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想要杀了宇文策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宇文策身为胤安摄政王,身边高手如云,还有数十万大军护卫周围,就是他自己的武功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说要杀他的。但是陆离既然做好了准备,自然也不会愿意让自己功亏一篑。

    如今被云麾军围困的胤安大军有二十万余,这个数字比起胤安的总兵力上算不得多,但是这些却都是胤安的最精锐的战力。之前胤安被三国围攻,本身就损伤不少。如果这二十多万大军和好几个大将都被云麾军所灭,胤安的实力只怕就要倒退不少了。不仅如此,胤安国内刚刚稳定下来一些的局势也会变得动荡起来。这些年宇文策在胤安说一不二,最重要的就是他手握重兵战功赫赫。一旦宇文策手中的精锐折损殆尽,又连番在东陵和西戎手中吃了败仗,势必会影响宇文策的威望。让那些本就不甘心臣服与他的贵族死灰复燃。

    所以,宇文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对这些人弃之不顾的。

    但是,要救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二十多万兵马和半数将领陷入重围,云麾军和胤安军原本有差异的实力对比又渐渐地恢复了平衡。但是,虽然他们现在已经占领了温屿原本驻守的关口,却不能贸然深入。温屿盘踞西戎边境十多年,对地形的熟悉程度绝不是任何外人能比得上的。否则也不会那么轻而易举地将胤安精兵合围起来。

    于是,眼前地局势就变成了,虽然是胤安人占着西戎的土地。但是真正心情不爽的却还是刚刚打了胜仗的宇文策和胤安将领们。

    宇文策站在西戎关城的城楼上,举目眺望,前方是胤安的千里河山。转身往后,城楼后面则是西戎的天下。一道城楼分割成的两个国家之间的间隔似乎并不是那么难以打破。但是真正进入其中之后才会发现,并不比战场上拼杀容易。温屿早在宇文策刚刚出兵的时候,就将西戎边关附近的百姓全部撤走了。如今一来,也就意味着胤安兵马除非突破温屿的防线,否则将会无法再西戎境内补充到一颗粮食。这还不是让宇文策最烦心的,毕竟只是一关之搁,胤安兵马也不缺粮草。真正让他担心的被围困的那二十万兵马,没有粮草的话,他们能支撑几天?

    宇文策难得的轻叹了口气,想起了刚刚落到了陆离手中的宇文岚,跟着又想到了已经被抛到脑后的宇文岸。如果当初顺利的娶了东方明绯,现在大概就没有这么麻烦了吧?

    想到如果陆离变成了自己的儿子,胤安摄政王半点也不觉得愉快,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看来他跟陆离确实是天生的不对付了。既然如此,说不得只能对不住东方明绯了。“父王。”宇文静匆匆从城楼下走上来,看到宇文策顿时松了口气快步走了过来。

    宇文策回头看了他一眼,问道:“何事?”

    宇文静低声道:“父王,夜雪关局势不利。”

    宇文策微微挑眉,沉声道:“局势不利?左将军连区区一个夜雪关叛将都对付不了?”

    宇文静道:“刚刚传来的消息,那位涂将军兵法似乎颇为了得。左将军跟刚刚跟他交手两次,就吃了大亏。”

    宇文策剑眉微锁,正要转身下城楼去。就听到远处传来了战鼓声,一个士兵急匆匆跑上来,禀告道:“启禀王爷,云麾军打回来了!”

    宇文策已经看到了,站在这城楼上前后两面都能够看得很远。那如潮水一般往这边而来的大军,最前方的旗帜上正是一个硕大的温字。

    宇文策冷笑一声,道:“看来温屿的伤也没有他表现的那么严重。”

    “父王……”

    宇文策没有再多说话,身形一闪直接从城楼上掠了出去。宇文静定了定神,望着眼前已经空荡荡的城楼,良久方才淡淡道:“看来父王也动了杀气呢。”

    等宇文静从城楼上下来的时候,宇文策已经带着兵马迎战去了。宇文静既然不能上马杀敌,这个时候去不去战场也就不那么重要了。正打算转身回自己帐篷先休息一会儿,就看到一身黑衣的苍三策马从城门口冲了进来。见到宇文静立刻问道:“郡主,王爷何在?”

    宇文静眼神微闪道:“父王方才带兵迎战温屿去了。”

    苍三微微皱眉,从马背上跃了下来。宇文静这才看清楚他身上已经伤痕累累,浓重的血腥味即便是冬日的寒风也没有完全吹散。宇文静连忙上前要扶他,“苍统领,出什么事了?”

    苍三咬牙道:“夜雪关告急。”

    宇文静道:“苍统领稍安勿躁,此事方才我已经禀告父王了。等父王从战场上下来想必已经有计较了。”苍三咬牙道:“来不及了!宇文纯在哪儿?!”苍三虽然算得上宇文策身边的心腹,但是素来稳重低调。即便是如今宇文纯已经只是一个摆设了,平时也依然恭恭敬敬地称呼一声三皇子。这会儿却直呼其名,可见是真的着急了。

    “宇文纯?还在军中啊。”

    “先将他拿下!”苍三一边说着,一边就往宇文纯的住处而去了。

    宇文静有些焦急地跟在他身边,道:“苍统领,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传来的消息只说左将军在姓涂的手里吃了亏,怎么就严重到如此地步了?”

    苍三停住了脚步,看着宇文静道:“郡主确定夜雪关的人是涂将军么?”

    宇文静一愣,有些茫然地看着他,“夜雪关的主将不是姓涂么?我…我以前没见过涂将军,但是年龄模样应该错不了啊。”苍三沉声道:“现在夜雪关的是魏家的人,此人已经勾结好几个对王爷心存不满的将领突然发难。左将军就是中了他的算计。郡主觉得,此事跟宇文纯有关么?”

    宇文静深吸了一口气,点头道:“苍统领所虑不错,咱们快走。不要让宇文纯先一步逃走了!”

    两人来到宇文纯的住处的时候,宇文纯正坐在帐篷里看书。宇文纯如今身体不好,也明白自己的身份和处境,平时也鲜少在外面走动。看到两人带人闯进来,不由得挑了下眉道:“苍统领,清河郡主,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苍三沉声道:“不知三皇子可认识魏长空此人?”

    宇文纯皱了下眉,还是摇了摇头道:“从未听说过。”

    苍三道:“魏长空打着皇后娘娘娘家的幌子纠集了一批逆贼在夜雪关作乱。既然三皇子说不知道此人,想必就是假的了。这几天,有劳三皇子不要随意出入,就在帐中好好歇着吧。”

    宇文纯心中冷笑一声,逆贼?睿王府不就是最大的逆贼么?面上却是一沉,“苍统领这是什么意思?想要软禁我么?”

    “不敢,请三皇子稍安勿躁,等王爷回来再做定夺。若有冒犯,稍后属下定向三皇子请罪。”苍三不卑不亢地道。

    宇文纯看向宇文静,道:“清河,你也是这么想的?”

    宇文静慢条斯理地道:“堂兄别急,眼下父王不在,苍统领也是事急从权。我自然是相信堂兄的。”

    宇文纯冷哼了一声,道:“本皇子不知道什么魏长空,谁知道是不是有人心怀叵测故意污蔑?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这些惺惺作态,就不必了吧。”

    苍三沉默不语,却也丝毫没打算让步。恭敬地对宇文纯微微点头,“三皇子,得罪了。”

    宇文纯正要说什么,脸色突然一变,看向苍三身后露出了一个惊愕的眼神。苍三也敏锐的感觉到身后风声轻响,立刻反手拔刀转身,连看都没有看清楚身后的人就直接挥了出去。

    只听一声极轻地长剑出鞘的声音,苍三只觉得心口一凉。一把寒光熠熠的长剑已经从他的心口穿过,站在他跟前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衣衫,容貌清秀普通的女子。那是…郡主身边的护卫,苍七十一。

    苍三立刻就向是明白了什么,但是他此时却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身后一把刀从他的背心刺入,苍三定定地望着眼前的女子,鲜血源源不断地从唇角溢出,最后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谢安澜扶着苍三的肩膀抽回了手中的剑,无声地叹了口气,“抱歉了,苍统领。”

    宇文静站在一边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问道:“现在怎么处理?”

    谢安澜从苍三身上摸出了一块令牌随手抛给身后的人,沉声道:“薛先生,你扮成苍三的模样,立刻离开军中。后面的事情,你知道该怎么办?”站在谢安澜身后的黑衣男子正是薛铁衣,薛铁衣结果令牌点头道:“世子妃尽管放心便是。”

    谢安澜看向宇文纯,“三皇子,这里只怕要麻烦你处理了。”宇文纯擦拭着手中的匕首,点头笑道:“世子妃尽管放心便是。我知道该如何应对。”

    谢安澜含笑点头,从袖中抽出一封信递给宇文纯道:“如果出了什么意外,这个应该可以保三皇子平安无事。”宇文纯看了一眼信封上的落款,挑眉道:“世子想得好生周到。”

    谢安澜道:“应该的,毕竟咱们现在也算是一路人不是么?”

    宇文纯收起了信函,道:“只要各位一切顺利,应该是用不到的。”

    薛铁衣的容貌跟苍三相差很大,即便是再费心也不可能装扮到以假乱真的程度。所幸他们也并不需要如此,只要换上跟苍三一样的装扮,薛铁衣和苍三的身形都差不多,只要尽快离开军中不要碰到相熟的人,自然不用担心露出破绽。

    宇文纯目送三人出去,这才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苍三,唇边勾起了一抹冷淡的笑意。王叔,就让侄儿看看,你到底会是个什么结局吧。

    此时在战场上的宇文策自然不会知道军中发生的一切。他的目光定定的落在了对面大军后面得温屿和陆离身上。温屿之前受了伤,不过现在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大碍了。陆离依然是一副风度翩然的温雅模样,看上去与眼前的杀气腾腾的战场显得格格不入。

    虽然是个文人,但是陆离也并不怕战场,更不怕死人。隔着厮杀中的千军万马,他甚至还有心情朝着对面的宇文策点了下头笑了一笑。

    宇文策微微眯眼,抬手接过身边的人奉上的弓箭,便朝着这边一箭射了过来。

    宇文策的箭犹如一道流星穿过了整个战场依然毫无力竭之势稳稳地射向陆离。陆离微微蹙眉,站在他们跟前的士兵立刻举起手中的盾牌想要抵挡。只是这些普通士兵手中的盾牌又如何挡得住宇文策的一箭。羽箭直接射穿了盾牌继续冲向陆离。

    一只手从陆离旁边伸出手,在距离陆离不到五寸的地方稳稳地抓住了箭头。

    叶盛阳回头看了一眼对面已经放下了弓箭的宇文策,沉声道:“世子,小心。”

    宇文策显然是真的动了杀气,如果他执意要不惜代价的杀了陆离的话,还是相当麻烦的。

    陆离微微点头,“无妨,摄政王大约是心情不好。”

    坐在旁边马背上的温屿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他要是宇文策的话,现在就不是心情不好,而是要直接暴怒了。

    宇文策看到叶盛阳微微眯眼,下一刻从马背上一跃而起朝着这边掠了过来。叶盛阳立刻明白了宇文策的用意,一拍马背也跟着跃起飞身迎了上去。

    两个绝顶高手直接在战场中打了起来,这两人一动起手立刻声势惊人。原本在厮杀的将士都不由自主的为他们让出了一片空地。毕竟若是一个不小心被卷了进去,就死的太冤枉了。

    叶盛阳走了,后面的莫七和裴冷烛立刻策马上前添上了叶盛阳留下来的空位。温屿皱眉看着打的天翻地覆的两个人,道:“难不成宇文策真的被气疯了?”他们这样的将领除非到了绝境否则一般不会出现那种话本里的两个人捉对厮杀的局面。更不会有那种一轮一轮的挑战,毕竟这是战场又不是擂台。宇文策身为一军主帅,即便是武功绝顶也不应该轻易往前冲。特别是在知道对方有一个跟他差不多,但是重要性却远逊于他的高手的时候。

    陆离道:“那倒没有,只是摄政王动了杀气,叶先生正好是他杀人最大的障碍。若是能先杀了,或者是重伤叶先生。无论他要杀谁,都很方便。”

    温屿无语地看着陆离。

    世子你难道不会觉得恐慌么?据说叶盛阳地武功只怕还要稍逊宇文策一筹。

    陆离并不觉得恐慌,反倒是笑容自若地道:“温将军,如果现在万箭齐发,能不能杀了宇文策?”

    温屿大惊,旁边的裴冷烛更是吓了一跳,“世子?!”

    陆离淡定地瞥了他一眼,“开个玩笑而已。”

    倒是莫七十分淡然,道:“睿王府不会对自己人下手,世子也不会。”这话自然是对温屿和裴冷珠说的。裴冷烛仔细一想,也放下了心来。也是,世子虽然对敌人心狠手辣,但是也确实从来没有做过随意牺牲自己人的事情。不过,这种玩笑还是不要开比较好,他们心血少,经不起吓。

    陆离把玩着手中的马鞭道:“若是就这么射死了宇文策,这段时间的布置岂不是白费?更何况,就算现在放箭能射死宇文策的可能也不到五成吧?”

    温屿点头,“以宇文策的武功,只怕咱们这边刚准备放箭他就能够发现。到时候若是冲入战场中,只怕就是百里挑一的神箭手也奈何不了他,反倒是可能误伤自己人。”

    陆离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道:“所以,温将军最近小心一点。叶盛阳弄不死宇文策,麻烦的就是咱们了。”

    “……”其实您还是很遗憾不能万箭齐发把宇文策射成个刺猬吧?

    ------题外话------

    (づ ̄3 ̄)づ~亲爱的们端午快乐安康~吃粽子了吗?(* ̄3)(e ̄*)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