路上的岔道、陷阱、机关、暗室都被轻巧地略过,就连巢穴地道中巡逻的地底生物也都对这个男人恍若未闻,直接放行。


“还真是不方便啊,在主位面行动过于受限了,特别是在你这里。”


“主人,但也只有在这里,您才能稍微自由一点,不是吗?”


快速的前行中,男人自言自语一样的说话声下一刻得到了回答,那是一个听起来充满阴冷的声音,即使只是听声音,都可以让人想象到声音的主人绝非善类。


“这倒是……”男人沉默了一下,“你的地下城,变化挺大的。”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男人已经穿过无数繁复的迷宫通道,真正进入了赤铜龙的巢穴——一座地底的城市!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这座隐秘之城,萨伦帕拉斯还是再次被它的恢弘与雄伟所吸引了——上次自己离开的时候,这里还只是一座小型聚集地呢。


宽广的地下世界布满大大小小的洞窟,在这个地下空间的最底层平坦的地方,则伫立着一座由城墙所围起来的,有着数百座石头房屋的城市。


高大的城墙前是泛着恐怖剧毒泡沫的护城河,城墙后是各种各样普通人前所未见的建筑,有充斥着奥秘的神庙,不时传来野兽咆哮的训练场,散发着奇异精神波动的诡异石林,古旧风格的诡异宫殿,给人无限肃杀之感的巨大神像,还有那城市中心的黑色城堡。


那是一座颇具哥特风格的城堡,让人第一眼就能联想到叛逆、隐秘与黑暗。


萨伦帕拉斯知道,在那座城堡的最深处,是整个城市的核心。它牵引着宛如无限的魔法能量流,形成若有若无的领域力场。而这座城市的主宰,这个位于地下世界的隐秘国度的唯一君王,同时也是自己的使徒,也居住在城堡之中。


在早已经等候在此的龙裔战士的引领下,这名法师打扮的男人直接被引入城堡里。


很快,萨伦帕拉斯就顺着通道来到了会议厅。龙裔战士没有跟着进去,而是在入口处止步了——很显然,这座城市里的等级相当森严。


萨伦帕拉斯也不在意,信步直接踏入了大厅。


周围是布满了不详浮雕的墙壁,宛如实质的黑光流转其间,镶嵌其中的无数魔晶石让这个原本与光线隔绝的地下空间充满了不亚于地面上的明亮。实际上,不仅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强大,这个城堡也是极其坚固的防御要塞。


大厅后部的中央位置,一条红色的巨龙缓缓从黑暗中走出,富有金属质感的鳞片和一双深绿色的眼睛都在证明他并非是地面上的红龙。


赤铜龙利维坦,这就是地下城真正主人的身份。


“刚才我的话要修改一下了,你的变化更大。”


“主人说笑了。”赤铜龙微微俯首,将萨伦帕拉斯让到了专门为他准备的水晶王座上,自己则规矩地站在他的面前。


不过萨伦帕拉斯注意到,尽管嘴上这么说着,利维坦眼中却一点笑意也没有。


这条赤铜龙显得与同族不同,已经不是简单的不苟言笑能够概括了,应该说他的眼中几乎看不到一丝情感。


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能让这条龙拥有如此的眼神?


如果不是一系列特殊的原因,萨伦帕拉斯心想,也许他这辈子都不会想象到一条龙身上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故吧……


“好久不见了,我的使徒。”


似乎是对这次久别重逢有些表示,此刻高坐在水晶王座上的法师微微收敛了他深邃的双眸中的诡秘气息,一时间竟显得有些许的温柔。


“好久不见,主人。希望我没有辜负您的期盼。”


利维坦的语气里忽然多了一分敬意与期待,然后轻轻地拜了下去。


如果这一幕让龙类学者们看见,只怕会立刻对这个男人的身份好奇起来。尽管赤铜龙作为金属龙的一员,本身不如那些彩色龙傲慢。但傲慢是龙族永远的天性,能让一条龙发自内心地尊敬,那么这个男人又会是谁?


太古龙?无敌龙?还是……尊者?


只是萨伦帕拉斯深深明白,利维坦这份敬意与期待,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太谦虚了,你做的事,已经远远超过了我的预期。就算是我,也很难相信当年的一条幼龙可以做到这个程度。”


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似乎是对法师的心情做出了反应,无数繁复的魔法符文在王座表面上发出一种白色的圣洁光芒,一种如同冬日里升起的太阳般的高贵神秘气息在偌大而又空旷的空间被无限地放大,变得愈加清晰。


“这也是有主人的帮助。”


利维坦不卑不亢,深绿色的眼睛后,那一抹一闪即逝的欣喜被深深隐藏起来。


萨伦帕拉斯没有在意利维坦有些冷淡的态度,反而从虚空中取出一本书,静静地翻阅起来。


那一页记录着自己和这条奇怪的赤铜龙的相遇。


……


在第二个纪元里,混沌之神是诸神中最强的一位,因为他同时掌握着光明与黑暗的力量,其实力远非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也许有人曾经问过:“这个世界上的混沌之神从何而来?有没有办法消灭一切黑暗,迎接永恒的光明?”


“没有,”回应的低语阴冷而绝望,“但是我有办法消灭一切光明,迎接永恒的黑暗。”


没有任何金属龙喜爱黑暗,利维坦也从来不避讳他对黑暗的厌恶。他自从出生之后,完全按照父母和其他长辈们的期望模式成长,同其他种族尤其是人类交好,也曾在赤铜龙一族的首领——神炎尊者的注视下发誓,要铲除这世上一切邪恶的彩龙,维护世界的和平与正义。


直到命运给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他至今拒绝提起那一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他的同族们都隐隐感觉到,他似乎有什么地方改变了,但具体是哪里变了,就连神炎尊者都说不出来。


作为一只上古龙级别的狱火古龙,萨伦帕拉斯有幸第一个接触到了这个足以颠覆世界的秘密。


狱火古龙是魔鬼们居住的九渊地狱,在主物质位面的人形社群中的代言人。如同所有的狱火古龙一样,萨伦帕拉斯是专横的权利的代表,喜欢用狡猾的手段主宰着人与事。


萨伦帕拉斯主宰过恃强凌弱的战争,也支持过邪恶的联盟,甚至于在他的统治之下散布暴政的肆虐。只是他的人类形态极具欺骗性,以至于几乎无人能将他与如此恐怖的行为联系起来。


狱火古龙有着魔鬼一样的相貌,他们是恐怖的巨龙,邪恶的骨刺从头顶和肩膀上伸出。他们有磷的身体上同样长着连续的长刺,他们的眼睛燃烧着恐怖的黄色。他们的鳞片变换着颜色显示出流动的容颜的颜色,身上散发着硫磺的气息。


——这是古籍里的描述,萨伦帕拉斯自然完全符合。


千百年来,萨伦帕拉斯乐于用他的知识、财富以及威逼利诱的技能防守着自己的领地。他根本不在乎任何的国家,所以他造访每个地方时都会用不同的身份。他也会用无边的痛苦扮演着执政官的角色。


要说他和同族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他通常会变成人类而不是泰伏林人来处理与人型生物之间的事情。


不过这一切,在知道了利维坦最大的秘密以后,就几乎全部改变了。


最初只是被利维坦秘密的召唤仪式所吸引,随后他敏锐地感觉到了这条赤铜龙心中的黑暗。萨伦帕拉斯本能地想要挖掘出这种黑暗,并化为己用,可利维坦的心防远远超过了他过去的所有目标。


萨伦帕拉斯不是喜欢服输的类型,所以他第一次用出在主位面能使用的一切手段。


即使如此,他也经过了重重困难方才敲开了利维坦灵魂的最深处。


而得知了真相的萨伦帕拉斯什么都没说,只是一向喜欢在契约诺言上使诈的他破天荒地承诺利维坦,一定会完成契约上的全部内容。


在那以后,和利维坦相处的金属龙们,甚至包括神炎尊者在内都认为他会是一只在将来大有作为的龙,从来未曾想过一只本应纯净向善的金属龙,内心早已经空荡如坟墓。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般让我动容的龙。”


在和一只熟悉的仙女龙叙旧的时候,萨伦帕拉斯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情感,“无论是他经历过的往事;还是他主动呼唤我,匍匐在我脚下痛哭流涕,乞求我成为他的主;抑或是他对我表现出的那无怨无悔的绝对忠诚。”


“他的契约内容是什么?”哪怕一只不问世事的仙女龙,都无法掩饰其强烈的好奇心。


“毁灭整个宇宙,包括这个位面上所有生物,包括你,和我。”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