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木法炼丹
    三星炼丹师,整个楚国也就十来人,享受朝廷一品俸禄,地位尊贵。

    “苍大师来了!”

    大厅内,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吵杂的大厅忽然安静下来,密集的人群自动让开一条两米宽的通道。

    几位修为不俗的护卫先进场,走在前面,中间则是三位炼丹师,为首的是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神采奕奕,老者左边是为神情倨傲的中年男子,老者的右边则视位气质微寒的高挑美人。

    “咦,这小妞不在丹武学府里上课,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唐明阳眼睛微亮,这高挑美人儿正是柳雪菲。

    此刻她穿着一身淡蓝的水火纹丹袍,惹火的身材在她莲步缓缓间,曲线若隐若现,更显风情万种。

    走近时,唐明阳听见了柳雪菲和苍大师的小声交谈。

    “苍爷爷,你可听说过木法炼丹?”

    “木法炼丹?这是你爷爷新研究出来的炼丹之法么,快说说!”

    “呃……我爷爷还在闭关。这是今早上课,我的一位学生向我提出的。他问我几个问题,我都答不上。可又觉得他所说的理论,有几分道理,值得推敲。您是我们楚国最年长的炼丹师,学识渊博还在我我爷爷之上,所以我才向你请教。”

    “哦?连雪菲你都答不上的问题,看来那个学生,也有些小聪明。你且说说,他倒是说了什么。”

    于是,柳雪菲就想将唐明阳在课上所说的话,原封不动的重述一遍。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苍大师就摇头打断道:“两株药草放在一起,就是木法炼丹么?丹在哪里?若这就是炼丹,那么炼丹师协会的药库里,存放着上千种药草,它们岂不是都在炼丹?炼丹若这么容易,人人都能成为炼丹师了。”

    “呃,可是……他说的阴阳五行、天干地支生克理论,却经得起推敲。”

    “理论终归是理论而已,炼丹又是另外一回事。炼丹知识浩如烟海,他这些理论,只怕是某位炼丹师异想天开出来的。你看,什么葵水阴性啊,怎么定义而来?他说蛇尾草具有葵水阴性,就是具有葵水阴性?依据是什么?”

    “呃……”

    “若是这些理论行得通,早就在炼丹界流行了。其实炼丹知识和武者修炼一样,优胜劣汰,就算这些理论有一定合理性,但泯灭于历史长河里不为人知,定然有其灭亡的道理。雪菲啊,那位学生喜欢读些偏门丹经,有助于开阔视野思维,这是好事。可你作为老师,应该懂得引导他们怎么看待那些偏门知识,切勿钻了牛角尖,舍本逐末,乃至误入歧途。”苍大师一本正经的教育起来。

    “是是,苍爷爷说得是。”

    柳雪菲一个劲的点头受教,同时心里舒了口气:苍爷爷在炼丹界德高望重,他见识之广,连我爷爷都自愧不如。连他都没听说过木法炼丹,看来唐明阳所说的,当真是某个旮旯里看到的偏门淘汰的炼丹知识。哼,亏我差点信以为真,看我以后如何收拾他!

    苍大师和柳雪菲的对话不算大声,然而整个大厅鸦雀无声,在场的炼丹学徒都竖起耳朵倾听,希望能从这些炼丹师的对话里,得到些真知灼见。

    “公子,苍大师说的是不是真的?五行炼丹,天干地支,这些理论都是炼丹界淘汰的知识么?”金宛茹万分诧异的问向唐明阳。

    苍大师乃是楚国德高望重的三星炼丹师,他说是的话语带着权威性。而他所贬得一文不值的,正是一路上,唐明阳教导她的炼丹理论。

    她,该信谁的?

    “哼,他知道什么?不过是个小小的三星炼丹师,井底之蛙而已。本公子教给你的,都是权威真理,你都要牢牢记住,知道么?”

    “哦。”

    “好了,走吧。此人的课,也就是这种水平,浪费时间,不听也罢。”

    唐明阳拉着金宛茹的小手,就欲要立刻。

    他声音不大,可在鸦雀无声的大厅,在场之人,大都修为不错,听力很强,哪里能听不到?

    霎时间,无数双眼睛直视而来。

    谁这么大胆啊,当着苍大师的面,说苍大师是井底之蛙?

    还小小的三星炼丹师?整个楚国,三星炼丹师,也就十多位而已。

    哗!

    在唐明阳身边的人,赶紧退后几步,拉开和唐明阳的距离,以表示自己和此人没有关系,免得殃及池鱼。

    “公子!”

    无数道目光直射而来,在场之人,非富即贵,金宛茹哪里见过这样的仗势?吓得躲在唐明阳的背后,瑟瑟发抖起来。

    “哪里来的黄口孺子,敢出口污蔑苍大师!来人啊,将他们抓起来!”

    站在苍大师旁边的那位倨傲的中年男子,见苍大师神色不悦,立刻大声喝道。

    旁边两位护卫,走了过来,就欲要动手。

    “住手!谁敢动我兄弟?”

    铿锵一声,跟在旁边的李希覃拔出背后的双刀,先天一重灵府境后期的气场笼罩而出,护在唐明阳的面前。

    “你是何人,敢在炼丹师协会动刀?速速放下并且,束手就擒!”李文山阴沉着脸喝道,他乃是苍大师的徒弟,同时也是二星炼丹师。

    “我兄弟犯了什么事?你们欲要抓他!”

    “妄自评论,污蔑苍大师,这还不是罪?”

    “我兄弟也是炼丹师,见解不同,就是犯罪?我李希覃虽是个粗人,不懂炼丹术,但那个阴阳五行天干地支理论,苍大师不懂,难道就不允许我兄弟懂?苍大师,我敬你是德高望重之人,难道你不懂的东西,别人懂得,就是犯罪?”

    李希覃厉声怒问,打抱不平,然而他的话,指引来四周一阵哄笑。

    “李希覃,你说这个黄口小儿是炼丹师?我看他二十岁都不到吧。”

    “哈哈!我们楚国最年轻的炼丹师,就是柳雪菲大师,可她也要二十五岁才成为一星炼丹师。这个少年若是炼丹师,我将脑袋砍下来给你当夜壶!”

    “李希覃,你脑袋被驴踢了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是在找死,还不快退下?”

    李希覃在羽城武林小有名气,立刻有很多嘲笑者点他的名道他的姓。

    唐明阳一直静静的看着,面沉入水,这李希覃敢在这种局面护着他,很不错,值得他培养。

    “好了,李文山,你退下。炼丹知识,浩如烟海,我有不懂的,也没有什么奇怪。这位小兄弟,照他这么说,你不仅是炼丹师,还对那阴阳五行天干地支理论,颇有研究了?”

    苍大师顾及颜面,拦下徒弟李文山,当着这么人的面,他自然是摆出一番长者风范,以德服人。

    倒是站在旁边的柳雪菲,杏眼带着几分疑惑看向唐明阳,她总觉得改头换面的唐明阳在哪个地方见到过。

    “没错,我确实是炼丹师。”唐明阳话音落下,再度引发哄堂大笑。

    “雪菲,看来你这楚国最年轻的炼丹师头衔,要让给这位少年了。”苍大师假装幽默,实则带有嘲讽之意。

    柳雪菲倒是没有笑,她一直想更进一步了解阴阳五行天干地支的理论,如今出现一位自称是炼丹师的少年,她总觉得这位少年,在面对众人嘲笑时,冷静得可怕。

    “这位公子,看来你对阴阳五行的理论,颇有见解,小女子可否请教一番?”柳雪菲问道。

    “不可以!”唐明阳直接拒绝。

    他很闲么?谁便问他问题,他都要回答?前世他作为,为人解惑可是贵得很。

    “你……”柳雪菲又惊又怒,她好心给这个少年解围,没想到此子如此不识抬举。

    “茹儿,李大哥,我们走吧。”

    “想走?你当炼丹师协会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给我拿下!”李文山喝道。

    “炼丹师协会,不就是考核炼丹学徒成为炼丹师的地方么?我当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难不成,炼丹师协会,还是你家开的?”

    “你……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嘴硬!”

    “怎么,稍微说你几句,就想对我动手?我若真是炼丹师,二十岁不到的炼丹师,你知道我背后有多大的势力么?天武大陆,能培养出二十岁不到的炼丹师,那样的势力是你这小小二星炼丹师,可以招惹的么?”

    唐明阳气沉丹田,大声喝道。

    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不硬碰,只好使出唬人**。

    果然,此话一出,在场很多人脸色都一变。

    天武大陆,有很多神秘的势力,甚至有些还凌驾于皇权之上。

    然而能知道这些势力存在的,身份都不会简单。

    唐明阳能知道,至少说明唐明阳身份不简单。

    “李文山,退下!你什么时候改得了毛毛躁躁的性子?小兄弟,在下苍云丹,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苍大师那双看似昏花的老眼,若有深意的打量起唐明阳来。他发现唐明阳衣着普通,修为低微,但面对如此多强者的威压,至始至终,云淡风轻,这份淡然,绝非是普通人能装得出来的。

    “小小三星炼丹师,你没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号!”

    “你……”

    “我且问你,这炼丹师协会,是不是你家开的?别人想来想走,都要问过你们的同意?”唐明阳沉声质问。

    苍大师等人又怒又惊,唐明阳表现得越发嚣张强势,他们心里越是猜疑不定,更不敢动粗,只能寻思着旁敲侧击一番。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