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当特纳小心地撩起自己昂贵的魔蜥皮长袍,从马车上走下来的时候,一路上因为路途颠簸而有些不爽的心情,在那座城堡映入眼帘的一刻便全部消失了。


虽然先前就听说过,城堡里那打磨过的装饰用石材制成的地板与墙壁,精美的锦砖、壁画和挂件,典雅的雕塑和昂贵的挂毯,庭院里的银色喷泉,荫凉的花园里种植着的奇花异草,但是听说的东西终究是不如亲身经历。


即使仅仅是站在城堡门口,特纳也不由得有些期待起邀请自己的城堡主人了——能拥有一座如此富丽堂皇的城堡作为居所,还是在一个风景秀丽的山谷中,想来这里的主人也是很有格调的人吧?


“哦,赞美大地女神,看到一座如此雅致的城堡,我过去一周的糟糕心情都变成同样程度的快乐了。”


一个有些夸张的赞美声从身后传来,特纳先是一僵,随后慢慢地转过头去。


在他身后不到一百米的地方,一位小个子的半精灵正笑着走过来。


“汉弗莱,真高兴看到你,这样我的晚餐就不用吃了。”特纳冷漠地回应道。


“天呐,别这样,我亲爱的朋友。”


半精灵耸耸肩,显然早就习惯了特纳的风格,“我们只是在学术上有一点点争端而已,这样根本不可能影响到我们的友情,是吧?”


“那就等你证明了你那套理论是对的再说吧。”


特纳哼了一声,勉为其难地与对方握了握手,快速走进了城堡大门。


“喂,你太固执了吧!魔能转换理论最吸引人的地方不就是那个常数吗……”


汉弗莱跺了跺脚,急忙也追了上去。


实际上他虽然做出一副气愤的样子,却不是真的生气。特纳的表现并不像表面那样是看不起他的种族——特纳作为一名青铜龙的龙裔,这方面的处境也不比他好到哪里去——而是纯粹的学术之争,外加一些性格上的因素使然。


等两人走入大厅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自己是最后到的。


明亮而宽敞的大厅里,城堡主人——那名身穿灰色贵族礼服的少年此刻正端坐在主位上。在他的下首处则设有另外四个与主座几乎一样的金丝楠木座位,上面还铺着舒适的坐垫。


这些座位以城堡主人的为首,分列于一张长桌的两侧,就像是真正的高规格贵族聚会那样,桌子上有着精致的桌布、考究的餐具、丰盛的点心以及氤氲的茶香。


一时间,即使是性格有点冷漠的特纳也感到了一丝被重视的兴奋。


而且,这场聚会的宾客除了他们,还有提前来到城堡大厅的另外两人。


其中一人正坐在左手边,俨然是一位充满知性气息的女性学者,看起来三十岁左右,虽然已经不算年轻了,却又刚刚好能将那种岁月中沉淀的美显露出来。


而另一人就有些让他们意外了:坐在女学者对面的,是一位长得五大三粗的虎兽人,他一脸凶悍之气,结实的肌肉几乎将那件简单的白色外衣挤得满满的,让人看了就油然而生一种畏惧。


不过女学者似乎并不介意,还在与他相谈甚欢,直到发现特纳和汉弗莱出现,才停了下来。


“我说,我们没来错地方吧……”


在虎兽人壮汉看过来的时候,汉弗莱果断地缩到了特纳身后。


“你应该说,他是不是没来错地方才对。”


特纳撇撇嘴,朝坐在主位上的少年贵族微微行礼,然后拖着一脸担惊受怕样的汉弗莱径直走到空着的位置前坐下。在这个过程中,那个看似凶狠的虎兽人却没有想象中做出什么示威的举动,反而很安分地坐在原位上喝着茶。


当然特纳的这句话也没有什么冒犯之意,他知道这场聚会的性质,所以来宾的身份他大概都有点了解。正是因此,他确信这个虎兽人不会没事就来找麻烦——哪怕对方真的打算找麻烦,特纳相信城堡的主人也不会放任事情发展的。


“各位学者,你们好。”


看到全部四名宾客都到了,艾洛便也不再等待,站起身来笑着向人们致意,“感谢你们能来参加我一名小小伯爵举办的聚会,真是不胜感激。”


“伯爵大人客气了,”汉弗莱摆摆手,第一个开口了,“能在这么漂亮的城堡里度过一个美妙的下午,可是我求之不得的事啊——你知道,我的下午一向都不怎么美妙。”


说着,他带着有些夸张的神情又是来了几句耍宝似的话,惹得女学者和虎兽人都笑了笑,艾洛也很给面子地笑了一下,只有特纳还是保持着平静的神态。


这自然不是特纳故意让人难堪,而是作为汉弗莱的老朋友和老对手,他早就对这一套免疫了。


不过几句话下来,半精灵圆滑的处事方式明显也让人们彼此拉近了一些距离。


简单的闲聊中,四人彼此也介绍了一下自己。艾洛也没有摆出高人一等的态度,反而不时地参与进人们的话题里,这让本来还有些拘束的几人都放松了一点。


虽然只有这么一点人,但似乎是个好的开始呢……


看着气氛越发热烈起来的艾洛,在心里默默回想着四人的信息。


不用说,他们都是来自西大陆各地的学者和研究员。准确地说,聚集在此的四人并非是当下常见的魔法学派拥护者,而是一个与他们相对的学派——物质学派的拥护者。


这里就得提一下目前伊罗兴世界的理论科学的发展概况了。


尽管这个世界曾经经历过蒙昧、创始和隐秘三个纪元,然而前面三个纪元积累的大量文明成果都在隐秘纪元的末期,随着诸神之战,和一个极度发达的文明一起毁灭了。


辉煌纪元开始时,诸神重新划定了世界的秩序,而幸存者们则在两个纪元之间漫长的黑暗时代里遗失了几乎所有的知识。


这就等于是说,一切基本上都要从头开始。


辉煌纪元到如今已经持续了几千年,而在这段时间里,无数的学者、法师、炼金术师前赴后继,一点一点地探索着这个世界的本质。


经过前人们的研究和总结,现在的理论科学被分为两大派别,一类是从魔法入手,探求世界上各种现象的魔法学派,另一类则是从物质入手进而探索万物变化的物质学派。


魔法学派是当今世界的主流,几乎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都认为只有魔力才是接触到世界本质的最佳工具。


这种想法不是没有来由的,因为在长期的研究学习之中,人们发现魔法几乎可以干涉物质层面的一切现象,而有些魔法甚至可以干涉精神,更不用说在魔法之外,还有无数奇妙的奥术。


说白了魔法和奥术都是一回事,那些尚未被人们充分认知到的魔法,就是奥术。


换句话说,掌控了魔法的本质,也就接近了世界的本源。


至于在魔法学派之中又细分了魔法元素学派和魔法波动学派这种事,就不是现在需要关心的了。


比起魔法学派的同行们,物质学派的拥护者们可以说过的很不如意。


如果说魔法学派的人们倾向于直接从魔法这种近乎于本源的力量入手,那么物质学派就讲究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他们认为应该先研究基本的自然现象,然后对这些现象进行归纳总结,从而推演出普遍规律。


虽然这种想法确实很有道理,也有一些物质学派的学者建树不小,但很可惜,这样的研究速度比起魔法学派,实在太慢了。


举例来说,一名接触魔法不久的法师学徒,掌握一个低阶火球术不是什么过于困难的事。在这个过程中,学徒往往就能很容易地理解魔力的运作,进而了解到“燃烧”、“热量”之类的概念在魔法层面上是如何体现的。


同时这个学徒可以很自然地通过这个过程,将知识转化为部分实力,无论是直接实力还是间接实力。


可以说,世界上那些声名大噪的魔法学派成员,要么是自身实力高强的大法师,要么就是德高望重、学生成群的智者、贤者,很少需要担心自身的安危。


可物质学派就不一样了,他们的学生经过刻苦的学习后,却很难像魔法学派一样直观地了解掌握的知识在自己手中的变化。还是举刚才的例子,魔法学徒可以直接凝聚一个火球来复习魔力的运作,而物质学派的学生就只能通过打火石或者别的东西点火,然后观察火这一现象的表面。


一方可以直接感受本质,而另一方只能观察表象,高下立判。


而且物质学派学者们的知识不能转化为实力,这就导致了物质学派的学者更加容易被威胁、利用。


这些因素结合起来的结果,就是物质学派日益凋零,以至于当今在很多地方,物质学派甚至被排斥。


但即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仍然有像自己眼前四人一样坚定的学者在各地默默研究、探索……


艾洛在知道这件事后就一直在思索,究竟能不能将这些不被认同的人们利用起来呢?


毕竟根据诺埃莱的发现,那隐秘纪元遗留下来的知识,很可能就与物质学派的研究方法存在某些共同之处啊……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