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一番唇枪舌战,两人终于达成了意见一致。

    那宝石商人早已经看傻了,这会儿才终于回过神来,小心翼翼地道:“两位,不知道商量好了没有?”

    穆翎和金明珠对视一眼,同时伸手从盒子里抓出了一颗宝石。穆翎道:“这个是添头。”

    “敢糊弄本小姐,这个算你赔罪的!”

    一下子就少了两颗宝石,虽然并不是最名贵的但是至少也要损失一千两上下。那商人脸上的神色立刻就耷拉了下来。不过看着跟前两个气势汹汹的男女,他实在是没有勇气说不干。不过想想,这两位都是他的大主顾,送一颗宝石做礼物倒也算不得什么损失,心情又好了起来。

    飞快地替两人算了帐,穆翎三盒子宝石,一共七十五颗。因为都是最上品的宝石价格也比寻常的贵得多。一共竟然需要二十三万两。黄金夜儿需要两万多两。穆翎也不在乎,随手就取出了两万三千两的金票递过去。

    商人大喜,连忙接过。

    金明珠的宝石一共是二十颗,价值六千两黄金。金明珠同样眼皮都没眨一下便递了过去。

    围观的人们羡慕不已,看着那商人手中的金票和已经属于穆翎和金明珠的宝石垂涎不已。吓得那商人连忙金票收起来。穆翎和金明珠却半点也不着急。金明珠身后找已经上来了好几个穿着金家服饰的男子,恭敬的结果盒子便转身走了。

    穆翎拍拍手,人群中闪出来几个劲装男子,捧起三个装满了宝石的盒子走了。

    金明珠买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心情自然也不错。扬起下巴对穆翎和谢安澜道:“两位,后会有期。”

    穆翎皮笑肉不笑地道:“改天本公子一定上门拜访金老爷。”

    金明珠才不在乎他的威胁,同样笑眯眯地道:“本小姐恭候穆家主大驾。”说罢便转身走了,黄色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拥挤的人流中。

    穆翎摸着下巴道:“没想到,肃州这地方还有这种小辣椒?我记得,金家那老头儿挺和蔼可亲的啊。”

    谢安澜无奈,叹气道:“穆兄,祸从口出。”

    穆翎耸耸肩,道:“罢了,本公子跟个小丫头片子计较什么?走走走,为兄带你去见识见识。”

    一个上午,谢安澜就被穆翎带着整个会场到处闲逛。谢安澜也真正见识了什么叫做挥金如土。一上午穆大公子挥出去的土大概把整个穆家埋了都还有富余。等到从会场出来的时候,谢安澜觉得自己此时已经是面如菜色。

    回到城里,穆翎扭头看到谢安澜的脸色,扬眉道:“你这是什么表情?”

    谢安澜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面无表情地道:“瞻仰土豪的表情。”一个上午,穆家大公子唯一动作就是买买买,足足花了一百多万两银子。谢安澜在心中默默地将一百万两白银换算成软妹币,默默的吐血扑街了。

    “没出息!”穆翎道,“你又不是拿不出来这点钱。”

    这…点…钱?!真是好大的一个点啊。

    谢安澜道:“我是能拿得出来,但是我不敢像你这样买买买。”

    穆翎笑道:“怕什么?不用到年底,这些东西就又能换成钱了。无衣啊,做生意这事儿吧,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不然你以为穆家是怎么发迹的?”谢安澜道:“我从来没觉得我胆小鬼过,但是现在跟你比起来,我觉得我好像确实是有点胆小如鼠。”今天还是第一天呢,可想而知穆家大公子这次是打算干一票大的。要知道,一年前穆翎刚把穆家一半的产业捐给了朝廷。穆家如今的流动资金绝对会少很多。南边的那几艘船如今更是只进不出。

    穆翎朗盛一笑,“为兄当然比你胆大,不然怎么我是兄,你是弟呢?走,大哥请你吃饭!”

    谢安澜无语地跟着买的身心舒畅的穆大公子走了。

    城里也很热闹,特别是一些女子喜欢的地方,总是看到成群结队衣着华丽的女子来来往往。谢安澜带着穆翎去了美人坊旁边的茶楼。这茶楼也是美人坊的产业。原本这条街上茶楼酒肆并不少,但是因为美人坊的原因,这新开的茶楼生意竟然出乎意料的好。

    走进茶楼,里面果然做了不好人。两人倒也不挑剔,随意找了一个靠墙的位置坐下点了菜便喝着茶等待饭菜上来了。

    穆翎喝了一口茶不由赞道:“难怪美人坊刚开就能如此生意兴隆呢。就连这旁边茶楼的茶水都是上品。”谢安澜道:“能进美人坊的绝大多数都是有钱人,招待这些人自然不能用的差了。”

    穆翎点头,“这位美人坊的朱老板倒是有几分本事。”

    “多谢穆公子夸奖了。”含笑的女声带着几分淡淡的妩媚在身后响起。穆翎回头便看到一个红衣美人儿站在楼梯口含笑看着他们。

    侧首看向谢安澜,谢安澜低声笑道:“这位就是美人坊的朱老板,朱颜。”

    穆翎立刻拱手笑道:“朱老板,幸会。”

    朱颜走到两人跟前,似笑非笑地看了谢安澜一眼道:“穆公子,谢公子,幸会。不知我可能坐下?”

    穆翎连忙道:“朱老板不必客气,请坐。”

    朱颜坐了下来,撑着下巴扭头打量着谢安澜,眼底满是戏谑的笑意。谢安澜无奈地在心中叹了口气,“朱老板,幸会。”

    朱颜笑眯眯地道:“听说谢公子少年英才,今日一看,果然是俊美可人啊。”

    “……”

    穆翎和朱颜虽然是在一个府邸里住着,但是他昨天才来倒是真的没有见过朱颜。这会儿见她竟然调戏谢安澜,便以为她不知道谢无衣的真实身份,借口替她挡了下来,“朱老板才是风华绝代。”

    朱颜看着穆翎眨了眨眼睛,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穆翎一怔,再看看谢安澜强忍着笑意的模样,这才明白自己这是被这两个女人给骗了。

    愤恨的瞪了谢安澜一眼,穆翎便一脸眼熟地对朱颜道:“朱姑娘的美人坊名动洛西,这次的商会之后必定会名动天下,不知道朱老板有没有兴趣合作?”

    朱颜挑眉,饶有兴致的道:“说来听听?”

    穆翎道:“穆家出资与美人坊合作,在东陵各地开设分店。”

    朱颜正要说话,穆翎道:“朱老板先别急着拒绝,若是咱们合作的话,好处自然是不少的。穆家名下有金楼银楼,有玉石矿山,有绝对稳定的珠宝进货渠道。还有绸缎织坊。甚至,我还可以提供最好的首饰工匠和绣工。”

    朱颜看着他道:“穆公子既然有这些,自己就能够成立第二个美人坊,甚至是比美人坊跟显赫的铺子,又何必跟我们合作?”

    穆翎摇头道:“但是,穆家唯一缺的却是美人坊的这些新意。穆家的首饰纵然比别家漂亮一些名贵一些,也并没有太大的差别。穆家的衣裳,同样也是这样的。当然也可以照着美人坊的掩饰来做。但是本公子觉得,要做就要做最好的。本公子不喜拾人牙慧。”

    朱颜若有所思的沉吟了良久,方才道:“这个…我需要时间考虑。”

    穆翎笑道:“自然,在下也还要一些日子才会离开肃州,在这之前……”

    碰!

    一声巨响,一个东西从窗口砸了进来。坐在窗口的客人被吓了一跳躲避不及直接被砸了个正着。

    谢安澜三人坐在靠里面的位置,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人们都是一惊慌忙扭头去看,却是一个一身狼狈的中年男子正压在方才还坐着吃饭的客人身上。那客人神色痛苦,显然是被撞到在地上又挨了这么一下痛的不轻。

    还没来得及反应,有一个人从窗口跃了进来,手中还握着一把刀。站在床边,看到那刚从地上爬起来的中年男子便冲了过去。

    那中年男子一脚踢飞了跟前的凳子,让凳子挡住了对方前路的同时翻身朝着楼梯口冲去。

    那人一刀将凳子砍成两段,立刻又扑了过去。楼上的客人们终于反应过来,顿时乱成一团。只是楼梯口的位置被那两个打斗中的男子挡住了,根本没办法下楼,于是人们越发的慌乱起来。

    朱颜气得娇颜铁青,一双美眸冰冷的盯着已经打起来了的两个男人。轻哼一声一闪身朝着两人扑了过去。那两个人打的正起劲,哪里想到竟然还能有人来管这种闲事?而且竟然还是一个女人。

    被薛玉棠抓住手臂的男子震惊地看着自己手中的刀被薛玉棠多走,下一刻刀面拍到了自己的脸上。而对面一圈挥过来的男子被薛玉棠一脚踢开了。薛玉棠此时一身红衣,脸上的怒火更是衬得一张娇颜明艳如烈火,“喜欢大家是么?本姑娘让你们打个够!”

    楼上还惊恐不安的宾客们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窈窕纤细的美丽女子毫不留情的完虐两个比她高大强壮得多的男子的经过。再也不记得的自己之前还想要逃跑的事情了。

    不过片刻的功夫,薛玉棠随手将再也没有还手之力的男人扔在了地上。抬手拍了拍手上可能存在的灰尘,居高临下地看着两个男人冷声道:“说罢,什么人?敢在本姑娘的地盘上闹事,获得不耐烦了?”

    “臭女人!你竟敢……”一个男子怒吼道。只是话还没说完,就变成了一声惨叫。因为薛玉棠一脚踩上了他放在地上的右手。薛玉棠含笑对周围的宾客拱手道:“打扰了诸位的雅兴,还请见谅。在场所有宾客今天的饭菜一律八折,另外每桌再送一壶酒,算是我给给为赔礼。”

    众人顿时高兴起来了,纷纷道:“朱老板不必客气。”

    肃州并不歧视经商的女子,不管是史三娘还是金明珠,都是经常在外行走的,也没人会看低他们。宾客们见朱颜如此豪爽,也纷纷称赞,对她和美人坊的印象都好了许多。

    只是…人们看着脚下踩着一个男人却依然笑颜如花的红衣美人。心中都默默的盘算着,以后绝对不能招惹美人坊的女人。

    朱颜拍拍手叫来两个人将闹事的两个男子带了下去。并且叮嘱了一句,“问清楚,什么来历。顺便,让他们把赔偿给了。”之后才回到穆翎和谢安澜桌边坐下,对着穆翎笑道:“让穆公子见笑了。”

    穆翎道:“哪里,朱老板手段不凡,在下佩服。”

    “公子谬赞了。”

    “怎么会,朱老板…”

    “不敢当…穆大公子才是商界奇才。”

    “姑娘过奖…在下…”

    “……”谢安澜托着下巴左右看看。要不本大神先撤,把地方留给你们俩互相吹捧吧?

    谢安澜回到家中的时候两个孩子带着谢啸月朝她狂奔而来。谢安澜低头看着一左一右扯着自己衣摆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的小朋友,再看看蹲坐在自己跟前的谢啸月。忍不住摸了摸鼻子笑道:“两个小宝贝儿,什么事儿啊。”

    平生第一次被人叫小宝贝儿的锦儿有些无措的望着西西。

    西西摇了摇谢安澜的衣摆道:“娘亲,今天外面好热闹。”

    谢安澜点头道:“是啊,这几天都会很热闹。”

    西西眨巴着大眼睛望着她,谢安澜不由一笑,捏捏他的小脸蛋道:“西西想要出去玩儿?”

    西西连连点头,锦儿也跟着点头,不过动作没西西那么迫切。旁边的谢灰毛见两个小朋友点头,也跟着点头。

    谢安澜好笑的拍拍它的狼头道:“不能带你出去。”

    带着两个小孩子出去逛逛可以,但是带着谢啸月这么大一只,就纯粹是想要吓人了。

    谢啸月动了动耳朵:没听懂。

    西西道:“娘亲,西西和锦儿可以去么?”

    谢安澜想了想道:“好呀,等你爹爹回来了,咱们一起出去看花灯好不好?”

    两个孩子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即便是表情相对来说有些匮乏德尔的锦儿脸上也多了几分笑容。

    “娘亲最好了。”西西道。

    谢安澜看向锦儿,锦儿细声道:“娘亲最好了。”

    真正的小萝莉也是很萌哒。谢安澜吧唧在锦儿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乖孩子,锦儿真乖。”

    “夫人。”

    林悠从外面进来,就看到谢安澜正蹲在地上对着两个孩子浅笑着说着什么。谢啸月蹲在一片乖巧的不像是一匹狼,整个画面看起来很奇怪,但是又似乎十分的和谐美丽。林悠愣了愣,才在谢安澜抬头看向他之前开口道。

    谢安澜站起身来,一手牵着一个孩子道:“林公子今天没有出去玩玩?今天城里很热闹呢。”

    林悠摇摇头道:“还有一些事情没做完。”

    谢安澜淡笑道:“不用太较真了,有些不重要的事情放放也没关系。”

    林悠点点头道:“是,夫人。”不过脸上的表情却像是在说“我一定会尽快完成夫人交给我的工作。”谢安澜忍不住有些想笑,这个林悠明知道他们在怀疑他,演戏还这么认真干什么?总不至于他演的认真她就不会防着他了吧?

    “你还年轻,没事儿多出去走走吧。方才我还看到朱颜在外面玩儿呢。”谢安澜笑道,说完便牵着两个孩子往内院的方向走去。

    林悠皱了皱眉,注视着谢安澜离去的背影沉默了半晌才转身离开。

    “娘亲,那个叔叔怪怪的。”西西凑在谢安澜身边小声地道。

    谢安澜有些惊讶地扬眉道:“哦?那个叔叔怎么就怪怪的了?”小孩子有时候并不能完全准确的表达出自己的感觉,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道:“呃…反正就是很奇怪的样子,灰毛也不喜欢他。他转过身的时候会变得不一样,很…凶的样子。”

    “很凶?”谢安澜思索着,林悠好像从来没有表现的很凶过。

    西西做了个鬼脸,道:“西西怕怕的。”

    谢安澜这才了然,“西西是说,林悠背地里的时候看起来会很可怕?”

    西西思索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谢安澜含笑摸摸他的小脑袋道:“西西真聪明,既然西西不喜欢,那就不要靠近他了知道么?”

    西西点头道:“西西知道,朱颜姨姨也这么说。”

    “记住就好。”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