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很遗憾,如果是星幽尊者本体亲自前来,或许我还会稍微忌惮一些。”


黑影的语气里的笑意越发明显,随后他走到了月光下,摘掉了兜帽。


一张异常年轻的面孔呈现在两人的面前——那是一位大约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有着美到宛如中性的容貌,一头黑发飞瀑而下,直接垂到了腰际,而最引人注目的,无疑就是那一双仿佛藏着彩虹的眼睛。


好在,这一刻他的眼睛里的宇宙感已经消失。似乎营造出那种感觉也是需要耗费一点气力的,所以当珍妮丝和朗曼回过神来的时候,这种感觉就不见了。


“虽然不得不说你们的反应真的很敏锐,简直像狗一样,这种偏僻的地方都能找过来。不过呢,”男子随意地看了一眼希尔卡特藏身的地方,这让后者心里顿时一紧,“总算不枉费我的努力,把你们钓了出来。”


“钓出来?”珍妮丝心里一动,不过表情依旧冷峻,“只会说大话的家伙……想杀我们,就要做好被杀的觉悟。”


“我知道啊,你们的身份真是不得了呢……星幽尊者的手下,天翼随者与天翼随者的候选人,对吗?”


这个男人嘴角一扬,瞳孔深处仿佛藏着一根针,“真是难以想象,星幽尊者那个家伙有什么好,我可没见过比他还要虚伪的金属龙。啊,也不能这么说,或许应该说,他是在用正义的名义,做着和彩色龙相同的事吧——”


“闭嘴!”


之前一直表现得很沉稳的朗曼忽然低吼道,生生打断了男子的话:“想死的话,我现在就让你如愿!”


“我可没说我想死。”男子认真地说道,“哦对了,真是失礼,我居然忘记报上自己的名字,那样你们死了的话都不知道是谁杀的,简直太悲惨了……”


说着,他不顾两人越发难看的脸色,停顿了一下,仿佛在回忆什么,“嗯……我真正的名字非神明不可知,不过你们如果想称呼我为‘炎·斯卡雷特’的话,还是没问题的。”


“炎·斯卡雷特……?”


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艾洛猛地站了起来——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总觉得那个男人身上有一种熟悉感了,因为……


这个名字稍微转换一下,不就是“红炎”吗?!


就算这个男人不是当初下落不明的变异飞龙,也绝对与它有着极为重要的联系!


深呼吸,艾洛再次让心情平静下来,接着看后面的记录。


“你!”


显然朗曼没有想那么多,也不知道那么多,他只是感觉得到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往头上涌,如此狂妄的话语,还有游戏一般的态度……是把天翼随者当成什么了?


“好啦,废话就说这么多——”


“小心!”


炎的话还没说完,珍妮丝忽然面色大变,几乎在同时,朗曼也是一惊,身体本能地朝左移动了一米,刚好险险地避开了自天空中袭来的闪电。


“轰!”


大地微微一颤,朗曼之前站的地方已经多了一个深坑,几条细丝状的闪电如无头苍蝇般地乱撞了一会,自行消失了


几乎就在同时,炎背后缓慢旋转着的白色大轮环猛然分裂为赤、橙、黄、绿、蓝、靛、紫七个小环,一字排开——显然,刚才的闪电就来自于那个靛青色的小环。


“那是……什么东西?!”纵然是一直神色冷酷的精灵法师珍妮丝,此时也不得不动容了,因为就在炎的身后,那七色小环上,正散发着七种截然不同的魔力气息。


赤色为火焰,橙色为光明,黄色为大地,绿色为自然,蓝色为寒冰,靛青为闪电,紫色为精神……


更可怕的是,这七种能量并非是彼此之间割裂的关系,而是本来就是同源的存在。换句话说,这些能量随时都可以彼此转化!


她发誓这辈子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可怕的阵势。


“七种完全不同的气息被完美地统一起来了……魔法领域不存在这种事吧……”希尔卡特也惊骇地在心底重复着,甚至于他的震惊比直面炎的珍妮丝他们还要大。


“哎呀,果然像你们卑贱的存在不可能认出来么?”


炎轻描淡写地说着,下一刻,七个小环分为左右两列,悬浮在他的两侧,而紫色小环则到了他的背后,“好了,就拿你们来试试我的实力吧……放心,如果你们能多支撑一会,我会考虑告诉你们我的真正身份的。”


“当然,不要想着找人求救哦,黑色沼泽在你们踏入的时候,就被我封锁了。”


“可恶……”珍妮丝将身体重心放低,调动着全身的魔力。


“确实小看你了,看来这些年的安逸生活让我们都大意了。”朗曼的额头上有冷汗冒出,心念急转,“珍妮丝,你全力攻击就可以,我会为你牵制他的!”


“明白。”珍妮丝点头,手上一用力,顿时一颗高强化的魔法飞弹如同流星一般划破黑夜,直逼向炎!


同一时刻,朗曼暴喝一声,斗气被增强到极致,以排山倒海之势朝着炎猛冲过去。


一场希尔卡特未曾预料过的战斗,就在苍白的月下展开了。


情况很不妙。


珍妮丝知道,此刻面对这个实力未知的敌人,最好的办法是立刻请求星幽尊者,或者其他天翼随者的帮助。银龙这一脉向来谨慎,也最为推崇无伤破敌,所以在星幽尊者的影响下,天翼随者们渐渐也形成了同样的风格。


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星幽尊者可以发挥出他的“先知”天赋,随时探测外出执行任务的天翼随者的情况——毕竟随者的选拔也是相当困难的,损失掉一个的话,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补上。


可惜,“先知”也是有着弊端的:随着作用范围的增大,星幽尊者预测未来的准确性也在降低。如果只是预测自己,那么他几乎可以掌握未来一个小时之内的一切,但是要是将预测范围扩大到距离神圣龙城千里之外的黑色沼泽……


恐怕预测的结果只有几个隐晦的词语吧。


更何况炎也说过,他已经封锁了黑色沼泽。


虽然珍妮丝不太相信,在法肯里奇王都事件中,阿尔弗雷德的那套手段眼前的男人也能掌握,但在预测的准确性已经大幅度降低的情况下,哪怕对方只是稍微干扰一下,恐怕星幽尊者也无法得知这边的情况了。


更不用说那个男人是否已经屏蔽掉了其他的求助手段了:“先知”天赋本身就是最难以被屏蔽的能力之一,当初阿尔弗雷德若不是借助了黑月之神溢出的气息,再加上花费数年布置的魔法阵,根本没可能连同“先知”一起屏蔽掉。


所以,现在也只有靠自己了!


珍妮丝从来不会质疑身边这位同伴的决定,虽然相处时间不算很长,但是她很了解自己的同伴,和外表不同,朗曼的内心其实非常细腻,从来不会耽误什么正事,所以才会听从他的安排。


况且天翼随者虽然算是上位者,但在星幽尊者的教导下,他们都尽力与人们平等相处,很少有人会真正产生身份上的优越感。


实际上朗曼这么说确实是有自己的考虑,一来炎看起来是个法师,一旦被战斗系的自己近身就会被牵制住,二来那七个环给他的危机感太大,他可不想让对方拉开距离,然后尽情发挥法师的优势。


当然了,尽管身为天翼随者的他们不可能没有几个压箱底的招数,但是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用出来的。


按照常理来说,他们这样的组合是很合理的,不管是身为天翼随者,拥有匹敌成年龙战斗力的精灵法师珍妮丝,还是可以轻易以一对千的传奇强者朗曼,都是在整个世界上属于一流的存在,更何况两人联手,一般情况下,能够威胁到他们生命的情况几乎没有。


然而,是“几乎”没有。


诡异的夜色里,黑暗的浪潮翻滚不休。


整片沼泽丛林已经被彻底夷为平地,到处都是被轰击出来的深坑和沟壑,地面上凝结着冰层,有些地方的泥土呈现出被腐蚀的状态,鲜红的血液不要钱似地泼洒着,仿佛在昭示着刚才发生的战斗的残酷。


希尔卡特看得几乎都不敢眨眼,他已经一再将身体朝更远的地方移动了,可就算如此,也几次险些被误伤——而那种强度的攻击,只要擦到了就是必死的结果!


无论是珍妮丝对于各种魔法的灵活运用,还是朗曼超出人体极限的身手,都令这条小龙大开眼界。当然,更令他震撼的还是炎的七色圆环。


就像先前感受到的一样,在战斗中七种截然不同的能量仿佛没有任何迟滞地瞬间变幻,原本爆发到一半的火焰可以直接转化为冰霜,而溅射出的毒液也能变成追踪的闪电……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炎的战斗就像是一场艺术表演,根本不需要任何杀意,仅仅是把那种绮丽的虹色之美展现出来,就不是对手所能抵挡的!


珍妮丝尽力平复着自己紊乱的呼吸,将身体的重量压在支撑自己的法杖上。强忍住胸口翻腾的血气,她抬头看向前面,有着彩虹幻彩般的眼睛的男子——炎依旧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虽然他的衣服也有点脏乱,但无论是护身结界、魔法力场、七色小环还是多出来的土水火风四个高等元素守卫,都是完好无损的样子!


“遇到麻烦了啊,这次。”


朗曼苦笑着后退几步,瘫倒在珍妮丝的身边。尽管他看起来没有什么外伤,但是珍妮丝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内脏已经被严重震伤,只是因为强大的体质才没有表现出异常。


护卫在炎身前的四大元素也收起了攻势,退到炎的身后,这显然是因为炎命令的缘故,因为它们还在释放着极端危险的魔力波动,这说明它们的杀意远远没有被满足。


“做的不错啊,两位。”


炎再度将七个小环组成白色的大圆环,优雅地挥动魔杖,“在我的全力攻击下能够坚持这么久而不败,甚至还让我不得不召唤出元素助战,身为星幽尊者的走狗,你们已经可以瞑目了。现在,还有什么遗言吗?”


珍妮丝没有说话,她看到炎的眼中带着笑意,像是在谈论吃饭喝水一样平凡的事情一样,谈论着自己的性命,然后指挥着元素们走了过来。


“我说……”


“嗯?”


炎微微侧过头,却看到朗曼慢慢地起身,他的脸被阴影笼罩着,看不清此时的表情。


“现在就下结论……有点早了吧。”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