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让军官们去集结军队,打扫战场,并准备撤离之前的工作,这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所以趁着这个空当,娜塔丽直接飞上了要塞最高的地方。


站在高处,视野开阔,无际无涯的森海映入眼帘,她心情不由得放松了下来。


森林毕竟是森林,哪怕经历了如此大的火灾,也没有断绝根源……甚至娜塔丽已经看到了,一些被火烧毁的地方,又有新的嫩芽萌发出来。


彩色龙与金属龙之间的对立,也是这样的吧。即使其中一方被如何打压,也不会迎来彻底的灭亡。


实际上她对这样的环境并不陌生,作为比同族更早离开父母独自生活的绿龙,从小她就在这杀机四伏的森林里与魔兽、冒险者或者是怪物厮杀。死亡与生存,吃与被吃,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她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反而很是乐在其中。


她喜欢狩猎,也喜欢与强者厮杀的感觉,无论是骨骼的断裂声亦或是敌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都让她觉得由衷的愉悦,她曾一度认为自己就是为战斗而生的。


这不是自大而产生的错觉,而是无数场战斗积累下来的荣誉。


没错,娜塔丽真的很强,她不是没有与其他试图争夺地盘的龙战斗过,而战斗的结果已经证明,她在青年龙之中算是翘楚了。


而这种感觉在遇到艾洛之后便达到了极限——娜塔丽从未遇到过一条龙,能在少年期就和青年期对抗,甚至还能隐隐胜之。更不用说艾洛始终都保留着一部分实力了。


夸张一点说,在与艾洛对战后,她已经不再期待成年龙等级以下的对手了。


然而那些成年龙哪个不是雄踞一方的霸主,成年金属龙更是有着大量的盟友相助,娜塔丽可不打算故意给自己制造困难。


因此,如同艾洛一样可以让她由衷感到血液沸腾的敌人,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十二年前,娜塔丽得到艾洛的命令去平息叛乱,这一度让她相当兴奋,毕竟那位反叛军首领帕尔默·欧文不但是成名已久的年轻天才,也是富有个人魅力的一代领袖,她很想借着这个机会和对方较量一下,看能不能找回当时与艾洛战斗时的兴奋。


只可惜,往往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帕尔默不是不强,无论是他的自身实力亦或是局势谋略皆是当世一流水准,但比起艾洛——那位在龙族里也称得上罕见的存在,他们之间的差距何止一点半点?


这场战争的结果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娜塔丽……”


艾洛看完这一次的报告,不禁露出了一丝期待的笑容。


就像娜塔丽渴望返回伊考特山谷,再度见到艾洛一样,艾洛也同样期待着娜塔丽的回归。


这样,他就可以看到,十二年来,这条绿龙究竟有没有超越自己!


……


法肯里奇东北,黑色沼泽。


这里与卫茨地区类似,这里同样处于长期的战乱之中。


然而与卫茨不同的是,黑色沼泽的战乱更加残酷,也更加野蛮——因为,这里的主要居民不是人类,而是蜥蜴人。


他们联合着食人魔暴徒、地精劫掠者甚至是巨人强盗,以四个部落为首,彼此征战不休。


更加原始的民风,更加恶劣的环境,导致平定黑色沼泽的难度某种意义上比卫茨还大。虽然这个地区所有的蜥蜴人加起来,也不足卫茨人民的十分之一,然而正如刚才所说,黑色沼泽一带的地形相当不适合军队大规模进入,再加上蜥蜴人在对外的时候比卫茨人更加团结,这无疑大大增加了黑色沼泽的易守难攻。


实际上,这里的蜥蜴人部落能够地在法肯里奇的东北方稳稳扎根,甚至不比南方的反叛军历史短,不得不说这已经不是什么历史发展的偶然事件了,他们的文明必定有其可取之处。


作为西大陆最大的蜥蜴人聚集地,这占地方圆两百多平方公里的黑色沼泽之中,遍布着毒沼和瘴气,可以说是防御外敌的天然屏障,更不用说里面还居住着毒虫、猛兽和食人魔等比蜥蜴人还要凶暴的种族。


除了世世代代都在黑色沼泽中生活的蜥蜴人外,无论是何等精锐的军队,进去了都是白瞎。


好在,黑色沼泽的蜥蜴人不像反叛军对外界的兴趣那么大,他们更愿意先在自家决出胜负,再考虑之后的事情。


所以法肯里奇的东北部也形成了一处僵持之地:法肯里奇奈何不了蜥蜴人,蜥蜴人也不急于进攻法肯里奇。


不过这终归是一个不稳定因素,艾洛知道,随着法肯里奇和史塔西之间局势的日益紧张,真正撕破脸开战的时候也越来越近,如果不能在开战之前就尽量消除掉所有的不稳定因素,那么万一这些蜥蜴人突发奇想,打算趁火打劫呢?


法肯里奇容不得一次失败,而艾洛也容不得,不然想要再找到一个能够介入国家势力的机会,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正是在这个想法的指引下,艾洛毫不吝啬信仰点地援助法肯里奇,发展物质学派,派卡拉芒克帮助卫茨建国,派娜塔丽平定南方叛乱,之后又下达了剿灭蜥蜴人部落的命令。


没错,这次不是平定,而是彻底的剿灭!


因为这两个势力之间并没有可以妥协的余地。他们对于彼此而言都是异族,而异族之间的冲突唯有用厮杀作为解决方式,以某一方的灭亡作为终结。


除非……希尔卡特那条混血龙,能真正明白他的意思。


这一天,黑色沼泽的深处,突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凄惨程度简直让人不忍去听。


深而浑浊的水、茂密的树木和恶臭植物生长的地方,就是惨叫的来源之地。


希尔卡特咀嚼着一块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肉,得意地欣赏着眼前几个蜥蜴人痛苦的表情,而他的身边,另外几名蜥蜴人正胆战心惊地拿着鞭子对他们的同类狠抽,生怕这条黑龙不能满意。


“你们都没吃饭吗?鞭打得不够用力!”


过了一会,似乎其中一个蜥蜴人打累了,手上的动作迟缓了下来。希尔卡特见状,顿时不满地将那块肉扔掉,一爪拍飞了他和他身边的一个无辜者。


“今天我心情不好,如果你们没办法让我高兴起来,今天的食物就由你们负责吧。”


希尔卡特一想到今天就要回去找艾洛了,他的心情好不起来——开玩笑,这十二年他在黑色沼泽过的那么愉快,为什么要回伊考特山谷继续受气啊?


自然,刚才那句话也不是一般人理解的“让蜥蜴人给自己弄来食物”的意思,而是……将这些蜥蜴人变成食物!


显然可怜的蜥蜴人们也明白希尔卡特的意思,于是他们忙不迭地加大了用刑的力度,有人甚至还在情急之下掏出小刀去挖受刑者的肉。


理所当然地,受到刺激而再度惨叫起来的蜥蜴人,将希尔卡特原本再度变得不爽的心情平复了下去。


他当然有资格高高在上地欣赏着蜥蜴人的惨相,因为……就在一年前,黑色沼泽里的四个蜥蜴人部落全部宣告破灭,蜥蜴人们不是死了就是变成希尔卡特的玩物,再也没有一丝反抗的可能性。


“够了,现在我去休息一会。等我回来的时候,我希望能喘气的人只剩下一个。”


又欣赏了一分钟,希尔卡特却不由得再度想起了那条神秘黑龙的眼神,心情又一次变得差了起来。这次他彻底失去了继续看下去的想法,直接将一句话甩给脸色惨白的蜥蜴人,然后不再去看他们祈求的眼神,一头扎入沼泽的水里。


黑龙喜欢将栖息地定在沼泽地区里,因为水可以在战斗中给他们提供优势,而沼泽里常见的生长和腐烂的情景也有助于掩盖这种龙身上刺鼻的酸味。


尽管希尔卡特是一条黑红混血的巨龙,但至少在栖息地的选择上,他还是更加倾向于他的父亲的理念。


不同于伊考特山谷那里的浅水沼泽,黑色沼泽的深水无疑更具备吸引力。他的巢穴主要入口正是设在水下的,并被藏在茂密的植物层之下,因为他可以用游泳的方式进入巢穴,但别的生物就不一定了。


“艾洛,我很快就要进入青年期了,我就不信到时候还打不过你!”


颇有些恶狠狠地自言自语着,希尔卡特趴在他那铺满了一块干燥巨石的金币床上,一双深紫色的眼睛里满是狰狞。


不过这种狰狞只是维持了不到一分钟,就烟消云散了。


“好吧……忍耐。距离第三次觉醒确实还有几年,不过十几年都过来了,就姑且再忍忍吧。”


这样想着的希尔卡特,明显已经选择性地遗忘了这十二年他的生活与在伊考特山谷生活的不同,也遗忘了他的哥哥维斯现在在哪里。


“不管怎样,现在的我绝对比当初离开山谷的时候强得多了,虽然还不是反抗艾洛的时候,不过我都已经征服了这些蜥蜴人部落,至少对托卡马克派是有功劳的,到时候艾洛总不能什么都给我……”


蜥蜴人被征服,希尔卡特看似轻飘飘一句话,如果传出去,真不知道要震惊多少人。


这里的蜥蜴人族群延续了几百年,和法肯里奇爆发的战争大大小小不下数百场,虽然也曾被击退过不少次,但却没有一次能让他们伤及筋骨。历代前来征讨的尽管中自然不乏杰出之辈,但至今为止,依然无一个人能取得绝对性的胜利。


主要原因在于地利,对于蜥蜴人来说,黑色沼泽不仅是他们的猎场,更是防御的绝对屏障。


一旦战局失利,他们便可以退守于沼泽深处的据点,凭借着天然的地场优势,再如何强悍的精锐兵团都奈之不何。


只此一点,便让他们立于不败之地。


所以面对东北地区的顽疾,法肯里奇一方向来都无法占到优势。


而这一状况,最终在希尔卡特的爪下改变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