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让他们去杀人?还有这操作?

  虽然这些文官们一个个口中满门抄斩说得跟不许吃饭一样的轻松,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有亲自杀过人的。更何况是杀一个还不到十岁的孩子。哪怕这孩子就真的是罪大恶极他们光天化日之下将人杀人,也不会有人称赞他们大义为公的。那绝对是人设崩了一地啊。

  文官就该清风朗月,温雅风流。怎么能亲手杀一个孩子呢?连个孩子都能忍心杀,谁知道心肠狠毒成什么样子?这样的人真的能信?能当好官?

  只是就这么放了,未免让人觉得不甘心。说好的要将柳家灭干净呢?

  “王爷,话虽是如此。但是柳家罪行累累,若是就这么轻饶了,如何震慑后人?另外,听闻世子殿下与浮云公子相交莫逆,只怕外人还以为柳家如此轻判是因为世子殿下的关系,只怕是对世子的名声不好。”说话的是黄承修,他站在人群中目光却直视睿王,隐约带着几分咄咄逼人的意味。

  睿王侧首看陆离,问道:“少雍,你怎么看?”

  陆离淡淡道:“回舅舅,我不喜连坐之法。”

  睿王扬眉,“哦?是不喜连坐柳家,还是不喜连坐之法?”

  陆离道:“襁褓稚子,懂得什么?若是因大人的罪名被株连,与杀人何异?”

  睿王道:“没想到,你倒是心软。”

  陆离皱眉,“我只是不喜牵连无辜之人。”

  黄承修怒道:“柳家小儿吃柳家的饭,穿柳家的衣长大,什么叫无辜之人?!”

  陆离淡然道:“柳家的俸禄不至于养不起几个稚子,另外……”陆离拿起桌上一本折子翻了翻,道:“查林州布政使黄锦安任职六年,贪墨银两三百万两。任知州其间,错判,收受贿赂乱判案件九起,致五人无辜死亡,两家倾家荡产。其子黄栌,强抢民女迫使女子投河自尽。黄锦安每年孝敬黄大人白银五万两,各种药材布匹珠宝若干。请问黄老大人,该当何罪?”

  黄承修顿时涨红了脸,怒道:“老夫…老夫怎知……”

  陆离道:“黄大人知不知有什么要紧?黄锦安是黄大人的堂侄吧?另外,布政使每年俸禄不过数百两,每年却要孝敬黄大人五万两白银。黄大人……当真不知?”这个当真不知,说得有些意味深长。黄承修顿时气得浑身都在颤抖,“世子的意思是老夫…老夫,荒谬!老夫一生奉公守法,岂容你如此污蔑!”

  陆离漫不经心地道:“随便吧,黄锦安如此罪大恶极,满门抄斩不为过吧?柳家稚子无知,尚且免不了一死。黄老大人虽然说不知情,但是阖家上下毕竟是花用了那罪大恶极的黄锦安贪墨来的银两。黄大人想必也觉得心中难安愧对皇恩,不带着全家一起去死,心里如何能安,如何能彰显黄大人的高风亮节呢。是不是?”

  “你……你……”黄承修脸色一阵青一阵紫,瞪着陆离半晌说不出话来。

  陆离打量着他,有些疑惑地道:“难道黄大人竟然觉得十分心安理得?打算用着侄子的卖命钱继续做个奉公守法的清官?”

  “噗!”

  上一次并没有被谢安澜和陆离气到的黄老大人这一次终于被小陆大人单枪匹马气得喷血了。

  “黄大人!黄大人!”

  睿王皱了皱眉,挥手让人将黄承修带下去请太医,一边扫了陆离一眼淡淡道:“你年纪也不小了,以后说话仔细一些。”

  陆离皱眉,“我是就事论事。”

  清冷的目光淡淡地扫了一眼底下的众人,众人心中却是一紧奇异地明白了世子殿下这一眼的意思。

  要柳家满门抄斩可以,黄家也得跟着死。不只是黄家,柳浮云送上来罪证可还多着呢。要死你们一块儿死去吧。一时间,众人哑然了。他们是不想放过柳家,但是要赔上自己的话就要斟酌再三了。这年头,谁手里没有点不清不楚的东西?差别只是有没有被挖出来而已。真正清白无暇的人也不是没有,只是太少了。

  “启禀王爷,贵妃娘娘求见!”门外,侍卫匆匆进来禀告道。

  睿王微微扬眉,侧首看向陆离。陆离显然也有些意外,却还是点了点头,“请贵妃进来。”柳家的爵位虽然被剥夺了,但是一时半刻大家都顾着前朝还没来得及管后宫,所以柳贵妃依然还是贵妃。毕竟,如今的贵妃也只是一个头衔而已,什么实权都没有了。等收拾了柳家还怕收拾不了她?

  “是。”

  柳贵妃穿着一身样式朴素的银红色衣衫,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却不知为什么让人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仔细一看这才发现,那衣服并不是宫中的锦绣贡缎,而是外面极为常见的缎子做成的。说不上粗糙但是也算不得名贵,而且看起来有些陈旧,显然已经有不少的年头了。

  精致却并不隆重的妆容让她看起来比平时年轻了几岁,发髻装扮也是梳着少女的模样。有人恍惚想起来,这似乎是王府里丫头的装扮。不过王府的下人一般都穿着素色,只有极为受宠的才能得到主子的特许和赏赐穿着不同的颜色。

  而让所有人最惊讶的还不是柳贵妃的装扮,而是她的手里提着一把没有剑鞘的剑。

  “见过睿王。”柳贵妃并没有下跪行礼,只是淡淡道。

  睿王也不在意,微微点头,“贵妃此来,所为何事?”

  柳贵妃走到还跪在地上的柳浮云身边蹲下,抬手轻抚了一下外甥的脸颊,轻声道:“暮儿,柳家拖累你了。”

  “姑母,你……”

  柳贵妃并不等他说完,已经站起了身来,看向众人冷笑道:“你们觉得柳家做了孽,来找本宫算账便是,为难他做什么?”

  有人不忿地道:“柳家作孽,自然是因为贵妃娘娘。但是柳浮云难道就不是柳家的人么?!”

  柳贵妃冷笑道:“柳暮确实不是柳家人。”

  “这怎么可能?!”

  柳贵妃从袖中取出一本册子扔在了地上,道:“早在去年冬,柳暮就已经被逐出柳家了!”

  “贵妃娘娘,现在说这些只怕是太晚了。”有人捡起册子翻了翻,脸色有些难看起来。这是柳家的族谱。柳家的族谱并不长,毕竟在柳咸这一代之前,柳家并没有单独的族谱。不过,如果只是在族谱上划去了名字而已的话,可是没什么效果的。read_middle();

  柳浮云猛然抬起头来,惊愕地看向柳贵妃。柳贵妃朝侄子笑了笑,看向质疑的人道:“早在去年,柳咸便已经休弃了其妻,柳暮生母户籍也已经迁出了柳家回归原籍。柳暮被逐出柳家,户籍同样也一并随其母迁出。你等若是不信,可到承天府衙门和柳暮外祖家原籍查证,看看是什么时候办的。虽然距离上雍有些远,但是快马来去也用不了几天吧?”

  “柳夫人和柳浮云并未离开柳府!”

  柳贵妃道:“他们是客人,小住一段时间行不行?”

  “曾大人!”有人愤怒地看向站在人群中神游天外的曾大人。曾大人恍然回神,轻咳了一声道:“那个,本官可以证明,却有此事。各位若是有疑问,本官这就让人回承天府拿文书。”

  “你怎么能这样做?!”

  曾大人十分无辜,“人家柳侯要休妻,要把儿子撵出家门,本官还能不准不成?说不定是看中了哪家的千金想要娶个新夫人呢?那时候他可还是贵妃的哥哥。就算是普通百姓,也没有干涉人家家事的道理啊。”“这!睿王殿下……”

  睿王有些慵懒的打了个呵欠,“承天府尹,此言当真?”

  曾大人无奈地道:“下官岂敢欺瞒王爷,更何况,那文书一共三份,一份交给柳家,一份送回了柳夫人娘家办理户籍,承天府那一份早就封印入去年的户籍库房之中,等闲便是下官也不能轻易进出。王爷若是允许,可开封取阅。”

  睿王点点头道:“去吧,另外…柳夫人的娘家在哪儿?派人去查查吧。”

  “是。”

  柳贵妃扫了在场气急败坏地官员们一眼,脸上露出了几分得意的笑容。

  睿王道:“贵妃来此,只是为了此事?”

  柳贵妃道:“多谢王爷让我说完,这只是其一。另外……”

  “等等!”柳浮云终于从这巨大的震惊从回过神来了。他从没有想过,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事情。毕竟,无论是休妻还是将儿子逐出家门,都是要当事人在场的,“姑母,我不……”

  “住嘴!”柳贵妃冷冷道:“从现在开始,你不是柳家的人,本宫也不是你的姑母了。睿王殿下,请闲杂人等退下吧。”

  睿王看向柳浮云,“他方才代替柳家认下来罪名。”

  柳贵妃冷笑道:“他有什么资格替柳家认罪?如今既然大哥昏迷不醒,二哥已经亡故,三哥不在京城,柳家的事情便由本宫做主!”睿王道:“贵妃想说什么?”

  柳贵妃道:“请王爷让无关人等出去。”

  “等等!柳浮云就算不是柳家人,这些年是否参与过柳家的事情也还未可知!”

  柳贵妃不屑地一笑道:“那是他的事情,你们要查就自己去查。现在是说本宫的事情。”

  睿王轻叹了口气,道:“来人,带柳浮云出去。”

  这是认下了柳浮云不是柳家人的说法。

  “王爷!”柳浮云沉声道,担忧地看向柳贵妃,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睿王道:“浮云公子,既然贵妃这么说了,你便退下吧。”

  柳贵妃却不再理会柳浮云,转身朝着殿上走去。睿王只是淡淡地看着她,站在他身后的侍卫也没有动弹。就凭柳贵妃的身手,想要刺杀睿王简直是异想天开。

  柳贵妃并没有走到睿王跟前,而是站在了陆离的对面转向殿下的众人,冷声道:“柳家因本宫而兴,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如何,本宫不想评说。你们真的是恨柳家和本宫么?你们只是在嫉妒而已。嫉妒本宫得到陛下的宠爱,嫉妒陛下对柳家的恩宠。若是你们在本宫这个位置,也未必就比本宫更心慈手软。”

  “一派胡言!”

  “死不悔改!”

  “妖妃狂妄!”

  柳贵妃冷笑一声,道:“所谓的罪名,本宫认了。柳家靠着本宫荣华富贵了这么多年,如今时候到了就该认命。你们不是想要本宫的命么?本宫这便给你们就是了!”

  说罢,柳贵妃提起手中的剑便朝着自己的脖子上抹去。

  “姑母?!”刚被侍卫拉着走出大殿的柳浮云听到这句,猛然回头地同时袖中一块碎银弹了出去。柳贵妃握着剑的手被撞得一震,剑锋在喉咙上划出了一条血痕,但是并不深也不长,长剑已经怦然落地。柳浮云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眼眸蓦地一缩。

  一缕暗红的鲜血从柳贵妃的唇边滑落了下来。柳贵妃侧首对他笑了笑,整个人慢慢地倒了下去。

  “姑母!”柳浮云一把挥开身边的侍卫,飞身掠了回去。

  柳贵妃有些艰难地对他笑了笑,暗红的鲜血源源不断的从她唇边滑落。

  “我怕…到时候下不了手……”柳贵妃道:“提前,吃了药……”

  柳浮云闭了闭眼,扶着柳贵妃靠着自己想要叫太医,柳贵妃抬手抓住了他的衣袖,摇了摇头道:“没用的,你告诉苏梦寒,当年…商妃就是这么死的,本宫,还给他一条命。至于别的,他要是不满意…就下黄泉来找本宫要吧!”

  “姑母!”

  柳贵妃没有再应他,眼神渐渐地开始涣散了。低声喃喃道:“我…我当初没想要这样……我真的只是想永远陪着王爷……”

  只是,是什么时候忘记了的呢?

  或许是在王妃害死了她第一个孩子的时候,也或许是在成为高高在上的贵妃的时候,还是在知道…王爷其实根本不爱自己的时候?这些年她疯疯癫癫的欺骗自己,王爷最爱的是她,只是她。她为了他失去了那么多孩子,她陪伴他二十多年,他为了她不惜废后,看着她处置那些后宫的女人,他怎么会不爱呢?

  王爷,好累啊…这一生,实在是太长了。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