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青狐大神表示她有点想哭。

    从高处摔下来浑身都痛啊,这个身体不是她曾经那个经过千锤百炼,被虐自虐无数的身体。这还是她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理智觉得可以承认,却也阻止不了身体痛的动都动不了的感觉。

    轻咳了两声,谢安澜有些艰难地从树上滑下来,略显狼狈的落到了地上。她的运气还算不错,从上面掉下来没有直接摔在地上,而是落在了树顶上被树枝阻挡了一下落下的速度,她趁机抓住了树枝在树上缓了缓才落下来,不过身上还是被刮出了几道血痕,倒是不算严重。

    深吸了一口气,谢安澜扶着身后的大树站起来举目四望去找柳浮云和那个中年男子的下落。这个地方并不安全,过不了多久那些黑衣人肯定会下来找人的。

    很快她就看到了那两个人的踪影,柳浮云正挂在山崖上,一只手抓着山崖上长着的一棵树。除了身上有些狼狈以及之前在上面受的伤,浮云公子一切安好。这就是会轻功和不会轻功的差别啊。谢安澜在心中有些哀怨的道。她跳下来就还能作自由落体,浮云公子就还能伺机在空中腾挪位置,找到能够支撑自己的地方。

    至于那个倒霉蛋,就在她身后不愿的树上躺着,生死不知。这人落下来大约在半空中就昏迷了,直接掉在了树上被卡在了树枝上没有掉下里。

    柳浮云也看到了靠着大树站着的谢安澜,眼眸微闪抓着树的手一松浮云公子从山崖上落了下来,凌空一个翻身正好落在了谢安澜跟前不远的地方。

    谢安澜朝他一笑,“浮云公子,看来咱们都是福大命大啊。”

    柳浮云唇角微微扯动了一下,旋即皱眉。他左肩到后背的地方有一处刀伤,刚才百忙之中又是用左手抓住了那山崖上的树,这会儿只怕是伤的不轻。

    柳浮云飞身上树将人带了下来,那人果然已经是昏迷状态了。而且伤的也不清一时半会儿只怕是醒不过来。柳浮云道:“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追兵只怕很快就会过来。”谢安澜点头表示赞同,“往哪边走?”

    柳浮云指了指她身后,“往外走的路上肯定有很多人等着,往里走。”只要往里走不会倒霉在遇到一个悬崖绝壁,就还是能够出去的。不过上雍附近的山都不算太高也并不太险峻,如果有这样的绝谷应该早就有人发现了。唯一让人担心的就是会不会有人在另一头堵他们了。不过现在想着也无济于事,陆总是要选一条走的。

    两人都受了伤,还带着一个昏迷的高大男子。最后那让也只能由柳浮云带着了。没办法,谢安澜在女子中算是高挑的,但是比起柳浮云却还是矮了不少,跟那昏迷的高大男子比起来就更矮了。无论是背着还是抱着走都是绝对不行的。最后只能由浮云公子勉强背着人前行,谢安澜在一边警戒。

    那些黑衣人果然很快就追了上来,谢安澜脸色微沉对柳浮云道:“你带他先走,我随后跟上来。”

    柳浮云皱眉,不放心地看向谢安澜。虽然还没有看到人,但是他已经能听得出来,追上来的人绝对不止两个。

    谢安澜道:“放心,我命硬,没那么容易死。倒是浮云公子你要是再不走,不准我们三个都要死在这里了。”

    柳浮云眼神深邃的看了眼前有些狼狈的少年一眼,点头道:“心。”

    谢安澜展颜一笑,“放心。”

    柳浮云带着那中年男子飞快地消失在树林里,谢安澜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其实还是挺麻烦的,真想求上天赐给我一把枪啊。”折腾了这么半天,她身上出了一把匕首和一条鞭子是真的什么都不剩了啊。

    很快,原本安静的林子里几个黑衣人飞快的闪现,朝着前方飞奔而来。

    谢安澜坐在住上看着这一幕,身上的伤处隐隐作痛让她的心情有些烦躁。这些人从树下奔过,谢安澜手中软鞭如一条绳索一般无声的缠住了一个人的脖子,同时整个人倒挂而下,一刀抹上了那人的脖子。翻身下树扶住了倒下的黑衣人侧身闪入了树后。从头到尾,这一连串动作都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但是走在前面一些的一个黑衣人还是停下了脚步转身开来。这些黑衣人并没有掩饰行踪,在林子里飞奔追人自然不可能没有一点声响。身后突然少了一个脚步声,这些耳聪目明的黑衣人不可能不发现。

    猛然转身,却见自己的同伴低着头站在一棵树旁,不由奇怪,“发现什么了?”

    前面的几个黑衣人也跟着停下了脚步,那人见同伴不答,皱了皱眉上前几步,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立刻传入了他鼻息间。

    “不对!”那人疾退,却已经来不及了。站着的同伴被人猛地推向了他。同时树后一个人影扑出,矮身扫向他的下盘。不远处的几个黑衣人立刻冲了过来,但是那黑衣人已经被人一刀刺中了右腿。他一掌拍开挡在自己跟前尸体,提剑朝着地上的人刺去,心口却是一凉。一把剑从下而上刺进了他的心口。那把剑,却跟他手里的那把一模一样。

    剩下的几个黑衣人见刹那间己方连损两人,他们却连对方的模样都没看清楚也是又惊又怒。同时出手五六道袖箭射向地上的人,谢安澜抓住自己跟前的尸体挡在了自己前面,在下一波袖箭到来之前反身一滚躲到了树后,飞快的消失在了众黑衣人眼前。

    柳浮云带着昏迷的黑衣男子一路狂奔,一直到了一处隐蔽有便于防守的地方才停下来喘了口气。以柳浮云的身份地位按他是不该如此冒险的,但是到了这样的境地柳浮云却并不觉得后悔。他这一生中短短二十多年,除了上次遇刺一时不慎被砍掉了一根手指,几乎从未遇到过称得上危险的情况。所以方才谢无衣让人带人先走的时候,他只是犹豫了一下就同意了。因为他直觉的明白,面对那样危险的处境,谢无衣比他更擅长处理,也能够处理的更好。柳浮云并不甘心一生都这样按部就班活下去,靠着柳家的权势和姑母的宠爱平布亲故,等着未来的某一天柳家满门一起鸡犬升天,或者一败涂地。

    早在从京城出来的时候,他就敏锐的察觉了这次这个案子隐藏的危险,但是他并不在意。或许,人生就是需要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和精力,哪怕回过头他依然还要继续按部就班的为了柳家而活。

    将人扔在地上,柳浮云站起身来走到外面看向他们来时的方向。那边依然没有什么动静,黑衣人没有追上来,谢无衣也没有回来。

    正凝眉思索着什么,脑后一阵冷风袭来。柳浮云想也不想侧首回身一脚将朝着自己扑过来的人踢了回去。手中的剑毫不留情挑断了那不知何时醒来的中年男子握刀的手腕。居高临下,柳浮云冷然道:“你倒是有几分本事。”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在身上藏着武器,确实是有几分本事。

    中年男子咬牙强忍着身上和手腕上的剧痛,看看同样有些狼狈的柳浮云道:“你们跑不了的!”

    柳浮云淡然道:“我耐性并不好,如果你让人觉得将你从那群黑衣人中救出来并不值得的话。就不只是挑断你的手腕那么简单了,我会亲手将你切成一块一块的。”

    男子脸色一变,显然也想起了那些追杀他们,准确是追杀他的那些黑衣人。有些挫败地闭上了眼睛躺在地上不再话。柳浮云也不去理会他,抬头看天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他们已经在这山里呆了三四个时辰了。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柳浮云才升起了一堆火。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是个一块巨石下天然形成的洞穴,是个野外过夜的绝佳场所。地势也不低,居高临下如果有什么动静也来得及反应。

    外面响起轻微地响动,柳浮云抬手扶上身侧的长剑看向洞口。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从外面传来,谢安澜略带笑意的声音跟着传来,“浮云公子真会找地方,让我好找啊。”

    谢安澜出现在洞口,比起傍晚分别时,此时的谢安澜更加狼狈了。身上多了好几道伤痕不,原本蓝色的衣衫早就被染得血迹斑斑几乎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他的脸色也白的吓人,不过眼神却更加明亮,精神也十分不错。

    一进山洞,谢安澜就靠着山洞的石壁坐了下来,脸色的疲惫显露无疑。一边闭着眼睛闭目养神,谢安澜一边身手取出了几颗不知道是什么的药草扔给柳浮云。柳浮云接在手里一愣,谢安澜闭着眼睛道:“捣碎了抹在伤口上,免得刺客没能要能你的命,回头被伤口感染的要了命就搞笑了。”

    柳浮云身上的伤确实是不轻,可惜他并不通医理,即便是有些草药在书上见过认识,也不知道要怎么用。

    道了声多谢,柳浮云拿着草药去外面处理取了,旁边有一处山崖落水的地方,正好可以清洗药材,也能找到干净的东西来捣药。

    山洞里只剩下谢安澜和那中年男子,感觉到那男子探究的目光,谢安澜睁开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我现在是挺累的,不过你可以过来试试我还能不能抽出点力气来顺便宰了你。”

    “你…那些人都被你杀了?”中年男子震惊地道。

    谢安澜挑眉,“不杀了留着过年么?”

    中年男子这次看向眼前一身狼狈的少年目光变成了全然的惊骇了。之前交手的时候他也没有觉得眼前这个少年厉害到哪儿去,最多也就是下手格外的狠准而已。但是那些黑衣人都是训练有素的,他们三个人被追的跳崖求生,回过头来这少年一个人就将那些人都杀光了?

    等到柳浮云回来的时候,谢安澜已经靠着墙壁睡着了。那中年男子只是一脸木然地望着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柳浮云脚下顿了顿,靠着石壁的少年不仅身上的衣服快要看不出原色,就连脸上都沾了不少灰尘。原本束好的发丝也有些凌乱,坐在角落里的一团反倒是更多了几分稚气。但是无论谁看到他也绝对不敢将他当成一个单纯无害的孩子,即便是在睡梦中微蹙的眉宇间也带着几分尚未消去的煞气。

    “有事?”柳浮云又上前一步,谢安澜已经睁开了眼睛。眼睛清醒明亮仿佛从未睡着一般。柳浮云同时也看到了她右手边上寒光熠熠的匕首。

    柳浮云皱眉道:“你的伤……”

    谢安澜道:“不用管我,我已经处理过了,这些是给你们带的。我顾及浮云公子应该不会这些。”

    柳浮云有些无奈地苦笑,“幸好这次有无衣公子一道同行。”他还真的不擅医理药理。

    谢安澜笑了笑,重新闭上了眼睛。她实在是有点累了,整个身体从来没有这么疲惫过,除了身上的伤口,感觉整个身体都在酸痛。

    柳浮云走到另一边替自己上药,顺便也扔了一些给那中年男子,免得还没回去人就给弄死了。

    另一边石牛山下,这一天崔宁又尝试了两次进攻都无功而返。山上的山贼虽然比不得他们训练有素,却占据着地利,竟然生生将朝廷的兵马挡在了山下不得寸进。柳浮云和谢无衣带着六百兵马离开了一整天也没有回来,这让崔宁有些不太好的预感心情有些烦躁。他在考虑要不要派人向临近的巡防营借兵。至于驻扎在古塘的精锐飞羽营,崔宁却从头到尾都没有考虑过。他们巡防营也没有本事从飞羽营借兵。于敏光脸色有些僵硬地坐在一边看着崔宁来回踱步,今天一整天崔宁都借口附近不安全为由将他限制在了军营中寸步不能离开。外面传回来的消息也不太好,巡防营的官兵在红光村发现了铸造兵器的地方,如果…这个消息被传回了京城…

    可惜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希望飞羽营的人消息能灵通一些,否则他们的麻烦就大了。

    “启禀校尉,飞羽营郭将军到!”门外,士兵急匆匆的来禀告道。

    崔宁微微变色,“什么?郭将军来这里干什么?”顿了一下,崔宁冷静了下来沉声道:“请郭将军进来!”

    “是。”

    片刻后,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正是朝廷认命的三品忠毅将军郭威。郭威今年有四十来岁,不过习武之人勤于锻炼,他又保养的不错,看上去倒像是三十六七的模样。他长得高大挺拔,相貌堂堂,穿着一身铠甲更显得英气逼人。只看外面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个人竟然会是个变态。

    “见过郭将军!”崔宁和于敏光双双上前见礼。即便是互不统属,但是郭威的品级却比他们高的多,自然是必须要低头见礼的。

    郭威点头道:“崔校尉,于大人,免礼。”

    “谢将军。”

    郭威走到主位上坐了下来,扫了一眼底下的两人皱眉道:“柳大人何在?”

    于敏光连忙道:“回将军,柳大人今早率领六百兵马去了栖霞镇。”

    郭威皱眉,“不是在石牛山剿匪么?又去栖霞镇做什么?本将军听,承天府的陆大人被石牛山的山贼绑架了?”

    “正是。”于敏光道。

    崔宁沉声道:“回将军,柳大人得到消息,栖霞镇有一伙匪徒与石牛山的山贼都是一丘之貉。未免他们得到消息逃脱,柳大人才亲自带兵前去清缴的。”

    “原来如此啊。”郭威点头道:“柳大人身为官,还能又带兵之能,果真是朝廷官员的楷模。”

    崔宁已经忍了好一会儿,这会儿终于开口问道:“不知郭将军深夜来此,所为何事?”

    郭威笑道:“这个啊,本将军听崔校尉带兵剿匪,连番遇挫,特地带了五千人马前来相助?怎么?崔校尉不欢迎?”

    崔宁连忙摇头道:“自然不敢,不过区区几个山贼要飞羽营出马,未免有些大材用,末将甚是惶恐。”

    郭威浑不在意,淡然道:“连巡防营都攻不下的山寨,怎么能只是区区几个毛贼?这石牛山既然是在我飞羽营的注定,胆敢如此嚣张,本将军定要他鸡犬不留!”

    崔宁不语,心中暗道你若是真有心剿匪,这区区一个石牛山怎么会在古塘县存在这么多年?

    “崔校尉有什么话要?”郭威顶着崔宁笑道,面上虽然带笑,看着崔宁的眼神里却带着几分冰冷。

    崔宁连忙道:“末将没有。”

    就算他有,看到郭威带来的五千兵马也没有了。一个的山寨不过数百人,竟然出动五千朝廷飞羽营精锐。这个郭威……

    那位大人算得倒是真准啊…

    看着崔宁仿佛无奈地低下了头,憋屈了一天的于敏光眼中露出得意的光芒。抬头与座上的郭威对视了一眼,两人眼底都布满了杀意。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k·s·b·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