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噗,那样都不死,还是人吗?”

  “管他厉不厉害,总之遇到的人,可没有我们这么辛苦。”

  “唉……”

  ……

  神灯少女。

  替别人完成愿望之人。

  这听着怎么那么像……

  司道渐渐将脸庞转向身边的人,犹豫着开口问,“琳、琳琳,最近半夜……你是不是出去过?”

  两人来到这座城市之后,并没有风餐露宿,而是占据了一家小旅馆,把那里暂时当做了家。

  晚上,虽然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但是隐隐约约的,司道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嗯?”江琳听着问话,眨眨眼,像是没事人似的看向他,“什么出去?我为什么要粗去?”

  司道张口无语的呆看她两眼,紧接着转过头去:“没什么,只是最近晚上很多人游荡,你要是觉得闷想出门,我陪你。”

  “什么?不用啦不用啦!”江琳连忙拒绝,开玩笑,怎么能让他陪着,那多不好……

  为了逃离这个话题,江琳果断步伐加快,装作看风景似的远离司道:“司道司道,你不觉得这里的树林有点奇怪吗?别处的树林都变成丧尸的天堂啦,这儿倒是一点事没有呢!”

  果然,司道被一个话题转移了视线,他看向四周,也是深觉有问题似的颔首,“这里是蛮奇怪的,我之前还想,有时间的话到处搜寻一番,说不定会找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

  “有意思的东西?”江琳跟着喃喃了一遍,立马有了兴趣,调回头问道,“你觉得会是什么?”

  司道听着问话,很是认真的思索了一下,片刻煞有其事的回了一句:“你说会不会和这次的末日有关?感觉特别古怪,其他地方都沦陷了,这里却仿佛天堂。就像是……散布病毒的人所居住的唯一安全的地方!”

  “啊?”江琳看他那样子差点信了,而后猛地摇摇头,这可不是什么他说的那样,而应该是……

  ——有人向恶魔许下了破坏这个世界的愿望。

  反正这事她也不清楚,毕竟那个恶魔不是她,倒有可能是和自己渊源有点深的洛溪。

  他倒是玩的大啊,毁灭世界这种愿望居然真的帮人家实现。

  恶魔就应该有“完美避过”假达成愿望的能力,戏耍那些想要取巧拿到不属于自己东西的人。

  在她们圈子的人看来,人类本来就弱小,结果还不知道上进,总想依靠些什么,天上哪有什么掉馅饼的事,这种事也这么轻易的相信,那可是会付出相当惨痛的代价的。read_middle();

  说起来,自己身边这个就有点过于依靠自己能力了呢。

  江琳斜睨着司道,这让司道顿时有些茫然,左右看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让江琳看不顺眼了。改行不行?

  下一秒,江琳就拿出了自己的手套,戴在了手上。

  这手套可以说是她的常备武器了,偷谁能力都特别的顺手。

  “司道。”江琳活动了下手腕。

  “嗯……”司道微妙的笑笑。现在感觉,不太妙……是什么情况?

  “你的能力我想拿走可以吗?”

  “……?!”果然,她戴那个手套,总会有人被拿走异能,异能倒是无所谓了,司道想了想,便果断的说道:“拿去玩吧。”

  江琳眼前一亮,笑眯眯的扬起脑袋,隐隐地踮起脚,在司道不注意的时候,猛地抱住对方,迎上他的唇便是轻轻一吻。

  司道逐渐睁大了双眼,似是不敢相信,她居然会突然的亲上自己。

  一个呼吸的时间,她舔着上唇推开,笑着拉着手对着前方的直路疯癫颠的跑。

  “司道,你没有痛觉的吗?”

  “啊?什么?”

  “我说你,没有痛觉的吗?你知不知道,之前闫琰被我拿走异能的时候那表情……”是有多狰狞、有多痛苦、有多凄惨……

  “他是个戏精罢了。不疼。”司道微笑着看向江琳。

  “……你的手在打颤。”江琳往下一看,就见司道立刻将手背向身后。

  她看的一乐,伸出手将他的大手拉过来揉了揉,“司道,最重要的东西,永远是陪伴自己的人对吗?”

  江琳看向司道,面色有一分的认真。

  司道看着她,依旧是温和的笑,嗓音沉稳、带着果决,那气势,如同镇山的石钟,给人就是那么一回事的感觉。

  就听他说,“是,只要不是失去你,我失去什么都可以。”

  该怎么说她当时听后的表情呢。

  嗯,绝对是对于配偶的赞赏。

  这才是她看好的人。

  ……

  ……

  夜。

  又到了一个夜。

  江琳躺在白净的床上,忽的,睁开了双眼……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