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耍赖,磕头
    苍大师和柳雪菲都是识货的人,唐明阳炼制的五元回气丹,回气程度,简直能和二品的回气丹药相媲美。

    能用一品的药材炼制出二品的丹药。

    天啊!

    这是前所未有,简直颠覆他们的认知。

    再者这种无需先天真气控制丹火的炼丹方式,只要掌握步骤,即便没有炼丹经验的人,也能炼制成功丹药,金宛茹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此子的炼丹术,到底师从何人?

    “你还有什么话好说?是自挖双目,还是我让人动手?”

    唐明阳看向愣住当场的李文山,嘴角泛起淡淡的嘲讽。

    此人刚刚咄咄逼人的话,他原封不动的送回去。

    “你……哼,就算你这颗丹药是五元回气丹,你且赢了一局!下面还有苦心解毒丹和黄叶纳气丹!只需有一样炼丹失败,就算你输!”

    李文山声音发颤,言语间有些色厉内荏。

    赌约输了,要挖眼珠子,他哪儿肯乖乖束手就擒?

    只能祈求唐明阳剩下的两炉丹药炼砸了。

    然而他的话刚刚落下,底下已经嘘声四起。

    围观之人,有大部分是武林中人,性子直爽,可不会跟你玩字眼。

    “我当初若是没记错,李文山大师和这位公子的打赌,是赌这位公子是不是炼丹师吧。这位公子用同样的药材,能炼得出三四倍于寻常的五元回气丹,谁敢说他不是炼丹师?”

    “没错!若是这位公子不是炼丹师,那么其他炼丹师,又算什么?”

    “哈!李文山大师,我这里就有花五千两买的你炼制的一颗五元回气丹。俺是粗人,不会说假话。你这五元回气丹若和这位公子的比起来,简直是垃圾。”

    “你……你们……”李文山一听这些人的话,羞红着老脸,竟然有人拿他炼制的五元回气丹来和唐明阳的丹药对比,这更让他气得差点吐血。

    “诸位,还请静一静。”

    苍大师见场面已经失控,适时候的站了出来说话。

    他乃是羽城乃至整个楚国德高望重的三星炼丹师,在场很多有名望的武林人士的师门和家族,都求过苍大师炼丹。

    大家都给苍大师面子,失控的场面静了下来。

    另外,大家也都想看看苍大师怎么处理这场赌约,毕竟李文山乃是苍大师的得意弟子,如今赌输了,可是要自挖双目的。

    “这位公子确实是炼丹师无疑,而且还是很高明的炼丹师!老夫苍云丹,先前多有得罪,还请公子见谅。文山,还不赶紧向这位公子赔罪?”

    “这位公子,刚刚是在下冒犯了,我李文山,这就向你赔罪。”

    李文山赶紧弯腰赔罪道歉,心里同时舒了口气。

    有他老师出面,这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少年,应该给几分面子吧。

    再说,他怎么都是二星炼丹师,也积累下大量的人脉关系,就算这少年真是出自凌驾于皇权之上的势力,他若豁出去报复,鱼死网破,大家都不好受吧。

    况且凌驾于皇权之上的势力,大都超脱世俗,不轻易插手世俗之事。

    就算他李文山背后的桥谷李家,背后也和一股凌驾于皇权的势力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呢。

    唐明阳这双略带嘲讽的眼睛,似乎能将李文山的心思看透。

    他也不拐弯抹角,直言不讳的说道:“赔罪就免了。你这种人我见多了,当众被我削面子,明面这副鞠躬道歉的模样,暗里只怕早就怀恨在心,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认赌服输,你既然有眼无珠,那就将眼珠子挖出来,这样比较好。”

    “你……”李文山没想到唐明阳如此直接。

    他是心怀怨恨,他是睚眦必报,可他不是还没有报复么?

    要知道想报复和去报复,那是两码事啊。

    “这位公子,还请给老夫几分薄面。”

    苍大师眉头微微皱起,显然对唐明阳不给他面子不悦。

    他苍云丹到了这种地位,连皇帝见到他,也要给他几分薄面。

    凌驾于皇权的势力又如何?

    天武大陆,最大的凌驾于皇权的势力,那就是炼丹师协会。他苍云丹乃是三星炼丹师,羽城炼丹师协会的分会长,也算是炼丹师协会的重要成员。

    哪股凌驾于皇权的势力要动他,也要考虑炼丹师协会的报复。

    况且,楚国境内的那几股凌驾于皇权的势力,他也有些朋友。

    “你的面子值几个钱?”

    唐明阳不屑的说道。

    买账?你一个小小的三星炼丹师,让他买账,岂不是笑话么?

    然而他的话又引起下场武林之士一阵骚动。

    这这……这是直接打脸苍大师啊。

    不过这回,所有人都以为唐明阳有这样嚣张的资本。

    毕竟人家二十岁不到就成炼丹师,毕竟人家背后还有凌驾于皇权之上的势力呢。

    “你……小子!就算你是出自凌驾于皇权的势力又如何?你以为我们和凌驾于皇权的势力没有关系么?我老师乃是天华宗的外门长老,我桥谷李家乃是天华宗的世俗势力,而我,也是天华宗的外门弟子。你动我,便是动天华宗!”

    李文山见唐明阳连他老师的面子都不给,有些着急。

    要他自挖双目,万万不可!

    若是没了眼睛,成了瞎子,他这身炼丹本领也就毁了。

    失去炼丹师的身份,他如今的身份地位也同样会一落千丈。

    他豁出去了,干脆直接撕破脸皮。

    提起天华宗时,他的语气也逐渐强硬起来。

    周围武林人士,听到天华宗的名字,只有少数几人脸色大变,目光露出敬畏之色。

    然而大多数人,都露出疑惑之色。

    天华宗,他们也是第一次听闻,可连楚国八大世家的桥谷李家,连苍大师也都是天华宗的外门人员,可想而知这天华宗到底有多强大。

    “原来是天华宗的外门弟子啊,怎么,你小小的外门弟子,就能代表天华宗?”

    唐明阳嗤笑道。

    吓唬谁啊。

    这天华宗势力有多大,唐明阳尚且不知。

    不过有外门肯定就有内门。

    如果将一个门派比作一个家族,那么内门成员则好比家族的子弟,而外门成员则好比家族的奴仆。家族越大,奴仆越多,而奴仆的地位就越轻。

    “你李文山只是天华宗的小小外门弟子,呵呵,还敢说得如此自豪,我动你,便是动了整个天华宗?这句话,你敢再重复说一遍么?”

    “呃……”李文山语塞,正如唐明阳所说的,他只是小小的外门弟子,天华宗的内门还真不将他看得有多重。

    “况且我有动你了么?我有打你骂你了么?我只是说你输了,要认赌服输,你怎么就这么激动?难不成,你想耍赖?”唐明阳笑道。

    此刻四周武林之士,也都用鄙夷的目光注视像李文山。

    武林中人,最鄙夷的就是言而无信的小人和懦夫,显然此刻的李文山就是这种人。

    “你……你……小子,你到底想怎么样?”

    李文山咬牙切齿!逼他挖眼珠子,这还不算动他?可是唐明阳所说之话,字字占理,当着在场众多武林人士面前,有些狠话又不能放在明面来说。

    “我没想怎么样啊,我只想李文山大师你认赌服输,履行赌约。”

    唐明阳手中折扇啪一声打开,轻轻摇动,说得轻描淡写。

    “这位公子,得饶人处且饶人。小徒乃是二星炼丹师,若是挖了眼珠子,几乎这身炼丹术就毁了。你要什么赔偿?不妨说出口,老夫和小徒定然竭尽所能满足你。”苍大师忍住怒火,沉声说道。

    “赔偿?就你们两个小小的低级炼丹师,能有什么东西入我法眼?”

    唐明阳不屑,不过转念一想,再纠缠下去,这李文山也不会履行赌约,自挖眼珠。

    他又没有恢复修为,此刻的强势,不过是借着炼丹术唬人,让他们以为他是出自凌驾于皇权之上的势力。

    适可而止,免得露出马脚。

    况且今日,这李文山当着几百武林之士的面前,出尔反尔,言而无信,已经名声扫地。

    “也罢,苍大师,看在你一把年纪上的份上,我也给你这个面子。首先,让你这个动不动就要给我定罪的弟子,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然后赶紧从我面前滚出去。”

    磕头道歉,这总比自挖双目强得多。

    苍大师面前可以接受这个条件,表面却不置可否,静静听唐明阳接下来的要求。

    “其次,我来炼丹师协会,是为了购买一批药材。我说出清单,你们半个时辰内,立刻将药材送到我面前。”

    唐明阳当即说出上百种药材的名字,苍大师一听,大都是些普通药材,立即答应下来。

    这批药材在普通人眼里或许价值几十万,可在炼丹师面前,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没问题。”

    “既然没问题,那就履行吧。”

    “文山!你得罪这位公子,还不快跪下来给这位公子磕头?”苍大师低声喝道,同时给极度不甘心的李文山使了个忍辱负重的眼色。

    “可是……是,老师……”

    众目睽睽之下,当众磕头,奇耻大辱。

    在苍大师眼神警告下,李文山极度不甘心,老脸羞红像熟透的烤猪皮。

    他知道,今日他若是不磕这三个响头,他是无法下得了台的。

    他还知道,他今日赌约输了,不肯自挖眼珠,若是眼前这位少年,命其背后凌驾于皇权势力的高手前来挖他的眼珠子,人家也站得住理,就算天华宗外门出面干涉,若是人家不给面子,只怕也护不住他。

    “这位公子,我有眼无珠,冒犯了你,这就给你磕头!”

    衡量利弊,将近五十多岁的李文山,平日里跺一跺脚,整个羽城都颤一颤的二星炼丹师,膝盖忽而一软,往前朝着不足二十岁的唐明阳一跪。

    他浑身的尊严,仿佛随着他这一跪,全部抽离身体,仅剩的,唯有极力压制的屈辱恨意。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