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陆离冷笑一声,看向旁边的叶盛阳,“叶盛阳!”

    叶盛阳点头,抓住陆离的肩膀就朝着外面冲去。同时柳浮云也难得好心地拉起了黎蕴冲了出去。大殿里人太多,黑衣人反倒是不好阻拦,只是片刻地耽搁就被他们冲了出去。

    黑衣人冷笑一声,“先抓昭平帝和柳贵妃!”

    立刻有人冲向后殿,但是很快又冲了出来,“统领,后殿没人!”柳贵妃带着昭平帝进了后殿。但是现在后殿里去一个人都没有。显然柳贵妃一行人进去之后根本就没有停留,不知道从哪个门离开了。

    黑衣人神色微变,冷声道:“先不管了,不惜一切代价,抓住陆离,抓不住,就杀!”他们可不是理王和晋王,陆离死了还是活着,对他们的差别不大。

    “是!”

    殿外,冲了出去的陆离等人并没有离开。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不远处有大批兵马赶了过来。还穿着一身文官官服的曾从谦更是顾不得自己斯文儒雅的外衣,直接施展轻功一马当先的冲了过来。看到站在房顶上的陆离,这才松了口气险些一屁股直接坐到了地上。

    “公子,公子!”曾大人一边抹着冷汗,一边道。

    陆离没有理他,沉声道:“大内侍卫听令,西戎细作强闯后宫,杀无赦!”

    已经被搞得头晕脑胀不知所云的大内侍卫们突然被这清冷凌厉的声音震醒了过来,直觉就按照这个声音的话去做了。他们前些日子虽然归晋王指挥,但是本身却并不都是效忠晋王而是效忠皇家的。他们这些人成为大内侍卫的第一件事就是谨记着自己是属于皇室的。那些投靠晋王或者被晋王安插进去的毕竟是少数,这会儿乱成一片,那些人也无法控制局面。

    如今乍然听说晋王手里的玉玺是假的,他们连效忠晋王的理由都没有了。再一听这道命令,这些黑衣人都是西戎人,身为大内侍卫消灭西戎细作,很合理啊。于是,茫然无措的大内侍卫们仿佛终于找到了方向,毫不犹豫地拔刀杀向了方才还站在一边的黑衣人。

    曾大人终于将气喘匀了,这才苦着脸看向陆离道:“公子,您老以后做事能不能提前通知一下?属下魂都要被吓掉半条了啊。”

    天知道,当他看到皇宫里发出的幸好的时候吓了多大一跳。还没来得及震惊,又传来睿王府被包围了的消息让他连派人去睿王府问个计策的功夫都没有。然后就是一阵兵荒马乱的调兵遣将,在带兵闯入皇宫还是带兵围困睿王府之间,曾大人果断的选择了前者。睿王府有王爷在,怎么样也不会有事的。但是公子这里就不好说了。叶盛阳就算武功盖世,带着公子这么一个累赘也有失手的时候。

    陆离淡然道:“提醒了有什么用?打草惊蛇么?”

    曾大人震惊,“公子觉得,属下这么靠不住么?”

    陆离道:“你觉得,你身边的探子少么?”自从曾大人的身份曝光,遭遇的各种偶遇,奇遇,艳遇就成倍增长。府里哪怕是找几个下人,十个里面至少有八个都是别人的人。

    曾大人摸摸鼻子:卧底当得太成功,不是本官的错。

    陆离问道:“神武军和巡防营都来了?”

    曾大人道:“公子放的信号不是说情况紧急么?巡防营先进来了,神武军随后就到。”

    陆离看着下面一片混乱道:“都是高手,巡防营和神武军对付不了。亲卫营在哪里?”

    曾大人道:“颜小侯爷带着三百亲卫营,守在宫门外的几条街道上。”

    陆离道:“告诉颜锦庭,一个都不能跑掉!要是跑了一个,他这个亲卫营统领就不要当了。”

    “是,公子。”

    柳浮云和黎蕴站在一边听着他们对话,见陆离淡定自若的调兵遣将,举止间竟有几分儒将风采。柳浮云问道:“少雍兄,你这次到底是为了对付晋王和理王,还是为了对付百里修?”

    陆离道:“自然是一起收拾。”

    柳浮云道:“哪一个更重要?”

    陆离微微勾唇,“他们都不重要,最重要的,自然是陛下。”

    柳浮云瞥了一眼还被黎蕴握在手中的圣旨,有些无奈地苦笑,“少雍兄,你若是再不让救人,亲耳听到看到这道圣旨的人只怕就不剩下几个了。”昭平帝当着所有人的面自己承认了这份诏书,以后无论是晋王理王还是别的皇室宗亲,都别想翻案了。就连陆景曦的身份问题都解决了,若是寻常时候确认一个流落在外的皇子是何等麻烦的事情?现在如此,只怕许多臣子还以为,昭平帝早就知道了这个皇子的存在,只是碍于柳贵妃没有公告天下罢了。

    陆离挥挥手,立刻就有人跃入了战乱中,将那些早就被吓的三魂七魄都掉了不少的文官们从混乱中拽了出来。

    此时的睿王府中同样的热闹,睿王和宇文策早就已经打得离开了睿王府老远。整个睿王府都陷入了一片混战之中。只是,混战中的人们并没有注意到,被宇文策留下的苍龙营已经悄无声息地堵住了睿王府外面的所有路口。

    百里修被一群黑衣人护在中间,脸上的神色却已经不复之前的轻松得意,而是显得有些凝重了。睿王府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为了这次的行动,百里修透入了自己所有能动用的实力。甚至还用计软禁了夏侯磬将暗狼军调了出来。但即便如此,睿王府的守卫竟依然能够与他们斗得旗鼓相当。要知道,这还只是睿王府的守卫,虽然别处的势力都被他设法牵制了,但是时间一久,如果他们迟迟不能拿下睿王府的话,那些人赶到是早晚的事情。

    “安德郡主找到没有!”百里修冷声问道。

    一个黑衣人沉声道:“回公子,安德郡主…好像不在睿王府里。”

    “不可能!”百里修冷声道,“没有人看到安德郡主离开睿王府。”更何况,这个时候外面未必比睿王府安全,睿王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将安德郡主送出府去。另一个黑衣男子皱眉道:“公子,睿王府毕竟有上百年的根基,安德郡主说不定藏在身边密室之中,要找起来只怕是……”

    百里修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沉声道:“谢安澜还是没抓住?一群废物!”

    “谢安澜真的中了蛊毒么?”黑衣男子沉声道,一个孕妇如此厉害也就罢了,一个中了蛊毒的孕妇还能如此厉害,就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了。他们得到的消息可是谢安澜已经昏迷不醒了!

    百里修冷声道:“中自然是中了,不过……”话还没说完,百里修的脸色突然一变,厉声道:“不好!宇文策!快走!”

    “什么?”跟在他身边的人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茫然地看着百里修。

    百里修厉声道:“宇文策这个混账!撤退!立刻离开京城!”

    虽然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听从百里修的命令已经成了本能。黑衣男子点点头,抓起百里修就飞快地往睿王府外面掠去。

    见原本围在自己身边的人飞快撤退,谢安澜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回头去看苏梦寒,“发生了什么事情?”苏梦寒抬手一弹手中的软剑,剑锋上的血花飞溅,“大概是百里修看出什么不对劲了吧?”

    谢安澜叹气,“百里修这人,逃命的本能倒也不差。”

    苏梦寒道:“放心,跑不了。”

    谢安澜点头,“有劳苏会首了,这里有我们,麻烦你去宫里走一趟吧。”如果不是身体不方便,谢安澜其实想要自己走一趟。她实在是有些不放心陆离。苏梦寒倒是不在意,点头道:“你这里没问题吗?”

    “有本公子在,能有什么问题?”穆翎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两人回头便看到穆翎拎着一把没有剑鞘的剑走了过来。剑身上早就染上了淡淡的殷红,可见也没有少饮血。

    苏梦寒莞尔一笑,朝着穆翎拱了下手便飞身而去了。

    谢安澜和穆翎对视一眼,转身往外面走去。

    穆翎有些担心地看着谢安澜,“无衣,你的身体没问题吧?”

    谢安澜笑道:“三个月早就过了,我心里有数。”

    穆翎无语,三个月过了就能打架杀人么?这是哪个无良大夫说的?在慕大公子看来,孕妇都应该娇滴滴的养在院子里,十指不沾阳春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那种。而不是像眼前这个拎着鞭子打架杀人比他还利落。

    看到穆翎的表情,谢安澜忍不住笑道:“方才其实一直是苏公子在动手,我就是偶尔捡个漏而已。我还不至于这么不知轻重。我要是不在这里待着,怎么留得住百里修?”苍龙营在外面的动静说不定早就引起百里修的注意了,要是让百里修就这么跑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百里修的预感果然成真了,宇文策背叛了他们的约定。苍龙营和睿王府亲卫联手,将他们分割成了两块。他带着人被围在中间与睿王府的人交手,外围的人却被苍龙营给暗算清理掉了。因为没有防备苍龙营突然发难,他们损失惨重。因为中间还隔着睿王府的亲卫营,他根本就没有得到外面局势变化的消息。最重要的是……如果宇文策背叛了协议,那么与宇文策交手的东方明烈又去了哪里?

    百里修顾不得想那么多,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立刻离开睿王府,离开上雍,离开东陵!如果晚了,可能会有他非常不愿意看到的后果。

    百里修深吸了一口气,只要离开上雍皇城就会有人接应,不会有人的。

    百里修人刚出了睿王府,就被一个人挡住了去路。

    见到来人,百里修眼神微微一缩,“夏侯磬!”

    来人身形袖长挺拔,脸上带着几分温文却不是威仪的笑意。正是西戎九皇子夏侯磬。

    夏侯磬负手而立,神色淡淡地看着他,“国师,擅自动用暗狼军,你可知该当何罪?”

    百里修冷笑一声,从袖中取出一块令牌道:“我有陛下的金牌令箭,见金牌如陛下亲临!”

    夏侯磬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却并没有如寻常人一般恭敬地顶礼膜拜,“擅自动用暗狼军,以致暗狼军全军覆灭。国师,该当何罪?”

    “你敢!”百里修脸色微变,厉声道。

    夏侯磬淡淡道:“我为何不敢?薛楼主,有劳了。”

    薛铁衣从夏侯磬身后走了出来,神色漠然地看着百里修。百里修冷笑道:“你们以为,我只有这些准备么?若是如此,便是太小看本公子了。”薛铁衣淡然道:“你说的是你派人在京城的水源处下药,以及派绝顶高手刺杀公子和朝中重臣的事情么?王爷和胤安摄政王已经去处理了。王爷让我带一句话给你,你若不这么多事,而是让这些高手护在身边保护你,说不定还有机会逃出去。”

    百里修确实是足智多谋,但是他想得太多了太周全了。将那些高手派出去搞事,固然可以预防万一牵制睿王和睿王府的高手。但这前提是他自己有一定的实力。或许百里修对自己的计谋太有信心了,如果将那些人全部留在身边保护自己的安全,危机时刻拼死一战的话想要逃出去也未必没有机会。

    百里修的身后,谢安澜和穆翎也漫步走了过来。与他们一起的,还有许多睿王府的侍卫,片刻间将整个睿王府大门口团团围住。

    百里修回头,看向身后走来的谢安澜,“陆夫人,你们的运气太好了。”

    谢安澜耸耸肩,微笑道:“运气有时候也是一种实力。”

    百里修冷笑道:“是么?就不知道你们的运气是不是一直都这么好了。”

    “百里国师只怕是无缘得见了。”谢安澜道。

    百里修慢悠悠地从袖中取出一件东西在手中把玩着,“这个,陆夫人可认识?”

    谢安澜仔细一看,那是一个女子的手环,似乎有些眼熟。

    下一刻,谢安澜脸上的神色微变,“这东西怎么会在你手里?”

    百里修笑道:“这个么…我昨晚让人请了她去做客。陆夫人,你放我走,如何?”

    谢安澜沉默,那是一个雅致精巧的银色手环。上面有精致的花藤环绕,银色的花藤点缀着点点五彩宝石,与东陵女子喜欢风格截然不同带着几分异域风情。

    第一次见到崇宁公主的时候,她手腕上就带着这样一个手腕。

    ------题外话------

    未免亲们担心的睡不着,微剧透:表为公主担心,公主殿下很好很强大!百里国师的好日子到头鸟~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