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炎微微一愣,随后恍然大悟似地露出了有趣的表情。


这个似乎已经用尽了所有手段的人类战士身上,正在爆发出一种令人震撼的压迫气势。


这是……最后的手段吗?


炎不是什么喜欢意料之外的麻烦的人,他正要命令元素护卫们先解决掉这个变数,却发现自己还是稍微晚了一步。


朗曼猛地抬头,墨蓝色的眼睛此时竟然变成了纯银色的竖瞳。


不等炎有任何动作,他全身白光大现,下一刻无数魔力气流凭空产生,并汇聚成漩涡的形态,将自己的身体完全吞噬了进去!随后空气里轰然一声,一道震得人胸口发闷的音波扩散开来,同时浑厚的魔法能量呈环状层层爆发,似乎一位魔法中的君王正下令它们臣服。


“龙之觉醒……虽然,不知道星幽尊者为什么总是准备这些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用的手段,不过现在应该就是万不得已的时候了吧。”


下一刻,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原地。


光芒散去后,一条身长二十多米的银色巨龙在月光下展露出巨大的身形,低沉而响亮的声音在空气中来回震动,即使强如炎也不得不暂时后退一步。


观察记录的艾洛瞳孔一缩,几乎同时与炎开口了。


“借助星幽尊者赐下的印记,暂时放弃原本的形态而变化为龙?”


炎很快就反应过来朗曼刚刚做了什么,他的表情有些恼怒,显然他很讨厌被对手翻盘。


而正如他所说,朗曼动用的这一招就是暂时舍弃原本的身体,变为银龙形态,实力的提升可不止一点半点!


“不好意思啊,看样子死神好像暂时不准备收走我呢。”


这次轮到朗曼嘲讽了。


“你……让我来用这一招就可以了啊。”


虽然语气依旧平静,不过珍妮丝发愣的眼神已经出卖了她内心的震惊。


她和朗曼是好友,即使认识的时间不算很长,也没经历过这么危险的战斗,她也十分珍惜这个会一直默默守护者她的男人。


作为外族的天翼随者,她自然知道这个魔法的代价是什么:要使外族变身为龙,获取龙的力量,不可能一点代价也不付出,这代价说来也简单,那就是——


身体机能的永久性衰退!


而且在这个形态下受到的任何伤害,都会加倍返还到本体之上。


艾洛也是惊心不已,就凭这个手段,理论上金属龙一族就能制造出大群成年龙等级的强者!


更可怕的是,看样子……金属龙的手段还远远不止这些。


难怪彩色龙会被逼入如此被动的境地了……作为对手之一的金属龙,都有着如此可怕的底蕴,那么人类呢?其他智慧种族呢?神明的教会呢?


不过还好……希尔卡特的这段记录确实传递了不少情报,至少以后在面对天翼随者的时候,自己也能多一些准备了。


“虽然知道代价是什么,不过这种感觉还真是不错……喂,那边的白痴,现在轮到你说遗言了。”


银色巨龙的话语中带了点嬉笑的意味,但是那种君临天下的威压依旧让炎的脸色阴沉至极。更糟糕的是,蓝龙越靠近,四个元素护卫就越后退——强大的龙族气息,迫使元素生物也不得不选择了退让!


“没想到……”


炎的神色数变,自己还是有点小看天翼随者了,居然会被逼到这个程度。


另外,似乎那个叫珍妮丝的女人,应该也隐藏了一些东西……


然而下一刻,原本看起来已经处于劣势的炎,忽然脸色再度变换,由愤恨变为了得意。


“——以为我会表现出刚才的样子吗?好吧,现在你们已经看过了,那也是时候去死了。”


随着这句话落下,一种更加恐怖的气势开始扩散。在珍妮丝、朗曼以及更远处的希尔卡特惊骇欲绝的眼神中,这个神秘的男人嘴角一扬,吐出一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来。


“太古时代所遗留下的憎恨,就先让你们见识一下吧!”


随后,水晶的记录戛然而止。


在希尔卡特补充的说明里提到了原因:在那个男人话音落下之后,一道前所未有的恐怖威压直接降临,然后希尔卡特干脆地晕了过去。失去了希尔卡特提供魔力,水晶自然也就无法记录下去了。


“太古时代……憎恨……?”


艾洛缓缓地念着几个词语,将心里微微涌起的怪异感觉压了下去。


或许,自己当时还是小看了红炎的真正身份啊。


总之,在希尔卡特苏醒以后,就发现三个强者已经全部消失了,在那之后也没有什么天翼随者再来调查黑色沼泽的事情。


排除掉异常因素后,艾洛的计划顺利进行,冒险者们与蜥蜴人的矛盾终于达到了顶峰


大概五个月以前,足足三百名精英冒险者组成了一支战斗团,直接杀入了黑色沼泽的中心地带。


于是,蜥蜴人的噩梦到了。


希尔卡特适时地跟在后面,冒险者们在前面开路,后面的巨龙慢慢跟上负责清空,一口气灭掉了蜥蜴人的全部四个大型部落,将他们的主力全数歼灭。


之后就是喜闻乐见的老鹰抓小鸡环节了,希尔卡特收服四散奔逃的蜥蜴人的努力一直持续到现在。就在前不久,他终于抓住了最后几个仍然想要光复昔日荣耀的蜥蜴人——也就是之前命令其他蜥蜴人鞭打的那几个——法肯里奇的东北方混乱至此平息。


“艾洛,我回来了。”


从有些漫长的回忆里挣脱出来,希尔卡特离开了自己的巢穴。在返回伊考特山谷之前,他又去看了一下被他命令自相残杀的那几个蜥蜴人。


情况不出所料,活着的真的只剩下一个了。不过看样子那个幸存者也是奄奄一息,可能活不了太久了。


“很不巧,能喘气的除了你,还有我。”


愉快地看着幸存者眼中的求生光芒瞬间熄灭,希尔卡特毫不客气地将对方一口吞下,这才动身离开。


到此为止,艾洛的大陆战略完全成功。


然而,这片大陆的局势真的会如艾洛所想的发展吗?


静谧而又空旷的宏伟宫殿内,弥漫着一种充满邪异气息的硫磺味,尽管气味很淡,但是却依旧可以想象得出气味主人来自的,是怎样一片邪恶的环境。


利维坦循着这股硫磺气息,向大殿的中央看去。他深绿色双眸中那种即使是暴怒的上古魔兽都无法媲美的狂暴杀戮气息,在接触到王座上那人的瞬间平静下来,竟隐约显得有一丝温柔。


而此时,再度回到了利维坦这座地下城的帕拉萨伦斯端坐在自己的御座上,没有被兜帽所掩盖的面容流露出足以让任何游吟诗人赞叹的精致。


哪怕,这不过是魔法伪装出来的而已。


帕拉萨伦斯轻轻地理了理自己的黑色长发,如同宁静的黑夜,他的声音平和,完全看不出他的本体是如何邪恶而危险的种族:“我的使徒,快要到最关键的时候了啊……”


“是的,这些年里我初步整合了这些兽人部落,相信这次配合我的地下军队,即使是沃拉帝国的康斯坦丁防线,也无法抵抗。”


利维坦的眼神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哪怕他的话语中提到的内容,足以让任何一个对军事和历史有些了解的人大吃一惊。


不过这些比起完成那个仪式来,对利维坦来说都只是无足轻重的小事而已。


与艾洛相似却又不同,利维坦是真心将他的手下视为纯粹的炮灰,丝毫不去考虑未来的收益——因为在他的眼中,只有自己的实力才是靠得住的东西。


“很好,大陆西北就交给你了。我也得到了情报,法肯里奇和史塔西的全面战争想来很快就要开始,到时候我会前往哈瓦尔帝国,给这件事再推波助澜……”


人形的狱火古龙的脸上洋溢起一种充满着期待,充满着讽刺的笑意。他英俊而邪气的五官在明亮的魔法光芒下,像极了传说中堕落的天使。


“你能否成功崛起,就看这一次了。”


“我明白,主人。”


利维坦冷冷地看着对方的面容,缓缓地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若是有人能读懂龙的表情,就会发现他的脸上此时此刻是一种极其复杂的神情。精致、冷漠、神秘、邪气……让人打心底里不寒而栗。


而下一个瞬间,当他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原本绿宝石般的双瞳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最纯粹的金黄,没有眼白,没有瞳孔,只有仿佛金色纹路般圣洁的光芒,如同沸腾的液态黄金。


同时,一股精纯浩大,带着上位者特有的傲慢气息的力量仿佛喷发的沸腾岩浆,以一种无法抗拒的姿态肆无忌惮地四处冲撞。


整个空旷的宫殿仿佛瞬间变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色沼泽,里面充斥着腥冷的死亡和粘稠的恐惧,像致命的毒液般丝丝作响。


“不管是乔恩,还是艾洛……都注定会成为我前进道路上的踏脚石!”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