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有些幽暗的树林里。颜锦庭被两个胤安士兵围攻。年轻的脸上已经满是汗水,颜锦庭手中紧紧握着短刀,一次一次的挡住两个胤安士兵连续不断的攻击,一双眼眸也已经跟着泛红。两个胤安士兵面对这落单的颜锦庭眼露轻视的光芒,脸上也带着笑意。但是手中的刀却没有半点留情和疏懒,每一刀都劈向他的要害,这是战场上一道毙命的打发。颜锦庭虽然没有真的让他们一招毙命,但是心中却清楚的知道,他撑不了多久。

    如果是单打独斗,出身名门的颜锦庭绝对胜过这两个中的任何一个。但是现在是二对一,而且是两个身经百战的老兵与一个几乎从未真正上过战场的小侯爷。哪一方跟容易取胜不言而喻,现在的颜锦庭空有一身武艺,但若是性命相博的话,只怕五个颜锦庭也打不过眼前这两个胤安士兵。

    颜锦庭死咬着牙关又一次举起了手中的短刀,正好迎上了对手手中的弯刀。沉重的撞击让他虎口发麻。颜锦庭前跟着弃刀的冲动,脑子里有片刻的空白。只是这片刻的停顿,另一人已经一脚踢在了他的肚子里上。颜锦庭被踢得飞出去几步远,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一个士兵立刻上前一步举起手中的弯刀朝着颜锦庭砍了下去。颜锦庭无力的闭上了眼睛,虽然他知道这一刀并不会真正杀死他。

    “因为你们是一群废材!”少年清亮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

    颜锦庭突然猛地睁开了眼睛,左手在地上猛地一拍,凌空一个翻身同时右手的短刀砍向了一个胤安士兵的双腿。那人连忙手刀推开,颜锦庭仿佛杀红了眼,怒吼一声不依不饶的朝着那人扑了过去。旁边的另一个士兵连忙挥动,颜锦庭却不管不顾,就连平时中规中矩的刀法都多了几分狂乱之意。那胤安士兵既然是身经百战的精兵,自然不会被颜锦庭这样的疯狂吓到。战场上杀红了眼,真正疯狂的模样多得是。

    那人连续几刀挡住了颜锦庭的攻击,颜锦庭的武功高于他,但是他的经验去远不是颜锦庭能够比拟的。最后两人竟然抱在一起滚到了地上,谁也不肯先认识。剩下的一个人反倒是有些不好下手,只得站在旁边看着。颜锦庭脸上挨了好几下,却依然一动不动的掐着那士兵的脖子,自己也被掐的快要翻白眼了。一边的士兵看着不对,逮住了机会想要先先敲晕颜锦庭,却听身后风声一动,连忙回身就是一道。却不想一个尖锐的东西已经顶上了他的心口。

    “你完了。”跟前,一个才刚过他肩膀高的少年笑吟吟的道。

    那胤安士兵也是一条汉子,并不会耍赖不认。有些无语的看了一眼眼前的谢安澜,干脆利落的交出了代表自己身份的缎带。

    谢安澜这才上前,一指点在了另一个胤安人的颈边,原本还在跟颜锦庭互掐的人眼睛一怔,很快便有慢慢的闭上了。掐在颜锦庭脖子上的手也跟着放了下来。颜锦庭却没有察觉到这样的变化,依旧狠狠地掐着那士兵的脖子。谢安澜抬手往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道:“行了,再掐他就要被你掐死了。”

    颜锦庭慢慢松开手,视线有些茫然的望着谢安澜。好一会儿眼神才渐渐清晰起来,瞪着谢安澜咬牙切齿地道:“我不是废材!”

    谢安澜摸摸翻了个白眼,点点头道:“行,知道你不是,咱们快走吧。”顺手扯掉了那士兵身上的缎带递给颜锦庭,“喏,你的战利品。”

    颜锦庭毫不留情的一抬手拍开了她递过来的手,道:“这个不算!我会自己拿到的!”

    说罢,便怒气匆匆的往前走去。

    谢安澜跟着身后,这打了鸡血一样的状态,难道是创伤后应激反应?她也没怎么着他啊,想当年,她被教官骂的简直她喘一口气都是对世界人民的巨大伤害和列祖列宗的耻辱,她还是活蹦乱跳的活着啊。

    加快了脚步,谢安澜很快跟上了颜锦庭。只见颜锦庭手中紧紧地握着刀,一脸苦大仇深的盯着前方。脸上的神色蹦的紧紧地,仿佛有半点的风吹草动他都会立刻跳起来一般。

    谢安澜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颜锦庭停下脚步看着她戒备地道:“你还想说什么?”

    谢安澜无奈,“我只是先告诉你,你要太紧张了。否则十二个时辰还没有过完,你就先要撑不住了。”颜锦庭神色这才稍微放松了几分,看着谢安澜半晌才吐出几个字,“我知道了。”

    在一座延绵百里的山里找几十个分散的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他们的活动范围可能没有那么大,但是至少也是有二三十里的。所以在放倒了那两个士兵之后的半个时辰里,他们再也没有遇见过任何一个人,无论敌我。

    谢安澜一只手拎着从路上打来的一直长得十分肥硕的野鸡,准备将它当成今天中午的午饭。

    颜锦庭看着她一副慵懒的姿态走在丛林里,有些不赞同地道:“你也太散漫了,若是遇上敌袭……”谢安澜耸耸肩,笑道:“小侯爷,你这样一刻也不停的保持警惕,连饭都没空吃,如果下一次你遇到的敌人的时间是是个时辰后,你还能打的动吗?”

    “当然,一天不吃饭算什么!”颜锦庭傲然道。

    谢安澜挑眉道:“那若是二十四个时辰,三十六个时辰呢?你也不吃饭不睡觉?这次只有十二个时辰是因为我们比赛的规定。但是真正打起来,你有把握在十二个时辰内将这三十个敌人全部找出来杀死么?假如他们是敌军的探子,你知道拦截他们失败的后果吗?”

    颜锦庭不语,继续往前走,沿途却开始收集能食用的果子。谢安澜想了想,决定还是不打击小朋友。

    正午,谢安澜找了一片有水源的开阔地方烤野鸡。颜锦庭坐在火堆边上一边警惕着四周,一边恨恨地啃着自己的野果,到底没有问如果烤鸡的烟引来敌人怎么办。

    谢安澜笑吟吟的看着他,既然他不问,她也就不解释了。

    吃烤鸡的时候,谢安澜还很好心的分了颜锦庭半只。原本以为颜锦庭会很有骨气的不肯吃,没想到这位傲气的小侯爷一言不发的接过来便狠狠地咬了一口。谢安澜有趣的挑了挑眉,却没有再逗他开心。

    吃完了午膳,谢安澜开始收拾场地掩埋火堆等等。做到一半的时候,谢安澜突然眼睛一凝,朝着对面的颜锦庭打了个手势。颜锦庭脸色立刻一变,飞快的站起身来闪到了一颗大树后面。

    不多时,三个胤安士兵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看到地上已经埋好但是并没有完全掩盖住痕迹的火堆脸上有些失望。显然,他们是看到了山里升起来的烟才找过来的。只可惜他们来晚了一步,对方已经走了。

    其中一个士兵俯身摸了摸地上的火堆,道:“还是热的,他们还没走远,我们…”

    追字还没出口,一个人从树上落了下来。只见谢安澜双脚朝上,头朝下落了下来。正好落到一个士兵的身边是双手扣住了那士兵的脖子一拧,并没有用力到拧断脖子的地步,但是却能让人感觉到力道。同时冰凉的匕首在那士兵脖子上一划而过,“你输了。”

    这突如其来的巨变让人傻眼,另外两个士兵反应却是极快。就在谢安澜落地的一瞬间两把刀已经一左一右的砍了过来。谢安澜连忙一个后仰,握在一只手中的绳子被两把刀齐齐斩断。绳子的一头绑在树上,另一头却是绑在谢安澜的身上。

    谢安澜手臂一挥,匕首毫不留情的刺向一个人的心口,同时颜锦庭从另一棵树上跃了下来扑向了另一个士兵。这一切仿佛漫长反复,但是却是在刹那间发生的。直到谢安澜和颜锦庭各自对上一个对手,那被谢安澜的刀划过脖子的士兵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阵亡。原本已经挥出一半的刀只能硬生生的收回了。

    谢安澜很快解决了自己的对手,也不上去帮忙,只是坐在一边看着颜锦庭和另一个人交手。旁边两个已经阵亡的胤安士兵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他们原本并没有将这些纨绔放在眼里,没想到一照面就

    阵亡了两个。而且还是死在了同一个人的手中。

    在看着正在拼命的颜锦庭的时候,神色就有些不善了。仿佛是将在谢安澜手中遭受的郁闷全部发泄道颜锦庭的身上,恨不得他被自己的同伴奏成猪头。颜锦庭经过了之前的一番搏命拼斗,总算不再那么紧张的毫无章法了。这些日子,近身搏斗其实无论是谢安澜还是高裴都教了不少,颜锦庭本身底子就好,学得更是不错。但是他败在没有任何实际的经验,教导他们的人再严厉也不如面对真正的敌人,而这种比赛性质的敌人其实也是不如面对真正战场上的生死之敌的。

    而他们接受训练的时间也还没有长到让他们将这些教导过的动作训练成身体的本能反应,所以在搏斗的时候新手就很难跟得上这些经验丰富的老兵了。不过,颜锦庭的进步还是十分明显的。之前那个全凭着不要命的一时疯狂,到底难以长久。但是这一次他却已经能够有模有样的跟敌人对招了,两人一时间打的难舍难分。

    看着两人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动作也开始变得有些艰难起来。谢安澜突然开口,“右手握拳,打他左肩。”

    平时训练的时候谢安澜经常出其不意的下一些命令,颜锦庭早就已经养成了习惯。谢安澜的话音未落,颜锦庭的拳头就已经落了下去。但是…他打的是右肩。将注意力都放在桌边的胤安士兵重重的挨了一拳。颜锦庭眼睛一亮,耳边传来的谢安澜的声音,“左手,锁臂。右手在他脖子!”

    被压在身下的胤安士兵痛苦的闷哼了一声,无奈的抬起手来表示认输。

    旁边的人不满地道:“你们作弊!”

    谢安澜笑眯眯地道:“我还活着呢,提醒战友怎么能算作弊?”

    两个士兵顿时傻眼,只能狠狠地瞪了颜锦庭两眼,心中暗道;东陵人果然狡猾!

    被颜锦庭制服的胤安士兵坐起身来,摸了摸自己的喉咙道:“你差点捏死我。”

    颜锦庭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他还是有些紧张,险些失了分寸。哪里还能拿捏清楚力道轻重问题?

    收获了三条缎带,谢安澜和颜锦庭心情愉快的挥别了三个手下败将再一次隐入丛林。

    颜锦庭问道:“他们会不会泄露咱们的方向?”虽然他们已经干掉了五个人,但是如果位置被泄露,十几个人一起围攻他们的话,只怕也还是有些麻烦。

    谢安澜耸耸肩道:“谁知道呢,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颜锦庭问道:“你刚才是不是故意升起烟火吸引人来的?”

    谢安澜淡笑不语,颜锦庭继续道:“万一他们根本没分开,或者很多人一个队,咱们要怎么办?”

    谢安澜回头看着他道:“如果他们不分队,很可能根本找不到那些家伙,或者只找到极少的几个。那我只好赶在时间结束之前趁乱干掉几个来弥补了。哦,如果他们方才很多人来围攻我们,我会丢下你一个人逃走的。”

    “……”

    山下众人聚集之处,睿王和宇文策依然各自坐在交椅中一动不动。就连脸上的神色都看不出来和两三个时辰之前有什么区别。山上已经陆续有人走下来了,不过成绩却让人有些意外,在过去三个多时辰里,从山上下来的人一共有四个,两个东陵人,两个胤安人。看似平衡的局面,但是却让宇文策身后的胤安众人脸色有些难看起来。原因显而易见,胤安出的事三十个精兵,而东陵这边却只是三十个只接受过不到一个月训练的纨绔。别说是打成平手,就算是赢得不明显他们的脸上都不会好看。

    “又有人下来了!”有人低声叫道。

    众人望过去,山道上果然有人走了下来。不过很快众人就有些喧哗起来,因为下来的竟然是三个胤安人,五比二!

    抢先被淘汰的两个纨绔对此显然是喜闻乐见,对着站在自己对面的两个胤安士兵挤眉弄眼一副得意洋洋仿佛他们已经赢得了这场比试的模样。全然不顾对方恼羞成怒回头可能会暗地里敲他们闷棍。

    下山来的三人看到眼前的情形也是一愣,随即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

    “这怎么可能?你们作弊!”有人高声道,众人回头看到正是宇文岸。

    纨绔们顿时不乐意了,两个人毫不客气朝着宇文岸嘘声,“输不起就输不起,有什么大不了的?现在你们输了才说什么作弊!别惹爷们笑话了。”

    宇文岸气得脸色铁青,上前一步就想要冲过去,被身边的宇文纯一把拉住了。

    宇文纯用眼神示意宇文岸看宇文策,宇文岸这才忍了下来,侧首去看宇文策。宇文策已经坐起身来,并没有看那两个正在怪模怪样得意非凡的挑衅对手的纨绔,而是侧首看向睿王道:“你们藏了高手在里面。”自己的人自己了解,以那些纨绔的能力,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就解决掉五个人。只能是因为那一群人里面隐藏了他们对付不了的高手。

    睿王淡然道:“胤安人里面都是普通士兵么?”

    宇文策挑眉一笑道:“哦?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看看最后到底是谁胜谁负罢。”

    睿王垂眸淡然不语,仿佛已经神游天外一般。宇文策轻哼一声也不再理会他,懒洋洋的靠了回去闭目养神。

    天色渐渐的按下来,夜晚的山林更加危险,但是对谢安澜来说却是如鱼得水。对于猎杀者来说,黑夜的丛林才是他们狩猎的猎场。而猎物,还是一群来自平原地区的健硕羚羊。

    颜锦庭沉默的跟在谢安澜身边,看着谢安澜身形自如的在山林中穿梭。或陡峭或凹凸不平的山路在她都来却如履平地,颜锦庭看向前面的人影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坚毅的光芒。

    谢安澜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颜锦庭连忙刹住了脚步,低声问道:“怎么了?”

    谢安澜指了指前方,低声道:“前面有人。”

    颜锦庭想说他没有听见,谢安澜蹲下身来在昏暗的月色下捡起了地上的一枝折断的树枝,翠绿的枝叶已经有些发蔫了。在月色下,如果不是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清楚。谢安澜摸了摸手中的枝叶,低声道:“过去还不到一个时辰。”

    颜锦庭道:“一个时辰就能走很远了。”

    谢安澜摇头道:“胤安人就算不擅山林作战,也不会留下如此多的痕迹。”

    “自己人?”颜锦庭问道。

    谢安澜点了点头,“恐怕是。”

    “那我们快走。”

    谢安澜耸耸肩道:“希望他们能聪明一点儿。”

    他们显然是并没有谢安澜期望的那么聪明,以其人让几个胤安人堵住了。原因是这些家伙生了一堆火想要烤肉。然而虽然夜晚同在一处山林里并不容易看到腾起的烟,但是如果隔得不远的话,却很容易看到明亮的火。而很不幸的是,高小胖等人附近就刚好有一队胤安士兵正在搜寻。

    看到突然出现的胤安人,高小胖的几个小伙伴们立刻作鸟兽散,飞快的朝着四面八方跑去。高小胖自然也先跑,但是他跑不快。跟他一起被拦下来的只有王五和小罗子。小罗子毕竟是武略将军的儿子,多少还是会些拳脚的,留下来不奇怪。但是王小五在接受训练之前却是实打实的四体不勤五谷不分。高小胖一边警惕的盯着逼近他们的胤安人,一边抽空问道:“王小五,你留下来干什么?”

    王五道:“这个么…我想着早些阵亡了,就能出去休息了。”

    “…。”

    “有点出息好不好?我们三个人还干不过他一个人?”小罗子没好气地道。

    高小胖挥舞着手中的短刀道:“没错,兄弟们,咱们弄死他!”

    对面的胤安人冷笑了一声,挥刀朝着这边过来,王五哇的一声就想要往后缩。高小胖和小罗子没好气的骂了一声废物,同时举刀砍了过去。那人毫不费力的横刀挡住了两人。高小胖虽然行动不便大大降低了武力值,但是力气却着实不小。怒吼一声将那人硬生生的往后推了好几步。那人用力在地上一踩,才终于稳住了脚步。高小胖叫道:“我挡住他,小罗子,砍他!”

    小罗子点头,刷刷几刀挥了过去,可惜都被那人躲开了。高小胖怒道:“王小五你个废物,上啊!”

    王小五回过神来连忙抓起刀冲了过去。夜黑风高,脚下一个不稳自己直接甩了出去。那胤安士兵冷笑一身,一刀挥开了高小胖的刀,高小胖立刻就收不住劲往前扑倒在地上。同时那人一脚将小罗子踹到了王小五身上与他作伴去了。

    高小胖哭丧着脸,“完蛋了。”

    那人提着刀走过来,笑道:“你们不用担心,现在不会杀你们的。要等着你们都到齐了再一齐带回去给王爷领赏。”比起全歼敌人,自然是全部俘虏要更有价值一些。

    高小胖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立刻高声道:“你们休想,小爷我宁死也不会当俘虏的。爷我不用你们,自己来!”

    说着便抓起自己的刀,准备往脖子上一划表示自己举刀自尽了。如果这是真正的战场,高小胖未必会如此干净利落,但是现在既然是比赛,他自然就不用犹豫了。

    刀才刚刚举起,嗖的一道银光便从树林中射了出来,正好撞到了他手中的刀柄上。高小胖只觉得手一麻,手中的短刀砰然落地。

    “定远侯和高将军若是知道你如此大义凛然,一定会感动的泪流满面的。”谢安澜的声音从树林中传来。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