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球砸中乞丐妻

一球砸中乞丐妻 已完结

一球砸中乞丐妻

时间:2018-09-22 23:15:56 分类:古言 授权:掌中云 作者:寂伊夏 主角:

独家小说《一球砸中乞丐妻》由寂伊夏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不仅是名澜国最受宠的七皇女。 女帝最中意的太女人选。 亦是名澜男儿心目中的最佳妻主。 然而这样的地位往往危险重重暗杀不断。 一不小心沦为乞丐。 却因一颗绣球牵出一段姻缘。 娶就娶了,娶了自然得负责。 可谁来告诉她为何这大少爷脾气这么差。 甚至连丫鬟小厮都看不起她这位入赘的乞丐妻主。 唉,既然看不起,她就努力成为让他看得起的人。 没信心可以让他爱上她。 但至少会努力做到让他不后悔嫁她。

精彩章节试读:

成亲,是大喜之日,一直到戌时(19点~21点)末,宾客才渐渐散去,站在新房门口,慕容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怎么原来成亲是这么累的事情啊,真搞不懂那些娶十几个夫郎的人是怎么想的。
那些宾客一个个都那么难应付,其实最难缠的要算是有过几面之缘的小霸王穆郡郗了,那家伙一逮着空就问长问短的,不问出她为何在这里就不罢休。
要说她慕容遥堂堂名澜七皇女,为何会出现在这小小的想月城,真的说来话长,简单来说就是无辜地被卷入争夺皇位的战争中,然后莫名其妙被人暗算,一路逃到了这想月城,武功尽失的她,竟阴差阳错被绣球砸中了。
因为当时有些狼狈,所以被当成了乞丐,有口说不清得成了这个亲。
现在站在房间门口,她也不知道如何面对里面的人。
“呦,新娘子怎么还杵在这里啊?”
喜公带着一些小厮们往这边赶来,遥遥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抬手推开了房门,入眼处满目的红色,一对龙凤烛跳动着火焰,一片喜庆。
盖着喜帕的轻虞端坐在床沿边,身边站着的则是一直伺候他的小厮小敏,睡眼惺忪的样子,大概是困了。
“来来来,拿起喜秤,挑起喜帕,欢欢喜喜一辈子。”
遥遥接过喜公手中的喜秤,轻轻挑起喜帕,之前已经见到过他了,但现在穿上喜服化了点淡妆后,又是不一样的感觉。
这便是要与自己度过一生的人么?想起之前他抛绣球时的样子,再加上之后的接触,遥遥不自觉地微勾了嘴角。
好像也不错!
轻虞抬头时看到的就是她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似水的桃花眸中水光流转,整个人都仿似笼罩着一层光芒般,尤其是这身嫁衣,该死的合身!
心下一颤,才发现,从她接到绣球到现在,他竟是从未仔细打量过她,对于她的印象还停留在当日那狼狈模样,可眼前这一张脸,会不会长得太过妖孽了点?他真的要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女子了。
喜公和小厮们不知道何时退下了,现在整个新房内就剩下他们二人了,遥遥转身行至桌边,倒了两杯酒,然后来到床边,递给他一杯。
“小夫郎,为妻伺候你喝交杯酒。”
略带些许轻佻的语气自她口中说出,却不会令人产生恶心的感觉,反而觉得很适合,轻虞微微垂下眼睑,他已经二十三了,而她才十八岁,特意在夫郎前加个小字,是在讽刺他,抑或是提醒他什么么?。
也对,她本就不愿意娶他。
“怎么了?”
见他低着头迟迟未接过酒杯,遥遥有些疑惑地问道。声音温温和和的,听得人有些恍惚,怎么女人的声音也可以这般温柔么?
越想越烦躁,想起自己嫁了个乞丐,轻虞更是火大,见她似乎又想开口说什么,他一挥手,直接打翻了她手中的酒杯,抬头,只见她有些诧异,随后微微拧起眉宇。
心中冷笑一声,哼,要发脾气了?想破口大骂了?反正不就是等着这一刻的么?
遥遥哪里知晓自己的那一句小夫郎会让他联想到这么多,她只不过随心喊了一句罢了,看着地上的酒杯,一头雾水。
就在轻虞以为她要开骂的时候,她却忽然笑了起来,弯下身捡起酒杯,然后放到了桌子上。
“可是不喜欢喝酒?那便不喝了,反正也只是一种形式。”
说着还仰头将自己手中那杯酒给喝了,砸吧了下嘴。
“还是夫郎有见地,这酒果真不咋地,还不如为妻酿的好喝呢。”
“哼,你也会酿酒?”
听他这么说,遥遥愣了一下,而轻虞话一出口便后悔了,他只不过是心里不舒服,可这话听起来像是在讽刺她穷人没闲情做这些,可是他又拉不下面子道。歉。
然而就在他天人大战的时候,忽然觉得手被谁握住了,一僵,下意识地想甩开,却被她握得更紧了,抬头看向她。
“没酿过也喝得出好坏,你今天累了一天肯定也没怎么吃东西,饿了吧,先过来吃点,然后好休息。”
她拉着他的手来到桌子边,两人一同坐下后,轻虞低头看着自己空空的手,蹙眉,他方才,为何没用力挣脱。
“来,这个不错。”
“我不饿。”
“你又没参加喜宴,一点东西都没吃,怎么会不饿呢,多少吃点,这么瘦该补补,要不然,抱起来硌得慌。”
说到后面低低地笑了下,其实她只是觉得房内的气氛有些尴尬,所以想尽量缓和一下氛围,想不想娶是一回事,但既然娶了,就好好过一辈子吧。
但听在轻虞的耳里,却是变着法的挑剔他的不好。
她为他添了些菜在碗里,然后自己随意吃了起来,但是过了一会儿之后发现他还是没动筷子,有些疑惑地问道。
“夫郎。”
“夫郎也是你喊的么?”
她一怔,没明白他的意思,轻虞看她一副无辜的表情,心里更火,站起身一拉桌布,”哗”的一声直接将一桌子菜全掀翻在地上,遥遥的衣衫上也洒上了些油渍,不禁傻眼,额,传闻中沈府大少爷脾气火爆,原来是真的啊!
“哼,孟遥我告诉你,别以为你与我成了亲便可以让我惟命是从,我沈轻虞向来名声差,不是那些闺阁中柔柔弱弱的男子。”
慕容遥为了掩饰身份,化名孟遥,孟是她已故的父妃孟锦的姓。
“我知晓。”
“你最好记住自己的身份,你只不过我当着整个想月城百姓的面买回来的一个女人罢了,你若安安分分的过日子,我定不会亏待你,吃穿用度一样都不会少了你。”
说到这,停顿了一下,而后握紧了双拳。
“但是如若你敢做出半点对不起我的事,我定不会饶过你。”
房内的温度一下子降了下来,轻虞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她的回应,便自己回到床边,也不脱衣裳,直接上床睡觉。
他知晓自己的话语有些过分,但是他不想再让娘亲和爹为他操心了,既然已经选好了人,便安安稳稳过下去,反正他也没想过要幸福。
遥遥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她倒是忽略了他根本不想嫁这一点,坐在桌子边,一手撑住下颚,今夜是洞房花烛夜,如果离开新房去其他地方睡觉的话,到时候他的名声又要更差了,还是在桌子边将就一晚上再说吧。
她慕容遥娶的男子,她不能保证一定可以让他爱上她,但至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不让他感到后悔。
可正当她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觉得体内一阵燥热,随后整个人的呼吸都有些不顺畅,她一惊,自己这是怎么了?。
之前在逃命的时候因为受了重伤所以导致武功尽失,难不成现在又出现新的问题了?不行,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了,热,难以抑制的热。
遥遥走到床边,想要跟沈轻虞说一声,她准备出去吹吹冷风,可能会好过一些,沈轻虞感觉到她在靠近,便索性坐起来瞪着她。
不知为何,在看到他紧抿着的薄唇时,遥遥竟然咽了一口口水,感觉越发的燥热,沈轻虞有些怪异地看着她。
“你作何?”
“我。”
一开口才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声音都哑了,好想,好想去亲一下他的薄唇。
“孟遥,你最好。啊。”
沈轻虞话还没说出口,遥遥便朝着他扑了过来。
“孟遥你干嘛?你。唔。”
她吻上他的薄唇,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轻虞似乎有些意识到她想做什么了,顿时有些惊慌,想要推开她,可是她看上去虽然瘦弱,力气却相当的大。
而且,而且他竟然发现自己似乎越来越不对劲了,她的嘴中淡淡的酒香味传来,似乎连他也醉了。
慕容遥用仅存的一点理智感叹道。,这次完蛋了,刚才那交杯酒中,貌似被下了很重的药。

展开

本书标签:

APP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最新古言小说推荐

  •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

    “废物!背着本宫,你究竟和多少个男人鬼混过!?”一个耳光,她被打的口鼻出血,渣姐趁机加害,让她一命呜呼乱葬岗!再睁眼,锋芒乍现,浴火归来!渣男前任带着丹药新欢欺上门,她嗤笑:“这种垃圾,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一纸休书,甩在他脸上,让他有多远滚多远。逆天萌宠威震百兽,通天神器震慑九天!丹药在手,医决我有。踹你鬼哭狼嚎,哭天呛地!抽你薄情蛇蝎,矫情狗男女!只是……她如此强悍,还有人不要命的黏上来?“听说你把我睡了千万遍?你想怎么死?”他绝色狠厉,一朝苏醒,反手将她扣进怀里。她横眉冷对,银针对准他的某处:“听说你背着我出了轨?你想让我怎么弄死你?”

    作者:瓦猫短篇 连载中

  • 天才小毒妃 天才小毒妃

    她是医学世家最卑微的废材丑女,人人可欺;他却是天宁国最尊贵的王,万众拥戴,权倾天下!大婚之日,花轿临门,秦王府大门紧闭,丢出一句“明日再来”。她孤身一人,踩着自尊一步一步踏入王府大门…… 殊不知:废材丑女实为貌美天才毒医! 新婚夜救刺客,她治完伤又保证:“大哥,你赶紧走吧,我不会揭发你的。” 谁知刺客却道:“洞房花...

    作者:芥沫短篇 已完结

  • 楼兰诅咒:暴君,只准宠我 楼兰诅咒:暴君,只准宠我

    传说,他是杀人不眨眼的楼兰王。传说,他是统治整片伊斯顿大陆的主宰。传说,他曾被亲手足施下嗜血诅咒 。传说,他每到月圆之夜便会发病 。传说,他需要饮食处子之血才能抑制住诅咒。一朝穿越,她竟身陷幽暗阴冷的地宫之中,被那恶魔般的怪物疯狂的啃咬!她痛苦的嘶喊着,然而,满脸的泪水却未得到他丝毫的怜惜。她几次试图逃离,换来的只有他如诅咒般的呢喃在耳边响起:“孤的小宠儿,这辈子你注定是孤的女人,永远也别想逃离。”

    作者:千羽兮短篇 已完结

  • 傻王悍妃 傻王悍妃

    她是南宫王朝众人皆知的痴傻笨挫,奇丑无比之人。但却天降鸿福,被当今圣上不顾她的缺陷许配给了当今太子殿下。如此让人羡慕嫉妒的事情,却成为了她的灾难。为了彻底的摆脱她,太子南宫宿将她骗入结冰的湖面,害她险些丢的性命。   再次醒来,她不再是原来的那个痴傻女,她只是一缕魂归的幻影。为了完成一个心愿外加小小的惩罚那个害她的男人,却不料被他反将一军,让她成为了一个傻子的女人。一时间从未来的太子妃,变成了傻王的傻妃,她却丝毫的不在意,因为这时她自己的选择。   

    作者:风四娘短篇 已完结

  • 妃戴凤冠美如画 妃戴凤冠美如画

    未婚夫从千尊万贵的太子爷变成了半死不活的瘫子,豪门贵女气性大直接抹脖儿死了,剩下破相了的倒霉丫鬟被摁着头坐上了花轿。 “你是瘫子,我是丑女,咱俩半斤对八两,谁都别嫌弃谁。”初见之时,她虚张声势、一派趾高气昂。 …… “余生还请你指教。”经年之后,昔日半死不活的瘫子款款向她走来,亲手给她戴上了凤冠。 “咋、 咋指教?”平日上蹿下跳的丑丫头,难得一副小媳妇儿模样。 “这样指教……”他一脸柔情满溢,手指却邪恶地解开了她的琵琶扣。 ~~ 某日,刚下早朝的万岁爷直冲后宫,满宫上下一片哗然:这是要出大事儿啊! 寝宫内: 九五天子一把撩开床帏,气喘吁吁地问还赖床的丑姑娘:“丫头,你到底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不告诉你,嘿嘿,”她狡黠地眨着惺忪睡眼,可是眨着眨着眼睛就湿了,“我就不告诉你!” “好好好!我错了,以后再不问了!”他心疼得要命,忙去亲人家的金豆子。 “可我想让你问啊……”一向谨小慎微的小婢子,开始别别扭扭地学着撒娇,“你一直巴巴地问,可我就不告诉你,就这么吊着你干着急,嘿嘿。” “可我脾气不好啊,一着急就想做坏事儿……”他低

    作者:一味相思短篇 连载中

  • 君上的独宠医妃 君上的独宠医妃

    枪林弹雨拼搏十几年,楼柒决定金盆洗手退出江湖,谁知一时贪玩驾机想飞越神秘黑三角,却被卷进了深海旋涡,然后…落在一个男人怀里。 狂腻了,她现在要努力扮柔弱装装小白花,他却一步步撕开她的伪装,逼着她露出彪悍女汉子的本性。 楼柒表示:这位帝君,你的人生太过跌宕起伏,太多腥风血雨,本姑娘不想玩啊,能不能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某帝君却霸道宣称:本帝君的女人不许弱! 想早早退休享福的彪悍女被一个霸道暴君拖入天下纷争,所以,这是一个遇神杀神,遇佛弑佛,男强女强的故事。

    作者:醉流酥短篇 已完结

  • 妖孽王爷的下堂妻 妖孽王爷的下堂妻

    情陷黑道教父, 世界首席杀手云若悠身中媚药, 意外穿越尉迟皇朝, 一觉醒来, 却变成恶魔王爷的不受宠侧妃, 原本高高在上的冷血杀手沦为被人设计、 受尽凌辱的下堂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搅得王府鸡飞狗跳后一走了之, 却又转身落入三王爷尉迟轩的陷阱…… 到底是谁精心设计了这一场阴谋, 那个屡次在身后帮助她的黑衣人又会是谁?

    作者:水瑟短篇 已完结

  • 半城柳色半生笛 半城柳色半生笛

    “女人,过来抱抱” “抱歉啊,王爷,小女不是你想抱就能抱的。” 她,左右一个小鲜肉,右手一个美男子,怎么可能会让他拥有。 且看霸气侧漏的王爷是怎样搞定这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

    作者:蚂蚁上树短篇 已完结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一球砸中乞丐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