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陛下!”

    “父皇?!”

    西戎皇突然倒下,倒是将众人吓了一跳。西戎皇带进来的侍卫立刻就将西戎皇和兰阳郡主围住了,神色警惕地看着对面的谢安澜等人生怕他们借机发难。谢安澜耸耸肩,倍觉冤枉。她们可是什么都没有做。

    陆离抬手示意自己身边的人散开,拉着谢安澜也跟着往后面退了几步,免得西戎人太过紧张。

    “父皇,你怎么样了?”夏侯磬和夏侯齐也有些着急,他们知道父皇的身体不太好,但是却没有想到会这么不好,竟然吐血了。但是他们…他们没有带御医进来!夏侯磬忍不住看向谢安澜和陆离这边,陆离似乎明白他在想什么,淡淡道:“可以让冷烛替西戎皇看看。”

    夏侯磬还没来得及道谢,就听到西戎皇低沉无力的声音响起,“不…不必!”

    谢安澜惊讶,西戎皇帝陛下这是打算宁死不屈?

    却见兰阳郡主已经取出一粒药丸送到了西戎皇嘴边。夏侯磬微微皱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西戎皇已经张嘴将药丸吞了下去。旁边的侍卫连忙送上了水,让西戎皇好吞服药丸。片刻之后,西戎皇方才有些灰败的脸上多了几分血色,看上去不像那么难看了。但是看在谢安澜眼中,却觉得西戎皇此时的好气色十分的违和和不自然。

    朝着裴冷烛招了招手,低声问道:“怎么回事?能看出来么?”

    裴冷烛摇了摇头道:“他身上并没有什么病症,不过是年事已高,身体衰弱罢了。至于会吐血…应该是之前服用过什么药物所致的,那颗药丸…我要看看才能知道是什么。”

    谢安澜点点头,道:“看来,他们是真的来找药的。”

    叶无情忍不住低声问道:“这墓中真的有灵药?”

    谢安澜将声音压得更低一下,忍不住笑道:“就算真的有,几百年功夫也该过期了吧?”陆离道:“说不定…并不是药丸,而是草药。西戎皇为什么一定要这个季节来?或许是因为这种药只能在这几天才会成熟。”

    谢安澜点点头,好吧,那就看看到底是什么宝贝这么厉害。如果真的有起死回生之效的话,她也不介意抢一把。

    西戎皇服了药,虽然脸色好了很多但是毕竟是那个年纪了,吐了一口血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恢复的。而且眼下入口也没有找到,众人只得让西戎皇暂时在殿中休息,其他人继续寻找入口。

    谢安澜等人围着那副隆山秋色图研究,夏侯磬见西戎皇跟前自己插不上手,便也蹭过来凑热闹。

    不过现在众人不太待见他,薛铁衣道:“九皇子若是真的着急,不如请西戎皇将那本残书借给咱们看看。说不定咱们能找到什么线索呢?”夏侯磬无奈的苦笑,他要是能说动父皇将那东西拿出来就好了。别说是他,就是百里修想要看都被父皇盯得紧紧地呢。

    谢安澜道:“那是你们萧家的东西,九殿下就真的一点儿都不知道是什么?”

    夏侯磬神色微变,片刻后方才道:“很多东西,萧家早就忘记了。百里家不是也一样么?更何况,我母妃在萧家就不受宠,怎么会知道这些?”

    谢安澜有些失望,留着这些东西的人家毫不在意,反倒是外人当成宝贝。

    陆离问道:“有没有可能,这两样东西跟这个地宫根本没有关系?”

    谢安澜一怔,望着陆离不说话。陆离道:“这两样东西的主人,并不是建造地宫的人。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流落到了这地宫的主人手中。所以,才会有这幅画。”

    谢安澜弟妹思索了一会儿,点头道:“有这个可能。至少这幅画,应该不会是……”血狐脸皮再厚肯定也写不出来什么“天赐神佑”这么肉麻的话来。夏侯磬道:“但是,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到入口,而不是关心墓主人是谁。”

    谢安澜翻了个白眼道:“你说错了,是你们最重要的事情。我们无所谓的啊。咦?百里国师,你在干什么?”

    壁画底下,百里修正用手在那副壁画上摸索。一双白皙修长的手,在那样一副可怕的壁画上仔仔细细的摸索,画面看起来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百里修果然是个变态!

    百里修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淡淡道:“世子妃不想出力,在下自然只好自己来了。”

    谢安澜轻哼一声道:“我们将能拿的东西都拿出来了,你们却藏着掖着的,还要我们出力?傻了吧?”

    百里修知道谢安澜说的是什么,回头对西戎皇道:“陛下,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不如拿给世子妃看一下。对这里,说不定他知道的比我们多一些。”西戎皇对百里修的意见还是相当看重的,所以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从袖中抽出了一本书。

    一本相当老旧,而且看起来只有薄薄的几页的书。谢安澜对裴冷烛使了个眼色,裴冷烛起身走过去接了过来。

    东西到手,谢安澜的心情好了许多。

    那确实是一本残书,虽然书页是用特殊材料做成的,并没有被腐蚀破坏。但是却又很多看起来像是被强力撕毁的残页,更多的则是整页都失去了。仔细看了看,谢安澜盘算着这本书原本的厚度至少是现在的三倍。

    谢安澜靠在陆离身边,翻开了第一页。

    只看了短短一页,谢安澜就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这特么的难道不是第二个版本的神佑公主传么?只不过这一本的基调跟那本半吊子野史不一样,这本看着更像是神话小说。一开始就写了从天而降的红衣女子在貊族手中救了多少人,如何美丽仁慈,神功绝世云云。之后有几张缺页,但是陆陆续续也能看出来一些小片段,总之都是写的那位神佑公主的事情,虽然谢安澜觉得看起来不像故事,更像神话。再往后,谢安澜总算翻到了跟灵药有关的东西。

    书上记载,某年这位英明神武的女主角得到了一株灵药,因此救活了身边两个重伤已经被放弃治疗的朋友。女主觉得这东西十分难得,就小心的将它养了起来。还用这药救了很多人。不过有一个问题是这个药必须在每年的最后十天和年初的十天采集的花才会有药效,平时并没有什么大用。上面写,这灵药叫做凌雪草。最后,女主要去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就将这灵药送给了自己的好朋友。西秦的一位皇子殿下。在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凌雪草?”裴冷烛听到谢安澜的话,挑眉道。

    谢安澜问道:“裴公子知道这个?”

    裴冷烛眉头深锁,好一会儿方才道:“之前听孙先生讲过一些失传的药方。里面就有这个凌雪草。是配置一种强效止血散的主药。不过没人知道凌雪草长什么模样,所以,这止血散自然也就没什么用处了。不过,林珏也说过,林家的医典上确实有凌雪草能够起死回生的典故。”

    谢安澜偷瞄了一眼不远处的西戎皇,道:“我觉得…这些典故上的形容词,看的时候最好打个五折。”什么起死回生,活死人肉白骨啊,真的只是……艺术夸张而已啊,当真你就输了。

    “所以,这应该就是那个西秦王子的陵墓了?”谢安澜看向夏侯磬问道,“这上面好像没有写陵墓在哪儿,西戎皇怎么知道的?”

    夏侯磬摇头道:“或许是从萧家找到的消息吧。萧家…据说很多代以前,是西秦人。”后来西秦归附了天启,自然就成了天启人。再然后天启灭亡,萧家又跟随了夏侯氏,于是成为了西戎人。

    谢安澜有些无语,“西戎皇帝陛下就凭着这一本…话本子,就坚信这里面藏着能救命的灵药?”

    夏侯磬摇头道:“父皇和百里修都很相信,能让百里修如此笃定,总有他的理由吧?”

    谢安澜点点头,随手将书抛给夏侯磬让他还回去。谁耐烦看这种三流狗血的话本,而且还是个烂尾的!

    看着夏侯磬离开,裴冷烛低声道:“西戎皇身上有济生丹的味道。”

    谢安澜皱眉道:“济生丹?这是什么药?”

    陆离道:“这不是治病的药,吃了会成瘾,但是吃过之后确实会让人恢复精力,身体让身体便好。只是这等于是饮鸩止渴,一旦服用了就无法在断绝,直到有一天身体的精力耗尽,无药可救。”

    裴冷烛点头道:“不错,而且西戎皇服用济生丹的日子应该不少了。那济生丹应该被人更改过,或者是另外在他身上做了什么。药味非常淡,目前对他影响也不大。所以……他有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服用的是济生丹。”一般只要头脑正常的人,是不会主动去吃这个丹药的。就算找到那所谓的凌雪草,就算凌雪草真的有起死回生的功效,裴冷烛都怀疑凌雪草是否能解除济生丹的问题。

    谢安澜叹气,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坐在西戎皇身边的兰阳郡主。

    “夫人看什么?”陆离问道。

    谢安澜道:“我有点好奇,宇文策会不会来凑热闹。”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