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砰!砰!砰!


李文山的额头在坚硬的青石砖铺就的地板上,重重朝着唐明阳磕了三个响头。


额头和青石相碰撞,发出沉闷的声响,回荡在鸦雀无声的炼丹术考核大厅里,狠狠的冲击着在场每一位有幸看到这一幕的武林之士。


整个楚国,上亿人口,炼丹师数量也就百来位,稀有程度,可想而知。


故而每一位炼丹师,身份和地位,都无比的尊贵,每一方势力若能够拉拢到一位炼丹师坐镇,影响力立刻能提升一个档次。


即便是皇权,也要对炼丹师百般拉拢,赐下官位,表达皇权对于炼丹师的尊敬。


可眼前,众多武林人士眼中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李文山大师,就这样跪在这位神秘少年的面前。


这又怎么不让他们看得目瞪口呆?


众人回想前因后果,事情的起因,竟然只因为小小的口角之争。


苍大师来到炼丹师协会演讲,在大厅时和柳雪菲大师讨论木法炼丹什么的,眼前这位神秘的少年听到后,私下里嘲讽几句苍大师无知自大,而护师心切的李文山大师,立刻跳出来要将此子抓拿治罪,谁知道踢到了铁板,这位少年不仅真是二十岁不到的炼丹师,人家来头还非常大。


“看来做人不能太嚣张,也不能狗眼看人低。”


在场的武林之人,看向跪着磕头的李文山,目光除了鄙夷外,也多了一份同情,同时看向炼丹台这位神秘的少年,也多了一份警醒。


人不可貌相!


谁又料想得到这位只有后天一重壮体境、衣着普通的少年,竟然是炼丹师?


李文山磕完三个响头,尊严丧尽,也再无脸面待下去,那双充血的眼睛,含恨看了眼面前这位摇着折扇的少年,起身羞愤欲走。


在场的武林之人,也觉得这件事的冲突,到此就要告一段落了。


“站住!”唐明阳声音不大,却带有中魔力,不仅使得起身欲走的李文山顿住脚步,还让在场的武林之人心脏狠狠的拽了一下。


“这位公子,头我也磕了,你还有什么吩咐?”


李文山忍住内心恨不得将此人碎尸万段的怒火,极力克制的说道。


他内心不止一次告诉自己,他刚刚的磕头,不是对这少年磕的,而是对其背后凌驾于皇权的势力磕的。


若此子背后没有凌驾于皇权的势力,他立刻将此子碎尸万段,以消心头之恨。


“我让你从我面前滚出去,不是让你走出去。”唐明阳淡淡的说道。


同时,他抬眼瞥了眼李文山的脸色,心里冷笑,前世作为,形形色色的人,他见得多了。这李文山的杀意隐藏在怒火里,可如何瞒得过他?


也就让你再蹦跶几天,若是不长眼,再来犯本尊,定让你后悔投胎做人。


“你……”


李文山一听,怒得浑身颤抖,七窍生烟。


让他真“滚”出去?


武林群雄的惊骇,已经由磕头的目瞪口呆,转变成为震撼。


刚刚这位少年的话好像是这样的吧:“首先,让你这个动不动就要给我定罪的弟子,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然后赶紧从我面前滚出去。”


可无论谁理解这句话,都会主动忽略“滚出去”,或者直接将“滚出去”理解为从这位少年面前消息。


可若这位少年要较真,让你“滚”出去就是“滚出去”的意思,你也没办法。


嚣张!


实在是太嚣张了!


刚刚这些武林群雄,还在心里暗自警惕,做人不能太嚣张。


可眼前这位摇着折扇的少年,今天彻底向他们诠释了什么叫做嚣张。


不过,唐明阳越嚣张,在场之人,对他的身份背景,越发的不去质疑。


“这位公子,小徒已经向你磕头道歉,你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苍大师同样怒得老脸时青时红,刚刚那和解的条件是他和唐明阳谈的,弟子当众磕头道歉,同样折损作为老师的颜面。


如今这个黄毛小儿,竟然还敢和他玩文字游戏?


苍大师心里,有种被耍的屈辱。


“你可以让他选择不滚。不过我心里很不痛快,说不定哪天不高兴,想起有人欠我一双眼珠子,就让人来取了。”


唐明阳摇着折扇,云淡风轻的说着。


可只要不是傻子,都听得出这话里的威胁。


没错,就是威胁!


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我就是要你滚,你滚不滚?


“老师……”士可杀不可辱,李文山怒红着眼看向苍大师,只要他老师发话,那么豁出这条小命,他也要和此子同归于尽。


唐明阳见李文山越发压制不住的杀气,心里“咯噔”一下。


糟了,玩得太过火了?


他全程都是吹牛皮,靠着炼丹术来吓唬人,若是李文山豁出去,当场就要他命,他若是死了,根本不会有什么凌驾于皇权的势力为他报仇。


唐明阳眼珠子转了转,决心将此事到此为止,这李文山滚不滚出去都无所谓了。


谁知,面前的苍大师,倒是不敢赌了。


“这位公子让你滚出去,你还傻站干什么?滚出去!”


苍大师怒声喝道。


忍着!且忍着!


他也觉得自己从未受过如此屈辱。


可让他鱼死网破,捍卫尊严,他不敢赌,也不值得拿命去赌。


毕竟下跪磕头和滚出去的人又不是他,他还未被逼到这番田地。


唐明阳见此,心终于放回肚子里,目光淡淡的看向浑身颤抖的李文山。


李文山羞怒得几乎想一头撞死在地。


没想到,连他老师也屈服了,让他滚出去。


呜呜……


他只好弯下腰,将作为人的任何尊严都甩掉,朝着门口,一圈圈的滚出去。


每滚一圈,他心中的恨意就多一分,同时内心的后悔也多一分。


恨啊!悔啊!


若是时光可以倒回一个时辰前,这位少年在大厅私下评论他老师无知自大,打死他也不会再多管闲事了,也不会再傻傻的狂妄自大,去赌什么自挖眼珠子了。


在这过程中,整个炼丹师考核大厅,也寂静一片。


许久。


李文山滚出众人的视线,苍大师城府极深,已经将对唐明阳的怒火和恨意隐藏得很深,表面却装作一副误会冰释,化敌为友,不打不相识的友好姿态。


“公子,小徒李文山有眼无珠,也磕头道歉滚出去了,这回老夫可有幸得知你的尊姓大名?”


苍大师第二次放下身段,请教唐明阳的名字。


有名有姓,这样查探其唐明阳的身份来,那就更容易了。


四周围观的武林群雄,也都竖起耳朵倾听。


“杨明唐!”唐明阳随口报出假名。


“杨明唐?”


旁边的柳雪菲初听这个名字,眉头微蹙,总觉得有些怪异。


同时,眼前这位少年的言行举止,她也总有股似曾相识的感觉。


“杨公子,此地喧闹,不如移尊驾到老夫的丹室,也好让老夫尽些礼数,赔偿对小徒教导无方之责。老夫才疏学浅,顺便也向要杨公子请教那阴阳五行、天干地支的炼丹理论。不知杨公子意下如何?”


苍大师此番话,不仅说得得体,同时也为他刚刚对于阴阳五行等不恰当言论,自找台阶下。


唐明阳心里冷笑,如何看不出这老家伙的心思?


今日来炼丹师协会,他也没想到会闹出如此大动静。


原本他只想平静的在金红药堂潜修,恢复修为,看来现在是不行了。


可他也不在意,堂堂,他讨厌麻烦,可也不怕麻烦。


他转世投胎,成功觉醒记忆,最大的收获,还是得到偏向于肉身淬炼的天级绝品《龙血战诀》,作为他的辅修功法。


当然了,金家的秘密和龙皮卷,也是绝世宝物。


“等渡过这一两个月的虚弱期,像这等跳梁小丑若敢来犯,来多少,本尊杀多少。不过今日在这里彻底将这对师徒给得罪,金红药堂那边又有青狼帮窥视,还有楚虞那妞,明显着给我下套。小心驶得万年船,别阴沟里翻船,被这些蝼蚁给弄死了。”


想到此,唐明阳决定为他的虚弱期找几个护卫。


今日在此弄出大动静,在场之人也都以为他背后有凌驾于皇权的势力,正好为他所用。


“做客什么的,就免了,小爷我也没有空,闲得蛋疼去教导你炼丹知识!今日你与你弟子撞到我头上,念你大把年纪又及时赔礼道歉上,就此罢了,绝无第二次机会!否则若再不长眼,犯在我头上,别说你只是天华宗的外门之人,就算你是内门之人,也要人头落地!”唐明阳冷声喝道。


苍大师又羞又怒,愣在当场。


没想到他放低姿态,以礼相待,还反被这少年训斥一顿。


不过唐明阳这等嚣张气焰,也让他想起天华宗内门那些人,似乎他们也是这等不可一世的模样,这更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唐明阳训斥完苍大师,威势已经强势到极点,偶尔散发出一丝前世的气场,更是震住在场所有人,无人敢与他对视。


“在下杨明唐,宗门在世俗不方便透露,此番路过羽城,有师门任务要完成。本想低调行事,没想到遇到不长眼的,故才出手教训。既然身份暴露,我也就不隐藏了。因为师门任务的原因,我这段时间,需要些人手,替我跑腿办事。”


唐明阳开门见山,直接招人。


他的话才说到这里,四周武林之士眼睛都亮起来。


能帮炼丹师跑腿办事,那是一种荣幸,可以赚得到炼丹师的人情,以后求其治病炼丹,那也容易很多。


况且眼前这位神秘的少年,背后还和凌驾于皇权的势力有关联呢。


在场之人,蠢蠢欲动。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