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穆怜脸上的笑容一滞,看着穆翎冷淡的神色勉强笑道:“当然不是,只是好几天没看到大哥了,所以才过来问问……”

    穆翎淡淡道:“我好得很,有劳妹妹担心了。”

    若是寻常人在这样的场合对一个姑娘如此无礼,只怕难免要被人议论了。但是穆家兄妹的关系在京城即便算不上人尽皆知,只要有脑子的人也都知道不会太好。更何况,穆怜在京城的嚣张跋扈之名毫不逊色于柳家人,甚至比柳家的姑娘们还要更盛几分,看她不顺眼的不仅是京城大的闺秀贵女们,男人也不少。此时有人能压制穆怜的气焰,倒是让不少人都觉得暗暗出了一口恶气。

    也让不少人认识了穆翎这位极少在京城出现的穆家大公子。

    看着穆翎冷淡的明显不待见的神色,穆怜心中很是委屈。与委屈一起的还有那不能发泄出来的愤怒。穆怜心中甚至有些怨恨起自己的父母来了,如果不是他们这么多年都没能从穆家那老不死手里夺来穆家的大权,她又何必要看穆翎的脸色。这段日子,穆怜的日子着实有些不好过。从小到大,穆怜仗着自己是穆家大小姐的身份,手里的钱财从来就没有缺过。穆老爷子也不至于为了那点小钱跟柳家闹得难看,于是穆怜越发以为穆家怕了自己的舅舅家。浑然不将穆老爷子和穆翎这个大哥看在眼里。

    因为有钱,穆怜的日子甚至过得比柳家的几位姑娘都还要自在。但是大手大脚惯了,一旦被人截住了钱财的来源,穆怜的日子一下子就不好过了。原本她是习惯了随时到账房领钱的,手里自然不会有多少存银,等到现在去账房,账房的管事却打死也不敢再拿钱给她,穆怜一下子就捉襟见肘起来了。虽然有她爹娘那里补贴一些,但是哪里有从前自在。前几天,她还因为看上了一套首饰身上的钱却不够,被自己的表姐妹柳家的几个姑娘好好地嘲笑了一番。

    如今穆家是穆翎在做主,所以穆怜即使再愤怒也不敢在穆翎跟前表现出来。别说是她,就是她的父亲穆江枫,如今也不怎么敢招惹这个儿子。至少像小时候那样张口孽子闭口混账,动不动就想要动家法是绝对不敢的。

    两人这两句话的功夫,落后一步的穆翌就已经赶了上来。穆翌心情也不好,但是他比穆怜更不敢得罪穆翎。穆怜好歹还有柳家撑腰,还算是穆江枫的嫡女。他却只是一个穆江枫的庶子,当初若不是穆夫人心软,他生母又被穆江枫给送走了,他连穆这个姓氏都不会有。

    “大哥。”

    穆翎蹙眉,淡淡道:“你们怎么来这里了?”

    穆翌陪笑道:“听说今天的货品里有一套极品的红血宝石饰品,妹妹想要来看看,我就陪她过来了。”

    穆翎微微挑眉,血红宝石?红宝石在上雍城中不算什么太值钱的玩意儿,也远没有翡翠白玉祖母绿之类的受人欢迎。但是极品的红宝石而且还是能做成成套的首饰,那价格就不能以寻常论之了。目光淡淡的从穆怜身上扫过,穆翎点了下头表示知道了。

    见穆翎没有与他们说话的兴致,穆翌脸色也有些僵硬。看了一眼坐在穆翎身边的谢安澜,道:“大哥,这位小公子是?”

    谢安澜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穆翌和穆怜。之前在西江的时候这两位可是气势如虹,还颇有几分权贵世家出来的少爷小姐的风范。这位穆怜小姐可是连上雍第一名媛都能怼的人,但是怎么到了穆翎跟前就变得跟鹌鹑似得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

    谢安澜微微点头,矜持地道:“在下谢无衣,见过穆二少,穆小姐。”

    谢无衣?听都没听说过!

    但是看大哥这么温和可亲的态度,又不像是什么无名小卒。一时间,兄妹俩倒是有些两难。

    穆翎淡然道:“无衣是我在外面认识大的朋友。”

    闻言,两人看向谢安澜的神色都多了几分郑重。穆翎承认的朋友自然不能随意对待,只是…

    “大哥,这种一看就是小家子出来的人有什么好交往的?舅舅家的表哥们邀请了好几次你都不去,不如回头给我一起去坐坐吧。”穆怜有些不甘心地道。

    穆翎淡然道:“我穆家只是商贾,高攀不起。”

    一句话被堵了回来,穆怜轻咬着唇角有些楚楚可怜的味道。

    眼看着穆翎眉宇间多了几分不耐烦的意味,穆翌连忙拉了拉穆怜对穆翎道:“大哥,时间差不多了,我和怜儿先过去了。”说完,便拉着穆怜走了。

    穆翎看向谢安澜,有些歉意地道:“让无衣看笑话了。”

    谢安澜扬眉笑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何来笑话?”

    穆翎不由大笑,点头道:“多谢无衣开解。”

    谢安澜看向穆翌兄妹俩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地道:“柳家看来是想要拉拢穆兄,穆兄这般…不会又问题么?”

    穆翎冷笑道:“早几年柳家可没有这么客气,当初那么难祖父都撑过去了,难道到了我手里反倒就软了?这些年,柳家在我穆家得到的好处也不好,也该知足了。”看着眼前神色森然的穆翎,谢安澜有些后悔挑起了这个话题。她和穆翎其实真的不太熟,说这些未免有些交浅言深了。但是谁知道穆翎竟然毫不避讳,对她如此直言不讳呢?

    看到她微微蹙眉的苦恼神色,穆翎不由笑道:“无衣不必在意,这些破事儿上雍城里不知道的人也没有几家了。不过…我跟无衣说这些,也确实有些别的目的。”

    谢安澜挑眉。

    穆翎沉声道:“我如今初掌穆家家业,可惜手里却没有多少能用的人。无衣可愿来帮我?”

    谢安澜一惊,这是要挖角?很快又平静了下来,很有些不解地道:“我并不曾经商,穆兄何以认为我能够帮到你?”

    穆翎笑道:“因为…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无衣,你来帮我如何?我绝不会亏待于你,无论你有什么要求,只要我穆翎能办到的,绝不推辞。”

    谢安澜摇了摇头,拒绝了穆翎的邀请。

    “抱歉。”

    穆翎也不失望,仿佛早知道谢安澜不会答应一般。只是道:“不着急,无衣不妨先考虑考虑。”

    谢安澜还想拒绝,穆翎却显然没有心思再继续这个话题。起身笑道:“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走吧。”

    拍卖会上的人果然不少。据说这个拍卖会已经延续了好几十年了,所以规划的都十分合理而周到。偌大的大厅中央是展台,周围围着的便是普通的宾客作息。二楼上还有十几间厢房,那里面坐着的自然都是贵宾。穆翎倒是十分的接地气,并没有因为东陵首富的身份就去楼上的厢房,而是带着谢安澜做到了楼下的席位上。不过拍卖会的主办方也不敢怠慢了这位公子,留给两人的是整个楼下最方便观赏台上货物的席位。两人落座的时候,楼下已经坐了不少人了。

    穆翎低声笑道:“今年我们穆家也送了三件宝物过来。”

    谢安澜挑眉笑道:“若是如此,在下应当为穆兄尽一份心力。无奈囊中羞涩……”

    穆翎扬眉笑道:“囊中羞涩?无妨,只要无衣答应了我的邀请,无衣想要什么宝贝在下都会为无衣取来的。”

    谢安澜无奈抚额,“承受不起穆兄厚意。”

    谢安澜环顾了周围一圈,倒是没看到穆怜和穆翌。穆翎仿佛知道她在找什么,淡淡道:“他们应该去了柳家的厢房。”

    看着谢安澜有些惊讶的神色,穆翎无奈笑道:“无衣不会以为买这些东西的都是我们这些商人吧?豪商确实是富得流油不假,但是这些货物若只是在商人之间流转来去,又有什么意义?真正需要这些东西的,都是那些……”穆翎扫了一眼二楼,楼上十几个厢房门口都站着衣着各不相同的人,显然是各家主子身边带着的下人。

    “下个月初二,就是柳贵妃的寿辰。”穆翎淡淡道。

    谢安澜一时恍然,“我记得之前听说过…原本每年的拍卖会是在每年三月,七月,十月。是十年前才改到一月底的?”

    穆翎扬眉,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意。

    谢安澜顿时恍然大悟。

    不多时,拍卖会的主持者就上台宣布拍卖会开始了。在场的宾客手中都已经拿到了一份所有商品的介绍。穆家果然如穆翎所说的有三件宝物参加拍卖。一件是名师雕刻高僧开光过足有五尺高的碧玉送子观音像,一件是一颗有大半人高的血红珊瑚树,还有一副前朝大家的名画。看到穆家的东西,身后就有人忍不住感叹,穆家果然不愧是东陵首富,随便拿出来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谢安澜却是有些无趣,这些东西她都不感兴趣。当然,这些东西的价格也让她略有些心酸。

    “怎么样?无衣可有看中的?”穆翎问道

    谢安澜的目光落在了第二页的一件东西上——千机箭残图。

    穆翎不解,“无衣对这个有兴趣?”

    谢安澜没说话,只是一个名字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不过比起那一大堆什么古画古玩首饰,这一件东西也算是别具一格了。

    穆翎摇头笑道:“这个东西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拿出来卖了。据说这什么千机箭是前朝一种十分厉害的暗器,不过已经失传了。有人得到了千机箭的残图,研究不出来只好拿出来卖了。后来被京城里一位将军买去,研究了两年也没研究出什么结果,偏偏还花了三千两银子买的,只好又送回来卖了。听说就连工部军器局的大人们都借了图去研究过,都没什么结果。”

    “这样啊。”谢安澜撑着下巴若有所思。

    穆翎也不以为意,他知道谢无衣身手不错。这个年纪的少年,偏偏又有些身手的,总是会喜欢一些刀剑兵器之类的东西。便笑道:“无衣若是有兴趣,买回去也无妨。这东西我估摸着没有多少人会跟你抢。”

    谢安澜笑道:“承你吉言。”

    穆翎忍不住失笑,还真的打算买啊。

    拍卖会开始,一开场的商品就是不凡。正是之前穆翌说得那套血红宝石。

    不得不说,确实是十分漂亮的一套饰品。一件凤尾嵌红宝石流苏金钗,一件红蓝宝石璎珞项圈,还有一对红宝石耳环。那精致的凤尾上和项圈上镶嵌着的红宝石色泽鲜艳夺目,宝光盈盈,即便是许多对红宝石并不感兴趣的女眷也忍不住有些动容。而且据说,这一整套的饰品上的宝石都是出自同一块宝石。

    台上的主持者笑容满脸地看向台下的宾客,笑道:“诸位,这套红宝石凤尾流苏饰品是上雍罗氏商行送上的。起价是二千六百两白银。每次加价需的五十两起。”

    宾客席位上很快便响起了声音,“二千六百五十两。”

    “两千七百两。”

    “两千七百五十两。”

    “两千八百两…”

    “三千两!”楼上一个房间里,穆怜的声音突然响起。

    会场里有片刻的沉静,在场不少人都认出了这是穆家大小姐的声音。就在抬手的主持者要开口询问的时候,一个有些陌生的男声响起,“三千一百两!”

    “三千二百两!”穆怜的声音带了些许的火气。

    “三千三百两。”那人继续道。

    “三千四百两!”

    “三千五百两。”

    “三千五百五十两。”穆怜咬牙切齿地道。

    谢安澜低声道:“穆小姐快到极限了么?”好像有点失望啊。她以为按照穆大小姐的气势,挥金如土毫不犹豫呢。

    穆翎低笑一身,道:“若是三个月前,或许。”可惜现在穆怜却拿不出来那么多钱,即便是有柳氏和穆江枫补贴,可惜穆怜花钱如流水,这两个人的钱也都是从穆家抠出来的,能有多少穆翎心里有数。

    “无衣听出来另一个叫价的人是谁了么?”穆翎问道。

    谢安澜凝眉。

    “三千六百两。”

    “黎宁殊。”谢安澜道。二楼上另一个叫价的正是前几日在翠华楼跟柳十三打擂台的当朝左相独子黎宁殊。

    “三千六百五十两!”穆怜地声音变得有些气急败坏。

    黎宁殊嗤笑了一声,悠悠道:“三千七百两。”

    柳家的厢房里许久没有传出声音来了,过了片刻主持者开口询问。厢房里依然无声,很显然穆怜是已经放弃了。之后支持者宣布红宝石饰品以三千七百两成交。

    开场的宝物过后,再往后的商品就略显平庸了一些。穆怜不知道是不是在黎宁殊那里受了刺激,之后几次出手以高价买走了根本不值那个价的东西。陆离的画被排在中间,并不是显眼夺目的位置。谢安澜也不在意,以陆离现在的名声,他的话能进拍卖会谢安澜就觉得奇怪了。果然,陆离的画起价只有一百两。而且还悲剧的几乎没有什么人感兴趣。

    谢安澜有些犹豫,自己要不要出个价给陆离点面子。但是明明家里可以白拿的东西还出价买是不是有点傻?

    正在犹豫的档口,二楼上传来了一个声音,“一百五十两。”

    “咦?”穆翎有些奇怪地侧首看过去,又是柳家的厢房。谢安澜也有些奇怪,穆翎思索了一下就跟着开口道:“二百两。”

    谢安澜伸手在穆翎桌面上轻叩了一下,这出价的两位是不是没听清楚,这幅画每次加价是十两,不是五十两。

    穆翎朝她一笑,低声道:“应该是柳十三。柳十三能看上的,应该是个东西。”

    谢安澜想说喊价的不是柳浮云,不过想想喊价这种事情也不需要柳浮云亲自开口。除了柳浮云,谢安澜还真的想不出来柳家会有别的什么人开口要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的画,这甚至还不是一副古画。

    果然楼上的人再一次开口,“二百五十两。”

    穆翎靠着椅背,悠悠道:“三百两。”谁也不会觉得穆家大少爷缺钱,花几百两买一副画怎么了?他高兴就好。

    “三百五十两。”

    “四百两。”

    “四百五十两。”

    “五百两!”穆翎从容淡定,楼上的人却再一次放弃,画归穆翎所有。

    穆翎摸着下巴看着送到自己跟前的画轴,并不着急打开欣赏。只是思索着道:“看来柳浮云也觉得这幅画值四百五十两了。不过这个清篱居士是个新人,还是曹老单老和东临先生都看好的举子。如果他今年高中,这画的价值应该还能翻一倍。无衣,你说我要不要趁着他还没高中,大量收购他的画作?”

    “…。”难怪穆家有钱呢,你可真有眼光。

    谢安澜抽了抽嘴角小声问道:“既然他还那么年轻,若是他以后一个月画上三五幅画,你这画…还值钱么?”

    什么东西多了都不值钱,陆离就算是天纵奇才,只要在他有生之年他的十副画也顶不过已经作古的大家一副。当然,如果陆离有朝一日位极人臣了就要再说。

    穆翎摇头叹息,“无衣啊,这世上多得是喜欢附庸风雅的有钱人。清篱居士就算画得再多想要画的人只会更多。只要运作得当,就是让他成为画圣在世也无不可。我说的可不是那个东陵七圣的画圣哦。”谢安澜深感佩服,“那就恭喜穆兄了。”

    穆翎心情愉快地把玩着画轴,摸着下巴道:“这么说,我应该抽个时间拜访一下这位陆公子。只可惜当初在泉州竟然没能结识。无衣,你对陆公子了解多少?”

    谢安澜轻咳了一声道:“我虽然去过泉州,但是我其实是嘉州人。”谢无衣的户籍上清清楚楚的写着,他是嘉州人士。

    穆翎略有些失望不提,谢安澜看中的千机箭残图很快也开始拍卖了。果然如穆翎所料,根本没人跟她抢这玩意儿,这千机图已经是最后一次进拍卖会了。这一次不管能不能卖出去,下一次的拍卖会主事者都不会再收它了。谢安澜心情愉悦的以两千两拿下了残图。

    拍卖会越往后人们的兴致越高,穆家的古画和珊瑚树分别以六千两和一万一千两的高价拍卖了出去。京城的达官贵人们对宝物的需求和热情十分高昂。特别是几件罕见的宝物,更是不计成本的疯狂出价。让拍卖会的主事者的脸都要笑成了菊花。

    穆家最后一件送子观音却是放在了最后做压轴之用。谢安澜有些微妙的明白了穆家这个时候送上这么一件玩意儿的用意何在。果然主持者的声音刚落,落下几乎没有动静,楼上的权贵们就已经闹开了。

    “六千八!”

    “七千!”

    “七千三!”

    “……”

    谢安澜目瞪口呆地看着送子观音的价格水涨船高,不过片刻就飙升到了两万多。

    “两万六!”柳家人的声音在一群人中格外的响亮。柳家的嫡子刚刚被关进天牢,柳家急需要一些事情来挽回颜面,也急需要一件能够讨好皇帝的宝物。

    谢安澜靠着椅子扶手低声问道:“这尊送子观音,成本是多少?”

    穆翎朝她一笑,悠悠然伸出三根手指。

    谢安澜挑眉,“三千?”

    穆翎挑眉低声道:“三百两。”

    “……”

    “别这么看我。”穆翎笑道,“货真价实的雕刻大师徐大师的手艺,天台寺弘光大师亲自开过光,放在天台寺供奉了三年的宝贝。只不过…这是徐大师早年的作品,弘光大师是我祖父的好朋友。所以,其实大概我就出了个石料钱而已。原本是打算拿来送人的。”既然有这个好机会,当然要拿出来赚一笔。赚了钱,可以分一份供奉给天台寺,可以选一块好料送给徐大师,还可以买一件礼物送人,剩下的才是赚的钱。穆翎心情愉悦地盘算着。

    “三万一千两!”

    “三万一千五百两!”

    “三万三千两!”

    “……”

    “三万三千两,成交。”

    看着抬手慈眉善目的送子观音,想想这尊观音的成本价,再想想方才的成交价。谢安澜默默地朝着穆翎竖起了大拇指:你强!

    穆大公子轻摇着折扇,笑容从容淡定风度翩然。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