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听了皇后的话,王美人立刻红了眼睛。见她如此,皇后安慰道:“你也别着急,这事儿也是本宫猜的,陛下怎么想的还说不准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养好了身子,好好将小皇子生下来才是正事。”

    王美人红着眼睛应了下来,两人这才告辞了皇后出了凤仪宫。

    薛棠儿悠闲的走在宫中,她觉得这宫里还是有些意思的。虽然比不得自己从前悠闲自在,但是宫里的这些女人,围着一个男人转,使着各种各样的稀奇古怪的心机和招数还是很让人大开眼界的。据说昭平帝的后宫还已经算是历朝历代最安静的后宫之一了,因为这些年昭平帝只宠爱柳贵妃一个人,别的妃子就算有再多的手段也使不出事。倒是现在…听说柳贵妃小产坏了身子,以后连承宠都有些难了。这宫里只怕就真的要热闹起来了。

    王美人跟在薛棠儿后面,看着慢悠悠走在前面的人。伸手摸了摸眼角追了上去。

    “薛姐姐。”

    薛棠儿挑眉,转身含笑看向眼前的女子。薛姐姐?叫的可真甜,刚才在皇后殿里她的眼神可没有这么甜。

    “王妹妹,有什么事?”薛棠儿笑道。

    王美人满脸忧愁地道:“薛姐姐,你说…陛下真的会将我的皇儿抱给柳贵妃养么?”

    薛棠儿道:“这个么…我也不知道啊。”前提是,你肚子里的得是一个皇子才行啊。

    王美人拉着薛棠儿的手,“薛姐姐,陛下一向疼爱您,求你在陛下面前替我求求情吧。我不想与皇儿分开,只要你肯帮我,将来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薛棠儿心中暗暗撇嘴,虽然有些心机,到底还是个小姑娘还是太天真了。不动声色地推开了王美人的手,薛棠儿淡淡笑道:“王妹妹,陛下什么都还没说呢,何必自己吓唬自己。再说了,跟贵妃娘娘比起来,我又算得了什么啊?”

    被薛棠儿拒绝,王美人脸色微暗,“姐姐不跟帮我么?”眼神中却已经带了几分怨恨。

    薛棠儿心中冷笑,没有那千金小姐的命,还长了一身的小姐病。当谁都要迁就她呢?若不是陆离说留着她有用,她一只手指头就能戳死她。

    “我还有事,先回去了。王妹妹也早些回宫休息吧。孩子重要。”说完,薛棠儿直接转身拂袖而去,留下身后的王美人俏脸铁青,咬牙暗恨不已。

    柳贵妃的小皇子没了,这件事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描淡写的结束了。原本柳家就在闹腾着要查出凶手,柳贵妃醒了之后就更不会消停了。陆离这边承天府的事情还没有办完,宫里就再次传来了旨意,令陆离与柳浮云一起调查小皇子小产的案子。送走了前来传旨的宫中内侍,曾大人也忍不住再三打量陆离,最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气道:“能者多劳啊。”

    陆离面无表情的直接抬手将曾大人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挥开,转身走了。

    身后曾大人气得跳脚,连声叫道:“现在的后生,都这么无礼么!简直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站在一边的幕僚无奈的在心中暗道:“大人您整天将事情都往陆大人身上推,现在他又摊上事儿了你不帮忙就算了还幸灾乐祸,还想要他对你和颜悦色不成?”

    陆离接到消息,柳浮云自然也接到了旨意。对此柳浮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柳贵妃毕竟是他亲姑姑,既然孩子是被人所害的,自然是要调查清楚的。不过对于父亲和叔父一个劲儿的将罪名往皇后和王美人身上推,柳浮云并不赞成。若是有证据还好说,没有证据这番作态看起来就像是疯狗咬人。

    柳浮云接旨之后也不去理会父亲一脸有话要说的表情,直接起身出门去了承天府找陆离。不过他扑了个空,陆离已经回家去了,于是柳浮云又转身往陆家而去。

    陆宅里,谢安澜正抱着西西蹲在花园的墙角边观察开春的时候他们种下的小树苗,好像长大了一些。陆离半倚半坐在院子里的一张躺椅上,将一卷书搭在他的面上闭目养神。

    谢安澜回过头去看他,一边问道:“这两天承天府的人不是忙成狗么?你怎么还有功夫回来睡觉?”

    陆离对她是不是冒出来的奇怪言语早就习惯了,也不去跟她辩论人到底会不会忙成狗的问题,只是淡淡道:“陛下要我去查柳贵妃小产的案子。”

    谢安澜手下顿了一下,皱眉道:“那是要进宫?”

    陆离点点头,伸手扶住了脸上的书卷。

    放开西西任由他自己玩耍,谢安澜站起身来走到陆离身边,一边笑道:“听说那天宫里死了不少人啊,想要查的幕后黑手只怕是不容易。”

    陆离不答,只是抬手将书拿下来,露出俊雅的容颜。看着谢安澜问道:“想进宫么?”

    谢安澜有些惊讶,“你是说,带我一起进宫去?”她以为陆离应该不会喜欢她去那种地方才对。

    陆离道:“我和柳浮云都是男子,在宫中出入不方便,必然需要女眷随行。”其实柳家的女眷更方便一些,但是陆离对与蠢货共事的兴趣并不大。柳浮云如果真的想要调查到真相的话,应该也不会打算带柳家的女眷入宫。

    陆离伸手轻抚了一下她绝美的容颜,淡淡道:“你总不会一直藏在家中不见人,既然都是要在外面行走,去权贵府邸还是去宫里都没有什么差别。”

    其实说起来谢安澜新的京城第一美人的名号也算是响亮了。但是真正见过谢安澜的人却并不算多。谢安澜唯一参加过的大型宴会也只是高阳郡王府的那次及笄宴。因此,许多人对她的印象也只停留在据说很好看,但是到底有多好看是什么样的性子却不得而知的程度。而还有更多人,则是根本没有注意过谢安澜的存在,不过是个从六品小官的妻子,有没有强大的家世背景,确实是没什么可值得注意的。

    谢安澜笑道:“你既然觉得没问题,我自然想去见识见识。我还没进过上雍的皇宫呢。”话虽如此说,谢安澜脸上也只是有淡淡的好奇,却并没有多少期待兴奋之色。上雍皇宫固然雄伟庄严,金碧辉煌,但是比他更加雄伟庄严,金碧辉煌的皇宫她也见过不少。

    “少爷,少夫人,柳大人求见。”门外,有人禀告道。

    谢安澜好奇,“哪个柳大人?柳浮云?”

    “是大理寺的那位柳大人。”通报的小丫头也没记清楚柳浮云的职位全称,倒是记住了大理寺三个字。

    果然是柳浮云,“请他进来。”

    不一会儿,柳浮云已经被人领着走了进来。在柳浮云进来之前,西西已经被芸萝带走了。谢安澜并不想让西西出现在柳浮云面前,虽然西西年纪小,面容又精致,扮成小姑娘并不容易被人看破。但是柳浮云却是个极其聪明的人,他未必就需要看破了才会去怀疑。年纪差不多,出现的时间差不多,消息的相貌虽然苏梦寒说跟商娴妃并不太想象,但是只要有一份神似就很可能会迎来柳浮云怀疑。

    好几天不见,柳浮云的腿上似乎都好得差不多了,走路的时候已经看不太出来有什么不好。

    “陆大人,陆夫人,打扰了。”柳浮云沉声道。

    陆离已经坐起身来,“柳大人请坐。”

    谢安澜笑道:“看来柳大人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柳浮云道:“多谢夫人关心。”

    陆离道:“浮云公子大驾光临,是为了陛下的旨意?”

    柳浮云点头道:“自然。能与陆大人共事,是在下之幸。”陆离摇摇头道:“浮云公子言重了,贵妃娘娘是柳大人的亲姑姑,不知此事柳家可有什么线索?”

    柳浮云有些无奈地苦笑道:“此事在下也听家父详细说起过,贵妃娘娘平时用的东西都有专人试毒又有御医亲自检查的。如果有问题,肯定能够检查出来。所以问题应该出现在太医和试毒的人之后,那晚羹汤送到陛下手中之前。”

    陆离点点头,柳浮云继续道:“但是,据说这中间只有贵妃的贴身侍女银叶一个人接触过这碗汤。银叶是跟着姑母好些年的心腹,她做事十分仔细,即使是已经有人试过了毒,她平常还是会亲自用银针试过,那天也是一眼。老实说,在下并不相信银叶会背叛我姑母,但是…那天刺客突然出现,银叶也死在了混乱之中,死无对证。”

    陆离靠着椅子一边的扶手,一只手还不忘拉着谢安澜的手把玩,一边思索着道:“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可查的?柳大人是不是有什么忘记说了?在下似乎听说柳家已经有了怀疑对象。”

    柳浮云叹了口气,摇头道:“那些纯粹是父亲和叔父的猜测,没有任何证据。”

    “没有任何证据?”陆离饶有兴致的将这话重复了一遍,看着柳浮云道:“那么,在下只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不知道浮云公子能否代替贵妃娘娘和柳侯回答?”

    柳浮云道:“陆大人请说,在下若是不能代为回答,也会替陆兄转告的。”

    陆离道:“不知道贵妃娘娘和柳侯,想要的到底是幕后凶手,还是他们认定的凶手?”

    柳浮云默然,陆离的意思他心知肚明。显然,陆离并不认同这件事跟皇后和王美人有关,而柳家死咬着王美人和皇后不放,只怕也未必就是真的觉得这事跟她们有关,想要从中取利才是真的。

    院子里一时间有些沉默,良久柳浮云方才淡淡道:“家父和姑母想要怎么做,在下无法左右。但是在下,希望找到真正的幕后凶手。”

    陆离微微点头道:“柳大人的意思我明白了。”

    柳浮云微微松了口气,道:“如此,我们明天一早便入宫见驾,陆大人觉得有什么问题么?”

    陆离摇头,柳浮云看了一眼坐在陆离身边的谢安澜道:“还有一件事,只怕要劳烦陆夫人。”

    谢安澜心中早就有数,微微点头道:“浮云公子尽管说便是。”

    柳浮云道:“在下希望明日陆夫人能够随我们一起入宫,宫中都是贵人女眷,在下与陆大人两个男子颇为不便。有些事情只怕需要夫人代劳。”谢安澜和陆离对视一眼,片刻后谢安澜微笑道:“我的荣幸,柳大人尽管放心便是。”

    柳浮云挑眉,若有所思,“看来陆大人已经跟夫人说过了,倒是在下多此一举。”

    谢安澜淡笑不语,柳浮云站起身来,“如此,在下就不打扰了。明日早晨宫门口见。不知两位觉得如何?”

    陆离点头道:“也好,慢走不送。”

    柳浮云闻言莞尔一笑,朝着谢安澜拱手告辞,转身走了出去。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谢安澜叹了口气道:“他果然已经知道了谢无衣的身份。”

    方才她问柳浮云伤势的时候,柳浮云的目光正好落在了她的肩头上之前在古塘受伤的那个地方。

    陆离将她拉入怀中,轻声道:“知道了也没关系,不用担心。”

    “嗯,我知道。”谢安澜轻声道。

    柳浮云是个君子,一般情况下即便是知道了他也不会告诉别人的。

    ------题外话------

    下午二更么么哒~

    ps:关于更新的通知:亲们,七月份开始凤轻要修实体稿了。实体书已经定名,依然是上下两部全六套,希望能早日出来与大家见面。(之前医妃下部因为印刷厂的原因足足晚了好几个月,泪奔~)妖修稿,更新可能就没有前两三个月辣么给力了。亲们见谅哈。还是保证至少一天一更,至少6000+,更多的话就要看努力结果和啥时候实体能交稿了哈。


书友们,我是讲古书生,推荐一个小说公众号,小蚂蚁追书,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xiaomayizhuish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