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陆离很快被带到了怀德郡王跟前,看到站在自己跟前的陆离,怀德郡王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得意的笑容。d7cfd3c4b8f3他喜欢现在这个样子的感觉,不需要再像从前那样隐藏着自己,整个上雍皇城都是他的了算的感觉,难怪那么多人都想要君临天下呢。如今他只是控制了上雍皇城就有这样的感觉,如果有一天真的得到了这个天下,那将会是何等的畅快啊?

    虽然怀德郡王并没有话,但是只看他的表情陆离就能将他心理的想法猜到**分。八成是在为自己这些年的韬光养晦赶到得意,委屈,愤怒以及孤芳自赏之类的。其实陆离很想告诉怀德郡王,他实在是想得太多了,韬光养晦多年,结果昭平帝一个想要对付的宗室不是东方靖不是最有威望的高阳郡王,却反而是他。这不知道他韬得哪门子的光,养的哪门子的晦。不过鉴于目前是怀德郡王占上风,陆离十分名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见陆离沉默,怀德郡王却是越发地得意起来。居高临下地望着陆离道:“今天本王已经听了不少人骂本王了,陆大人,你可有什么要的?”

    欠骂么?陆离心中暗道,面上却是一派的平静自若,“不知王爷叫下官前来,有何见教?”

    怀德郡王轻哼一声道:“陆大人,可还记得前些天你跟本王过的话?如今再看看,你觉得…脸疼么?”

    陆离神色不变,淡淡道:“王爷觉得,眼下局势已经逆转了么?”

    “难道不是?”怀德郡王傲然道。

    陆离问道:“既然如此,王爷为何还不攻入宫中?”

    怀德郡王脸色的笑容微微一僵,神色有些阴冷地盯着陆离。陆离淡然道:“王爷不肯强攻攻城,是因为王爷知道,您手里的兵力根本就不足以控制整个京城。下官这两天闲来无事也替王爷算过帐,即便是高裴将军,不…即便是睿王殿下那样的名将出手,想要完全控制住京城的同时攻破皇宫,至少也需要十五万兵马。而且…是十五万堪比神武军的精兵。”

    怀德郡王冷冷道:“本王倒是不知道,陆大人竟然还精通兵法。”

    陆离淡淡一笑道:“纸上谈兵,王爷可当笑谈。”

    见他如此冷静从容,怀德郡王反倒是收敛了怒气坐回了主位上,冷笑道:“哦?那你倒是,本王若是此时强攻皇城,又会如何?”

    陆离垂眸淡淡道:“王爷试试看不就知道了么?”

    “陆少雍,你好大的胆子。”怀德郡王冷声道,陆离低头,“下官不敢。”

    着不敢的人,面上却没有丝毫不敢的意思。若是按照怀德郡王的本性,陆离此时就该人头落地了。但是不知道为何,怀德郡王竟然生生地忍了下来,甚至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意,“陆少雍,你想得太多了!本王用不着强攻皇城,一眼能达到目的!”

    陆离沉默了良久,方才轻声道:“王爷是打算直接刺杀陛下么?只怕没那么容易。”其实没什么好猜的,如今的局势也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强攻,二是巧取。强攻怀德郡王没那个兵力,巧取就只剩下派高手入宫行刺了,或者…昭平帝身边还有奸细?但是无论是哪样,陆离都不怎么看好。昭平帝在政务上确实是不靠谱,否则也沦落不到如今这个局面。但是对于一个经历过宫变的皇帝来,对于自己的安危他不可能不看重。想要刺杀他,难上加难。

    怀德郡王轻哼一声,显然是对陆离的话不以为意,或者是他还藏着什么别人不知道的杀手锏不愿让陆离看出来。

    打量着陆离,怀德郡王悠然道:“陆少雍,你是个聪明人,本王也是个爱才的人。如果你愿意投靠本王的话,你之前的放肆本王可以既往不咎。”

    陆离垂眸,“王爷抬举了,下官是朝廷的官员,效忠的是整个东陵。”

    所以,想要我效忠,有本事你当上皇帝再啊。

    “你是真不怕死还是笃定了本王不会杀你?”怀德郡王挑眉问道。

    陆离思索了片刻,方才道:“王爷,暂时应该没打算杀我。否则方才也不会跟下官这么多话了。”

    坏德郡王的嘴角抽了抽,冷笑一声挥挥手道:“来人,见他带下去,单独关押!”

    “是,王爷。”两个侍卫进来,走向陆离。陆离也不需要他们押送,自己转身就往外走去。走了两步又回过神来,看向怀德郡王道:“王爷,下官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

    “你。”怀德郡王盯着他道。

    陆离问道:“是谁动王爷起兵叛乱的?”

    怀德郡王脸色一变,厉声道:“带下去!”

    “是!”两个侍卫见怀德郡王脸色大变,连忙拉着陆离往外走去。陆离也不挣扎,任由两个人将自己拉了出去。

    大厅里,怀德郡王独自一人愤怒地来回走动着。陆少雍得并没有错,匆忙起兵他们准备不足兵力本来就不够,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如果再不动手只怕就轮不到他动手,昭平帝就先要他的命了!如今这样的局面,看似他占了上方,但是怀德郡王自己心中也清楚,如果能够速战速决还好,一旦拖久了…最后败得只能是他。

    希望一切都能顺利,如果不顺…怀德郡王眼中凶芒毕现。有的是人给他陪葬!

    怀德郡王府后院的地牢里,陆离在两个侍卫的押送下走进了昏暗的地牢。这还是他第一次见识到怀德郡王府的地牢,不过地牢里此时已经住了不少人,这些人都是比他先来的。路过一间间简陋的牢房,看着那里面一个个身着朝服为高泉州的权贵们,陆离眼神淡然无波。

    这么算起来,怀德郡王倒也不算是完全的无脑,至少时间就挑的很不错。昨天出事的时候,早朝刚刚散了没一会儿,那些朝臣们刚从宫里出来打算回家,就直接被人一锅端了。反倒是那些不怎么上早朝的逃过了一劫。于是这牢房里六部尚书俱全,各部各司的首脑也到了个六七成。留在京城的武将,三品以上除了在各自岗位当值的,抱病的,赋闲的,以及高裴那样武功高强的,基本上也到齐了。不过高裴没到倒不是他跑了,而是高裴如今本就赋闲在家镇西将军算是个虚职,他也是偶尔上朝的那一拨,今天碰巧没去。

    “少雍。”曹老大人和御史台的几个老大人被关在了同一个牢房里,看到陆离被压过来立刻忍不住喊道。

    陆离微微点头,示意自己并无大碍。看着这整个地牢都是三品以上的大员,身为从六品芝麻官的陆大人略有些自卑的被关进了地牢最里面的黑屋。

    “少雍,你怎么会被抓来的?”陆离的黑屋就在曹老大人旁边,除了格外的阴暗和狭跟别的牢房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差别。都是除了地上铺了一些干草什么都没有。这地牢肯定不是特意替他准备的,如果是怀德郡王给他准备的牢房怎么可能还有铺干草,不给浇水就不错了。

    陆离走到靠近旁边光线比较亮一点的地方,有些无奈地摇头道:“大概是运气不好吧。”

    曹老大人想起之前陆离去古塘的事情,点了点头只当怀德郡王是在报复陆离之前坏了他的事情。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旁边另一位大人忍不住问道:“陆大人,外面如何了?”

    陆离摇头道:“下官也是直接从承天府被带过来的,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形。不过…一路走来,叛军已经控制了整个京城。街上也空空荡荡,不见半个行人。”

    众人相顾皆是满脸担忧交集。能做主的有能力差不多都被关进来了。留在外面的不是老的老就是的,要么就是一些占着高位只领俸禄不做事的废材,这可如何是好啊。

    陆离见几个老先生急得都要掉下泪来了,方才悠悠安慰道:“几位大人也不必太过担心,高少将军似乎还在外面,高少将军用兵如神,定能平定叛军化险为夷。”曹老大人摇头道:“高将军虽能,但是高家军远在千里之外,手中无兵…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陆离道:“车到山前必有路。”

    见他如此坦然,几位老大人只能谈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了。只是如今这个时候,谁也提不起精神来教育后生晚辈,牢房里只有一阵阵叹息了。

    “陆大人?”另一边的牢房里,高阳郡王的声音想起。

    陆离这才看见,就在对面牢房隔了两间的位置,高阳郡王从地上站起身来走到门口隔着栏杆看向陆离。陆离挑眉,“见过王爷。”

    高阳郡王摆摆手,“都是阶下囚,这些虚礼就免了吧。眼下的局势,陆大人怎么看?”

    陆离沉默了片刻道:“怀德郡王想要成功,希望渺茫。但是咱们这些人……”同样也是前途渺茫啊。

    怀德郡王成功了他们不定有一线生机,怀德郡王失败了他们就是跟朝廷谈判的筹码,畅谈失败…他们就是怀德郡王的陪葬品。

    众人显然都明白这个道理,一时间也是沉默。陆离有些奇怪,“王爷怎么会在此?”那几个宗室王爷可是一个都没来,可见怀德郡王还是没有完全丧心病狂的。

    高阳郡王道:“他先要本王答应一些事情,本王拒绝了。大概是…恼羞成怒吧。”

    陆离靠着牢房的栏杆打量着高阳郡王,低头思索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其实…王爷可以答应的。”

    高阳郡王淡然道:“本王绝对不会答应,死也不能。”

    陆离倒也不多劝,只得道:“那就只能赌一赌,咱们命够不够大了。”高阳郡王果然一点儿都不笨,怀德郡王想要高阳郡王答应什么在场的人只怕都猜得出来。一旦高阳郡王答应了,哪怕是假装答应然后在反水协助朝廷平定了叛乱,那也是后患无穷的。

    高阳郡王若有所思地笑道:“苏公子一向盛赞陆大人才智,本王相信咱们定能逢凶化吉,化险为夷的。”

    苏梦寒?陆离心中一堵。青悦肯定会去跟苏梦寒商量对策,他却被关在这狭阴暗的地牢里发呆!

    简直不能更虐了!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k·s·b·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小说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xiaomayizhuish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