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十二年前,希尔卡特高调地来到了黑色沼泽一带,大肆屠杀当地的人类农民,并顺利地引起了蜥蜴人和冒险者们的注意。


之后希尔卡特将黑龙的狡诈发挥到了极致,在艾洛的暗中推动下引发了冒险者与蜥蜴人双方的矛盾。


不要小看冒险者这个群体,虽然很多情况下,在国家层面上冒险者所代表的势力确实有些微不足道,然而在暗之历史之间,冒险者却也扮演过很多举足轻重的角色。


可以说,有时候冒险者只是大势力之间博弈的牺牲品,有时候他们却又能够决定一个国家的命运——这也是艾洛从未敢轻视冒险者整个群体的真正原因。


至少在他掌握西大陆一半的土地之前,他不会轻视。


实际上,冒险者这个群体之所以会表现出如此可怕的生机与潜力,是与它最初的形成条件分不开的。


在第一次人类与兽人争夺西大陆霸权的时候,随着人类逐渐占据上风,兽人有的被逼迫投降,有的逃离海外,有的退避至西北。那是一个和平曙光初现的年代,战争不再是这座大陆的主旋律,而对脚下的这片土地的探索成为了潮流。


在这种思想的指引下,冒险者公会由此应运而生。


冒险者公会是第一个涵盖了西大陆所有智慧种族的中立性质组织,它的建立得到了兽人、矮人、精灵等族的支持,而人类则以创造力、可塑性和全大陆数一数二的人口优势,令这个组织得到了空前的发展潜力。


随着时间推移,兽人的威胁彻底消失,西大陆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和平时期,而冒险者公会也渐渐成为了不可忽视的一股大陆势力!


而希尔卡特所做的很简单,就是尽量表现出一副被蜥蜴人指使的样子,尽可能地杀死人类,并帮助蜥蜴人——很快,这件事就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不止一方势力担心黑色沼泽的蜥蜴人族群会有什么大动作,而冒险者们也接受了出于各种理由的委托,前往调查这件事。


希尔卡特在自我安全方面当然不需要艾洛过多关心,实际上沼泽地带正是他的主场,大不了多龟缩一段时间,反正希尔卡特不需要去发展什么领地,时间比娜塔丽和卡拉芒克多得多。


再加上黑色沼泽这一带原本就混乱不堪、错综复杂的局势,这些年来,可以说希尔卡特唯一一次遇到真正的危机,来自于一名天翼随者。


是的,就是星幽尊者座下的十名随者之一,一名传奇境界的精灵女法师。星幽尊者本来就是以热衷于围杀彩色龙而出名的,这次希尔卡特弄出这么大动静,虽然还比不上阿尔弗雷德,却也足够让他派出天翼随者调查了。


而那次遭遇,真的差一点就让希尔卡特送命了:沼泽复杂的地形在高等侦测魔法之下几乎如同无物,希尔卡特的实力也不足以对抗一名传奇。


更要命的是,那名女法师的身边,还跟着一位传奇级的人类战士!


显然她也想到了自己作为一个施法者,在近战方面的缺陷,所以她选择的这名战士,尽管只是刚刚进入传奇境界,却也是相当可靠的队友了。


或许对艾洛而言,遇到这种情况还有着逃跑的机会。可是希尔卡特的实力远远不如艾洛,如果没有意外,他是绝对没可能活下来的。


前提是,没有意外。


“有着幻彩之翼的龙?”


艾洛凝重地看着希尔卡特的汇报,心中闪过一丝警觉。


实际上只有希尔卡特的汇报里特别附带了一份由魔法水晶记录下来的影像——艾洛明白,以希尔卡特的性格,如果不是遇到了极度震撼的事,是绝对不会做这种“多余”的事情的!


这些年他和希尔卡特之间联系是最少的,不同于卡拉芒克和娜塔丽的情况,艾洛虽然只与卡拉芒克有过一次正面接触,但卫茨地区法肯里奇也是有着几乎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参与的,所以实际控制了法肯里奇的艾洛间接接触一下卡拉芒克,给他一些战略上的建议没有任何问题。


而娜塔丽那边艾洛这十二年来从未与她见面,却也不等于就真的和她毫无联系——实际上,这个联系正是通过平叛军的军官们实现的,哪怕那些军官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件事。


但是希尔卡特就完全不同了,一来希尔卡特没有任何艾洛可以直接指挥的下属,二来黑色沼泽的情况比其他两处都要复杂,消息的传递更加不方便。


最重要的是,希尔卡特这次去,就是要吸引注意力的,贸然与他进行接触,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冒险者,甚至是刚才提到的天翼随者所察觉!


或许这番考量在别人看来实在有些多虑,但正是因为艾洛的谨慎,他才能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位置。


毕竟……他所选择的路,真的是不能容忍任何大错啊。


收回思绪,艾洛再度将视线投向希尔卡特的记录。


他总有种感觉,这件事……可能比起消除蜥蜴人的隐患还要重要!


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艾洛释放出水晶记录的影像,静静地观看起希尔卡特在一年前的经历。


那是一个深夜。


黑暗的沼泽丛林里一阵阵阴风低声呼啸而过,吹得周围的树杈如同无数鬼影晃动,令人遍体生寒。


深不见底的漆黑水域旁边,一片较大的空地上,一个黑色的身影沉默地站在空地一端,这身影的背后,一轮纯白色的圆环若隐若现。


而空地的另一端,则是一名尽显高贵典雅之气的精灵少女,和一名神情颇有些倨傲的人类战士。


在更远的地方,将身体缩小为原先的百分之一的希尔卡特惊恐地躲在草丛中,心脏疯了似地狂跳着,身体还在微微颤抖。


他相信,空地上的双方都知道自己的存在——不过比起彼此来,自己简直就像是蝼蚁一样无足轻重。


在平时可以算得上是一个让他倍感侮辱的想法,此刻却在希尔卡特脑海里不断徘徊。原因无他,就是那三个人太强了!


也正是因此,希尔卡特第一次用了他平时根本不屑于使用的变形术,还在情急之下突破了原本的极限,直接把身体缩小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


然而,这样做仅仅是为了给自己增加一些安全感而已。


说来有些可笑,一贯以庞大身躯而自豪的希尔卡特,这次也终于转变了想法。实际上这也不难理解,因为当一条龙面对的威胁远远超过了他的承受范围,就只有缩小身体以降低存在感这一个自我安慰的办法了。


换句话说,此刻希尔卡特已经不再重要,他只是负责记录下沼泽里发生的这一幕,然后设法传递给艾洛而已。


无关什么利益,他只是想着有人能够分担这一刻自己心中的恐惧。


“看来,今天会是一个有趣的夜晚啊。”黑色身影率先开口了,似乎是个男性,不过他全身都笼罩在宽大的斗篷之下,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真是个适合战斗的地方。


珍妮丝这样想着,没有说话,而是不动声色地握紧了自己的法杖。


虽然对方的身份并不清楚,但是此时能够在这种地方出现,并且还随手放出一道屏障,抵消掉了自己打向希尔卡特的必杀一击的家伙,怎么看都应该无比谨慎地对待。


“阁下是什么人,难道不知道我们奉星幽尊者之命前来剿灭作乱的恶龙吗?”


战士朗曼也抓紧了自己的长剑和盾牌,语气傲然却不失礼貌,“彩色龙注定要为祸世间,若是身为善良阵营的一员,阁下应该立刻协助我们完成任务才是。”


一番话说的很有水准,不愧是能够与天翼随者搭档的人物,虽然只是短短几句话,不但从情理上简单阐述了他们行动的合理性,还搬出了星幽尊者这个靠山,甚至隐隐地逼迫了对方一下——如果继续阻挠的话,想来就要落得一个“邪恶阵营”的名号了吧?


可以说,只要不是没脑子的蠢货,或者实力强到已经不会因此而感到畏惧的存在,听到朗曼的话,都不禁要好好思考一下与他们作对是否值得。


但是……对方保持着沉默。


“当心点。”


珍妮丝皱了皱眉,冷冷地上前走了几步,举起法杖冲黑影喝道:“我最后再问一次,你到底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呵呵,天翼随者么。在这个世界上,确实有一点自傲的资本了,不过……”


惨白的月光下,那个黑影缓缓地抬起头来,露出一只彩虹幻彩般的眼睛,语气带上了些许说不清的笑意。


“?!”


一时间,不仅朗曼和珍妮丝倒吸一口冷气,就连躲得很远的希尔卡特,甚至是正在观看记录的艾洛都感到心头一阵颤动。


传说五大尊者之首的圣裁尊者,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纯净的光之力。心中哪怕有一丝邪念的生物,也无法长时间直视他的双眼,否则就会被净罪的神火从心底涌上来,然后焚烧殆尽!


很多人都不相信这件事,即使在金属龙族之中,相信者也寥寥无几——眼神而已,怎么可能杀人?


然而现在,如果人们看到这个黑影的眼睛,或许就会对圣裁尊者的传说更加确信了吧……


因为,在那只眼睛里面,他们看到了整个宇宙。


这不是什么比喻、夸张的修辞手法,而是真真切切地展现在四位观看者之前那恢弘而浩瀚的宇宙图景!


这个世界上,除了神明,没有人真正体会过“宇宙”的词语背后蕴藏的含义。因为那含义过于沉重,也过于可怕,绝非一般人所能轻易触及。


所以,当没有神之力的生物触碰到了禁忌的领域之后,那种随之而来的压迫感,就不是语言所能形容的了。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